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300、毒蛇峡谷(04)

300、毒蛇峡谷(04)


                前有鳄鱼群,后又食肉蚁,一侧是山崖,比攀爬他们肯定没蚂蚁快,另一侧是潭水,下水倒是能避开巨蚁,但他们却打不过更加凶猛的鳄鱼,众人真的已经到了无路可走的地步。?.?`

“,这下死定了。”飓风一屁股坐在地上,他的伤腿在不停的抖,鲜血已经染红了膝盖以下的整条库管,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坚持到现在的。

“怎么办?”本艾伦看了看前面的鳄鱼群有看了看后面。

“杀过去!”重拳着狠说道。

“不可能,鳄鱼太多了,我们恐怕坚持不到一半路程就得被吃掉。”幽灵摇了摇头。

“反正前后都是个死,不如拼一下,我可不希望被蚂蚁活活咬死。”重拳取出几枚手榴弹,“再不动手就来不及了。”

“对,我赞成,拼一下试试。”赌徒响应重拳,“反正就是一条命横竖都是个死,但绝不能在这等死,拼一拼可能还有希望,大不了最后对着自己脑袋开一枪。”

其他人也大多都是一个表情,开始默默的准备,本艾伦却犹豫不定,和拼命九死一生,和后面的巨蚁拼命却十死无生,有无其他出路,他一时间也没了注意。

其他人准备玩儿命的时候幽灵却不停的来回乱转,一会儿看看鳄鱼群一会儿看看身后,蚁群的洪流已经能清晰的看到了,他还在不停的到处乱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别忙了,我们已经无路可走。”本艾伦已经看清了眼前的情况,不管哪个方向他们都没有生还的机会,他端起枪,“杀过去吧,总归算是个办法。”

“先试试。”重拳将一枚手雷丢进鳄鱼群,巨响中一只鳄鱼被炸穿了半边肚子,翻在沙滩上死了,鳄鱼群不但没有被巨响惊退反而受到血腥味的刺激冲向了那条被炸死的鳄鱼,并且兴奋的开始分食,疯狂的撕扯下血肉横飞,场面瞬间变得混乱不堪。

“妈的,看来冲过去的可能性不大。”重拳颇为失望的说道,原本他还抱有一线希望,以为可以用手雷的巨响惊退鳄鱼,但现在看来,这一线希望已经变成了奢望。

“伙计们!”本艾伦用一种非常惨淡的目光看着大伙,“能和你们并肩作战是我的荣幸,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和大家告别,这条路是我选的,就由我来开路吧。”

“一起冲吧,人多机会大些,总有人能冲过去。”山狼提着枪向前跨了一步说道。

“就是,一起拼,不管谁能出去,只要不都死在这里就是生意。”重拳点了点头。

“好。”本艾伦用力点了点头,“那我们就一起冲。”

“我有办法。”就在大家已经准备放弃的时候幽灵突然喊道,他从一边的石头上跳下来,“跟我来。?.?`”说完开始往回跑。

“你疯了吗?蚁群马上就要到了。”军医在后面大喊。

“只管跟着来就是。”幽灵没跑多远就在一大片林木相对比较稀疏的开阔地上停了下来,众人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就跟了过去。

“瓦斯粉,瓦斯粉。”幽灵一边喊一边将自己仅有的瓦斯粉洒在地上,“快,用瓦斯粉画圈,给我们留一块容身之地,这是我们最后的希望。”

“这能坚持多久,蚁群一时不敢靠近不代表我们能脱险,我们会彻底被困在这个地方。”山狼虽然这么说但还是上去帮忙,至少这是能应付眼前困难的办法。

“总比送死强,这些蚂蚁不可能一辈子守在这里,先有个容身之处,再想办法也好。”幽灵将自己的瓦斯粉丢给赌徒,“继续,圈子要足够大,至少要容得下我们;重拳,跟我去砍树。”说完他跑出去开始疯狂的砍树枝。

“用这些生火吗?”重拳一边跟着他收集树枝一边问,这时候蚁群里他们已经只有五六米远了。

“这是我们的第二道防线,能拿多少拿多少,快退。”幽灵抱着一大堆树枝往回跑,重拳紧跟在后面,另一边的山狼和军医等人也收集了一些树枝和柴草,飓风和赌徒利用瓦斯分以一棵大树为中心在地上画了一个大约五米直径的圈,水鬼正蹲在树上将一些能够得着的枝丫都砍掉。

蚁群几乎是追着重拳的屁股赶到,但这些巨蚁一碰到洒了瓦斯粉的地面立即绕开,很快就在地上形成了一个原形的空地,空地外面是铺天盖地的蚂蚁大军,这些蚂蚁一只挨一只,几乎将地面完全遮盖,涌动着向前冲去。

众人心惊胆战的看着仅咫尺之的蚂蚁洪流,他们充分体会了一次什么是画地为牢,多得数不胜数的蚂蚁大军前仆后继的向前冲去,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盼着这些蚂蚁早点过去,否则他们真的要在这等死了。

“还好,这些蚂蚁没有停下来守着我们。”重拳擦了擦汗。

“你妈的,总算不用在跑了,我的腿……军医,帮我弄一下伤口。”飓风卷起裤管,小腿已经完全被鲜血染红。

“伤口弄成这样你还能走?真是佩服。”军医赶紧拿出急救包给他处理伤口。

“不走怎么办?难道等着被蚂蚁咬死?”飓风靠在树干上无奈的说道,他的小腿肌肉因为无法适应伤后的高强度运动剧烈的抽搐着,虽然他已经疼得死去活来,但脸上还是出奇的平静,只不过脑门上的汗水泉涌一样的往外流个不停。

“忍着点。”军医开始下手处理伤口。

“唉,你们说食肉蚁大军遇到鳄鱼……”飓风抬起头看向鳄鱼群的方向,伤口疼成那样他还有心想这些,其实他自知越想越痛,倒不如转移一下注意力,还能好点。

“肯定是一场好戏。”山狼也转头向那边望去。

“别着急,还没到。”水鬼蹲在树枝上说道。

“大家守在各自的方向,一旦有蚂蚁越过边界立即补充瓦斯粉,没有瓦斯粉的就点火烧,能守多久算多久,希望我们能坚持到所有蚂蚁都过完。”幽灵招呼着大伙。

“跑的都他妈快脱水了。”重拳喝了口水含在嘴里,他们水壶里的水都不多了,只能尽量省着用,让他们郁闷的是,在这个完全不缺水的峡谷里居然要节省饮水。

“看住自己的位置,好好休息。”本艾伦蹲在地上看着近在咫尺的蚂蚁直喘粗气。

“都他妈快跑吐血了。”赌徒拍着胸脯,“幽灵,你这办法管用吗?别瓦斯粉失效了蚁群还在,那我们完蛋了。”

“还是闭上你的乌鸦嘴吧,现在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担心没有任何作用,听天由命吧。”重拳检查了一下自己所剩无几的瓦斯粉说道。

“的确,我们现在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能坚持多久算多久,蚁群不可能没完没了,它们过去只是时间问题。”本艾伦看着前面已经接近鳄鱼的蚁群说道。

“有好戏看了。”幽灵撕开一块压缩饼干一边吃一边看着远处。

只见红色的食肉巨蚁大军毫不停歇的冲向了鳄鱼群,开始鳄鱼并没有什么反应,这种皮糙肉厚的两栖猛兽并不惧怕这些蚂蚁,很快这些蚂蚁就爬得鳄鱼全身都是,几乎将鳄鱼完全覆盖,时间不长情况生了变化,一些鳄鱼门开始翻滚,蚂蚁居然这么快就攻破了鳄鱼坚硬的外皮,开始大嚼里面的血肉,鳄鱼们痛苦的原地翻滚,不知道压死了多少巨蚁,但没多久这些巨兽就瘫在地上一动不动,任由这些蚂蚁大嚼它们的血肉。

场面恐怖无比,不断的有鲜血从鳄鱼身上被咬破的地方喷出来,但鳄鱼蠕动着、抽搐着,根本就做不出有效反应,甚至连大力的挣扎都不能。

“我靠,这么快就投降了?”重拳看着已经不再抵抗的鳄鱼说道。

“是被蚂蚁分泌的唾液麻醉了,它们已经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幽灵叹口气,“凶猛无比的鳄鱼也不是食肉蚁大军的对手,看得出巨蚁是从鳄鱼身上比较柔软的地方开始攻击的,一旦咬穿皮肤这些鳄鱼就完蛋了。”

其他鳄鱼并没有因为同伴的遭殃而四散奔逃,更多的鳄鱼被同伴的血腥味吸引,扑上来分食同伴已经不能移动的身体,于是更多的鳄鱼被巨蚁咬破外皮然后被麻醉……如此反复循环,岸边变成了一个血型无比的屠宰场,满地的鲜血和巨蚁被压死的尸体,血水流进湖里,招来了更多的鳄鱼,蚂蚁大军终于得到了充足的食物,而鳄鱼们却前仆后继的去吃同类的尸体,鳄鱼不会叫,蚂蚁也不会声,除了鳄鱼撕咬同类的声音之外一切都是安静的,场面混乱、血腥、恐怖……

“这场面一辈子也见不了几次。”飓风靠着大树看着鳄鱼和蚁群的大战,场面之大让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别光看戏,看看身边的蚂蚁。”重拳提醒大伙,“我们的瓦斯粉效果好像不怎么好,圈子正在缩小,大家注意啊,别让蚂蚁爬到身上。”

“我靠。”军医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才现蚂蚁离他的双脚已经不足半米,赶紧洒了点瓦斯粉将巨蚁赶开,“怎么这么快就开始失效了?难道这些蚂蚁正在适应瓦斯粉?那可他娘的要糟糕。”

幽灵蹲下身仔细观察紧贴瓦斯防线经过的蚁群,良久他才站起身:“是经过的蚂蚁身上沾染了瓦斯粉,因为数量太多,每只经过的时候都会带一些,造成了瓦斯粉的流失,这很麻烦,我们必须及时补充,否则早晚我们的立足之地会越变越小,最终遭到攻击,我们可没有那些鳄鱼的厚皮,估计一分钟不到我们都得被咬的躺在地上等死。”

“居然会有这种消耗方式。”本艾伦皱了皱眉,“统计一下瓦斯粉的数量!”

统计之后现瓦斯粉所剩不都,按照现在的消耗度顶多维持两个小时,如果两个小时之后这些巨蚁还在,那他们可真就危险了。

“不用担心,实在不行拆了手雷、弹药,里面的火药点着散的味道也能坚持一阵。”重拳摸出手雷,“实在不行就拉一颗,总不能让蚂蚁咬死,让别人知道还不笑话死我们。”

“那点火药能坚持多久?还不如点火放烟火效果好。”飓风点上一支烟猛吸一口对着巨蚁群喷过去,这些大家伙纷纷避开,四散奔逃,“怎么样?效果不错吧?”

“飓风,如果你想吸烟我没一件,但别打着这个旗号,就算你的办法有用我们也没有足够的香烟让你去喷。”本艾伦斜了他一眼说道。

“对不起长官,我只是试试效果。”小九九被揭穿了飓风还是厚着脸皮给自己找面子。

“两个小时如果这些蚂蚁还过不完我们就不用活了。”幽灵看着远处战斗正酣,尸横遍野的蚂蚁和鳄鱼轻叹一声,看得出他更加担忧现在的处境,蚁群迁移铺天盖地,数来那个之多难以形容,在地下活动队巨蚁一旦出现在地面上必将造成巨大的灾难,毒蛇峡谷作为一个蛇类为主宰的特殊地段,这些蚂蚁的出现毒蛇们都逃的无影无踪,可见这些巨蚁有多可怕。

“还好鳄鱼们还在前仆后继的,把蚂蚁们吸引过去,我们压力能小一点。”重拳说道。

“顶个屁用,这些蚂蚁虽然个头够大但还是蚂蚁,不可能看到那么远的地方。”飓风靠着大树坐下,腿上的伤势在处理之后总算是有所缓解,只是消耗太大,软的像面条。

“你以为蚂蚁靠眼睛看东西?我们的视力很差,他们是靠嗅觉和感知能力。”重拳道,“所以,巨蚁会闻着血腥味过去的,对不对幽灵?”

“有点道理。”幽灵点了点头。

“靠,那我这血腥味可很重。”飓风皱了皱眉摸了一把自己被鲜血染透的裤子。

“只能多废点瓦斯粉了,这东西能遮蔽蚂蚁的味觉。”幽灵无奈的说道,“放心,这些蚂蚁并不聪明,在瓦斯粉的作用下它们被你吸引的可能性不大。”

“妈的,这玩意赶紧扔了。”飓风捡起一边沾满鲜血的绷带团成一团用力丢了出去,绷带落地之后瞬间被蚁群淹没,不到十秒钟蚁群散开,绷带消失的无影无踪。

“靠,这度,吃一头大象也用不了一个小时。”赌徒心有余悸的吞了口唾沫。

“你看那些鳄鱼,还在继续往晚上冲,看来它们根本就不知道到按上有多危险,巨蚁们可算是有口福喽。”水鬼蹲在树枝上感叹道。

“前仆后继的不光是蚂蚁,还有鳄鱼,你看地上一层被鳄鱼压死的巨蚁,数量之多真是难以统计,但巨蚁实在是太多了,何止成千上万?鳄鱼再凶也无法和铺天盖地的巨蚁抗衡,更何况这些巨蚁有毒,释放的麻醉成分能让鳄鱼很快失去活动能力。”幽灵看着血肉横飞的岸滩说道。

“最开始倒霉的几条鳄鱼已经被吃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了部分外皮,骨头也已经露出来了,妈的,这些蚂蚁真是太凶了。”看得军医浑身毛,“这要是吃人,估计十几二十分钟就得变成一堆白骨。”

“要不是你一泡尿浇出如此之多的蚂蚁我们还真没机会看这百年难遇的景象。”剃刀阴阳怪气的在一边道。

“停,这件事不要再提了,我又不是故意的,不过我向大家道歉,真对不起,给大伙添麻烦了。”军医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反正已经生了,已经无法改变,别放在心上,下次注意就是。”本艾伦坐在地上,“太累了,大家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吧,体力消耗都很大,反正也走不了,不如借机恢复一下体力,吃点东西,后面的路还很长,这种休息可还是很难得的。”

“真够劲儿。”飓风揉着自己的腿,“再这样下去我这条腿恐怕撑不了多久。”

“出了这条峡谷就好了。”幽灵看了看四周的情况,“这是最窄的一段,过去之后路会好走很多,正闹蚁患,下半程应该不会太难。”

“但愿如你所说吧,不过从上午的经历来看我不抱什么希望。”飓风叹气,“我是真切的体会到这个地方的可怕。”

“经历了毒蛇峡谷之后你会现原来缅甸的原始丛林并非想像中的那么可怕。”幽灵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给你的草药一定要记得用,效果非常好。”

“行了,能出去再说吧,对了,我们耽搁了这么久天黑前是不是不可能离开毒蛇峡谷了?”飓风突然想起了这个问题。

“也不一定,看后面的情况怎么样吧,要是再来一次巨蚁追赶,我们可能在太阳落山之前就能出去。”“可别,我可没力气在在跑下去了。”飓风赶紧摇头。幽灵无奈的笑了笑,他盯着地上仍然看不到边际的蚂蚁大军不禁皱起了眉头:“这蚂蚁究竟要过到什么时候?”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