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88、刺杀政要(03)

288、刺杀政要(03)


                就在邮政部长贝卡失踪的时候,莫迪总统正在他第n任夫人床上辛苦耕耘,莫迪总统是个绝对用户一夫一妻制的总统,但他身边的女人经常长相不一样,因为总统大人有个爱好就是离婚再娶,每个夫人的任期不过一年,第一夫人长相变化多端,但相同点就是容貌永远是年轻艳丽的,本国人民私下里称呼自己的总统大人换夫人的度比换衣服还快,但就算这样总统大人也没能奋斗出一儿半女,所以他重用的都是兄弟子侄。? ? ?.

在总统大人极度欢乐的时候没人敢打搅他,哪怕真的是天塌下来也得等总统大人心清耕耘完毕了再说,否则他会飙的,甚至有可能不管三七二十一拔出手枪先把坏他好事的人打成马蜂窝,然后在询问其他人到底生了什么。

所以总统大人知道他的侄女邮政部长失踪已经是事半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莫迪总统得到消息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有人要用贝卡要挟他,但后来想想又不太可能,他是个不受任何人要挟的总统,但是他很生气,生气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居然有人胆敢冒犯他总统大人的威严而绑架他的侄女,这不是太岁头上动土,在老虎屁股上拔毛吗?总之这是对他总统敌人尊严的一种裸的挑衅。

“,敢动我的人?”莫迪总统大怒,脸上的肥肉一阵乱颤,一激动刚刚系上的裤子差点掉了,他伸出熊掌一样的右手抓住自己的裤腰大吼道,“全城戒严,把一切可疑人员都给我抓起来,连老鼠都不要放过;叫贝斯塔来见我。”

总统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一个小时后全城戒严,到处都是军队,街上来不及回家的人全都被抓起来进行审问,连胆敢在这个是过街的老鼠都被抓起来遭到一顿毒打,原因很简单,这是总统敌人的命令,他的手下绝对唯命是从,于是全城的猫差点被气死,军队今天的表现直接让它们有了要失业的错觉。

国防部长贝斯塔,一个沉稳的中年人,沉稳到屁股着火了都会打电话报火警,然后趴在那等着人来救,这是真实生的事件,一次贝斯塔的裤子不慎被烟灰点燃,冒起了轻烟,他突奇想要检验一下消防队的反应能力,于是以平民身份打电话报火警,结果消防队赶到的时候贝斯塔的屁股已经露出了大半,可怜的消防队长就因为出警度太慢被国防部长枪毙。

邮政部长贝卡是贝斯塔的姐姐,所以他也很生气。

“贝卡失踪,你打算怎么办?”莫迪总统坐在他纯金的椅子上问贝斯塔。

“已经全城戒严,展开大搜救,挨家挨户的搜查,贝卡的随从已经别找到,我的人已经在那边进行勘察,稍后我会去现场看看,贝卡失踪的很蹊跷,就像人间蒸,暂时还无法确定是绑架还是暗杀。”贝斯塔扶了扶自己的军帽,他一直以军人自居,梦想成为伟大的军事家。

“一定要注意安全问题,我怀疑是反对派在搞鬼,防止他们趁机搞偷袭,你作为我的人一定要谨慎小心,不能给他们任何机会。”莫迪总统点上一支雪茄,“营救工作一定要尽快展开,贝卡是个好孩子,一定要把她救回来。”

“是,总统阁下,我明白。”贝斯塔点了点头,“我会全力展开营救行动。”

“嗯。”莫迪总统满意的点了点头,“是营救必须进行,贝卡是我们的亲人,一定要尽全力把她救回来。”

就在这时一名工作人员急匆匆的闯进来报告道:“总统阁下,部长阁下,酒店出事了,勘察现场生了爆炸,五名工作人员,六名警卫和三名军事顾问被埋在废墟中。”

所谓的顾问就是由国防部长贝斯塔亲自聘请的“红骷髅”雇佣军,他们负责高级别官员的保卫工作和帮军队制定训练计划以及训练高级总统亲卫。

“什么?”贝斯塔一下站起来。

“勘察现场的时候一名顾问现通风管道有问题,在拆卸通风口的时候生了爆炸,威力很大,整个酒店一侧全都被炸塌了,很多人被埋在了里面,现场正在清理废墟,但这些人生还的可能性不大。??.? `”

“这他妈到底是一群什么人?”贝斯塔皱起了眉头,“还有什么现?”

“没有了,现场已经完全遭到破坏。”工作人员摇了摇头。

贝斯塔在屋里踱着步思索了很久:“命令血骷髅的人介入调查,他们对这种袭击很有研究,在事情没解决之前一直保持全城戒严,调派有办案经验的高级警务人员参与邮政部长的失踪案,我担任总指挥,所有人都向我报告,前线进入一级战备,防止反对派借机进攻,总统阁下,这样安排是否可行?”

莫迪总统点了点头:“嗯,去办吧,把贝卡给我找回来,你们两个是我最看重的人,我希望她尽快回到我身边来。”

“是,我这就去办。”贝斯塔起身告辞。

离开总统府后贝斯塔召见了“血骷髅”的负责人艾米中校。

“部长阁下,我的人已经介入调查,放心,我们肯定会查清真相,别着急,如果是绑架案那绑架者肯定会提出要求。”艾米中校道。

“但是到现在也没有任何人和我们取得联系,这是我最担心的,如果对方什么都不要就麻烦了。”贝斯塔皱了皱眉,“我已经封锁全城,挨家挨户进行搜查,逮捕可疑人员。”

艾米点了点头:“大搜捕会给对方带来巨大的心理压力,如果他们还在城里的话肯定会露出破绽,但万一他们已经离开那就不好说了,如果是绑架案,那么短时间内肯定会和我们取得联系的,我的人已经进入了通信系统,一旦有人打电话过来我们就能找到对方的位置。”

“嗯,希望贝卡没事。”贝斯塔说道,毕竟贝卡是他姐姐,他还是很担心她的安全的。

就在两人商讨对策的时候电话想想了。

“喂……”贝斯塔拿起电话。

接线员:“部长阁下,有人打来电话自称邮政部长大人在他们手上,很奇怪号码我们查不到,电话是直接打到国防部来的,而且直接要求和您通话。”

“嗯?”贝斯塔皱了皱眉,“把电话接进来。”

“是。”

贝斯塔把电话开了免提:“喂,我是国防部长。”

“喂……部长先生,贝卡女士在我们手上,要不要听听她的声音?”对方声音很阴沉,略带嘶哑,说的是本地的方言。

还没等贝斯塔开口就听见那边传来了邮政部长的呼救声,但很快就消失了。

贝斯塔:“要直到绑架国家公职人员的罪名是很大的!”

“哈哈……”对方放肆的大笑,“不要用这种口吻和我说话,如果你还想她活着的话!”

这时候艾米拿着一张写满字的纸递给贝斯塔:拖延时间,三分钟我们就能追查到他的位置。

“我警告你们,如果你们敢碰贝卡一下不管你们是谁,不管你们在哪,我都会找到你们,然后把你们吊起来烧死。”贝斯塔脑门上青筋毕露,他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多年来已经没有人敢用这种口吻和他说话。

“很抱歉,部长先生,因为您的没礼貌贝卡女士失去了一只耳朵。”那边话音刚落贝斯塔就听见了一声惨叫。

“你……”贝斯塔几乎血灌瞳仁,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拳头攥得嘎嘎作响,但过了许久他又颓然坐下,“你们到底想要什么?”

“嗯,这才对。 .? `”对方显然很满意贝斯塔的妥协,“我们要你们释放监狱里的所有政治犯,另外在准备一千万美元汇入我们的指定户头,另外这个线路不安全,我们稍后联系……”

说完对方挂断了电话。

“啪……”贝斯塔将电话摔在地上,他简直气疯了,但却又毫无办法。

“怎么样?追踪到没有?”贝斯塔抬起头。

艾米中校摇了摇头:“很遗憾,差了一点,对方很在行,懂得追踪原理,在最后几秒钟里挂断了电话。”

“!”贝斯塔猛拍桌子。

“不要着急,他肯定还会打电话过来,我们还有机会再追踪他们的位置。”艾米中校安慰他。

“他们居然敢和我这么说话,我要他们死!”贝斯塔阴着脸说道,表情极度狰狞。

“放心吧,那是早晚的事。”艾米中校道。

“有没有什么别的现?”贝斯塔又问。

“虽然没最终到他们的位置,但我们可以追踪到这是一部手机信号,在东城,只要他再打电话过来我们就能现他的位置,另外对方是本地人,口音和用词方式都是本地人的习惯,年纪大约在五十岁上下,应该是个有过从军经历的人,至于是不是反对派的人还好确定,毕竟政治犯的范围太广了,不是所有政治犯都支持反对派。”

“嗯,很好。”贝斯塔立即调派军队重点布防在东城,一旦确定对方的位置他们就可以立即动手。

“对方使用手机追查起来有点困难,下次打电话过来可能移动位置,所以我建议全城部署,不管他在哪里都会在最短时间内赶到。”

“也好。”贝斯塔点了点头,立即调整部署,反正他手下的军队足够封锁全城。

艾米点上一支烟:“他们打电话来也算是个好消息,至少部长大人还活着,只要他们提要求我们就有机会把部长救回来。”

“嗯!”贝斯塔点了点头,转头对助手道,“叫人去监狱看看,审讯一下那些政治犯,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那钱的问题怎么办?准备不准备?”艾米问。

“嗯……”贝斯塔斟酌了一下,“准备吧,不过我是不相信他们拿到钱就会放人的,这算作一个稳住他们的办法,实在不行就先付钱,保住贝卡的命最重要。”

“好的。”艾米点了点头,“我去做准备,我的手下就在外面,已经连入通信系统,随时可以监控来电,如果绑匪再来电话而且不更换号码我们就可以锁定他的位置。”

“好,尽快去办。”贝斯塔点了点头。

十几分钟后艾米返回:“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我的人已经介入,我派遣五个人去城东,定位范围已经缩小到五平方公里之内。”

两小时后电话再次响起。

贝斯塔看向艾米,后者点了点头,他才拿起电话:“喂,我是国防部长。”

“部长先生,我的要求考虑的怎么样了?”

贝斯塔:“其实你除了要钱之外,并没有提出具体的要求。”

“哦,可能是我弄错了,好吧,那我就把要求提的更加详细一点。”

这时艾米举起一张纸:位置已经锁定,我马上派人赶往定位的地点,拖住他。

贝斯塔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和电话里的人纠缠:“好吧,那我们谈谈细节,不过别指望我答应你所有的要求。”

“那就看你希望邮政部长大人是否能全部回去了。”

“什么意思?什么叫全部回来?”隐约间贝斯塔产生了一种不好的感觉。

“意思是你答应的要求越多贝卡女士的待遇就越好,否则我会斟酌具体情况切除她身体的某系部位!”

“好吧,提要求吧,但我警告你,别太过分。”贝斯塔咬着牙说道,他在忍耐着,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究竟能忍多久。

“好吧,既然你这么着急我就成全你,在国防部大楼正对着的第三大道尽头的公寓楼3o9房间有一个纸箱,里面有一份政治犯名单,还有一部手机,名单上的人必须在今天中午前前部释放,而手机是你我联络的唯一工具,现在的这个联系方式已经不安全,我不会再用,给你的人十分钟时间,十分钟后我会打电话,如果无人接听或者接听的不是你我就会割掉贝卡的另一只耳朵,另外,不要白费力气定位我的手机了,你们是在浪费力气。”说完对方挂断了电话。

“快,去把手机取回来。”贝斯塔对艾米说道。

“我已经派人过去了,放心,十分钟肯定能回来。”艾米打开电脑,将屏幕对着贝斯塔,“我们的人已经到达锁定的地点,位置没有变化,这是通过卫星传输的现场图像。”

“还是你们的技术先进,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也可以有如此先进的设备!”贝斯塔感叹。

艾米解释道:“这项技术在西方国家已经普及,海豹突击队猎杀**的时候奥巴马就观看了实况,设备不贵,但你们没有自己的通讯卫星,租用的价值就太高了,我们这是借用了美军的通信系统,所以才能做到现场直播。”

图像很清晰,只是晃动的厉害,艾米解释,摄像头是架设在他手下一名队员肩膀上的,稳定性并不高才导致画面晃动厉害。

三名“血骷髅”战士带着十名特训的亲卫成员已经悄声无息的靠近了一间民宅,现在正式后半夜,里面没有一丝的灯光,幸好摄像头有夜视功能,所以他们才能清晰的看到行动的细节。

“嘭……”房门被踹开,一名队员扔了两枚闪光弹进去,爆炸之后几个人迅冲了进去,带着摄像头的队员也跟了进去,屋里空无一人,一个队员拿了一部手机对着摄像头道:“我们上当了,信号是通过这部手机呼叫转移之后打倒国防部的,手机经过特殊处理之后完全模拟射信号,我们追踪定位只能到这里。”

“妈的,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他并不惧怕我们追踪信号。”艾米骂道。

“什么意思?”贝斯塔居然没听懂。

“总之是绑匪用了欺骗手段转移了我们的注意力。”艾米无奈。

“哦!”贝斯塔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画面突然一阵晃动,然后就听有人喊道:“炸弹,这里有炸弹,快跑……”,紧跟着就是一声巨响,屏幕一阵剧烈的晃动,最后只剩下一片雪花。

“糟糕!出事了。”艾米骂了一句立即联系前面负责行动的军官,得到的答复是行动小组全军覆没。

“,这是个陷阱!”艾米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损失有多大?”贝斯塔问。

“我的三名手下,十名特训亲卫成员全部遇难。”艾米拳头捏得嘎嘎作响,“这是个阴谋。”

“嗯,看来这事越来越复杂了。”

“是的!”艾米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绑匪提供的手机可能会增加了一些加密功能,就是为了避开我们追踪,所以拿来之后先交给我的人让他们研究一下,看看能否破解。”

贝斯塔点了点头:“嗯,可以,但必须快,我们只有十分时间。”

“不用那么着急,您可以先接电话,然后我们在研究,反正绑匪不可能只是使用一次这个电话。”

说话间一名艾米的手下捧着一个盒子跑进来:“取到了,盒子没有问题,纸张无毒,电话很普通,但里面应该隐藏了加密程序……”他一边说一边将里面的东西取出来,一叠纸张,一部普通的诺基亚手机,就在这时候电话响了。

贝斯塔伸手就要去拿,却被艾米拦住了:“在没进行仔细检查之前还是少碰为妙,可能会存在致命菌类。”说着他用东西垫着手指接通了电话然后按了免提,

贝斯塔:“喂……”

“部长先生,很准时嘛!很高兴的通知您,因为您的准时保住了贝卡女士的另一只耳朵。”

贝斯塔哼了一声:“说说您的要求吧!”

“你身边肯定有很多人吧?否则你不会开免提,这样,要么叫他们出去,要么关掉免提,我不希望我们的谈话内容被第三人听到。”

贝斯塔装模作样的喊道:“你们出去。”

艾米几个人也装模作样的开门关门,弄出一些离开的声音。

“哼……你当我是傻子吗?”对方很不高兴,紧跟着那边就传来了一声惨叫,贝斯卡能听得出是贝卡的惨叫,只听那边继续说道,“因为你们的不诚实,贝卡女士唯一的耳朵已经被割了下来。”

“你……”贝斯塔再也忍不住了,他的手开始颤抖,牙齿咬的咯咯作响,他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所以,不要把我们当作傻子。”对方根本不给他怒的机会,“我不再重复我的要求,再敢欺骗我,下一个我就挖出她的眼睛。”

“好吧,你赢了。”贝斯塔无奈的对艾米等人道,“你们都出去。”

艾米指了指一边正在忙碌的手下摇了摇头趴在贝斯塔耳边压低声音道:“不行,我们要留下对信号进行截获,关掉免提也没关系,对方是个外行,他不知道我们可以通过信号窃取窃听内容。”

贝斯塔皱了皱眉就要去拿手机,艾米拦住他,取出一个塑料袋将手机装进去封好递给贝斯塔点了点头:“好了。”

贝斯塔赞叹的点了点头,还是艾米中校有办法,现在就算手机上真的有致命病菌也没有关系了,他关掉免提:“好了,你可以说了。”

“这才听话……”对方的声音突然变得模糊起来,仿佛受到了干扰,而且出现了一阵非常杂乱的杂音。

“什么?”贝塔斯将电话用力往耳朵上贴了贴,但还是听不清。

这时候负责喜好监控的艾米的手下抬起头道:“很奇怪,多了一个信号,对通话造成了干扰,但来源不明。”

“哦?能追踪吗?”艾米也觉得奇怪。

“我试试。”

“喂……我这边信号很差,听不清……什么?”通信效果太差了,贝斯塔恨不得把电话塞进耳朵。艾米见状就对手下道:“屏蔽掉信号,先保证通讯。”“嘭……”就在屋里的人各忙各的时候,贝斯塔那边突然传来传来一声闷响……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