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336、车臣斗智(15)

336、车臣斗智(15)


                林中的枪声密集的分不出个数,连续的爆炸此起彼伏,声音就在前面,幽灵足狂奔,赌徒早已被他甩的不见踪影,从枪声上判断,敌人并没有逃走,正在疯的反击,看来他们已经不想跑了,他们正在和兽人他们拼命。?.??`

敌人数量占优势,幽灵担心本艾伦他们遭遇了敌人的埋伏。

“兽人,情况怎么样?”幽灵一边跑一边通过通信设备大声询问那边的情况。

“敌人疯了,在和我们决战。”本艾伦大声的回复。

幽灵顾及的没错敌人已经不再一味的逃跑,而是准备和他们来一场决定胜负的战斗。

“我从后面都过去,马上就到。”说完幽灵转身钻到了另一边的林子。

“收到,小心。”本艾伦叮嘱。

赌徒已经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幽灵早已不知去向,只剩下他自己在林子里一路狂奔,一边跑他一边骂着自己口无遮拦,不自量力,但生气归生气,他也不怕被甩掉,林子里有本艾伦留下的记号,只要循着记号就能找到他们,他有点着急,从枪声上能听出前面战况混乱,兄弟们正在和恐怖分子苦战,而自己却在和林子搏斗,他已经把度提到了极限,枪声就在前面,他又提了提度,突然,他现一侧的林子里人影一样,他愣了一下立即转到了树后,小心地向那边望去,只见两个人正一前一后的沿着山坡向西面跑去,两人度很快,赌徒连他们的长相没看清,从衣着上看应该是恐怖分子。

“漏网之鱼?”赌徒抬手就是一排子弹扫过去,后面的一名恐怖分子中弹倒地,前面的吓了一跳脚下踏空一个筋斗翻下了山坡。

赌徒追上去又是一排子弹打过去,那人已经一缩躲到了树后,子弹全打在了树上,但是子弹穿过树干直接钻进了那人的肚子。? ?w?

赌徒小心的冲上去,那人已经倒在了地上,捂着肚子痛苦的呻吟,赌徒端着枪小心的靠上去,将那人掉在地上的步枪踢开。

就在这时米克多夫突然拔出手枪,可还没等他瞄准就被赌徒一脚踢飞了。

“哼……开枪吧。”米克多夫躺在地上捂着肚子冷冷地看着赌徒,子弹穿过树干之后已经没了多大的力道,所以只是转进了他的肚皮,并没伤到内脏,算不得致命伤。

“说什么鸟话?老子听不懂?”赌徒死盯着米克夫,“起来。”

“黑血人也不是什么都会!”米克多夫冷笑着用英语说道,“开枪吧,往这打。”他指了指自己的脑门,“给我来个痛快。”

“原来会说英语,那你他妈不早说。”赌徒一脚踢在米克多夫的脸上,巨大的力量将他踢得翻了个筋斗飞出去五米多远,倒在地上狂喷鲜血,同时又吐出了四颗牙齿,眼睛一番晕了过去。

“妈的,就这么晕了?不堪一击!”赌徒取出手铐将米克多夫铐起来,他不认识这家伙是谁,他考虑问题的方式很简单,既然这家伙会说英语,可能是个军官,留着或许会有点用。

他拖上这家伙往回走,走了不到三十米就到了战场,原来本艾伦他们就在前面。

战斗已经接近尾声,敌人被干掉大半,剩下的两三个还在顽抗,飓风受了伤,满脸是血的躺在地上不知死活,山狼的腿上也全是血,正趴在一棵树后想对面射击。

“你他妈怎么不吃完晚饭再来?快帮忙?”水鬼在一边大吼着。

赌徒丢下米克多夫端起枪上前帮忙,敌人顽抗已经很无力,随着幽灵从敌人后面杀过来战斗很快结束,敌人被全歼,但让他们意外的是马克西蒙不在这里,这家伙又跑了。??.?`

“他跑不远!”幽灵从林子里钻出来说道,“在山这种地方他是甩不掉我的。”

“我捉了个俘虏。”赌徒指着一边躺在地上的米克多夫说道。

“你们别费力气了,马克西蒙早就跑了。”米克多夫冷笑着说道,因为牙齿被剃掉他说话漏风,口齿不清,“想追他?哼……你们可以试试!”

“你说什么?”本艾伦面色阴沉的看着他。

“马克西蒙在上次战斗之后就带着一个手下走了,到现在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了,你们别想追上他。”米科夫一脸鄙视的看着本艾伦,“你们的目的已经无法达成,一群失败者。”

米克多夫嘴上说的轻松,对本艾伦他们讽刺加嘲笑,但在心里他却是有苦说不出,在分开的时候,马克西蒙是打着做诱饵的名义离开的,他告诉米克多夫,自己带着一个人将后面的追兵引开,为他们争取时间,当时米克多夫还觉得他很仗义,可等本艾伦带人追上来之后他才现,没想到这家伙只是抹除了自己的痕迹逃走,把剩下的几名手下都抛弃了。

赌徒踩在他左臂的伤口上:“你说的都是真的?”

“当……当然!”米克多夫忍着剧痛说道。

本艾伦皱着眉:“赌徒,好好招呼他,我要知道更多。”

“这好办!”赌徒拖着米克多夫的衣领进了林子。

本艾伦又转头对幽灵说,“你带上绅四周搜索,看看有什么线索。”

“是。”幽灵起身带着绅士走了。

飓风的头皮被弹片削去了一块,伤得很重,已经陷入昏迷,山狼腿上中了一枪,子弹先击中了他的格斗刀,然后钻进了他的大腿,没有形成贯通伤,弹头留在里面,幸运的是没伤到血管。

“他情况怎么样?”本艾伦问给飓风包扎伤口的水鬼。

“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不过伤得很重,需要正式治疗,在林子里谁也不敢保证他能撑多久。”水鬼颇为担忧的看了看他,“好像要下雨了,他的伤口一旦淋水感染的可能性非常大,一旦感染恐怕就没救了。”

“嗯,我知道了。”本艾伦看了看天,阴云更加浓厚,似乎真的要下雨。

“马克西蒙真的跑了?早知道该留个活口。”山狼瘸着腿从地上站起来试着走了几步,伤口痛得厉害,走起来很困难。

本艾伦叹了口气没说话。

很快,幽灵和绅士就传来了消息,附近没现什么可疑线索,马克西蒙果然早就跑了。

“该死。”山狼低声骂道,半个多月的努力白费了。

“兽人,这是条大鱼!”赌徒从林子里跑出来,“他是恐怖分子的一个头目,米克多夫,手下有一支两百多人的队伍,要死的还是要活的?”

“先别弄死,可能有用。”山狼提议。

本艾伦沉吟了片刻点了点头:“先留在。”

“好。”赌徒答应了一声又钻进了林子。

“下一步我们怎么办?”山狼问。

“还能怎么办?”本艾伦站起身,“寻找最近的公路,离开这个鬼地方,在这里奔波下去没什么一样,你们的伤势也需要治疗,马克西蒙是不会再给我们机会找到他的,这个狡猾的家伙。”

休息了片刻他们带上伤员和俘虏开始向南进,那里有条公路,是离开这荒山野岭的最佳途径。

狮鹫一直跟在他们的后面,接到消息之后立即到附近的镇子上搞了一台货车来接应他们。

这里是车臣,而且他们已经深入了车臣恐怖分子的控制区,所以一切都得小心行事,飓风昏迷,没人能应付这里的几十种语言,他们只能开着车向最近的达吉斯坦前进,离开车臣他们才安全。

当天中午他们就接近了边界,布鲁斯安排的人早已等在了那里,见面之后立即将他们送到了达吉斯坦最近的城市,并且聘请了私人医生对伤员进行治疗。

飓风的伤势太重不送医院会有生命危险,在接头人的安排之下送进市里最好的医院治疗。

马克西蒙跑了,这次任务最终还是以失败而告终,本艾伦郁闷不已,不过这也没办法,虽然心情低落,但还有一大摊子事儿等着他处理。

队伍进入一家私人公馆里休整,本艾伦联系上了军医,重拳在两百公里以外的另一座城市,他的伤势不容乐观,手术还没结束,他在外面等消息,本艾伦问了一些具体情况又盯住了一番之后才结束了通话,另一面的布鲁斯一组人马已经摆脱了恐怖分子的纠缠,正在前往圣彼得堡的路上。

当天晚上重拳的手术才结束,军医告诉本艾伦,重拳的手术还算成功,但至于手臂能否保住还是个未知数,医生给出的结论是低于百分之十。三天后飓风的伤势也趋于稳定,公司的私人飞机已经到了,在确认他的颅内没有出血之后本艾伦这才放心的让他出院,运回法国休想条件比这里好的多,飞机转到另一座城市接了重拳和军医之后这才返程回巴黎。走之前,他们通过关系将米克多夫交给了俄罗斯内政部的特工,本艾伦的用意很明显,就是拉进和俄国的关系,为今后的合作铺开道路。

&26825;&33457;&31958;为您精选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