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306、毒蛇峡谷(10)

306、毒蛇峡谷(10)


                天空中雷声滚滚,地上雨水横流,在这天与地之间,一群人冒着大雨艰难前行,雨水打湿了他们的行装、模糊了他们的眼睛,但却无法阻挡他们前进的脚步,如注的大雨给燥热了一天的他们带来了一丝凉爽,在燥热的夏夜中算是一种享受,可是,他们却无心享受这份清凉。??.?`

“幽灵,找个地方避雨,这么走下去不是办法,刚入夜,我们不可能冒着雨走一晚上,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处理身上的伤口。”本艾伦在后面喊道。

“知道了。”幽灵简单的答复道,他何尝不想找个的地方休息片刻,但在这诡异的毒蛇峡谷中,根本就没有安全的休整地点,危险无处不在,他真的没把握能找到一个能让大家短暂停留的地方。

一天的奔波与逃亡,几次都差点丢了性命,所有人都已经疲惫不堪,换做普通人早就崩溃了,但他们却依然坚持着,本艾伦已经觉这次的路选错了,但已经走到现在他们不可能回头,只能继续前进。

一个半小时之后幽灵终于找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露营地,一个大约有百余平方大小的山洞,由于地势较高,洞口部凸出,所以洞内没有受到雨水的波及,还算干燥,当然在这个地方干燥也是相对的,至少这里比外面要好得多。

“总算不用淋雨了。”重拳摘下帽子甩了甩水,“,连内裤都是湿的。”

“好地方,和该死的峡谷相比这里算得上五星级酒店了。”本艾伦对这个地方很满意。

“大家处理一下伤口,这个地方还可以,但千万注意脚下,洞里很可能有蛇虫鼠蚁,别在这个的地方着了道,那可就得不偿失了。”幽灵提醒大伙。

“这伤口……”重拳卷起衣袖,伤口已经在雨水中泡的白,血倒是早就止住了。

“被动物咬伤必须消毒打血清和狂犬病疫苗,这次我们带的可没那么全。”军医有些无奈的说道。

“没关系,现消毒包扎伤口,经常在野外跑的被野兽咬伤在所难免。??.??`”本艾伦的要求倒是不高。

“我出去找点草药。”幽灵丢下背囊只提着步枪就出去了。

水鬼和狮鹫升起了篝火,山洞里一下亮了起来,因为下雨什么都是湿的,所以生火可算是费了他们不小的力气。

众人仔细的检查了地面,确认没有危险之后才放下心来。

很快幽灵带着大量的野菜、草药和蘑菇回来,他放下手里的东西道:“雨太大了,到处都是积水。”

“搞这么多蘑菇干嘛?你要做菜吗?”赌徒捡起一块蘑菇闻了闻。

“给大家做点热汤暖暖胃,这里地方环境还不错,不能浪费了。”幽灵将草药分类放在一边,“这些是消炎止疼的,需要的就弄一点捣碎了敷在伤口上,但一定要把伤口清理干净。”

“这些豺狗真死心眼,直到快被杀光了才撤退,操,真不怕死!”赌徒脱掉上衣,小腹上有一排清晰的雪洞,“唉……老子的肚子差点开花。”

“谁让你他娘的不穿防弹衣?”幽灵把自己被咬伤的左手进行了简单的包扎。

“这么热的天气,又没有敌人,穿防弹衣干嘛,太遭罪。”赌徒辩解道。

“操……”幽灵真是懒得理他,转身收拾东西开始做汤,他的汤非常简单,肉罐头、野菜、蘑菇在配上他带来的豺狗腿上的肉片下锅一起煮,一边的火堆炖汤,另一边的烤豺狗,晚餐还算丰盛。

收拾的差不多之后大家才算是围着火堆安静了下来。

“这一天,简直就没得安生,看来这条路选错了。”本艾伦把已经接满雨水的饭盒拿进来加了净水片之后放在一边慢慢的沉淀,这场雨虽然很讨厌,但至少给他们补充了足够的饮水。 .? `

“既然来了就别后悔,反正没回头路可走。”山狼从背囊取出干衣服换上,防水背囊的好处在这时候体现的淋漓尽致。

“要是能喝上一口伏特加就好了。”飓风一边说一边将自己的湿衣服用木棍挑着架在火堆边上烘干。

“知足吧,没让你蹲在外面啃压缩饼干就不错了。”重拳脱掉丛林靴,从里面倒出足有一小杯积水。

“伤口都处理好吗?”本艾伦问。

“没事儿了。”幽灵扬了扬自己缠满绷带的手,“其实都没有致命伤,最可怕的还是伤后感染,这个必须小心。”

“嗯。”本艾伦点了点头,“这次让大家吃苦了,真是很抱歉。”

山狼苦笑着说道:“反正都来了,说抱歉也不解决问题,继续走吧,怎么说已经过来了大半。”

飓风点了点头:“就是,你没必要道歉。”

“汤好了,这味道还真不错。”幽灵尝了一小口,很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带上行军锅还是很值得的。”

汤的数量足够,每个人都能分到一大饭盒,就着烤熟的豺狗肉众人吃的不亦乐乎,一天来总算吃了一顿像样的饭菜。

“太爽了。”重拳擦了擦脸上的热汗,“没想到这些豺狗还有些作用,至少让我们吃个痛快。”

“总不能让它们白咬我们吧?”飓风使劲撕扯着手里的肉块,“妈的,刚才是狗咬人,现在是人咬狗。”

他的话引得大家一阵哄笑,幽灵吃的最快,他擦了擦汗:“我去换狮鹫回来。”

一顿狼吞虎咽之后大家总算是吃饱喝足。

本艾伦安排了执勤的顺序之后大家纷纷躺下开始大睡,总算是有个地方可以安心地睡上一觉了,这可真是太难得了。

幽灵和重拳不停的将接满雨水的饭盒拿进来加上净水片沉淀,把已经沉淀好的雨水灌进大家的水壶然后再放到外面继续接水。

重拳从背囊里取出香烟和幽灵点上,两人靠在洞口谁也不说话,只是盯着外面的瓢泼大雨。

过了很久重拳才低声问道:“还有多远?”

“大概四五个小时的路程。”幽灵知道他问的是出峡谷的距离。

“难走吗?”重拳又问。

“本来应该不会太难走,但这场雨之后就不好说了。”幽灵有些担忧的看着外面,“一旦积水过多很多东西就会从休眠状态活过来,就像那些吃肉的蚯蚓虫一样。”

“那东西是在土里的?”重拳很意外。

“应该是,否则它们怎么可能那么快就到达我们刚才宿营的地方?应该是借助雨水从土里中钻出来的。”

“太可怕了。”重拳叹了口气,“这个该死的地方。”

“明天我们会遇到更多奇怪的东西。”幽灵看着外面继续说道,“上次我们在这里还遇到了一种指甲盖大小的甲虫,那东西能直接钻到皮下在里面吃你的肉,而你却浑然不觉,最终结果是因为它吃的太多身体胀大之后把自己憋死,然后在皮下炎溃烂。”

“有点像草爬子,只不过草爬子不往肉里钻。”重拳无法想像有定西钻进皮下是个什么状态,“你说那东西太恶心了。”

幽灵吸了口烟:“这个地方很可怕,就不是人该来的地方。”

“我今天看到很多毒箭木,外界已经很少见了这里居然能长成林子。”

“这个地方的生态环境还是不错的,没有人为干扰,一切都处于自然生长阶段。”幽灵又点上一支烟,“这是纯正的大自然,我们经历的一切充分说明了,人类在纯正的大自然中是无法生存的。”

“是啊,我们有武器还被逼得如此狼狈,如果是普通人估计早就挂掉了;对了今天没见到几条蟒蛇,这算不算我们运气好?”

幽灵笑了笑:“其实遇到蟒蛇在某种程度上讲算不得坏事。”

重拳有些不解:“为什么?”

幽灵道:“蟒蛇的出现会让很多动物退避三舍,只要我们不惹它,蟒蛇一般不会主动进攻,毕竟我们人多,它们还是有顾及的。”

“还是什么都别遇到的好,我对这些东西都没什么好感。”重拳摆了摆手。

雨整整下了四个小时,期间所有人的都收集到了足够的饮用水,他们在山洞里已经能听见外面水流的声音,看来山谷里已经到处都是雨水。

幽灵不停的轻叹,他在为第二天的路程担忧,在这种地方积水太多是一件非常糟糕的是。

换班之后幽灵和重拳先后睡了,赌徒和军医守第二班,两人依然是靠在洞口一边抽烟一边低声的交谈,因为刚才已经睡了一觉所以两个人的精神都还不错,至少没有犯困。

赌徒肚子上的伤口已无大碍,只是地方有点特殊,一动就会摩到,这让他感觉非常的不舒服。

“该死的豺狗。”赌徒咧着嘴拉了拉裤子,“雨停了,空气真好。”

“嗯。”军医点了点头站起身往外走。

“干嘛去?”赌徒一把抓住他,“禁止单独行动。”“撒尿,就在洞口,你能看见我。”军医果然没往外走,只是站在洞口解开了裤子。“哦。”赌徒这才松开手,为了不被尿溅到他特意往后缩了缩,可他无意间抬起头却看见一张毛茸茸的怪脸突然出现在军医头顶的洞口上方……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