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357、新婚之喜(04)

357、新婚之喜(04)


                山狼等人无声无息的将贵族酒吧包围起来,一组组的人被派进去侦查情况,黄蜂坐在二楼静吧靠楼梯位置观察着情况,这个时间段人不多,只有很少一部分有人坐着,没现什么可疑人员,他盯着过道尽头的那扇门,正在考虑是否该过去看看,那是通往酒店的角门,为了方便酒店里的客人来往静吧或者酒吧特意留下的一道门。? ?.??`

这时就听见耳机里有人报告情况,是毒药:“酒店三层有人放哨,封锁了半条走廊,控制了里侧的六个房间,身份还无法确认,需要进一步观察。”

酒吧里的人报告情况称,有两名可疑人员在靠门的地方喝酒,像是哨兵,但也无法确认身份。

山狼考虑了一下命令横炮带人向酒店单层集结,随时准备行动,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确认那些人的身份,别搞错了那就麻烦大了。

山狼联系毒药,让他弄个活口,问问情况。

十几分钟后所有人已经就位,毒药那边还在等机会,山狼坐在酒吧里等消息,横炮带来的人已经去了酒店埋伏,这边就他和水鬼,那两个可疑人员还在喝酒,山狼看得出他们是在担任警卫的角色,两人一直盯着外面,但山狼却不把他们当回事,在他眼里这两个人和瞎子没什么区别。

他看得出两人身上都带着枪,从行为举止看不像是本地的黑帮,山狼对水鬼使了个眼色,水鬼把手伸进自己的酒杯沾了点酒弹在自己身上,然后站起身装作喝醉了的样子摇摇晃晃的向两个人走过去,装作一不小心将杯中的酒“洒”在其中一个小子身上。

“混蛋。”对方大怒。

“对……对不起!”水鬼赶紧帮着对方擦拭,结果更多的酒从杯子里洒出来洒在他的头上。??.??`?

“该死。”对方大骂,抓住水鬼就打,水鬼左摇右摆的躲避着,看准一个机会跑开。

那小子还想追,却被同伴拦住,那小子骂骂咧咧的去了洗手间,刚进洗手间的门就被打晕了。

山狼将暂停使用的牌子挂出去,水鬼也已经绕了个圈子回来,守在厕所的外面,山狼搜了那小子的身,找到一把手枪和一部对讲机,把对方弄醒,口吻阴冷的说道:“小子,遇到我你倒霉了,说野比在哪?”

“你……你是谁?”那家伙结结巴巴的问道。

“带你去地狱的人。”山狼露出一个令人恐怖的微笑。

十几分钟后山狼从厕所里出来,那小子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被丢在了一个隔断里。

见他出来水鬼报告道:“外面那小子来找他,被我弹掉了,塞进了垃圾桶。”

“嗯。”山狼点了点头,“还有其他情况吗?”

水鬼又说:“毒药报告,他抓了个活口,询问之后确认酒店三层的那些的确是海盗,因为外出袭击车队的人没回来,所以今天野比禁止他们外出,另外为了防止酒店的警卫捣乱毒药已经在监控系统上做了手脚。”

“干得好……,走,去干掉他们。”山狼和水鬼上了二楼的静吧,和黄蜂汇合之后穿过角门直奔酒店三层,横炮的人已经封锁了两侧的楼道和两步电梯,海盗们已经被封死在那条走廊里,成了瓮中之鳖。w?

山狼按住通话键:“所有人注意,楼上一共十二名敌人,野比在最里面的那个房间里,雇主不再,除了野比之外一个活口都不留,大家小心,动手。”

“我先来。”黄蜂倒是不客气,直接走到了最前面,其实他是想表现一下,这小子是个表现欲很强的家伙,进入“黑血”之后就想极力证明自己的能力。

山狼也不阻拦,只是点了点头嘱咐他小心。

黄蜂大摇大摆的进入走廊,直奔海盗防守的几个房间走过去,外面的两个哨兵正在聊天,根本就没把他放在心上,直到他走进之后才拦住他:“对不起,这里不准进入。”

“哦,是吗?”黄蜂一脸惊异的指着走廊里侧,“那他是怎么进去的?”

“嗯?”两个警卫一愣,一下被他唬住了,怎么自己都不知道有人进去?二人几乎同时转头向里看去,结果里面空空如也,根本就没人,直到这个时候两个人还没反应过来,但他们只是他们以为自己遇到了神经质,根本没想到灭顶之灾已经降临,就在他们准备骂人的时候黄蜂已经闪电般的拔出手枪连续两个点射在二人的头上分别钻了个洞,因为手枪上装了消音器,所以没出多大的动静,他身手接住尸体,拖着丢进了楼梯间。

埋伏的在附近的人6续出现,两人一组守在几个房间的门口,只是他们只有十一个人,所以山狼独自一个人守在了野比的门口,抓活的他要亲自动手。

见所有人都做好了准备,山狼靠在墙上右手持枪举起左手开始倒计时三、二、一……

“嘭嘭嘭……”别误会这不是枪声,而是踹门的声音,在这群大汉面前,木质的门体几乎起不到任何左右,一脚下去直接踹飞。

紧跟着后是闪光弹丢进去,又是一连串的“嘭嘭”声,然后就是消音武器的咆哮“噗噗噗……”的响成一片,有些海盗甚至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直接被打死。

山狼踹开房门的时候野比正躺在床上看电视,不愧是老江湖,反应迅无比,几乎在闪光弹丢进去的同时这老小子滚身从床上翻了下去,同时从枕头下面摸出了枪,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门口的方向就连续扣动扳机,瞬间响起巨大的枪声。

闪光弹炸响之后山狼刚要冲进去就被里面射出来的子弹档在了门口,无奈之下他又扔了一枚闪光弹,这次他做了延时,闪光弹凌空爆炸,但就在闪光弹爆炸的同时他又听见了一声玻璃被撞碎的闷响,糟糕,这老小子想跑……

山狼立即从进房间,现窗台上人影一晃,野比已经跳了下去,这小子反应太快了,完全出乎山狼的医疗,他骂了一句冲上去,刚到窗口一颗子弹飞上来打在窗框上,吓得他一缩脖子,等他在向外看的时候野比已经光着脚一瘸一拐的冲过了马路,如果让他参加奥运会这度肯定能拿金牌。山狼很奇怪,这可是三楼,老小子怎么如此轻松地跳下去还能跑的这么快?仔细一看才现原来下面一楼的位置有雨搭,这小子先跳到了雨搭上然后再翻下去,看来野比早就观察好了地下,否则不可能这么痛快的从上面跳下去。“。”山狼骂了一句跟着跳了下去,刚落在雨搭就听见头顶有是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抬头一看才现原来是隔壁房间的一名还掉跳了下来,但这小子可没那么幸运,身体是横着砸在雨搭上,又滚了下去,直接落在马路上被飞驰的汽车轧在车底下拖出一条长长的血痕……

山狼从雨搭上跳下去横穿马路直奔野比逃走的方向追了下去,过路的汽车远远的就开始刹车,虽然出现了各种现请,但这些司机都没人敢抱怨,因为他们都看到了山狼手里的枪……

山狼追进小胡同,循着地上的血脚印一路追下去,这是因为野比光着脚踩在碎玻璃上割破了脚底。

“山狼,你在哪?”水鬼那边已经结束了战斗,十几名海盗全部给干掉,无一漏网。

山狼说:“四点钟方向,小马路,距离两百,地上有血脚印,跟着过来就是;那边任务完成的怎么样?有没有伤亡?完事之后赶紧撤离。”

“海盗全都被干掉了,正在撤离,我们出现两名伤员,无阵亡;我和毒药马上过来。”

山狼端着枪小心的向前追,这条小路很窄,不知道通往什么地方,他打开卫星地图看了一眼,现这是一条很长的小路,几乎被淹没在高楼大厦之间。

“呯……”一枚子弹飞过来打在不远处的墙壁上,山狼一缩头,抬手就是个三连射扫过去,全都打在了野比旁边的墙壁上,弹着点离他的头只有不到十厘米,弹头打碎的墙面在他的脸上划开了无数道小口,疼得他一哆嗦,他的第一个错觉就是子弹打在了脸上,吓得他以为自己完蛋了,直到他抹了一把之后才搞清楚原来只是擦伤而已。

惊魂未定的野比连续扣动扳机向山狼射击,然后转身就跑,狭窄的巷道里七扭八拐瞬间又没了踪影,山狼小跑着跟上去,如果不是想抓活口他刚才完全可以将其直接干掉。“嘭……”野比又是一枪,子弹不知道飞到了什么地方去,山狼也懒得理,反正对方枪法不怎么样,对自己构成威胁不大。又向前追了大约三十几米山狼就现地上的血脚印开始变淡,血量减少,很多时候只有半个脚掌,他和你纳闷,难道野比这小子自愈能力很强大?跑动中也能自己止血?

&26825;&33457;&31958;为您精选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