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353、帮会之争(07)

353、帮会之争(07)


                第二天的新闻报道带来了一个让人意外的消息,松井日向还活着,虽然仍没度过危险期,但他的确还或者,这让幽灵郁闷的要死,怎么可能?自己明明打了他好几枪,究竟是松井这老小子命大还是自己枪法太臭?他怎么也想不通,但他也没办法,很多事情就是这样,不管你怎么纠结都改变不了已经成为实时的结果。w? .

对此山狼的表现很平淡,松井没过危险期,这不代表他一定能活下去,先等等看,就算他没事,短时间内也无法主事,所以不必放在心上,大不了再杀他一次。

另一边“吉川会”对“幕武会”的大扫荡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原本已经没有什么抵抗能力的“幕武会”突然开始反击,双方继续大规模械斗,一时间警方头痛不已,只好出面调停,因为川口雄一早已上下活动,所以这次他们彻底站在了“吉川会”一边,叫“幕武会”交出新宿、江户、千代田等繁华地区的地盘,但副会长渡辺太一拒不服从,誓要和“吉川会”血战到底,警方大怒,立即在上述地区进行治安管制,扫黄、缉毒、抓赌,逼迫“幕武会”屈服,见事情已经展到了这个地步渡辺太一只好屈从,交出地盘,但暗地里他却开始派人袭击“吉川会”的高级成员,一时间暗杀事件频出,“吉川会”看似占领了大片地盘,但高级成员却连续被干掉了六七个,搞的吉川震怒,命令手下人开始报复……

短短数天里看似平静的东京其实已经暗地里乱成了一锅粥,对此最难的是警方,上面要交代的过去,下面要摆平这些黑帮,夹缝生活不好过,于是他们有开始找“吉川会”,希望他们能息事宁人,不要在报复“幕武会”,至少在短时间内不要在动手,让他们对上面有个交代。

楼屋,对面坐着山狼和幽灵,川口面带愁容的喝着酒:“再乱下去会出大麻烦的。? ??.?`”

“是的,再乱下去官方是无法容忍的。”幽灵放下酒杯,“不如我们先停手,给警方面子,事情平静一段之后再继续剿灭幕武会。”

“停手!”川口其实早就想停手,但他真的不打算错过这个幕武会杀得再无翻身之力的机会,再说就这么不了了之也无法向帮会中的手下交代,毕竟前期死了不少人,很多人都指望借此复仇,怎么说停手就停手呢?

山狼说:“就算警方不介入,任由你们动手,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吃掉幕武会,他们的基础很深,没那么容易被赶尽杀绝。”

“这个我知道,我也只是想尽量削弱他们的实力。”川口叹了口气,“只是可惜了这次绝佳的机会,松井还躺在重症监护室昏迷不醒,幕武会能撑到现在已经算是强弩之末了,再稍加一点力气他们就完了。”他的语气中充满了不甘。

“可是从各方面传来的消息是判断警方可能会有大动作,那时候恐怕会很麻烦,从他们的角度来看吉川会一家独大对他们是不利的,在帮会之间寻求平衡是他们的一贯伎俩,他们允许你们斗争,允许你们抢地盘,是为了让你们彼此削弱,但要是一家过于强大他肯定不会坐视不理。”幽灵喝了口酒,“如果被他们华裔您要独霸东京那恐怕会非常的麻烦。”

“嗯。”川口沉思片刻,“这个道理我当然明白,只是如果在给幕武会喘息的机会……”

山狼说:“这一点您放心,我们不是答应过你干掉松井和副渡辺吗?这个承诺依然有效,我们可以在您下令停手之后干掉渡辺,至于松井,只要他依然昏迷就没有必要在对付他,一个活死人的存在没有任何意义。??.?`”

“干掉渡辺太一的事情先放一放,如果这真的停战,就不能对他下手,要等一段时间再说,这件事不急。”川口思索着说。

山狼点了点头:“也好,您考虑一下,其实停战还是很划算的。”

“嗯,这笔买卖倒是很划算,只是死了那么多人就这么算了,我怕没办法向手下人交代……。”不过川口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好吧,我在考虑一下。”说完他给山狼倒了一杯酒,然后看了看幽灵,幽灵身手接过酒壶先给他满了一杯,然后才给自己倒上,总算觉得这个老东西一直在针对自己,他真怕哪一天忍不住会把的按在地上暴揍一顿。

幽灵心里的想法川口和山狼当然不知道,两人又喝了一杯,川口才问幽灵婚礼筹备的事情。

幽灵准备说没什么好准备的,但还没等张嘴就被山狼抢先,山狼说:“这件事由我们公司全权负责,绝对不会失了川口先生的面子。”

“嗯,这还差不多。”显然川口对这个答复很满意。

“凯恩孤身一人,公司自然就是他的家,由公司出面理所当然。”山狼给川口斟酒,“川口先生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

川口喝了口酒:“我没什么要求,只要美惠子满意我无话可说,外界没人知道她是我女儿,所以也不必太张扬,最重要的是安全问题,这一点我最看重。”

山狼说:“放心吧,我们就是干这行的。”

第二天松井代表“吉川会”找到警方,宣布为了保证东京的祥和安宁,“吉川会”单方面终止战斗,但地盘维持现状,不再针对“幕武会”之前的袭击进行报复。

虽然安宁和谐这些屁话连鬼都不信,但警察们对于他们能停战还是非常高兴的,所以对于维持地盘现状的要求也全盘接受,“幕武会”虽然不甘心,但也只能吃了哑巴亏,黯然接受这个现实。

双方经过这次明争暗斗“幕武会”损失不小,丢死了四分之的地盘,而且大多都是繁华区,松井住进了医院,大批帮众在械斗中死伤惨重。

停战之后东京又恢复了宁静,相对的宁静,各种见不得人的勾当依然存在,只是对于普通人来说,只要不生在自己身上就好。

转眼间两个月时间过去了,公司的事情已经处理完毕,原本山狼和幽灵该直接返回法国总部,但因为幽灵要结婚,所以本艾伦给了幽灵两个月的假期,山狼也留下来帮他筹备婚礼。

幽灵的确没什么准备的,最主要的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该准备什么,这倒是让不懂日试婚礼的山狼破费了一番心思,幸好有在日本生活多年的火雨在,他和中村的分别代表男女上方把整个婚礼的所有事情都定了下来。

幽灵却比任何人都闲,他除了一天东游西逛陪着美惠子购物之外就没什么可做的,为婚礼做出的唯一贡献就是陪美惠子订了婚纱和他自己的礼服。

按照美惠子的意思她想举行西式婚礼,但川口却不同意,后来两人互相妥协,西式仪式,日式家宴,这种东西合并的婚礼在日本也不少见,幽灵这边的玛丽成立他最大的帮手,婚礼仪式需要的一切都是她张罗的,重拳被幽灵拉去当伴郎,经过这段时间的调养他的手臂已经基本恢复,从外表上可已经看不出什么问题,只是他自己能感觉到到手臂僵硬无力,甚至连杯酒都段不为,拿点东西就抖得厉害,后续治疗还在继续,不过穿衣服站在一边谁也看不出他有什么问题,他现在每周都要去宫本先生家里复诊,针对性的调整治疗方案。

“没想到结个婚也这么麻烦。”美惠子的公寓里幽灵看着一大摞表满人名的亲属照片就头痛,这些全都是川口家的亲属和朋友,这次婚礼并不对外公开,只有家族至亲至近之人才有资格大家,但就算这样,窜口那边的客人也足有百余人之多。

“知足吧,这只家族亲属和父亲的朋友以及我的同学,帮会的人一个都没有,政商两界也无人知道,这已经是最小人数了。”美惠子刚洗完澡,擦着头从里面走出来,身上只围了一条浴巾,湿漉漉的头和白皙的皮肤更显得她娇媚动人。

“天……”幽灵躺在床上,“我还以为结婚就我们两个办个手续就完事了,怎么这么麻烦。”

“人生大事当然要隆重,不过父亲为了保护我已经把规格降到最低,尽量简化,这已经很不容易了。”美惠子坐到幽灵旁边,“一辈子就这么一次,麻烦一点也值得。”

幽灵把手伸进她的浴巾抚摸着略微隆起的小腹:“为了你和他做什么我都愿意。”

美惠子俏脸一红,依偎在幽灵身边:“嗯,能和你在一起,我也什么都不怕。”幽灵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说着手顺着小腹滑了下去……美惠子娇呼一声脸色更红,呼吸略显急促:“不要……不要……不要压着我的小腹……”

&26825;&33457;&31958;为您精选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