最强雇佣兵 / 361、阴谋暗算(01)

361、阴谋暗算(01)


                幽灵的婚在一片喜庆中落下帷幕,几乎没多少人知道背后的隐情与危机,山狼带人一路冲杀,暗中保卫着婚礼的顺利进行,在这个过程中又二十几名海盗而丧命,他们原本是打算来破坏婚礼制造杀戮的,但他们却很不幸的遇到了“黑血”,一败涂地不说还死了个干净,这是一场由鲜血铺垫完成的婚礼,只是很多人茫然不觉罢了。w?

不管怎么说,婚礼总算顺利结束,经历了这么多之后幽灵也已经看开一切,兄弟们如此维护之下,他要是再放不开反倒辜负了大家的一番好意,既然如此那什么都不必多想,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接受这份情谊,尽量少给大家添麻烦,于是他和美惠子选择了离开,去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完成他们的蜜月之旅。

幽灵的决定倒是让山狼松口气,保卫一对新婚夫妇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在不打扰人家蜜月行程的基础上提供安全保卫是有难度的,所以他之前一直在考虑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而现在幽灵却帮了他的大忙,不用他为了这件事而纠结。

既然不用再为幽灵的事情烦恼,山狼就可以全身心的将精力投入到继续对付“幕武会”这件事上来,现在他们和川口只见属于同盟关系,所以他们要帮川口解决这个问题,扩大“吉川会”在东京的影响力,这对“黑血”在这边的业务也会帮助,毕竟有个强大的靠山飞航重要,川口的目的是“幕武会”不能被消灭,但绝不能有和“吉川会”竞争的能力,“幕武会”存在的目的就是寻求一种帮会之间的平衡,在官方眼里不能只有“吉川会”一家独大,川口深知树大招风的道理,所以他打压“幕武会”的目的只有一个,把它变成一个三流帮会,不再拥有竞争力的小帮会,所以他们要干掉副会长渡辺太一,让“幕武会”陷入绝对的混乱。

有了松井的遇刺在先,渡辺变得深入浅出,从不轻易露面,事无大小基本上以电话遥控为主,几乎不参与与任何外部活动,一直躲在守卫森严的家里。

山狼叫武田送来了渡辺家的资料,一个类似于川口居住的“楼屋”的构造,地处大厦顶部,设计精美华贵,但却难以下手,分析之后现想狙杀他几乎不可能,他家的设计几乎完全屏蔽了所有的狙击阵地,就连狮鹫看了之后都摇头:“没机会,防御做的太彻底了,渡辺好像是被狙击手吓怕了,请了专业人士修造了针对狙击手的防御布局,这种地方蹲上一个月恐怕都找不到合适的机会,这样吧,一会儿我去附近观察一下,亲眼看看,是否真如这些照片和图像上设置的那么严密。??.??`?”

“嗯,也好,亲自观察一下心里有数。”山狼点了点头。

狮鹫继续说道:“这种住在大厦中顶部的防御最难对付,上楼只有电梯和楼梯,高度是他们的天然屏障,我们是不可能从外面爬上去,从天而降的难度也不小,这里的航管很严,几乎没有机会。”

“这要是摩加迪沙就好了,可以把整栋楼都炸了。”山狼小声说道,他想起了在摩加迪沙干掉萨迪曼的行动,直接把整栋楼炸成废墟。

“这里是东京,是不可能有那种机会的。”狮鹫仔细想了想才继续说道,“到现在为止,我们最有效的攻击方式还是狙击,但需要机会,可能要等很长时间。”

山狼点了点头:“在没有找到更好办法之前先将狙击作为要行动方式,侦查继续,人都散出去,我们需要更多的情报,另外,还需要继续关注松井日向,刚刚得到的消息称这家伙有醒来的迹象。”

“不如先干掉他。”横炮说。

山狼说:“如果他不醒就不必要冒险对他下手,医院的守卫同样森严,这件事要谨慎对待,保持密切关注。”

“我今天就到渡辺家附近去,进行二十四小时全方位监视。”水鬼摸起桌上的香烟点上,“我就不信找不到破绽。”

“我跟你去。”横炮说。

“我让武田在那附近找了房子,最好是面对渡辺家那层大厦的房子,但现在还没有回音,先等等他的消息你们在动身不迟。”山狼又对军医和毒药说,“今晚幕武会有一批毒品会从海上进入东京,你们去打劫,把毒品和现金带回来,我有用。??.?`”

二人点了点头,黄蜂见半天没提到他就有点着急地问:“那我呢?别人都有活我干嘛?”

“你留下分析情报。”山狼把电脑推到他面前,“同时担任联络官,掌控所有人的行动。”

“这么无聊的事情让我做。”黄蜂小声嘟囔着说。

“什么!”山狼瞪了他一眼,“有话大声说,要不就闭嘴。”

“对不起长官,我说这么好的事情让我做,谢谢关照。”黄蜂大声说。

“哼,你小子想什么我还不知道?你是不满我把你留下,没让你出外部任务。”

见自己的想法被拆穿黄蜂挠了挠头:“没有,都一样,都一样。”

“给我也安排点活儿吧,闲着真的很为了。”一边的重拳举起手说道,他现在说三天接受一次理疗,伤势恢复的度并不快,平时也没什么事情,玛丽又不允许他外出,所以他一天闲的蛋疼,却找不到事情干。

“你嘛……”山狼想了想,的确没什么事情适合他干,就说道,“你还是老实呆着养伤吧,现在没什么事情让你干。”

重拳耸了耸肩:“最简单的也好,起码能消磨时间。”

“那……”山狼想了想,“那你就帮黄蜂的忙吧,反正他就一个人,你和他做个伴。”

“嘿……”黄蜂大喜,“这下好了,有人陪我。”

“好吧,总算有点事儿干。”重拳无奈的说道。

“你要觉得无聊我可以陪你逛街。”玛丽抓着重拳的手,“但必须我看着你。”

“算了,还是留在这里吧,出去也不安全。”重拳摇了摇头,“你要是觉得这里无聊可以回房或者出去散心,我不担心你被别人勾引。”

黄蜂说:“还是担心你自己吧,东京街头可是艳遇生率最高的地方,万一她被勾走了你怎么办?”

“正好换新的。”重拳打着哈哈说。

玛丽在他背上拧了一把:“那可不成,你敢随便换小心我阉了你。”

重拳无奈的笑了笑,趴在她耳边低声说道:“放心,和你睡很舒服,我没打算换。”

玛丽听他这么说反倒很高兴,拍了拍他的脸:“那就好,不过你给我记住,你要是口不应心会更惨。”

“当然不会。”重拳拍着胸脯保证。

山狼把坐上的东西收起来:“好了,大家分头行动吧,一定要注意安全,出门前简单化妆,注意身后是否有尾巴;对了,重拳,打电话叫武田过来。”

“唉……最近的生活越来越像间谍了。”水鬼叹了口气,“算是人生转型的必经阶段吗?”

“可以没了那么些现代化的间谍设备,否则咱也能过过oo7的瘾。”横炮说。

“你可以学oo7泡妞,那本事用不着高科技设备。”重拳给武田打了电话之后刚好听见水鬼的抱怨。

“算了吧,日本的妞不用泡就能送上门。”水鬼拿着自己用得上的那份资料往外走,“这里的援交妹满大街都是。”

“也不错,至少花钱就能找到学生妹。”黄蜂抖着眉毛一脸色相的说道。

“看你那德性,好像几年没见过女人似的。”重拳有些好笑的说道。

“我可没法和您比,媳妇带着身边,什么时候有想法都能解决。”黄蜂用一种奇怪的口音说道。

“找打。”玛丽一脚踢在他屁股上,吓得他转身就跑,还一边跑一边犟嘴到,“我说的可是事实。”

十几分钟后武田赶到,山狼问了一些关于渡辺的情况,然后又问他渡辺身边是不是有他们的人。

武田点了点头:“是,但不是渡辺的近卫。”

山狼又问:“能不能影响到渡辺的行动?”

“这可恐怕不太可能。”武田摇了摇头,“最多推迟出行的时间,十分八分的应该没什么问题,其他人恐怕办不到,毕竟他不是渡辺最新人的贴身保镖。”

“嗯,我知道了。”山狼点了点头,“想办法传递消息给他,弄清渡辺最近的行程,以及乘坐车子的型号和他常坐的位置。”

“是,我这就去办。”武田点了点头,“只是渡辺最近几乎不出门。”

“我知道,你就照我说的办吧,另外我要渡辺贴身保镖的详细资料,包括他们的家庭背景,使用的武器以及在幕武会中的地位等等,越详细越好。”

“是;还有什么要求?”

山狼抬起头:“还需要知道幕武会所有大型活动的时间表,包括走私贩毒的交易时间和地点,越全面越好。”

“是。”

“好了,就这些,去办吧,消息越快越好,越权越好。”山狼挥了挥手。武田出去了。山狼站起身看着窗外高楼林立的城市低声说道:“动静,我还要在这个地方待多久?”

&26825;&33457;&31958;为您精选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