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362、阴谋暗算(02)

362、阴谋暗算(02)


                晚上天公不作美下起了雨,而且下起了没完没了,凌晨,军医和毒药带了一大笔现金和数公斤的毒品回来。 .? `

山狼仔细看了毒品:“纯度很高。”

“你打算怎么处理?”军医脱掉自己的湿衣服,他和毒药已经被雨淋得和落汤鸡差不多。

“当然要好好利用一下。”山狼又打开他们带回来的箱子,里面是满箱的现炒。

“可惜,剃刀不在了。”山狼叹了口气,他又想起了在埃比尼亚干掉国防部长的手机炸弹,可惜剃刀死在了车臣,别人又不精于电话炸弹的制作,否则他完全可以利用这些毒品做点文章。

“用这些东西恐怕没法把渡辺引出来。”换完衣服的军医坐下点上一支烟说道。

“我知道。”山狼将毒品推到一边,“让你们弄这些回来只是想给幕武会找点麻烦,渡辺现在压力肯定非常大,作为松井出事之后的帮会第一负责人他肯定要面临各方面的压力,为了稳住局面和树立威信,他要做很多事情,既要服众又要保证帮会的利益,这非常的困难,这时候给他找点麻烦无异于火上浇油,这些价值不菲的毒品恐怕会让渡辺恼羞成怒,然后我们在好好利用这些东西做点事情,等消息吧,看看明天幕武会有什么反应。”

军医不明白山狼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既然山狼没打算明说他也不好多问,而毒药却是那种从来就不多说话的人,所以他只是在一边默不作声的听着。

“好了,回去休息吧,这里没你们的事情了。”山狼说。

第二天一早武田就传来消息“幕武会”大批出动寻找丢失的毒品和现金,中村已经散播了大量的假消息出去,现在卖家已经对“幕武会”产生了怀疑,认为他们私吞了毒品,事情闹得很大,所以“幕武会”上下齐动,四处打探消息。??.?`

“继续散假消息,幕武会越乱越好。”山狼挂断电话,继续思考下一步的计划。

“咚咚咚……”有人敲门。

“进。”山狼头也不抬的说道。

重拳推门进来:“水鬼那边得到消息称,渡辺的换掉了之前的座驾,新车是一辆高级防弹车,看来松井的遭遇让他心生恐惧。”

“嗯,这很正常。”山狼并没表现出任何意外,“从我们了解的情报上判断渡辺是个惜命的人,所以他肯定非常看重自己的安全,尤其是在松井差点被干掉这件事之后。”

“那我们的行动岂不更加困难?”重拳皱起眉头。

“不急,反正没有期限要求,慢慢来。”山狼倒是一脸的坦然。

“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重拳问。

“没有了,你先休息吧,有事情我在找你。”山狼摇了摇头。

“好吧。”重拳转身出去了。

山狼叹了口气,其实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并非不着急,只是一时间找不到突破口,现在他们做的都是一些边缘性策略,至于能否见效短时间内还看不出来。

当他下午武田又传来了一个新消息,松井醒了,这让山狼非常的意外,原本他以为老小子活不了多久,没想到的是他居然还能醒过来。

“怎么办?要不要干掉他?”黄蜂问。

“当然要干掉,不过要从长计议,医院的守卫非常森严,幕武会肯定会想到有人要对他们的老大下手,所以肯定没那么容易。?.??`”山狼一脸愁容,渡辺还没干掉松井又醒了,真是什么事情都赶到一起了。

“我去医院看看,有机会干掉他,不行就撤回来。”黄蜂跃跃欲试的说道。

“不,你一个人去太危险了,等军医和毒药回来再说吧。”山狼摇了摇头。

“放心,我不会太莽撞的。”黄蜂有点不甘心,还想在争取一下。

“好了,我说过的话不会再改变,回去干活。”山狼瞪了他一眼。

“是,长官。”黄蜂有些蔫的说道。

山狼转头看着窗外,心里盘算着对策,一个小时之后军医和毒药回来了,两人已经知道了松井醒来的消息。

“怎么办?”军医问。

山狼说:“晚上你带人去查一下情况,看看松井情况如何,如果有可能的话就干掉他。”

“好。”军医点头。

“带上毒药和黄蜂,千万不要蛮干。”山狼叮嘱他,“你已经是老队员了,看住两个新人,不要让他们太莽撞。”

“是,放心把。”军医点了点头,听山狼这么说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混成了老人,原来同时加入“黑血”的几个人中现在只剩下了水鬼和自己,这真是世事无常,生死难料。

“好了,去准备吧。”山狼挥了挥手,军医出去了。

没多久狮鹫那边又传来了消息,渡辺家里开始更换防弹玻璃,这老东西的准备越来越充分了,车子、玻璃全都换成了防弹的,这安保等级直逼政府要员。

山狼无奈,只能让狮鹫他们继续监视,看来要对方渡辺越来越不容易了。

晚上武田把山狼需要的一些情报送了过来,包括渡辺车队的组成、保镖的情报以及出行计划,遗憾的是渡辺最近只有一次短距离出行,就是在明天的中午,整个行程不过五公里,去参加一个很重要的会面。

“整条路线都在繁华区,而且是在白天,几乎没有机会下手。”武田说,“现在他乘坐的是防弹车,所以普通枪械已经无法对他构成威胁。”

“嗯。”山狼看着渡辺的出行路线图,一会儿你带我去这条路线上走一圈,看看能否找到下手的合适地点。

“你打算怎办?”武田没明白山狼说话的意思,在这种地方下手无疑是给自己找麻烦,就算成功也脱身非常困难,何况渡辺乘坐的是防弹车,普通武器根本就无法对他造成威胁。

“我有个计划,但还不成型,需要看看现场环境。”山狼说,“你去取车,我们现在就走。”

“好吧。”

两人在那条街上逛了三个多小时,山狼几乎进了每栋大厦查看情况,期间他还叫来了狮鹫,两人将整条街都看了一遍,就在他们看完最后一栋建筑之后准备回去的时候意外生了,当然不是他们这边,而是医院的军医等人出事了。

毒药打来电话讲述了事情的整个经过,原来军医带着他们到了医院之后很小心的观察了“幕武会”的防御情况,现这里的帮会分子防御的非常松懈,他们分开行动,用不同的方式很轻松的穿过了这些形同虚设的防线,三人分开打探消息,很快就查清了松井病房的位置,并且得知他的确已经醒了,但现在仍出于一种意识模糊的状态,但医生说恢复的很好,用不了多久就能清醒过来,既然这样就不能放过他,军医立即决定找机会干掉松井。

为了保险起见三人没有贸然靠近,而是分开观察情况,从不同方向莫过去,“幕武会”的防御的确很松懈,保镖们都聚在一起聊天,虽然人不少,但没几个真正起作用的,病房外面有七八个人守着,军医做了分工,他和黄蜂负责行动,毒药负责断电和清理撤退路线上的保镖。

又观察了一阵之后三人开始行动,军医和黄蜂分别化装成医生和病人,慢慢的接近松井的病房,另一边的毒药同时断电,但没多久就听见军医的耳机里咒骂上当了,房间里根本就没人,一切都已经晚了,大批的保镖从房间里冲了出来,军医和黄蜂被俘,只有毒药一个人跑了出来。

山狼瞬间明白了医院只是个陷阱,松井根本不在那里,放出的也只是假消息,目的就是为了引诱他们上钩,看来这个幕武会真的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好对付。

“你在哪?是否脱险?”山狼问毒药。

毒药说:“我已经脱险,正跟踪他们押送军医和黄蜂的车队后面。”

“好,继续监视,你小心被他们现,我马上带人过来。”结束通话之后山狼马上召回了其他人。

“伙计们,我们有麻烦了,军医和黄蜂被幕武会的人俘虏,现在我们去救他们。”山狼向其他人解释了事情的经过。

水鬼消化了一下山狼的话说道:“就是说松井醒没醒都不一定,这只是幕武会放出的烟幕弹,目的就为了引诱我们上钩?”

“应该是这样,从松井的病房是空的这一点上看这本来就是个陷阱。”

“幕武会怎么也玩儿起了诱敌深入这一套?,我还以为他们就会打架抢地盘,喝酒呢!”横炮低声骂道。“管不了那么多了,先把人救出来再说。”山狼开着车说,“准备好家伙,这可能是一场硬仗。”“放心吧,一群黑帮分子不足为惧。”水鬼毫不在乎的说道,他一边检查武器一边说道,“妈的,干抓我们的人?这些黑帮是不是不想活了?”

&26825;&33457;&31958;为您精选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