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356、新婚之喜(03)

356、新婚之喜(03)


                仪式很快结束,幽灵和美惠子出了教堂上车,赌徒站在这前面指挥着车辆从另一条路撤离,直到所有人都撤走了山狼揪着的心才放下。?.

山狼长出了一口气:“好了,撤。”

说完他将枪塞进敌人装武器的包,连同那支火箭筒也一并带上,然后乘电梯下到一层,毒药已经将车停在了侧门,此时已经经听见警笛的声音由远及近传过来。

“走。”山狼上车。

两人绕道后门从另一条路离开,山狼通过对讲机呼叫其他人:“都脱离了吗?警察到了?”

“已经离开,我在队伍后面。”狮鹫已经跟上了幽灵的车队。

“和车队间隔几条街保持并行,随时应付突时间。”水鬼说。

“山狼,我们是兽人派来帮忙的,我是横炮,我们一共六人随时听你指挥。”新人横炮报道。

“散开,从大范围内保证车队安全,一旦遇袭立即反击,不管他是谁,杀了再说。”山狼又联系上本艾伦,“兽人,已经脱离接触,清理敌九人,活捉一人。”

“收到,留着他的命,我要知道他们的身份。”本艾伦说,“去处理你们的事情吧,不必在跟着我们,这里是闹市区,他们不敢乱来,再说我们人手充足,就算打起来也不会吃亏,这一点你不用担心。”

“明白。”结束通话之后山狼又通过单兵电台对其他人说道,“横炮,你的人继续保持跟进,送车队到达川口的会馆之后才能离开;水鬼,你们去落脚点。”

横炮:“收到。”

水鬼:“收到。”

山狼有对开车的毒药说,“去落脚点。”

落脚点是公司在这一带租下的房屋,目的是为了在必要的时候隐藏人或者武器,类似于“黑血”在法国的安全屋,十几分钟后他们到达落脚点,毒药将车倒进车库,然后俘虏从后备箱里提出来直奔地下室,俘虏的伤很严重,为了防止他流血过多致死毒药已经给他做了简单包扎。? ?.??`

俘虏被丢在地上,山狼从冰箱里取出一瓶水连喝了几口然后将剩下的冰水全都淋在俘虏的头上。

俘虏一个激灵,呻吟了一声,慢慢的醒了过来,地下室里很暗,他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伤口的剧痛很快让他恢复了意识,他睁开眼睛看向四周。

山狼拉了一把椅子坐下,点上支烟一边慢慢的吸着一边盯着俘虏一言不。

“你们是谁?”长久的沉默中俘虏终于扛不下去了,率先开口。

“哼,在这里你有资格提问题吗?”毒药冷冷地说道,“你是谁?”

“我……”俘虏吞了口唾沫,“我知道,你们是雇佣兵。”

“你还知道什么?”毒药问。

“你们是雇佣兵,你们是杀手,你们来东京是为了在这里建立势力范围。”俘虏的脑门上全是汗,不知道是痛的还是吓得。

“那你是谁?为什么要袭击我们?你为谁工作?”毒药连续提出了三个问题。

“我……”俘虏闭口不言。

毒药冷笑一脚踩在俘虏的伤口上用力碾了几下,疼得这家伙一阵惨叫:“我……我是筱冢正男。”

“为什么要袭击我们?”毒药脚上继续用力。

“啊……”筱冢惨叫,“我们是奉命行事,老板的命令。”

“说清楚点,你的老板是谁?”毒药又很踩了两脚。

“一……一个外国人,他给我们的情报,要……要我们来干这件事。”莜冢大口地喘着粗气。

山狼拿出马克西蒙的照片给他看:“是这个人吗?”

“不……不是。”莜冢摇了摇头,“我……我不认识……这个,人。”

“嗯?”这个回答让山狼颇感意外,“那他是谁,叫什么名字?”

“不……不知道,所有的事情都是我们老大和他谈的,我们只负责执行。??.? `”莜冢说道。

“你们的老大是谁?”山狼问。

“野比七海。”

“野比七海?那是个什么东西?”山狼皱了皱眉。

“我们……我们是东南亚……的,海盗,这次……来东京……消遣,老大,和……他好像早就认识,临时……临时接下的这桩买卖。”

海盗,这个回答颇让山狼赶到意外,他万万没想到海盗会出现在这里,原本他以为是“幕武会”在背后捣鬼,可现在看来好像没那么简单,不过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这些人使用武器那么熟练,因为海盗使用的武器怎么都比黑帮要好,接触的种类多,使用的频繁当然就熟练了。

地上全都是莜冢伤口流出的血,他已经面色苍白,状态糟糕,毒药用止血带扎住他的大腿,减小鲜血流出的度。

“他给你们的命令是什么?”山狼又问。

“要目标是杀……杀掉兽人和川口,然后是干掉……干掉更多的人,每杀一个人给……给我们二十万,武器都是那个人提供的。”

山狼皱了皱眉,目标是兽人和山口,这就不好判断了,对方究竟是冲着谁来的?

想到这他又问:“那个人长什么样?”

“四十岁上下,白种人,很壮,大约一米九,脖子上有道疤,美国口音。”

“这次你们来了多少人,落脚点在哪?”山狼继续问。

“二十五个,老大要谈一批生意,顺便带我们来散心……”莜冢越说声音越低,毒药很抽了他一巴掌,“大点声。”

山狼又为了一些问题之后打电话将这边的情况告诉了本艾伦,他对这件事也觉得很奇怪,怎么又冒出一群海盗和一个陌生人。

山狼说道:“我立即带人过去,如果能抓到野比就能查出对方的身份!”

本艾伦:“好吧,我让横炮他们过去和你汇合,记住,今天是幽灵结婚的日子,一定给我谨慎点,别给他添堵。”

山狼:“知道了,我有分寸。”

本艾伦:“好,随时向我报告。”

山狼:“是。”

“这个人怎么办?”毒药问。

“给他止血,先留着他。”山狼转回身,“收拾的东西,去找他们。”

出了地下室正遇见刚到的水鬼和黄蜂,山狼简略的讲了一下情况。

黄蜂说:“连海盗都掺和近来了,我靠。”

水鬼:“他们至少还有十五个人,我们得好好准备一下。”

“嗯,的确。”山狼点了点头,“去准备吧,我们五分钟后出。”

山狼联系上横炮,让他带人先赶到目的地监视敌人的动静。

很快毒药从地下室出来:“处理好了,什么时候走?”

“马上。”山狼又打了几个电话然后对他说,“走。”

四个人分乘两辆车前往涩谷区,目标是一个叫贵族的酒吧。

“海盗!”黄蜂一直在念叨着这个词儿。

“你到底在嘟囔什么?”水鬼有些不耐烦。

“我很奇怪,怎么会和海盗扯上关系?”

“我他妈怎么知道。”水鬼瞪了他一眼,“好好开车,别走神!”

“你不觉得奇怪吗?”黄蜂继续唠叨,“目标是个看似不相干的家伙,但目标却是兽人和川口,这下让我们弄不清他到底是冲着谁,更无从判断是不是马克西蒙或者是幕武会的人。”

“也有可能是他们合谋呢?这就合理了。”水鬼说。

“当然没那么简单,那为什么在场的人都要杀呢?里面有川口的家人,朋友,亲属,还有我们的人,我向他这么做是不是在掩盖真正的目的?”

“你想到了什么?”水鬼见他这么说就问道。

“还没有,不过应该快想到了。”黄蜂摇了摇头。

“那就等你想到再说。”水鬼有点不耐烦了,“专心开车。”

“是,长官。”黄蜂又开始油腔滑调,搞的水鬼恨不得揍他一顿。

没多久他们就到了目的地,贵族酒吧,一个夜晚比白天更加热闹的地方,此时连中午都不到,当然没什么人。

横炮的人已经先一步到达,从各个角度对酒吧展开了监视。

山狼看着对面的酒吧低声问:“横炮,有什么动静?”

横炮:“暂时没现异常,这个酒吧一共有三个出口,正门、后门和侧面的防火通道,不算地下室共二层,一层和地下室是酒吧,二楼是静吧,三楼以上是酒店的客房,酒店和静吧是相通的,所以有点麻烦。”

“嗯。”山狼点了点头,“你的人都是生面孔,先进去几个看看里面的情况,莜冢招认说他们住在三层,但大白天的不可能都带着房间里,很可能在酒吧或者静吧消遣。”

“膛线和火石已经进去了,还没有消息传出来。”横炮打开电脑,上面是隐藏在二人身上的摄像头传出来的图像。

山狼转头对毒药说:“你去酒店看看情况;黄蜂,你去静吧,带着枪,但别被现。”

毒药:“是。”

黄蜂:“明白。”

山狼有通过单兵电台问:“有什么现?”狮鹫:“酒店三层有可以人员活动,但尚无法确认身份。”山狼:“收到,继续监视。”

&26825;&33457;&31958;为您精选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