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359、新婚之喜(06)

359、新婚之喜(06)


                野比虽然是个剽悍的海盗头子,但在山狼的酷刑面前还是没能支撑多久,只能乖乖的合作,其实何止是山狼,“黑血”的任何一个人都是刑讯“高手”,他们只是以问出结果为目的,至于受刑者的死活没人在乎,他们只会提供无尽的痛苦,直到你熬不住,直到你为求一死而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讨好他们……不过他招认出来的内容着实让人吃惊,ci的特工怎么会突然冒出来?而且还策划了针对“黑血”和川口的行动,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野比是个海盗,但并不代表他和外界完全失去联系,这个ci的特工是他在几年前认识的,两人算是老相识了,至于相识的过程却非常的复杂,甚至非常有戏剧性,但这已经属于另一个故事,在这里就不在多说,总之经过多年的磨合他们的关系很牢固,但就算如此野比也只是知道这个特工代号红嘴鹰,至于姓名他就一无所知了,红嘴鹰将很多不合法的买卖都交给野比去做,诸如销赃、绑架、运毒、贩卖武器……野比从他身上赚了不少钱,所以对他非常的信任。w? .

总体上来来说两人合作的非常愉快,这次红嘴鹰找到野比开价一千万干掉川口雄一和本艾伦,而且要把事情闹大,杀死的人越多越好,并提供详细情报和武器,虽然任务来的没头没脑,但出于对红嘴鹰的信任野比还是接下了这单生意,于是以带着手下出来“消遣”为名来到了东京,虽然他对“吉川会”的实力早有耳闻,但他认为如果打完就走这次任务应该不会有太大难度,但没想到的是他自己连同二十几个手下的性命全都搭了进去,而他的合伙人,亲爱的红嘴鹰却已经在行动之前离开。

山狼皱着眉盯着野比,他在判断这番话的真实性。

“之后他和你联系过吗?”山狼问。

“没有,一直没和我联系,其实从我的手下偷袭失败到你们找到我们的藏身之处一共也没多少时间,可能他还没来得及联系我。”野比说道。

“好,如果你能帮我们把他找出来,我就饶你一命。??.?`”山狼坐在他对面说道。

“嗯?”野比愣了一下,他用不信任的目光看着山狼,“这是不可能的,你没有放过我的理由。”

“你必须相信我,因为这是你存活下去的唯一机会,除非你想立即死掉,否则就和我们合作。”山狼盯着他。

“哼……”野比冷笑,“赌命吗?我有下注的机会,但恐怕没有收钱的机会,就算我赢了你能放过我?”

“你没有拒绝的权利,更无从选择,如果希望我继续折磨你,那我很乐意奉陪。”山狼点上一支烟慢慢的吸着。

野比低着头思索了很久才开口道:“好吧,我同意,我不期待你们能放过我,我只是没有选择而已。”

“这才像话。”山狼满意的点了点头,“说吧,怎么把他找出来?”

野比说:“很简单,给一个固定号码一条短信,然后他就会直接联系我。”

山狼问:“什么短信内容?”

“空白即可,目的是传递号码过去,让他知道有人在找他。”

“哦?”山狼眯起眼睛,他警告野比道,“说话的时候可要慎重,如果你不想再尝尝我动手的滋味就别耍花样。”

野比叹了口气:“不会的,内容是四个空格,这是我们约定的联络暗号。”

“希望你说的都是真的……否则……”山狼冷哼一声,转头对一边的横炮道,“把他的手机拿过来。 ”

“是。? ?.??`”横炮从一个包里翻出一部手机,这是他们在酒店撤离之前带出来的。

“号码是多少。”山狼问。

野比说出了一个号码。

山狼输入手机然后说道:“记住,一切要按照我说的做。”

“嗯,知道了。”野比点了点头。

山狼没有立即出短信,而是对横炮说:“帮他包扎伤口,给他准备食物、水和干净的房间,既然已经答应和我们合作就不能亏待他。”

横炮点了点头:“是,长官。”

野比很意外,他没想到会有这种待遇。

“别以为我们只会折磨人,能把红嘴鹰引出来我就会放你走,如果你耍花样那恐怕会很惨,想死都没那么容易。”说完山狼转身往外走。

“等等。”野比叫住他,咬了咬牙,“第一次响铃不要接,如果想三声之后挂掉就是他,如果你接了,他不会再打电话来。”

“哦?原来你还留了一手?”山狼冷笑,“想要保命就别耍花样;横炮,包扎伤口、食物、水照旧,干净房间取消,如果他肯老实合作在考虑这个问题。”

横炮点了点头:“是,长官。”

野比的脸上抽了一下,但他什么也没说,刚才他的确是想耍点花招,但后来觉得为了红嘴鹰隐瞒什么而继续受苦的确不值得,所以才有了刚才的对话,倒不是因为他被山狼给出的东西而感动,只是在他权衡利弊之后做出的决定。山狼并没有立即出那条短信而是先将这些报告给本艾伦。本艾伦皱起眉头:“ci……情况越变越复杂了,这样吧,容我考虑一下。”

“要不要先联系马丁问一下情况?”山狼问。

“不,这件事情恐怕没想像中的那么简单,如果马丁本身也不干净……”本艾伦没说下去。

“这……”山狼眉头紧锁,事情的确很糟糕,但他还是不太相信会严重的这种地步,“会有这种可能吗?”

“不知道,我自己也无法确认。”本艾伦叹了口气,“只是猜测而已,不过为了谨慎起见还是先查清楚再说,弄清这个红嘴鹰的身份。”

山狼:“好,我尽快把他引出来。”

本艾伦:“还有,关于红嘴鹰的事控制范围,越少人阵地越好。”

山狼:“明白,现在只有你横炮和我知道,我不会在告诉其他人。”

本艾伦:“嗯,好的,你们继续,婚礼结束我们就回去。”

山狼:“不要着急,别让幽灵看出什么,让他安心的过一天。”

本艾伦:“你以为他那么好骗吗?他已经察觉到了什么,但被我稳住了,放心吧,这边我会处理好。”

事情展的太出乎意料,本艾伦突然觉这段时间“黑血”并没有从之前的泥潭中拔出脚来,反而感觉自己好像越陷越深了,事情变得更加破朔迷离,一个马克西蒙还没搞定这有冒出了美国的情报机构,这真让他满头的雾水。

本艾伦回到婚礼现场,心里却还在考虑红嘴鹰的问题,一直到婚礼结束本艾伦才带着手下人离开,走之前他告诉幽灵,蜜月之后再到公司报道。

虽然幽灵满脸的疑问,但本艾伦还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告诉他安心度蜜月,公司的人手充足,就算在忙也不差他一个。

当晚本艾伦就用转机将手下人6续送走,送他们去继续执行任务,只留下了几个老人和少量的新人,现在新加入“黑血”的那三十几个人新人已经可以独自外出执行任务,老队员也开始向低强度、低危险任务过度,直到逐步完全脱离作战任务,但今天不同,我们又要为了“黑血”的安全做战斗准备了。

落脚点的二楼,只有本艾伦山狼和横炮,这件事他们三个是仅有的知情人,横炮有点受宠若惊,刚刚加入“黑血”就有这种待遇,着实不易。“……情况就是这样,损失不大,两人受伤,不影响战斗力,只是关于红嘴鹰这件事情有点难以接受。”山狼说,“这件事很棘手。”横炮说:“我们是否应该关注一下ci那边的反应,至少先探查一下他们的态度?”“嗯,说的很多。”本艾伦点了点,“我已经让诺曼试探马丁的态度,已经从渠道探查ci内部的情况,估计明天就会有消息,我真的很担心这件事和ci有直接关系。”山狼说:“是,那样会非常的麻烦,不过我总觉得这其中有什么玄机,ci没有对付我们的理由,目前我们一半的生意都来自他们那边,明面上的,暗地里的我们有这广泛的合作,退一万步讲,就算要动手也不会选在这个时候才对,所以我我怀疑这个红嘴鹰可能是个冒牌货,他根本就不是什么ci,而是个骗子,这可能是我目前所有疑问中最合理的解释。”

“这个问题……”本艾伦叹了口气,“先不讨论;红嘴鹰有消息吗?”山狼摇了摇头:“还没有,我之前并没有信息出去,目的就是试探野比说的是不是真话,确认他没说谎之后才出短信息,但到现在还没回复,不知道是不是我被他耍了。”“嗯,继续关注,尽量引出红嘴鹰,我们要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货色。”本艾伦站起身,“这件事我不希望除了我们之外的第四个人知道。”

&26825;&33457;&31958;为您精选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