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89、刺杀政要(04)

289、刺杀政要(04)


                就在贝斯塔和绑匪进行交涉的时候意外生了,他贴在耳边的手机突然爆炸,声音虽然不大,但威力却非常的惊人,他的头上瞬间出现了拳头大的一个血洞,握住电话的五根手指连同半个手掌全部被炸飞,惊人的爆炸威力将他从椅子上直接炸到地上,几乎瞬间毙命,他甚至都不清楚自己的是怎么死的。??.??`

艾米中校震惊中怒道了极点,原来绑匪所做的一切都是早有预谋的,从以反追踪为名义到提供安全的通信方式,到避开别人的耳目要求关掉免提通话,这一切都是为了让这部手机能贴近贝斯塔做准备,这简直就是贝斯塔将一枚炸弹放在了脑袋上,敌人从容不迫的通过手机信号引爆了炸弹,而这正是炸弹抱在之前通信受到干扰的主要原因。

房间里的人全都被惊呆了,居然会有这种暗杀方式,简直闻所未闻,而艾米中校却并不感觉到陌生,这种炸弹之前他曾经听说过,但他从没把这两件事联系起来,从没想到这种暗杀方式会出现在自己身边。

“中……中校!这……这……”贝斯塔的秘书已经被吓得浑身抖如筛糠,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意外,这是意外!”艾米擦了擦脑门上的汗珠,“通知总统大人,国防部长遭到暗杀。”

“可……可是,总统问起来该……该怎么回答……说……被手机炸死?”秘书哆嗦着说。

“不,就说遭遇炸弹袭击,大家都该清楚总统大人的脾气,所以……要活命的就不要说得太清楚,我们都有众人,在场的所有人,想活命的都听我的!”艾米中校看着众人,“都听明白了吗?”

没人说话,其实大家都人人自危,不知道的该怎么保住自己的脑袋,但他们更清楚欺骗总统的后果有多严重,可是今天他们不得不说假话,反正说什么都是个死,倒不如说点假话,万一总统大人没现他们还能有一线生机。

“好,既然没人反对,我们就统一一下口径,今天我们是为了生存说谎……”

莫迪总统听说他的侄子,国防部长被炸死之后差点犯病,他把桌子上所有的东西都摔倒了地上,站在一片狼藉中大骂反对派,他立即召见6军总司令,他的表弟,贝叶斯中将,命令他担任代理国防部长,并全力追查邮政部长贝卡的下落,并将艾米中心的“红骷髅”小队和他们特训的总统亲卫交给贝叶斯中将,专门负责营救贝卡和调查贝斯塔遭暗杀的案件。

就在他忙得不亦乐乎的时候一个陌生电话打进了他的总统府。

“总统先生,一个陌生号码要求与您通话。”一名亲卫报告道。

“什么人?我他妈正忙着,没时间,叫他过会儿打过来。”莫迪总统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亲卫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总统先生,对方声称对国防部长的死负责。 ”

“什么?”莫迪总统腾地一下站起来,“他居然敢把电话打到这里来?好吧,接进来。”

电话被接了进来,屋里静悄悄的,所有人都盯着他们的总统大人,艾米中校和

助手打开电话的免提。??.?`

总统开口道:“我是莫迪。”

“总统大人!”对方声音轻飘,“邮政部长还在我的手里。”

“你们想要什么?”莫迪总统直截了当。

“我的要求已经向前任国防部长大人提过了,可惜他不肯合作,我只要收了他的小命。”绑匪说的很轻松。

“你很嚣张。”莫迪总统言语沉稳。

“因为我有嚣张的资本,邮政部长大人在我手上,总统大人希望他死的话可以不和我谈判。”

莫迪总统脸色铁青,肥肉不停的抖动,他已经愤怒到了极点,因为多年来已经没有人敢和他这么说话。

“所以,总统先生如果不在乎您侄女的性命就算了,不谈都没关系,我们只是多了个玩具,顺便说一下我的手下人喜欢折磨俘虏。”绑匪叹了口气,“所以呢,请总统三思,具体要求请询问米勒中校,他应该清楚我们的一切要求,我给你两天时间准备,四十八小时之后我会再来电话。”说完,不等摸到总统表态绑匪就挂断了电话。

“艾米中校。”总统大人抬起头,用几乎能杀人的目光看着艾米。

“总……总统大人!”艾米中校颤抖着站起身,虽然他只是个外雇来的雇佣兵,但这段时间他可是目的了莫迪总统的残忍和暴虐。

“绑匪到底提了什么要求?”

“释放两百六十八名政治犯,一千万酬金打入指定账户,这是他们目前提出的要。”

莫迪总统:“政治犯的名单呢?”

“在这里!”艾米中校赶紧递上那份名单,“所有政治犯的名单都在这里,最后一页是他们要求汇入现金的账户,账号我查过,是瑞士一家银行的户头保密性非常高,我们是无法查到相信信息的。”

“这些人?”莫迪总统看着名单眼皮就是一跳,“这些人怎么可能被释放?妈的,太放肆了,居然要求释放反抗我的政治领袖,。”

贝叶斯中将提醒莫迪总统:“目前劫匪还没有提出所有的要求,所以我觉得不能轻易答应,否则会非常的被动。”

“我知道!”莫迪总统点了点头,“但现在我们已经很被动,贝卡在他们手里。”

艾米中校道:“总统先生,我觉得,不用太和这些人客气,他们虽然抓了部长大人,但我们手里的人质更多。”

“什么意思?说清楚。”莫迪总统皱了皱眉,他不喜欢别人用这种方式和他说话。

“你想,我们只有一个邮政部长在他们手里,而我们手里却又两百多名政治犯!”

“说清楚。? ??.?`”莫迪总统还是不明白。

“好吧。”艾米斟酌了一下说道,“这样,既然他们敢用部长大人要挟我们,那我们就可以用我们手里这些政治犯做谈判筹码,他们急于我们释放这些政治犯,就说明这些政治犯对他们非常重要,所以我们换个角度考虑,我们可以利用一下这个优势!”

“这样……”莫迪总统皱着眉思索了片刻,还是有些担心,“是不是太冒险了。”

“总统阁下,值得一试。”贝叶斯中将倒是觉得这是个可行的办法。

“好吧,艾米中校,这件事我授权你全权处理,如果能成功地把贝卡救回来我会给你丰厚的奖励,但如果失败了,那你也别想在离开这个国家了,明白吗?”

“是。”艾米中校胸有成竹的点了点头,“总统阁下放心,我一定把部长大人救回来。”

莫迪总统点了点头:“好,两天后我会到现场旁听,别让我失望。”

“是,总统阁下,我一定尽全力完成任务。”艾米中校保证。

“嗯。”莫迪总统颇为满意,事实上他已经没了办法。

艾米中校立即去准备,他带上自己剩下的几名手下和自己训练的总统亲卫赶往监狱,用了一天时间将绑匪要求释放的政治犯全部集中到进去内部的一座小监狱里,这是莫迪紫铜的私人监狱,专门用来折磨或者关押一些临时被他投入监狱的政客倒霉蛋。

两百六十八名政治犯可不是个小数目,这个小监狱几乎被塞满了。

第二天,监狱前面的小广场被布置成了危机处理中心,各种设备一应俱全,莫迪总统,国防部长贝叶斯中将,各部门的脑人物全部到齐,艾米中校命人将三十米政治犯带到广场西边的墙角下。

一切准备工作就绪之后就等劫匪来电话。

很快时间到了,劫匪的电话很准时的打了进来。

艾米中校率先开口道:“这里是艾米中校,我是总统阁下的全权委托人,负责处理这个案子。”

“声音错误。”劫匪简单地说了一句,紧跟着那边传来了一声惨叫,劫匪继续说道,“因为你的狂妄自大导致邮政部长大人的左手拇指被切除,叫莫迪跟我说话,如果你想保住部长大人的下一根手指就不要再开口说话。”

“你……”艾米中校脑门青筋毕露。

“我是莫迪,我在这里。”莫迪总统对艾米中校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在说话。

艾米中校却急的直跺脚,这第一次交锋我们就已经输给了劫匪,这个总统也太沉不住气了。

莫迪总统按住安通对艾米中校说道:“按照原计划,我来交涉,你来执行。”

艾米这才松了口气,看来这个莫迪总统还没蠢到家,至少还知道按原计划进行。

“总统先生,很抱歉贝卡女士又受到了伤害,没办法,你们违反了我们的约定,这是她应得的惩罚!”劫匪语气很客气,但这种客气在莫迪总统听来却是无比的嚣张。

“不要和我说这些废话,我们直截了当一点,我不会放任何一名政治犯,你先别着急伤害贝卡,听我把话说完,我限你在二十四小时内将贝卡送回来,否则后果你负责。”莫迪总统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

“呃……”劫匪先是一愣,然后开始狂笑,“总统大人,你是不是疯了?贝卡在我上手,所以这件事应该由我做主。”

“不,现在由我做主,你给我挺好了,为了惩罚你前期对贝卡造成的伤害,我现在就处决三十名政治犯,他们是反对派的潘森先生,宗教运动起人谢姆森,反对派宣传部长塞伊卡努,自由阵线的艾麦迪上校,被判间谍罪的著名激进人士……”莫迪总统不厌其烦的读者这些政治犯的名字,读完最后一个他继续说道,“他们因为你们对我亲爱的贝卡的伤害而付出生命的代价,对与此次处决,我们进行了电视直播,有兴趣的你可以看一下。”

艾米提着手枪走到一名政治犯身后用枪口顶着他的后脑勺:“大声说出你的名字。”

“巴巴耶夫塞伊卡努阿姆耶!”政治犯大声喊道。

“嘭……”一枚子弹穿破他的后脑从嘴巴飞出去打在地上。

“很抱歉,你们的宣传部长被枪决了。”莫迪总统很得意的说道。

艾米走到另一名囚犯的身后用同样的方法将其射杀,接着他又一口气射杀了六个人,因为是近距离射击他的脸上和身上都减慢了鲜血。

莫迪总统更加兴奋:“对不起,你们的宗教领袖也已经变成了尸体。”

劫匪沉默了片刻:“好,那就来吧,你要是胆敢继续这样做我就剁掉贝卡大人的一条腿。”

“好啊,你可以试试,如果你剁掉她的一条腿,那我就干掉五十个政治犯。”莫迪总统毫不迟疑的说道,“当然,如果你觉得无试过少的话我可以干掉一百个,泛着这些家伙对我们也没什么用。”

“算你狠。”劫匪丢下一句话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莫迪总统长吁了一口气将电话挂上:“很好,艾米中校的主意不错,我们已经扳回了主动权。”

“那就好,那就好。”艾米擦了擦脑门上的汗,其实他也没把握对方会就范,只是赌一赌而已,看来还真的奏效了。

“好样的。”莫迪总统竖起大拇指,然后有问道,“那下面我们怎么办?已经陷入了僵局,他们是不会轻易放走贝卡的,我们也不可能放掉这些政治犯,但我怕万一对方心一横,不管不顾的干掉贝卡!”

“是,这一点我也考虑到了,对方的目的就是这些政治犯,我们不可能将之全部处死,那样到时候我们就没了筹码,之前获得的主动权也就彻底丢失,到时候依然会受制于他们,所以我们要想其他办法,做多手准备,先我们要继续追踪信号来源,确定他们的位置之后可以进行武装营救;第二就是准备最后的妥协,进行人质交换,我们释放一部分人质,然后把贝卡换回来。”

“嗯。”莫迪总统点了点头,“好吧,两种方法同时进行,下次劫匪在打电话来我就要求他放人,否则杀掉所有政治犯,以此探寻他们的底线,然后进行谈判,争取把贝卡换回来,但同时你们要做好突击准备,我可不希望他们跑了。”

“嗯,那可能还得麻烦总统大人在这里等电话。”

“没关系。”莫迪揉了揉太阳穴,贝卡是我的亲侄女,贝斯塔已经不在了,我可以信任的人不多,所以我希望她尽快回来。

艾米点了点头:“理解您的心情,我会全力以赴的!”

第二天城里的两家医院生了爆炸,虽然没有人员伤亡,但医院的损失却不小,整个城市的医疗系统一度陷入瘫痪状态。

当天中午劫匪再次打来电话,生成对袭击事件负责,并继续和米勒总统谈条件,双方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谈判终于确定了交换条件,莫迪总统支付一千万美金,然后释放五名政治犯换回邮政部长贝卡,而就在这个过程中艾米中心已经追踪到了劫匪的具体藏身地点。

艾米带人立即出去缉拿绑匪,而莫迪总统继续和劫匪纠缠,最终双方决定立即进行人质交换。

整个交换过程极其复杂,因为双方互不信任,所以导致交换难度非常大,莫迪总统先支付了赎金,然后又先释放了三名政治犯一表诚意,而劫匪也痛快地告诉了他贝卡的所在地点,双方的合作似乎很愉快,但总统大人却很清楚自己的忍耐终于到头了,终于不用在继续和对方低声下气的说话了,剩下的就是如何干掉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绑匪。

其实邮政部长的所在地就在禁区不远处的一条胡同里,几乎就在三名政治犯出城的同时莫迪总统的手下就找到了已经陷入中毒昏迷的邮政部长。

莫迪总统立即取消了另外两名政治犯的特赦令,这老小子足够奸诈,他才不会乖乖的履行也定呢。

因为两座像样的医院已经被毁,所以贝卡只能被送进总统府的医疗室,由总统的私人医生进行抢救,但是刚进入总统府,莫迪总统就急匆匆的来看侄女的情况。

莫迪总统赶到的时候贝卡的父亲,内政部长也早已赶到,此时的贝卡已经能睁开眼睛,浑身缠满了绷带,因为医生还没到无法进行详细检查,他们也只是处理了一下她身上的伤口,大多数伤口都集中在四肢和头部,身上到是没什么太大的伤痕。

医生赶到之后看到贝卡的状态就是一皱眉,他的第一个判断就是贝卡被注射了过量的毒品。

贝卡张了张嘴什么都说不出来,他看着莫迪和自己的父亲不住的流泪,不但无法说话,连手脚都动不了。

莫迪总统握住她的手:“贝卡,感觉怎么样?”几公里外幽灵正对着以前监听着医疗室生的一切,当他听到莫迪总统声音的时候立即通知本艾伦:“队长,已确认,目标出现。”“好,可以动手!”一边的本艾伦点了点头。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