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96、深入雨林(02)

296、深入雨林(02)


                毒蛇峡谷,一个让幽灵色变的地方,单从幽灵的描述中大家多少能体会到一些这个地方的与众不同,只是在没亲眼见到之前也想象不到究竟是个什么情况,其实很多事情只有经历了才能明白,光靠别人描述是无法体会到其中真正的意味。??.??`

这个名字让重拳想起了早年在国内时候玩儿的一个网络游戏,那里面有个地名叫做“毒蛇山谷”,那时候他的印象就是满地是蛇,但攻击力很低,通过并不困难,顶多掉几滴血,几乎可以无视,只不过那是游戏世界,被咬一口也不会丧命,可现实中去恰恰相反,一旦被咬死亡的可能性极大,可不是掉点血那么简单,游戏中死了可以重新上线,现实中就没那么幸运了,死亡是一切的终结,再也和这个世界扯不上关系。

当晚他们在林中宿营,为了避开夜间进入毒蛇峡谷他们提前休息,反正现在天亮得早,明天他们也可以早点出,这里是原始丛林深处的一片高地,可以说是一座山坡的顶部,相对来说比较干燥,树木稀疏,视野也比较开阔,这是幽灵选的地方,他说这附近没有大型野生动物,相对比较安全,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他的话在所有人心中是有分量的,特别是在丛林里,大家几乎对他言听计从。

重拳附近撒上瓦斯粉驱蛇,赌徒生了火,狮鹫又第一个去放哨了,飓风的烤竹鼠外焦里嫩,味道真的很不错,山狼用饭盒煮了一大堆鸟蛋给大家吃,在这东西在林子里算是美味了,重拳炖了蛇肉野菜汤,味道还算过得去,战斗口粮他们要省着点吃,这次任务可能会耗时很久,谁也无法确定会生什么意外,所以吃着方便省事的口粮能不动就不动,把它留在作战时候应急是个不错的选择。

吃饱喝足之后众人轮番休息,在丛林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生,所以必须打起精神,幽灵说的就更有意思了,他说,在林子里睡觉都得睁着一只眼。

“明天就要进毒蛇峡谷了,大家早点休息,做好充分准备。”幽灵蹲在一边往篝火里丢了几根干柴。

“一个蛇多点的山谷而已,别太放在心上,我们多留神,没事的。”飓风并不觉得会有多大的危险,这和他从没到过这种环境有直接关系,上次去亚马逊热带雨林也没有深入到真正的腹地,虽然经历过大批毒蛇的攻击,但对毒蛇之外的威胁他还是没有太多经验的。

“要是像你说的那样就好了。”幽灵把自己的靴子拖下来放在火堆边上烘烤,空气中飘起了一阵臭脚丫子味。

“就是环境复杂点,蛇多点,没什么大不了的。”飓风不以为然。

“明天到了你就知道了。”幽灵也不和他争论。

“放心吧,通过你的描述我还是有心理准备的,雨林的危险是外界任何环境都比不了的,所以我会小心对待。”飓风打了个哈欠,“睡吧,明天还要继续钻林子,这地方真累。”

幽灵挑起一只爬到腿上的蚂蟥丢进火堆:“睡觉注意,小心蚂蟥咬人,这东西从树上下来,很可能直接掉在脸上,带好防蚊网。”

“知道了,谢谢。w?”飓风身手去拉防蚊网,却现手背上趴着一只蚂蟥,并且已经开始吸血,“我靠,什么时候上来的?这度也太变态了吧?”他赶紧拿起一只燃烧的树枝将蚂蟥烫掉,“妈的,防不胜防。”

“可惜这里没有大蒜,那味道蚂蟥不喜欢。”幽灵检查了一下自己裸露的皮肤,没现蚂蟥的踪迹这才放下心来,他起身找了点草药分给大家,“嚼碎,涂在裸露的皮肤上可以防蚂蟥偷袭,不过这味道不怎么好,能维持六个小时左右。”

“管用就行。”山狼到是不介意塞进嘴里就嚼,但刚嚼了两口就皱起了眉头,这草药又苦又辣味道确实不怎么样。

“放心吧,对身体无害,还能提神。”幽灵看他的表情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怎么怎么苦?”绅士被苦的直咧嘴。“中国有句古话,良药苦口利于病。”重拳忍着将草药嚼碎涂在身上,“听幽灵的没错,这小子在这种环境中长大,他熟悉这里的一切。”“ok。”山狼耸了耸肩将嚼碎的草药吐出来,他已经苦的嘴都麻了,不过并不觉得痛苦,反倒有一种爽辣的感觉。

幽灵又说道:“前面接近峡谷入口的地方有一段到处都是危险植物,大家一定要按着我说的去做,不是我危言耸听,那些植物是大多数人都没听说过的,毒性及其霸道,大家千万不能大意。”

“嗯?有毒植物?毒箭木?”重拳说,“我听说缅甸的毒箭木非常多,不过这一路上我还真没注意。”

幽灵笑了笑:“毒箭木在这里算最普通的有毒植物,明天我带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才是剧毒植物。”

水鬼道:“毒箭木这东西我听说过,据说一滴树液就能要人命。”

绅士问道;“没错,毒性非常猛烈,中毒后2o分钟至2小时内死亡,是世界上最毒的植物之一,你的意思是说还有比这东西更厉害的?”

幽灵点了点头:“它可能是最毒的,但却不是最让人头痛的,他有毒,但你不碰它就没问题,可有些植物等你现的是时候可能已经中毒了这才是最要命的。”

“没这么夸张吧?”绅士不信。

重拳皱了皱眉:“你是说花粉类和种子类剧毒植物?”

幽灵很意外的看着他:“你知道?”

重拳点了点头:“听说过,之前在国内从军的时候教官是个越战老兵,他曾经提到过这些东西,有些植物碰到就会中毒,有些植物飘散出来的花粉毒性很古怪,有的致命,还有的让人丧失战斗力。”

“是的,所以非常麻烦。”幽灵叹了口气,“所以我要求大家一定按照我说的去做,这样可以尽最大可能降低这些植物对我们的伤害。”

“听说有一种植物的孢子飘散在空中,被动物呼吸入体内之后会生根芽,然后向寄生虫一样在动物体内成长,直到从身体里钻出来。??.??`”绅士道,“真的有这种植物吗?”

“那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有一种很奇怪的细藤蔓,会在人睡觉的时候从人的鼻子钻进去,然后在体内寄生,随着时间推移而占领整个肺部,最后把人活活折磨致死。”

“你说的那东西是不是看似植物,其实是一种动物,只是不过长相特别罢了,就像冬虫夏草。”重拳问。

幽灵摇了摇头:“不清楚,这个我从没研究过,我也没见过,只是听一些老人的传言而已,不过那个老人说他见过有人被寄生,死了之后胸口长出一根血红色的藤条。”

“连植物都变成了威胁,那是不是里面蛇类更让人害怕?”众人的一番对话飓风也意识到情况没他想的那么简单了。

“蛇……”幽灵无奈的笑了笑,“明天你会看到很多颠覆你认知的新品种,甚至还有长相奇特的怪蛇。”

第二天早上,天刚蒙蒙亮他们就出了,本艾伦的打算争取一天内通过毒蛇峡谷,尽量避免夜晚在里面逗留,幽灵也同意这个决定,按照他的估计,如果度够快他们在天黑前穿越整个峡谷也并非不可能,但进入峡谷时候他们要面对很多突事件,至于能否按计划进行就不是他们能决定的了。

一个小时之后他们到达毒蛇峡谷的外围,幽灵叫大家带上战术手套,重新封住衣领,用迷彩方巾捂住口鼻,并且要求大家把耳朵也围了起来,这次就连他也没有托大,而是和大家一样把自己包裹起来。

幽灵叫重拳和大家在一起,自己走在了队伍的最前面,这代的林密开始稀疏起来,见的最多是相隔很远的参天大树,地上除了杂草之外到处都是手臂粗细的藤条,一些不知名的野花竞相开放,空气中飘散着一股很奇怪的味道,香味中带着辛辣和腐臭,仿佛是数种味道的混合,五彩斑斓粗细不一的毒蛇到处游走,他们甚至看到了一条粗如手臂,浑身赤红两只黑眼的毒蛇从不远处游过,幽灵好像非常惧怕这种毒蛇,站在远远地看着,直到它消失了才如释重负的吸了口气。

“什么蛇?把你吓成这样?”赌徒在后面问。

“我们管它叫火龙,一种奇毒无比的蛇,这种蛇以其他毒蛇为食,毒性猛烈,连缅甸蟒对它都敬而远之。”幽灵指着不远处一条倒垂在树上的长约两米的金黄色毒蛇道,“赤眼金龙,最大的我见过八米多的,寿命很长,据说能活3o到5o年,按照蛇类不断生长的逻辑它至少能涨到二十米长。”

“尼玛,二十米……”赌徒咽了口唾沫。

“这只是原住民的传言,据说有人见过十米以上的,但没有得到过证实。”幽灵挥了挥手让大家跟上。

“十米以上的,见过的人还能活着?”重拳摇了摇头。

“大家小心头顶,很多蛇会从树上倒垂下来攻击猎物。”幽灵一边观察着四周一边提醒众人。

“那边有一条亚洲眼镜王蛇!”飓风指着不远处的灌木丛,“至少有四米长。”

“这不算最大的,我见过过六米的,人立起来比我还高。”幽灵站住,捡起一块石头丢进前面的草丛,顿时七八条五颜六色的毒蛇四散奔逃,“现在是蛇类的交配季节,他们非常的活跃,非常的麻烦。”

“那是不是意味着很多稀有品种也会出来四处活动?”绅士问。

“对……”幽灵举起手指着一边的枯草,“那里有一条枯树毒蛇,长的和枯枝一样,这种蛇我只见过两次,他它在一个地方呆久了会散一种有毒物质,导致附近的植被都会枯死,以配合它形如枯枝的形象,方便捕猎。”

“我靠,居然还能毒死植物?”水鬼颇感奇怪。

“这里有很多蛇类是在教科书上看不到的,黑曼巴被公认为世界上最毒的毒蛇在这里只能佩当小弟,这里的蛇才是奇毒无比,所以,大家还是精神点儿吧,别丢了小命都不知道自自己是怎么死的。”

“这还没进峡谷吧?”军医突然问道。

“对,这只是前奏,大家做好心理准备。”幽灵指了指前面,示意大家继续前进。

“前奏……”众人无语,还没到真正的毒蛇峡谷,这里就已经出现成群结队的毒蛇了,那里面……众人无法想像接下来了的情景。

走了没多远幽灵又停了下来,他提醒众人:“把嘴巴和鼻子堵好,前面是有毒植物分布区。”

“有这么夸张吗?”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赌徒还是紧了紧脸上的迷彩方巾。

“看,这里的毒蛇已经少了很多。”重拳看了看附近说道。

“为什么呢?难道回家吃早饭了?”

“这里的植物毒性大,蛇类都不愿意呆在这个地方。”幽灵向前走了一段指着一片树林,“毒箭木树林,你在哪里见过这么多的毒箭木?”

众人仔细一看才现,远处果然有一片毒箭木构成的树林,密密麻麻的足有数百棵之多。

“毒箭木汁液毒性很大,但只要小心也不一定有多大危险,这些蛇不会是因此而躲开这片区域的吧?”赌徒问。

“当然不是,跟我来。”幽灵开始往前走,“下面的路一定要跟在我的后面,不要随意走动,不要碰任何东西,切记。”

“知道了。”本艾伦回头看了看其他人,“都听见幽灵说的了吧?别不放在心上,会没命的。”

幽灵在前面走的很谨慎,很多时候甚至要停下来仔细观察一番才会继续前进,搞的后面的人莫名其妙,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

“幽灵,到底怎么了,告诉我们,这样我们很不适应。”山狼在后面说道。

幽灵无奈地摇了摇头,指着一颗缠满藤条的树木道:“这棵树你们看有什么问题?”

“一棵树而已,长满藤条,在这林子里普通的不能在普通了,只是看不出这树的品种,难道是稀有种类?”绅士耸了耸肩。

“你再仔细看看。”幽灵指着树根出的草丛,“看看,有什么现。”

“除了草就是草,有什么好看的……”绅士一边仔细观察一边嘟囔,但因为距离相对较远,早上太阳还没出来,林子里相对较暗所以看的并不十分清楚。

“下面有骨头。”狮鹫突然事多。

经他以提醒,众人才注意到草丛里的确有些不太一样,绅士立即端起步枪通过瞄准镜一看才现,树下的草丛里隐藏着很多已经变了颜色的枯骨,已经看不出是什么动物的,粗细都有,看起来让人头皮麻。

“靠,这是怎么回事,是什么野兽的老窝吗?”绅士问幽灵。

“大家别动。”幽灵说完小心地向那棵树靠了过去,离着老远他站住,捡起一根长长的枯枝去拨弄那些垂下来的藤条,这一碰不要急,那些藤条突然动了起来,一下将树枝缠住,蠕动着将枯枝压断半天才松开,碎裂的枯枝全都落尽了草丛里。

“我靠……”几乎所有人都长大了嘴巴。

“看到了吧?”幽灵回来,“如果它缠住的是人或者动物就不会轻易松开,反倒会越挣扎缠的越紧,最后体会将猎物累死,然后等待猎物腐烂,这些藤条会将猎物腐烂的液体慢慢的吸收掉,变成大树的养分。”

“尼玛……”重拳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树是活的?”

“当地人叫这东西食人树,也叫千手藤,是上好的草药,可以用来治疗一些疑难杂症,但现在外界几乎绝迹,只有在丛林腹地才能见到。”幽灵看着众人,“所有,我们要小心,再小心。”然后他看向了四周,众人随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他们所在位置周围至少有十几个这种食人树,怪不得幽灵走得如此小心谨慎,原来他们已经深入到危险的食人树控制范围,他们去还浑然不觉。

“你他妈怎么不早说,我刚才差点到一棵树下去撒尿。”飓风黑脸说道。

“放心,这种树对你的不感兴趣。”幽灵挥了挥手,“我在提醒大家,跟着我的足迹走,别自作主张,小心丧命。”

“该死的游击小子,下次有事情最好先说出来,别把我们都蒙在鼓里,也好让我们有个心理准备。”飓风恼怒的骂道。“哦?”幽灵愣了一下,“那好吧,你的头顶有蜘蛛。”“操,蜘蛛有神经可警告的,你不要开玩笑了。”飓风更加生气,但他还是下意识的抬头向上看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吓得他差点瘫坐在地上,只见头顶上方大约三米总有的树枝中间正趴着一只足有卡车轮胎大小的巨型蜘蛛……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