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315、黎明之血(03)

315、黎明之血(03)


                凌晨三点半,正是睡觉的人进入深度睡眠,守夜的人困顿无比的时候,正是营地防御效率最低,最容易突破的时候,也是最后一班岗哨换岗之前半个小时,上岗的还没起床,在岗的精神,极度疲劳,一切行为都开始变得迟钝的时候。??.?`

本艾伦带着重拳和绅士率先摸向了村子,村子里没有电对他们的行动很有利,漆黑的夜色中三人成三角形快向前推进,村子周围的明暗哨设置的很巧妙,彼此之间互相能看到,但在缺乏现代化照明设备的条件下,这些哨位的职能也随之大打折扣,只有村口、和外围的一些关键位置的固定哨兵附近有篝火,估计是为了能在遭遇偷袭的第一时间被现并及时预警,所以这些哨兵基本上就是遭遇攻击的第一批牺牲者,以此来引起村中执勤哨兵的注意,这就是最穷困的血色预警系统,士兵的生命往往一钱不值,牺牲才是他们最大的贡献。

暗哨分布在附近的田地里,藏身农田之间,非常的隐蔽,巡逻哨分六组,每组三人,十分钟巡逻一次,相对来说还能起到一定的作用。

重拳咬着,提着装了消音器的手枪钻进了前面的罂粟田,在他们的必经之路上有三组哨兵,一名两暗,虽然他们完全可以从空隙绕过去,但为了扫清撤退路上的障碍他们必须先解决这些麻烦。

罂粟田里虽然隐蔽,但身体和植株的摩擦会出细碎的声响,在寂静的黑夜中这声音传得极远,重拳放慢脚步缓缓的向前推进,第一个暗哨就在前面三十几米的地方,在一片罂粟的中央,离着老远他就问道了一股奇怪的味道,是烟草和罂粟果浆的混合味,原来这个暗哨在用最原始的方法偷偷吸毒。

重拳靠近的时候那名哨兵正一脸陶醉的坐在地上微闭双眼,手里的卷烟已经烧到手指了他都浑然不觉,这家伙真飘飘然的在享受着毒品给他带来的快感,重拳收起手枪,右手提着摸到他的背后,左手猛地伸过去拖住他的下巴网上一抬,右手的刀子直接插进了他的脖子,然后反手一拉,几乎将他的半个脖子完全割断,直到这时哨兵都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低垂的双臂几乎连动都没动一下,毒品已经完全麻醉了他的神经。? ?w?

因为颈骨之前的皮肉完全被割断,他的头颅成一个极其恐怖的姿势向后仰着,后脑勺贴在背上,表情依然陶醉,颈中鲜血喷漆老高,被割断的气管嗤嗤的喷着气,和鲜血混在一起形成大团的血沫。

重拳将尸体拖进罂粟田深处隐藏起来,轻轻地敲了敲麦克风,通知本艾伦和绅士这边已经搞定,然后提着刀奔向下一个目标。

罂粟田面积很大,清风吹过花香四溢,谁会想到如此美丽的花朵居然生产者毒害亿万人的毒品,而这些正是反抗军的主要经济来源之一,这些罂粟提炼出来的毒品从金三角被转运到世界各地,所得钱财大多被用来采购武器,最后运用在战争之中,罂粟,以另一种不同的方式继续收割着生命,这是一种注定和死亡脱不开干系的植物。下一个暗哨比较精神,正端着枪盯着四周的动静,重拳靠是碰到罂粟植株产生的晃动引起了他的注意,但一切已经来不及了在这种黑漆漆的环境中,他能看到的距离不过十米,等他觉有问题已经什么都晚了,他转头的瞬间一颗子弹飞过去打碎了他的脑袋。重拳上前捡起尸体的弹药袋,现里面有一个备用的k弹夹和一百多子弹,看来这里的游击队弹药还算充足,他收好弹药袋将尸体踢进了罂粟田。

清理哨兵花了十几分钟时间,比预想的要慢有些,本艾伦看了看表敲着迈克催促大家加快度,山狼那边情况比这边好,他们已经清理了大部分的暗哨和游动哨,并接近了村子。??.??`?

重拳穿过罂粟田直奔军营的方向,这段距离是一片开阔地,远处村子外围的哨兵正在来回的打转,天太黑了,这些哨兵的威胁可以忽略不计,他们是不可能看见这么远的。

三个人快接近军营,两名哨兵已经满脸的困顿,一个正抱着枪靠在墙上打盹,另一个虽然也一脸的疲倦,但还算尽职尽责,正端着枪来回的转巡视。

重拳端起突击步枪一个点射大穿了转圈士兵的脑袋,他的枪装了消音器,使用的又是亚音子弹,所以声音很小。尸体倒地的声音惊醒了靠在墙上的哨兵,他刚睁开眼睛,还没等看清生了什么事情有一排子弹飞过来正中他的脑门,子弹穿头而过钻进他身后的墙壁。

后面的本艾伦和绅士已经跟上,三人靠在墙上,重拳推开大门率先钻了进去,另外两人紧随其后,营地里静悄悄的,巡逻时间还没到,营地里空无一人,一排营房隐藏在夜色之中,他们的目标是中后那几栋相对相对较大的房舍,“血骷髅”的人都住在里面。

营房里梦呓、鼾声此起彼伏,转过前面的一排营房后面是一个简易的车库,木质结构,敞开式,里面有六台卡车和一辆敞篷越野,都很老旧,一边挨着墙的地方码放着十几个汽油桶,看来这里既是车库又是加油站。

重拳看了看四周,确认没有动静就摸过去搬起一个汽油桶轻手轻脚地走到离他最近的营房外面,他将油桶摆在门口的暗处,然后用手雷做了一个简易的触机关,绅士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跟着照做,本艾伦站在一边给他们放哨。两人忙了十几分钟把十几个油桶都“分”到了附近的几个营房周围。另一边的山狼一组已经进入营地,正守在暗处等待本艾伦的命令,幽灵也已经从军火库里出来,手里提着一支rpg,另一只手还提着几个捆在一起的备用弹头。

在确认了所有人都就位之后本艾伦果断下达了攻击命令。

第一项任务,无声屠杀,尽量在不引起敌人注意的情况下展开行动,干掉敌人的有生力量,为了撤退方便,他们也开始对营地里的游击队下手,他们两人一组,悄声无息的潜入了最近的营房,拔出开始屠杀睡梦中的游击队和“血骷髅”的雇佣兵。

游击队的每间营房里都住着十几个人,而“血骷髅”的却略有不同,他们是教官级别,所以待遇优厚,每间营房里住着两个到四个人不等,而且还分里外间,所以相对比较麻烦,第一轮攻击中就有三十几个游击队和九名“血骷髅”被干掉,但就在这个时候意外生了。

当赌徒进入第二间“血骷髅”营房准备继续割喉的时候,睡在一名“血骷髅”士兵旁边的女人还醒着,她是今天被抓来的,在被蹂躏了一晚上之后根本无法入眠,她恐惧的瞪大双眼,旁边的男人赤身鼾声如雷,而她却连动都不干动一下,只能缩在床交双手抱腿瑟瑟抖,房门悄声无息的被打开,她没敢动,当她看见一个手尖刀的人影出现在门口时终于忍不住出了一声刺耳的尖叫。

这一嗓子简直如同在夜空中打了一个炸雷,瞬间打破了黑夜的宁静。赌徒在心里大骂着端枪扫射,将床上的两个人打成筛子,里间屋的的人第一反应就是身手摸枪,被赌徒冲进去一排子弹打得他浑身血洞。女人的尖叫几乎惊醒了所有人,虽然他们没听到枪声,但还是有人准备出来看看生了什么,以推开门就撞掉了卡在门上的手雷,手雷的爆炸又引爆了旁边的汽油桶,瞬间连续的爆炸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这下彻底乱套了,营房在汽油桶爆炸之后燃起大火,营地里一片火光冲天,很多人直接被爆炸中飞溅的汽油淋到,瞬间变成了活人,惨叫声一浪高过一浪,也不知道是谁先开了枪,k步枪特有的枪声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让山狼最无奈的是根本就不知道这些人在打什么。

“以攻击血骷髅的营房为主。”本艾伦沉稳的下达了命令。

“嗖……”一枚火箭弹从后面的高坡上飞下来正中伊恩拉金上校的营房,木质结构的房舍被炸出一个大洞,半边房子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可能倒塌。

“幽灵,你他妈怎么不打个招呼。”剃刀离爆炸地点不到十米远,他直接被气浪掀翻,一块弹片直接击中他裤裆前面不到五厘米的地上,差点把他下尿裤子。

“好,你躲开。”幽灵说着有是一枚火箭弹打过来。

“我日你大爷。”剃刀用中文骂着爬起来就跑。“轰……”又是一间营房被击中,霎时间木片横飞,气浪翻涌。这个营地里大多都是刚被征召入伍不久的新兵,只有大约五十人左右的老兵和看守金矿的二十几个人佩戴了武器,那些新兵中只有参与执勤的才有个资格拿枪,所以虽然有一百多号人,但真正能参与战斗的也就一半左右,而在爆炸的混乱环境中他们一时也弄不清敌人在那,很多人甚至以为是遭遇了政府军的轰炸或者炮击,所以注意力都集中在营地的外面,根本没想到敌人已经进了营地……

&26825;&33457;&31958;为您精选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