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354 新婚之喜(01)

354 新婚之喜(01)


                婚礼当天“黑血”几乎倾巢出动,除了响雷无法赶到之外包括“护士团”在内的新人老人全部到齐,黑压压的四十几号壮汉压阵,十几名护士团的美女陪伴左右,这场面可真不多见,尤其是“黑血”聚齐太难。??.?`

为此本艾伦可谓是用心良苦,外部任务全部暂停,甚至不惜赔付巨额违约金,这不单单是给幽灵面子,因为他们是兄弟,也是为了让幽灵从中找到一种家的感觉,只是这个“家”更像是军营。

“游击小子,很高兴看到你长大。”飓风给了幽灵一个熊抱,今天他也穿了一身西装,只是他身材过于健壮,穿着他身上更像是紧身衣。

“谢谢伙计。”幽灵锤了他一拳。

“恭喜你。”绅士搂住幽灵的肩膀,“从没想过你会结婚,真替你高兴。”

“谢谢。”幽灵拍了拍他,“一会儿喝个痛快。”

本艾伦站在一边看着他,幽灵放开绅士走过去:“谢谢你能来,谢谢大家为我做的一切。”

“应该的,你的成长是黑血的大事件,你能有今天真的让我喜出望外。”本艾伦拍了拍幽灵的后背,“好样的,你长大了。”

“是啊,经历了这么多事情,遇到美惠子之后我才意识到自己是个成年人,也需要人关心。”幽灵颇为感叹的说道,“很多事情明白的都比较晚。”“有些事情或者的时候能明白就不算晚。”本艾伦又拍了拍他,“去忙吧,您天你是主角。”“ok。”幽灵点了点头。

“今天这小子还挺帅。”赌徒坐在一边抽烟。

“说的没错。”水鬼在一边随声附和。

“当然,今天不帅什么时候帅?”重拳在后面踢了他一脚,“别再这吸烟。”

“老大,还没开始呢。”赌徒很不情愿的把烟熄灭。?.

“恢复的怎么样?”军医伸手摸了摸重拳的胳膊,“骨头恢复的不错。”

“还好,损失的原臂骨粗度的三分之一,能恢复到现在的程度已经很不容易了,只是……”重拳举起的伤手,手臂上的肌肉已经萎缩,明显比另一条手臂细,手还在不停个斗。

“这要恢复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军医摸了摸他断骨的地方,“这里的恢复是最重要的,不过还好,只要骨头没问题肌肉可以慢慢来。”

“但愿吧。”重拳叹口气。

“放心,这个过程虽然长,也很痛快,但也不是全无希望。”军医安慰他。

所有人里最安静的当属狮鹫,他今天也穿了一身黑西装,样子帅气,但他和幽灵打了招呼之后就坐在一边喝果汁。

苏珊坐在他身边相陪,两人谁也不说话,苏珊对沉默的狮鹫颇有好感,只是两人见面的时候很少,狮鹫从不主动说话,搞的苏珊不知道他什么意思,曾经大胆地表白过几次,但狮鹫回答都是不可能,干脆又直接。

对此苏珊并不死心,但狮鹫一直都是沉默相对,搞得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玛丽拍着手招呼众人,“我们现在出,先去接新娘,然后去教堂,完成我们这一半的西式婚礼,剩下的事情交给中村,我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

“玛丽,你什么时候做新娘子,我帮你操办。”绅士在一边开玩笑说道。

“放心,少不了你的,到时候你要不出现看我怎么修理你。”玛丽看了看表,“走走走,按照原来约定的个上个车,尽量减少车辆,这里不是中国,不需要太长的车队。”

“吆……连中国的婚俗都了解的这么透彻,行啊玛丽,看来你早有准备。”飓风一边走一边阴阳怪气的说道。

“滚开。??.?`”玛丽撩起长裙一脚踹过去,露出一条雪白的大腿,瞬间引来了一阵呼哨。

“好了好了,抓紧时间,这种事情宁早不晚。”本艾伦驱赶着众人,这帮小子太没规矩,今天好的好好看着他们。

和老人的放松与胡闹相比,新人们却都很严谨,就差没列队前进了,他们默不作声,跟着大家往外走,按照原来的安排上车。

毒药和黄蜂同乘一车,他们两个是现一批通过考核进入“黑血”,刚才利比亚执行秘密任务回来,是马丁给的一个脏活,见不得光,算是替美国政府擦屁股,不过酬劳很丰厚。

黄蜂问开车的绅士:“幽灵的老婆究竟长什么样?”

“我怎么知道,我有没见过。”绅士动汽车跟上队伍,“可能就山狼、绅士和重拳见过,幽灵这小子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大家只知道他有个老婆,从没见过长相,连照片都没有。”

黄蜂思索着说道:“我很好奇幽灵能找到一个什么样的老婆,虽然接触时间不长,对他也不尽了解,但在我的印象里他就像一条躲在暗处的蛇,随时都能起进攻,而且没人能逃掉他的攻击,如果让我去猜想他可能会……找一条母蛇。”

“嘿……”绅士声音中带着怒意,“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他可是我多年的兄弟,小心我打掉你的下巴。”

“抱歉,我只是说了一下自己的感觉,并无恶意。”黄蜂耸了耸肩。

毒药碰了他一下示意图不要话太多。

黄蜂却不觉得怎样能:“绅士,我没有恶意。”

“当然,如果你有我早就剁下你的脑袋当球踢了。”绅士哼了一声,“幽灵比你们年间年纪都小,但他经历的战争比你们都多,确确实实是你们的前辈,作为雇佣兵先要学会从前辈身上获得经验,而这个前提就是要学会尊重他们。”

“抱歉。”黄蜂闭上了嘴巴。

一时间车厢里气氛有些沉闷,绅士也现自己好像说的有点过分,就没话找话的问道:“利比亚的任务还顺利吗?”

“还好,难度不大,只是马丁要求严格保密,不过你是自己人,你要听吗?我可以告诉你!”黄蜂说。

“不,这件事和我没关系,还是不知道的好。”绅士更懂得什么该打听,这是生存之道。

“随你,不想知道就算了。”黄蜂耸了耸肩。

“毒药,你为什么不说话?”绅士问。

“我喜欢安静。”毒药低声说。

“那你可狮鹫呆在一起很合适,你们都不喜欢说话。”绅士想了想又更正道,“不对,狮鹫是不喜欢说废话,你呢?”

“我只是不喜欢说话,不管是不是废话。”

“哦,那我问个问题可以吗?”绅士看着后视镜说。

毒药点了点头:“可以。”

“是不是你们朝鲜军人不喜欢多说话的原因是怕言多必失,怕说错了话会丢了性命?”

毒药说:“虽然我们的政治管理很严格,虽然规定了某些话是不能随便说的,但还不至于因为说出话丢掉性命,除非你在领袖面前说错了话。”

绅士又问:“那你是否依然效忠你的领袖?”

毒药说:“之前会,但我在逃出来之后只效忠我的祖国。”

“这又是什么意思?”绅士和黄蜂没太听明白。

“因为我爱的是祖国,而不是一个人,领袖是领袖,他不是祖国。”毒药又说道。

“算是你走出来之后视野开阔了的新想法吗?”黄蜂问。

“我一直爱自己的祖国。”他翻来覆去就这么一句话,搞的绅士和黄蜂都兴趣索然。

绅士只要问黄蜂:“你参加过第二次车臣战争?”

“是的,但只去了半个月战争就结束了,我的战斗经验来源于几年来的雇佣兵战斗,但也只是小打小闹,没有参与过大规模的战斗。”

绅士说:“嗯,很不错了,现在找到有战斗经验的新人很不容易!”

“你到黑血几年了?”黄蜂问。

“我他妈都不记得了。”绅士自嘲的笑了笑,“整天玩儿命谁还在乎那些?”

“有家人吗?”

“当然,我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绅士叹了口气,“我这才叫撇家舍业。”

说话间车队到了地方,为了方便他他美惠子安排在老宅,附近只有一些“吉川会”的帮众隐蔽的分散在人群里。

日本人结婚的规矩颇多,幽灵在里面耗了一个多小时才出来,他抱着美惠子,美惠子的脸上带着面纱,朦朦胧胧的看不清长相。

川口夫妇和家人也跟着出来,6续上车前往教堂,一路无话,很快就到了教堂,中村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神父也已经准备好。山狼一批人也已经前期到达,对附近的情况进行了仔细观察,以确认安全,其实这有点多余,因为“吉川会”的大批人手已经潜藏在四周,几乎清空了附近所有的闲杂人等,但山狼还是做了自己的安排,毕竟做安全保卫方面他们才是最专业的。幽灵下车打开车门扶着美惠子下来,气氛一下热闹了起来,两人依偎在向教堂走去,狮鹫站在教堂门口他台阶上看习惯性的看向附近的建筑,突然,他看见远处移动楼顶上突然闪过一丝反光……

&26825;&33457;&31958;为您精选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