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344、赏金猎凶(08)

344、赏金猎凶(08)


                幽灵打算进入

“我看不见你的位置,小心。??.?`”

幽灵观察了一下楼面结构:“我先上楼顶,然后从另一侧下去。”说完他见个背包斜挎在身上抬脚上了窗户,扣住窗户上沿手脚同时用力,整个人陡然跃起两米多高,如同一支大鸟在夜空中展开了翅膀,左手一番扣除了楼顶,然后顺势攀了上去……

楼顶上空荡荡的,一侧是会馆的大牌子,后面的爬山虎已经顺着墙面攀了上来,绿油油的一片遮盖了半个楼顶,幽灵小心地向另一侧走去。“看见你了。”山狼低声说道。幽灵回头向山狼的那栋楼看了看打了ok的手势之后继续前进。到了vip区一侧的楼顶,他放慢了度,沿着边缘逐一检查下面的窗户,先他要判断下面有没有人,然后这设法进去。

因为时间尚早,很多客人都没睡觉,看电视的、聊天的、还有……咳咳,少儿不宜,此处省略三千字。

很快幽灵就找到了贝德的房间,这家伙的声音他一辈子的都忘不了,当初在城堡里的时候没少听这家伙大呼小叫,只是他很奇怪马克西蒙去哪了?

贝德在和一个日本人聊天,两人说的都是英语,只是日本人的特有英语让人幽灵听起来感觉很别扭。

贝德:“……所以你们要从新制定策略,在他们觉之前,采取新的行动。”

日本人:“只是他们的活动地点问题让我们很为难。”

贝德显得很不高兴:“我们的价钱已经出的很高了,为了猎杀这几个人人,我们自己还派人参与了你们的行动,算是无偿帮助,你们还想怎么样?若非我们忍受不足这种好事怎么会落到你们身上?”

日本人:“是,你们已经提供了很大的帮助,但我们不得不顾及与吉川会的关系,两个社团之间已经闹得很紧张,会长不希望出现大规模的火拼,所以,还请理解。”

贝德:“哼……我再提醒你们,这次的四个人目标中一个伤员,一个女人,所以只有两个人有完整的战斗力,是一次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如果他们的大队人马来了,我们恐怕不会找你们合作。?.??`”

幽灵皱了皱眉,看来敌人已经把他们了解的非常透彻,看来这个马克西蒙情报来源的确丰富。

只听日本人又说:“这个我明白,我们会谨慎对待,稍后我就去见会长,下达暗杀令,请放心,我会努力办好。”

追杀令?幽灵斟酌了一下这个词儿,没明白什么意思,不过简单的从黑帮的角度理解应该是向黑当下达的追杀命令,难道是“幕武会”已经准备动员人手在全动静范围内对他们进行追杀?

贝德:“要快,机不可失,万一他们警觉你们恐怕就没机会了,这些人可是杀人不眨眼。”

日本人:“恕我直言,今天下午在医院我们的损失的确不小,但并没有现他们有多厉害!”

贝德冷笑:“见识过他们厉害的人全都死了。”

日本人:“哈哈,您真会开玩笑,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见日本人不相信自己说的话贝德也很无奈:“好吧,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动手,这件事很紧迫,西蒙先生很着急。”

日本人沉默了片刻:“稍后我去见会长,如果会长同意的话午夜就会布追杀令。”

贝德:“嗯,越快越好。”

日本人:“是,我明白,西蒙先生和会长瘫痪的时候表现的的确很急迫。”

贝德:“如果不是有之前的合作基础这单生意不可能交给你们,对了,你们的人不必站在门口,西蒙先生不喜欢这种保护。 ”

听他这么说马克西蒙好像是在这里,幽灵皱了皱眉,只是不知道他在哪里。

日本人:“好的,我这就让他们撤走;那么您也早点休息。”

这时幽灵听见几声连续的击掌声,紧跟着是开门的声音,然后是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日本人:“这位是智子是我们这里最漂亮的姑娘,今晚安排她服侍您。”

跟着一个非常细嫩的女生开后说道:“请多关照。”

幽灵这才明白,原来是安排了人陪睡。

贝德也不客气:“谢谢。”

日本人:“那我就先告辞了,会长那边有消息我马上通知您。”

贝德:“好的。”

跟着日本人退了出去。

智子:“先生,我去准备洗浴,您稍等。”

幽灵在心里想,这个智子的声音不但好听,而且英语说的也很不错。

贝德说:“好的。”

机会来了,如果贝德去洗澡,那就有机会进去,原本幽灵打算从其他房间进去,但不巧的是附近的几个房间都有人,为了不打草惊蛇他只好等在这里。

很快智子就叫贝德去洗澡,房间里安静了下来,又等了一会幽灵小心的用手臂挂住楼顶,很轻松的滑倒了窗台上,窗户是开着的,他很轻松的就进了屋。

房间很宽敞,完全日式的布局,空气中飘散着一股淡淡的烟草味。浴室的门应该没有关好,能听见哗哗的水声,以及智子断断续续的呻吟和贝德略粗的喘息声,这小子倒是会抓紧时间。幽灵搜查了一下房间,枕头下面现了一把手枪,墙角的箱子里有一支p9o和充足的弹药,坐上放着贝德的电脑和手机。幽灵检查了一下电脑和手机随手塞进了自己的包。浴室里智子的叫声越来越大,期间还伴随着碰撞的声音,幽灵小心的走过去,从半掩的浴室门缝中能看打贝德正背对着门口把智子压在墙上耸动着身体,旁边的物品台上放着一把p2oo,保险开着。

幽灵拔出手枪小心的走过去,慢慢的推浴室的门,贝德正爽的不亦乐乎,根本就没想到会有人这这时候进来,幽灵横枪托一下打在贝德的后脑勺,这小子连哼一声都没来得及就昏了过去,前面的美惠子突然感觉身体一空,黑没等她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就被幽灵打晕过去。

幽灵将贝德拖出来困住手脚,堵住嘴巴丢在地上,而那个智子幽灵没管,反正一两个小时她醒不了。

将贝德弄醒,幽灵坐在他的对面看着他。

贝德没有露出丝毫的惊慌,看到幽灵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了一副原来是你的表情。

“认识我?”幽灵问。

贝德点了点头,因为最堵着,他没法说话。

幽灵上去掐住他的脖子把堵在他嘴里的东西取出来,这样可以防止他突然大喊。

“幽灵……”贝德哑着嗓子说道,喉咙被幽灵压着他根本无法大声说话。

“对。”幽灵瞪着他。

“没想到你们的动作这么快。”贝德很镇定。

幽灵不理他:“马克西蒙在哪?”

“哈哈……原来你们不知道。”贝德声音沙哑,幽灵掐得太紧了他说话非常的困难。

“少废话,说。”幽灵手上一用力掐得贝德直翻白眼。

“咳咳咳……”贝德一阵剧烈的咳嗽。

幽灵松了松手:“快说。”

“杀了我吧,都是干这行的,别浪费力气了。”贝德冷笑。

“妈的。”幽灵大怒,拔出刀一下扎在了他的肩膀上,鲜血一下就喷了出来。

“哼……”贝德脑门上的冷汗瞬间流了出来。

“还需要我动手吗?”幽灵冷眼看着他。

“小伎俩。”贝德忍着疼继续冷笑。

幽灵的眼皮跳了一下,他拔出军刀猛地一挥贝德的小指被砍掉。

贝德疼得脸上的肉开始跳,他也是人,当然知道疼,不过他这种人的忍耐能力强。

“哈哈哈……”贝德沙哑的笑了笑,一点合作的意思都没有。

幽灵清楚对付这种人就不能用常规的方法他看着贝德冷笑:“看来我的想点新的办法,否则你是不会合作的。”

“说得对,有什么本事使出来吧。”贝德轻蔑的看着幽灵。

幽灵露出一个奇怪的微笑手里的刀开始沿着他的前胸还是向下慢慢的滑动,贝德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仿佛并不在乎这种威胁。

幽灵继续向下最终停在了贝德胯下的要害之处:“这玩意是不是很多疑,我帮你割了?”

贝德的脸色一变,很快变成了猪肝色,他不是害怕,而是他受不了这种侮辱,这简直是奇耻大辱:“你混蛋。”

“没错,这点我成人。”幽灵戏谑的看着他,“怎么样?是合作,还是我帮你把它割了?”

“你……你……”贝德怒不可遏,气得浑身哆嗦。

幽灵手下稍稍用力,锋利的刀尖下瞬间见血。

“等等……”贝德一下就急了,下身传来的疼痛让他慌了手脚。

“怎么?现在同意合作了?”幽灵嘲弄的看着他。

“你就是个混蛋。”贝德颓然说道。“好了,少废话,快说。”幽灵手下又动了动。贝德长叹一声:“好吧,我说……”

&26825;&33457;&31958;为您精选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