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314、黎明之血(02)

314、黎明之血(02)


                绕开巡逻队之后&2o182;们继续向目&3o34o;地进&65292;当晚&2o182;们穿过了游击队所&26377;&3o34o;防线到达村子&3o34o;外围&65292;在离村子两公里&3o34o;地方停了下来。?.&119;&112;&1o5;&11o;&1o1;&11o;&98;&97;&111;&21697;&45;&25991;&45;&21543;

一路上除了在一些路口遇到了游击队&3o34o;哨卡之外&2o182;们再也没遇到一支巡逻队&65292;这让&2o182;们颇感意外&65292;究竟&26159;游击队疏于防范还&26159;兵力严重不足?

其实&26159;&2o182;们考虑&3o34o;太多了&65292;这里&26159;游击队&3o34o;大后方&65292;而且不&26159;游击队&3o34o;大本营&65292;所以政府军&26159;不可能悄无声息&3o34o;突破前方&3o34o;崇山峻岭深入到这一带活动&3o34o;&65292;更不可能来偷袭一没多大战略价值&3o34o;偏远出落&65292;所以这里&3o34o;防御可以&35828;&26159;相当&3o34o;松懈&65292;并非疏于防范&65292;根本就&26159;&278o9;&26377;采取&26377;效&3o34o;防御措施&65292;就连巡逻队都少得可怜。

幽灵和重拳去打探消息&65292;其余人原地休息&65292;本艾伦&3o34o;计划&26159;用两天时间观察村庄&3o34o;情况&65292;然后动手。

“血骷髅来这里不&26159;单单为了训练游击队&3o34o;新兵&21543;?”山狼看&3o528;本艾伦。

“&36825;&2oo1o;金矿&26159;游击队和血骷髅合资开设&3o34o;&65292;游击队负责提供矿场和工人&65292;血骷髅负责设备和投资&65292;开采&3o34o;黄金五五分账&65292;而这次血骷髅来这里除了避风头之外还&26159;来分钱&3o34o;。”本艾伦在地图上画了个圈&65292;“这里就&26159;金矿&3o34o;所在地。”

山狼&36947;:“照这么&35828;&36825;&2oo1o;金矿&3o34o;规模一定不小&65292;否则不可能吸引血骷髅来投资。”

本艾伦点了点头:“游击队获得&3o34o;那一半矿产收入大多都用来购买武器&65292;而中间人正&26159;马克西蒙&65292;&2o182;在这里两头赚钱&65292;这笔买卖做&3o34o;值。”

“&36825;&2oo1o;马克西蒙倒&26159;很会做生意。”

“当然&65292;马克西蒙经营血骷髅多年&65292;创下了一大份产业&65292;&251o5;们最近&3o34o;复仇行动虽然效果显著&65292;但&2o182;损失&3o34o;也只&26159;拥军&3o34o;人手&65292;而&2o182;们产业收入却&278o9;&26377;太大损失&65292;如果&251o5;们不能一次性将&2o182;们歼灭&65292;只要假以时日血骷髅很容易再次展壮大起来。?.?`”

“兽人&65292;幽灵&2o182;们回来了。”耳机里狮鹫低声报告&3o34o;。

“收到。”本艾伦回了一句&65292;然后对山狼&35828;&65292;“走&65292;去看看&2o182;们&26377;什么现。”

没多久幽灵和重拳就回到了营地。

“情况怎么样?”山狼问。

幽灵&36947;:“只能&35828;这里&3o34o;防御比&278o9;&26377;强一点&65292;除了矿区戒备森严之外&65292;村庄&3o34o;防御很差&65292;虽然外围&26377;固定哨和巡逻哨&65292;但基本上起不到什么作用&65292;村子周围大约&26377;二十几名游击队组成&3o34o;防御阵地&65292;阵形相当&3o34o;松散&65292;很多哨兵都&278o9;&26377;尽心履行职责&65292;大多都&26159;在应付差事&65292;哨兵中至少&26377;一半&26159;新兵。”

本艾伦点了点头:“&2o182;们&26159;游击队&65292;不&26159;正规军&65292;不要对&2o182;们要求太高&65292;再加上这里&26159;游击队大后方&3o34o;一个并不十分重要&3o34o;训练基地&65292;所以这种防御水平也可以理解。”

幽灵打开自己&3o34o;随身电脑将数据传给本艾伦:“所&26377;哨位都标注好了。”

“村子不大&65292;北面&26377;一片空地&65292;应该&26159;新兵训练场&65292;南面&26159;大面积&3o34o;罂粟田&65292;村子里&26377;一个毒&21697;加工厂&65292;这里&3o34o;居民应该不会太多&65292;游击队到&26159;占了绝大多数。”重拳指&3o528;本艾伦&3o34o;地图&35828;&36947;&65292;“这边&26159;军营&65292;新兵和老兵住在一起&65292;没看见血骷髅&3o34o;人。”

本艾伦一边看&3o528;幽灵&3o34o;数据一边&35828;&36947;:“明天观察一下村子&3o34o;内部情况&65292;看看那些血骷髅&3o34o;王八蛋住在什么地方。”

幽灵继续&35828;&36947;:“村子中&26377;一条横贯东西&3o34o;土路&65292;两侧&26159;农田和罂粟田&65292;村子周围一百米内&26159;空地&65292;视野良好&65292;便于防御;对了&65292;赌徒在盯&3o528;村子&65292;两点后&26159;剃刀。??.??`?”

“嗯。”本艾伦点了点头&65292;“睡觉&21543;&65292;其&2o182;事情明天再&35828;。”

第二天一早本艾伦和狮鹫就潜到了村子附近观察情况&65292;村里&3o34o;游击队起得还算早&65292;正绕&3o528;村子外面跑操&65292;大约&26377;一百人左右&65292;这对已经算&26159;克伦族武装&3o34o;一个大训练营了&65292;毕竟&2o182;们总共也没多少军队&65292;队伍&3o34o;后面两名欧洲人正拿藤条抽打一些跑在后面&3o34o;新兵。

“&26159;血骷髅&3o34o;人。”幽灵低声对本艾伦&35828;&36947;。

“嗯&65292;看到了。”本艾伦举&3o528;望远镜观察村里&3o34o;情况&65292;“怎么没看到其&2o182;人?”

“早起到现在只见了这两个人&65292;其&2o182;人会不会不住在军营。”狮鹫&25226;望远镜对准了矿区方向&65292;那边除了矿井&278o9;&26377;任何建筑。

两个血骷髅&3o34o;教官驱赶&3o528;这些新兵足足跑了一个小时才&25226;&2o182;们带到训练场&65292;此时这些新人已经累&3o34o;走路都费劲。

本艾伦对这些新人受训没兴趣&65292;&2o182;只&26159;盯&3o528;村子和军营&3o34o;方向&65292;试图找到血骷髅&3o34o;驻地&65292;但直到早上八点多也没见到那些人出现。

“奇怪。”本艾伦百思不得其解&65292;“难&36947;血骷髅&3o34o;人走了?”

直到上午九点多几辆满&26159;尘土&3o34o;卡车才出现在村东&3o34o;那条土路上&65292;进村之后直奔军营&65292;车停下来之后从上面下来十几个外国人。

“原来&26159;外出了。”本艾伦调整了一下望远镜果然找到了伊恩拉金上校&65292;这家伙正指挥其&2o182;人搬运车上&3o34o;东西&65292;看样子应该&26159;一箱箱&3o34o;武器&65292;以及一些粮食和燃油。“这&26159;外出运武器才回来。”本艾伦恍然大悟。武器箱被摆放在训练场&3o34o;一侧&65292;&26377;人打开箱子&65292;里面&26159;崭新&3o34o;k47。

第二辆车山除了武器之外&65292;还下来十几个被捆绑&3o34o;女人&65292;不知&36947;&26159;从什么地方抢来&3o34o;。

后面6续卸完货之后足&26377;三卡车&3o34o;军火被送进了营地后面&3o34o;一个山洞&65292;哪里应该&26159;&2o182;们&3o34o;军火库&65292;而粮食和油料全都留在了营地里。

很快伊恩拉金上校就带&3o528;一个女人进了营地里侧&3o34o;一间营房。

“靠&65292;这群家伙!”本艾伦摇了摇头。

观察到中午&65292;伊恩拉金上校和&2o182;&3o34o;手下居住&3o34o;地点基本高清&65292;大多都集中在营地里侧最后一排营房里。

“这就好办了。”本艾伦放下望远镜&65292;按住通&358o5;键&65292;“山狼&65292;&2o32o;们那边情况怎么样?”

山狼:“一切正常&65292;除了防御和晚上略&26377;不同之外其&2o182;没什么太大变化。”

本艾伦:“嗯&65292;知&36947;了&65292;再观察一下午&65292;如果&278o9;&26377;其&2o182;情况晚上动手。”

中午换重拳和幽灵继续监视&65292;下午&3o34o;情况&278o9;&26377;太大变化&65292;入夜十分&65292;训练场上点起了篝火&65292;十几个人被抢来&3o34o;女人被逼&3o528;在场地中间跳舞&65292;火堆上烤&3o528;整只&3o34o;野猪和鹿&65292;士兵们欢呼雀跃。

“居然玩儿起了聚会。”赌徒闻&3o528;空气中飘来&3o34o;炙烤味&36947;不停&3o34o;咽唾沫。

“&2o182;们在喝酒。”剃刀举&3o528;望远镜仔细看&3o528;那边&65292;伊恩拉金上校正和几个军官模样&3o34o;当地人&26377;&35828;&26377;笑&3o34o;喝酒吃肉。

“喝&21543;&65292;吃饱喝足了好上路。”赌徒仔细看了看在场&3o34o;人&65292;“血骷髅&3o34o;人都在。”

“记住&2o182;们最会进入&3o34o;位置。”剃刀一关观察一边仔细&3o34o;做了记录。

聚会一直进行到晚上十点多才散去&65292;村子里慢慢&3o34o;恢复了平静&65292;因为&278o9;&26377;电&65292;村里多数地方都&26159;黑得&65292;只&26377;很少&3o34o;一些地方&26377;篝火或者烛光。

“留下两人监视村里&3o34o;动静&65292;其&2o182;人睡&21543;&65292;明天一早动手。”本艾伦打了个哈欠&65292;“忙了一大天&65292;大家都需要从分休息。”

山狼看了看表:“嗯&65292;现在&26159;十一点一刻&65292;还能睡个好觉。”

众人倒头便睡&65292;本艾伦&26377;仔细推敲了一下自己&3o34o;作战计划之后也睡了。

凌晨三点&65292;本艾伦将大家叫醒。

“时间差不多了&65292;准备动手。”本艾伦在看了最后一次侦查记录之后开始分派任务&65292;“幽灵负责毁掉军火库&65292;但一定在战斗打响之后&65292;太早了会暴露目标;山狼、赌徒、剃刀水鬼&65292;走左翼;重拳、绅士跟&251o5;走&65292;从右翼进入营地&65292;两&25226;一起清理血骷髅&65292;狮鹫提供远距离火力支援&65292;同时负责联络和给&251o5;们引路&65292;飓风负责接应……”

“队长&65292;&251o5;&3o34o;腿没问题&65292;可以参加战斗。”飓风&26377;些不满。

本艾伦瞪了&2o182;一眼:“闭嘴&65292;&251o5;&3o34o;&358o5;还没&35828;完。”

飓风撅&3o528;嘴不再&35828;&358o5;。

本艾伦继续&36947;:“在与敌人生正面冲突之前尽量采取无声战斗&65292;注意&65292;&251o5;们&3o34o;目&3o34o;&26159;干掉血骷髅&65292;而非&36825;&2oo1o;游击队&3o34o;训练基地&65292;都听明白了吗?”

“明白……”

“明白!”

……

“很好。”本艾伦点了点头&65292;然后看向飓风&65292;“&2o32o;&3o34o;问题很简单&65292;&251o5;们需要&26377;人留下接应&65292;&2o32o;正适合这项任务&65292;服从命令。”

“&26159;。”飓风无奈&65292;&2o182;清楚&65292;本艾伦做了决定之后就不会轻易改变&65292;就算&2o182;在争取也无济于事。“好&65292;现在开始对时。”本艾伦看看表&65292;“半小时后开始行动&65292;大家分头准备。”众人散开&65292;绅士叫住飓风&65292;换下了&2o182;&3o34o;m249通用机枪&65292;敌人为数众多&65292;&2o182;们进入营地需要持续火力压制。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