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340、赏金猎凶(04)

340、赏金猎凶(04)


                重拳最近以来的心情一直很糟,手臂的伤势严重,其实他自己很清楚,手臂的伤势一直没有好转,没有多少人能在这种情况下能看得开。w? 到了东京专家会诊之后告诉他这条手臂能否保住还是个未知数,要等进入治疗阶段那之后看治疗效果判断,弄得他满心的希望又跑的无影无踪。

为了做全面的检查那个老专拣要求他进大医院做详细检查,然后带着结果去他那里复诊。

于是玛丽就带他去了最近的医院做检查,检查的内容很繁琐,项目颇多,等结果的时候因为他的伤势颇重所以医生安排他在一间高级病房里休息,重拳被折腾的很累了,躺下就晕晕沉沉的说找了。

就在这个时候玛丽现情况有点不对,有些可疑人员不时的在附近出没,但她还无法确认来人的用意,更看不出对方的身份来历。

这些人都是本地人长相,倒是有一分向是本地的帮会,只是玛丽不明白,帮会为何要为难他们。

为了安全起见玛丽找了个机会趁一个家伙不被将其敲晕了拖进空房,从他身上搜出了一把手枪和格斗刀,就在她一愣神的功夫那家伙居然醒了,两人在房间里打了起来,对方并没有把娇小的玛丽放在眼里,但他哪里知道这个娇小可人的美女去杀人不眨眼,缠斗中对方被玛丽几刀送上了西天。情越来越糟糕,玛丽很鬼,她先将重拳转移到了隔壁,然后将房间里的灯弄坏,把床伪装成人在睡觉的样子,自己躲到对面的病房里盯着。还得说那句话,这次来是看病的,她重拳也只是每人带了一把枪防身,她身上带的是一支绍尔sp2o22手枪,为了不闹出太大的动静,她取出消音器装在枪口上,然后将从护士站顺手拿来的一件护士装套在身上双手持枪从门上的小窗户盯着外面的动静。

没多久就见两人从走廊对面走过来,左右看了看径直奔重拳的病房走了过来,走廊里没什么人,安静的掉根针都能听见。??.?`

两人从容的到了重拳的房间门口,一个人守在外面,一个人把手伸进衣服里小心的推开门闪身进去了。

紧跟着玛丽就听见了对面房间里传来了一阵消音武器出的射击声。

果然是来了找麻烦的,玛丽冷哼一声,幸亏自己警觉,否则重拳早就没命了。

既然对方是来杀人的,那也就不必客气,想到这玛丽端起枪隔着门就瞄准对面门口的那个人扣动了扳机。

“噗噗噗……”子弹穿过门板正中那人的脑门,就在这时候房间的门开了,里面的的人现上当正急急忙忙的出来,刚一露面正好看见同伴被杀,他立即后退,但已经来不及了,玛丽再次扣动了扳机,两枚子弹直接打在了他的脸上。

玛丽小心的开门出来,左右看了看,确认安全之后立即上前将门口的尸体拖进了房间。

床铺上伪装的被褥已经被打得稀烂,两人的目的很明显,他们就是来杀重拳的,一搜之下玛丽现两人身上都带着自动武器,除了武器身上没有任何能证明身份的东西,既然敌人能搞偷袭,那敌人不可能只来了两个人。

想到这玛丽立即收走了尸体身上的武器,刚要出门就现走廊尽头又出现了几个人,这些人虽然穿着医生的白大褂,但浑身的杀气,怎么看都不像济世救人的医护人员。

玛丽心里一紧,看来事情比想象中的麻烦,她左右看了看,拔出刀一下插进了墙壁上的插座,走廊里一暗,供电系统生了短路。?.??`趁着外面陷入黑暗的瞬间,玛丽推门出去,贴着墙壁迅移动到了隔壁房间,进屋之后他才现重拳正靠在门后,单手提着手枪听着外面动静,作为久经沙场的老兵他早已嗅到了空气中的异样。玛丽取出一件白大褂给他套上,又给他带了口罩,然后将一支uzi冲锋枪拉开保险递给他:“很抱歉,看病都不得安生。”“习惯了。”重拳接过枪,“走。”玛丽端起另一支ump。45:“小心跟上。”

玛丽推开门小心地向外看了看,外面一片昏暗,护士和一些病人家属都进入了走廊,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远处的几名敌人正绕开走廊里的人向这边走来,因为没有灯光,黑暗中他们没现玛丽和重拳,两人混在人群中隐藏行踪,将武器藏在衣服里向敌人相反的方向走。

刚转过一条走廊他们就觉情况有多糟糕,这附近转悠的敌人不少,几乎封锁了所有的出口,他们已经被困在了这里。

玛丽将重拳拉进走廊里侧的一个房间拿出手机给山狼打了电话。

“情况很糟。”玛丽守在门口一边观察外面一边对重拳说道。

“我知道。”重拳平静的说道,最近他的状态一直不是很好,受伤病的折磨体质下降严重,面容憔悴,身体虚弱。

“放心,我会保护你的安全。”玛丽心里非常的着急,供电短路算不得大问题,用不了多久电力就会回复,敌人摆明了要干掉他们,一旦电力恢复他们将更难逃走。

“不用担心,我们在这里等山狼他们过来,这里是医院,这些人不敢乱来。”重拳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说道。

“他们已经开始逐个房间搜索,我们时间不多了。”玛丽咬了咬嘴唇,“你等在这里,我去引开他们。”说完不管重拳同不同意就径直出了房门。

刚出门没走几步重拳就跟了出来,她无奈只好返回和重拳走在一起:“你就不能听话点?”

“我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冒险?”重拳轻声说道。

“但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玛丽示意他看前面,“他们在逐个房间搜索,胆子很大。”

“我们在日本没有敌人,难道是上次来对付幕武会的事情暴露了?”重拳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玛丽继续低声说道:“这片区域都被他们封锁,所以路口都有他们的人。”

“看到了,报警吧,警察来了我们好趁乱离开。”重拳轻声说道,“我去把敌人的防线撕开一个口子。”说完他独自一个人向前走去,玛丽连拦着的机会都没有。

重拳迎着两名敌人走过去,那两个人正对病房做逐一检查,重拳选了前面以及各敌人必经之路上的空房间进去,将床上的被子伪装成有人蒙头大睡的样子,然后躲到了门后,很快一名敌人进来,小心地向病床靠去,为了保险他的手还插在怀里握着枪柄,重拳上前一步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把手术刀,手臂一晃刀子从敌人的眼睛扎进去直入大脑,这家伙连反抗都没来得及就彻底被干掉了。

重拳将尸体丢在床上用被子盖住,继续躲在后面守株待兔,很快,另一名敌人也跟了进来,被重拳用同样的方式干掉,尸体被他踢进了床底下。

出门的时候玛丽已经守在外面,重拳低声对她说道:“我们走。”

两人穿过走廊向电梯走去,但是,他们却现电梯口两名敌人把守。

该死,重拳暗骂了一句拉着玛丽进了旁边的护士值班室,里面没人,重拳走到窗口向外看了看:“先观察一下情况,实在不行我们就在这里等山狼他们。”

“嗯,也只能这样了,来的敌人不少,我们不能硬拼。”玛丽点了点头。

“很奇怪,怎么我来医院他们都知道?”重拳皱着眉说。

“可能我们到东京就已经被监视了,否则敌人不可能来得这么快。”玛丽守在门口,就在这时供电恢复,所有的灯都亮了起来。“妈的,怎么到哪里都能遇到敌人。”重拳无奈的骂道。玛丽将ump。45放在一辆护士车上,用白布盖好:“在这里等下去不是办法,万一敌人现离我们就完蛋了,我去楼梯间看看,如果可以的话我们步行下楼。”

“敌人不可能留下楼梯间让我们走。”重拳摇了摇头。

就在这时病房区突然传来了一阵尖叫,有人现了里面的尸体。

“我们趁乱出去。”重拳向外看了看,现走廊里的人并不慌张,可能是还没高清出现的了什么状况。“那我们就制造点混乱。”玛丽找到墙壁上的插座,又是一刀扎进去,再次制造了短路。两人趁着黑暗进入走廊直奔楼梯间的方向,玛丽单手提着自己的那只绍尔sp2o22,前面的两个敌人正四处寻找着可疑目标,玛丽借着黑暗的掩护抬手就是两个点射,敌人连情况都没弄清就被打死,黑暗中尸体倒地之后并没有立即被附近的人现。两人转弯直奔楼梯间,电梯可能已经被监视最好不要乘坐,还是走楼梯最保险。楼梯间果然也有敌人把守,玛丽和重拳从容的走过去,玛丽抬起手对阵离她最近的一名敌人,就在她开枪的同时,走廊里的灯突然亮了……

&26825;&33457;&31958;为您精选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