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326、车臣斗智(05)

326、车臣斗智(05)


                荒山莽林中一起一片,十几名“黑血”战士散开队形,在幽灵的引到下,小心翼翼的向前推进,他们不清楚本艾伦要带他们去什么地方,游击队还在几公里之外就要开战?为什么要如此谨慎?难道是有事情要生?或者游击队现了他们而布下了埋伏?

但这一切都只是猜测,本艾伦显然没有想给他们解释的意思,只是指挥着大家继续向前推进。 ? ? ?说 . `

幽灵走走停停,前进的小心异常,满地的干枯松针踩上去软软的,一点声音都没有,已近黎明东方天边隐隐白。

本艾伦看了看地图,打手语告诉山狼:“前方两百米的有敌人,数量四十到五十,十分钟后我们从左翼进攻。”

山狼点了点头,他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但他会服从命令,任务逐个传达下去,队伍提高行进度同时做好战斗准备,就在他们离目标还有五十米的时候林子里突然传来了枪声。

“提前开战了?”本艾伦愣了一下,“全前进,记住,身上有反光标志的是自己人,不要误伤。”

开战了,谁和谁开战?哪里来的自己人?我们究竟要帮谁?或者说我们究竟在干什么?这是所有人心中的疑问,但在这种情况下没时间想太多,也没时间询问是怎么回事,既然本艾伦已经下了作战命令,那就执行吧,雇佣军也是军人,虽然平时散漫,但他们也有军人的操守,懂得服从命令的重要性,在关键时刻执行任务是毫不犹豫的。

很快他们就从敌人的背后杀到,此时的敌人已经开始后撤,队形非常的分散,这样的队形可以最大化的减少伤亡,降低中弹纪律,本艾伦突然从背后起进攻一下将敌人杀得措手不及,连续的扫射将大批的敌人打得人仰马翻,但敌人队形分散所以损失并不是特别大,而敌人的作战经验非常丰富,第一轮攻击只干掉了七八个人,敌人就立即组织了反击,双方在林子里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战斗,敌人虽然人多,但腹背受敌,打得非常艰难,“黑血”人手有限,开始给敌人来了个突然袭击,弄得敌人措手不及,等敌人反应过来之后人数优势又凸显了出来,所以双方陷入了战斗僵局,“黑血”攻不进去,敌人也逃不出来。? ? ?. 敌人虽然两面受敌,但也打得有板有眼,丝毫不乱,双方瞬间陷入激战,不久敌人开始有组织突围,依靠人数和火力优势,几个冲锋过将“黑血”逼得不断后退,眼看防线就要被突破。此时飓风的pk通用机枪挥了决定性的作用,两百的弹药箱提供了充足的火力,连续的扫射将敌人逼得不断后退,原本已突进的敌军被挡住。

“不能让他们跑了,杀光他们。”本艾伦大喊。

幽灵和重拳的交替推进见效明显,很快就在左翼撕开了一个口子,敌人不得不分兵对方他们,一时间忙于两边应付。

狮鹫的狙杀对敌人存在巨大的威胁,只要有敌人稍不留神就会被他“点名”,全都是一枪毙命,敌人觉他的存在之后再也不敢盲目进攻,而是稳扎稳打的向前推进。

另一面的战斗也非常激烈,敌人有一大半的人都被拖在那边,枪声和爆炸声密集的分不出个数,敌人只能靠充足的人手和猛烈的火力硬抗,一时间双方陷入胶着战。

战斗中山狼他们已经看清了敌人的面貌,打扮和之前追踪的车臣恐怖分子相差无几,只是他们不明白这些人怎么会出现在林子里,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这时候也没时间考虑这些,先解决这些家伙再说,敌人的曳光弹起到了指示弹道的作用,利用曳光弹做弹道参照,能准确的找到敌人的位置,一般情况下为了提高隐蔽性,特种部队是不会使用曳光弹的,而这些恐怖分子无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很快林子里的一些树木和地上的松针被战火引燃,忽明忽暗的火光中战斗更加激烈,呼啸的子弹在林子里横飞,手雷和枪榴弹的爆炸此即彼伏,战斗异常激烈。

“抓紧时间,敌人的援兵要到了,我们不需要活口,在敌人援兵到了之前我们时间有限。”本艾伦焦急的在耳机在大喊。

“还有多久?”山狼大声问。

“大约十分钟。”本艾伦丢出一枚手里,借机更换弹夹。

“足够了。”山狼一边射击一边转移阵地,他和赌徒学者重拳和幽灵那样交替推进,在夜视设备的帮助下,他们的优势越来越明显,很多敌人甚至连他们影都没看见就被打死,幸存的敌人只能利用人数和火力的优势,弥补这个缺憾,但消耗巨大,以他们的弹药携带数量来说是无法长久坚持下去的,果然没多久敌人的火力就开始减弱。

“敌人的弹药不多了,进攻。”本艾伦一边向前冲一边喊道。

此时幽灵和重拳已经靠近了敌人的阵地,从敌人晃动的身影中他们现,敌人的数量已经明显减少,反击也没之前猛烈,看来不管是在战斗力还是弹药上敌人都已经消耗的差不多,在这种打不过有走不了的情况下,他们只能退守,但在这种林地环境中根本没有任何有利地形供他们顽抗。

两人鬼影一样靠近敌人的防线,黑夜中敌人根本就没想到有人会冒险冲上来,直到他们已经离敌人不到十米的时候才被现,但两人的连续点射瞬间放到了三四个敌人。

就在这时重拳透过夜视仪清晰的看见一名敌人突然从树后闪出来抡起手臂,他的手里是一枚已经拉开保险的手雷,重拳毫不犹豫的一个三连射打过去,一枚子弹击中了他的手臂,手雷掉在了地上,那人惨叫着刚要转身跑就被爆炸的手雷掀翻。

几乎同时数枚子弹打在重拳身旁的树干上,他立即侧身倒地横滚,敌人没有夜视仪,所以射击准确性不高,只能摸准大致方向进行扫射,果然他已经滚出去很远了,敌人的子弹还一直朝着他刚才站立的方向扫射。

重拳横在地上枪口上扬,瞬间就对准了偷袭他的那名敌人,但他没立即开火,因为那名敌人正蹲在一棵树后面,他动了一下枪口扣动了扳机,子弹打在了那名敌人露在外面的半个脚掌上,敌人惨叫着从树后跌了出来,还没等倒地就被他再次扫过去的子弹干掉。

重拳滚身从地上爬起蹲在树后换上新弹夹,然后起身继续前进,刚才这略微一耽搁,幽灵已经前出了二十几米,他必须尽快赶上,不能让幽灵独自一人孤军深入。

山狼那边战斗并不是很顺利,他和赌徒被敌人的两挺机枪挡住,几乎寸步难进,猛烈的火力打得他们抬不起头来,更别说还击了。

“,怎么这么倒霉,遇到两挺机枪?”赌徒大骂。

“想办法干掉它。”山狼趴在一片洼地里。

“连头都抬不起来,怎么干?”赌徒连续两枚枪榴弹都打在了树上,几乎没对敌人造成任何伤害,敌人的火力太密集了,他第三次准备射榴弹的时候,步枪被打过来的机枪子弹扫中,直接脱手飞了出去,差点把他的手腕这段。

“干,我的枪。”赌徒手腕剧痛,他躺在沟里一阵骂娘。

“狮鹫,干掉机枪我们在九点钟方向。”山狼无奈的开始呼叫支援。

“收到,马上来。”狮鹫的声音和年沉静。

“快点。”赌徒大声催促。

两人在藏身之处趴着一动不动,敌人没有夜视设备,只能摸清他们的大致方向进行扫射,如果是白天,他们早被打成筛子了。

狮鹫半分钟后赶到,这短短的半分钟对他们两个人来说简直比半年都长,仿佛经过了漫长的等待。

机枪手被狮鹫一抢一个干掉,副射手准备补缺的时候也被干掉,剩下的几个再也不敢去碰机枪,山狼他们趁机冲了上去,将附近的几个敌人全都干掉。“。”赌徒将机枪调转了个方向开始扫射,这下敌人受不了了,瞬间就放到了六七个,有一名敌人连续中弹,几乎被拦腰打断,横飞的子弹林子里树皮飞溅,很多小树都被打断,下雨一样落下来。借着这个机会本艾伦立即带人冲上猛攻,一阵大混战之后敌人被全歼,战斗结束之后一群带着面具的壮汉从林子里走了出来,赌徒下意识的举起了k74枪,他的步枪已经被打烂,这是他从一具尸体身边随手捡来的,那些人见他举枪立即做出了应急反应,而这时赌徒见到他们身上那在夜视仪下特有的反光标志之后又放下了枪,本艾伦说过,是自己人,只是他们都不清楚这些“自己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对方显然也放松了下来,但还是略带戒备,直到有人挥了挥手他们才把枪放下。

&26825;&33457;&31958;为您精选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