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90、刺杀政要(05)

290、刺杀政要(05)


                在艾米中校的不懈努力之下,事情进展相当的顺利,在和绑匪的谈判中他们扳回了一局,至少夺回了主动权,在对政治犯的果断处决中绑匪终于妥协,看来这些政治犯已经成了他们的软肋,形势瞬间好转,绑匪已经答应交出邮政部长,自己的计划终于奏效了,可算是在总统面前找回了面子,与此同时他们还通过技术侦查掌握了绑匪的具体藏身之处,这更增加了他在总统面前立一功的信心,于是他带着自己的手下和二十几名由他们亲自训练的总统亲卫赶往最新确认的绑匪所在地。w?

情报显示的地点在城东的郊区,已经在城外,但路程并不远,开车半个小时就到了,那里是几个山坡中间的一片树林,环境较为复杂,为了不打草惊蛇艾米中校放弃了调动大规模军队的想法,而是自己带人亲自前往,他有自己的打算,一方面是因为之前国防部长的死和他有着脱不开的关系,不提绑匪多狡诈,毕竟保卫国防部长是他的责任所在,国防部长贝斯塔用重金把他请来的目的之一就是负责安全保卫工作,但是他却眼睁睁地看着贝斯塔部长被炸死,还他妈是被一部伪装成炸弹的手机炸碎了脑袋。

另一方面经过酒店爆炸案和绑匪设置手机转移陷阱生爆炸时间之后他从“红骷髅”带来的十几个人已经少了将近一半,这些人都是作战经验丰富的战士,居然连正式的战斗都没有参与就被干掉,这未免有点太冤了,所以他要报仇,抓住绑匪,立功受奖,在这个不懂特种作战的国家扬名立万。

绑匪的藏身地在树林深处的一栋木质建筑中,这是几栋相连的木屋,有点像是一个现代化的大别墅,只是建筑材料却都是木头,排场很大,但没什么档次可言,建筑结构但是蛮复杂的,屋子一间连着一间,中间的主建筑还是双层,这在当地是不多见的,只有一些富裕家庭才能住上这种房子。

艾米伏在远处的草丛里盯着木屋,队员们已经散开,从各个角度包围木屋。

“没现哨兵!”一名队员侦察之后返回来报告。

“根据定位显示信号的确是从这里出的。”另一名队员报告。

“一个哨兵都没有,肯定有问题,可能是个陷阱,别忘了另一组人马的遭遇。”另一名手下提醒艾米中校。

“我知道。”艾米点了点头,“继续观察,派遣几名总统亲卫进入打探情况。”

“是!”手下立即明白了他的用意,这是让总统亲卫做炮灰。

四名总统亲卫被挑选出来,动作娴熟的潜入了木屋,几分钟后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原来里面的确空无一人,又现了转接呼叫设备,但屋里曾经有人呆过,而且离开的时间不长,因为他们现了刚刚熄灭的烟头。

“妈的,又上当了,狡猾的绑匪,我们走。”艾米捏着转接设备低声骂道,其实他心里早已有了这方面的准备,有了前车之鉴,他已经想到绑匪可能再次用这招,但这次不白来,利用缴获的设备继续追踪还是有机会找到绑匪的确切位置的,如果不是第一次现的转接设备毁于大爆炸,他早就追查到绑匪的下落了。

队伍撤出树林,汽车就在不远处的公路上,总统亲卫那批人已经大部分都上了车。

“下一步怎么办?”一名手下问艾米中校。

“回去,再想办法。??.??`”艾米摇了摇头,“这些绑匪不太好对方,专业程度很强,我们得小心对待。”

那名手下点了点头,指挥剩下负责断后的总统亲卫撤离。

“轰轰……”两声巨响,远处的汽车突然爆炸,十几名总统亲卫士兵被活活炸死,另外两辆汽车和被炸毁。

“糟糕,我们上当了。”艾米一拍大腿。

就在这时,“噗……”一枚子弹飞过来正中他旁边已经手下的眉心,掀开了那名手下的天灵盖,脑浆喷了他一脸。

“狙击手,趴下。”艾米反应非常的快,他一个侧身翻倒在地上,翻滚着扑向一边的洼地,几乎就在倒地的同时又是一枚子弹飞过来,从他的上空飞过,如果不是他躲得及时,这枚子弹肯定个打在他的躯干上。

其他人队员也6续翻到在地上,但总统亲卫门的度还是不够快,一名亲卫的大腿上了一枪,子弹直接打在了骨头上,断骨都露了出来,鲜血狂喷,倒在地上不停的惨叫,另一名亲卫不过危险的冲上去,打算上前把他退回来。

“回来,那是陷阱……”艾米大喊,但已经来不及了,一枚子弹飞过来,准确的击中了他的脖子,那名亲卫双手捂着脖子倒在地上,鲜血从指缝里流出来,人很快就不行了。

“该死。”艾米大骂,“不要过去,敌人打伤他的目的就是为了引人去救,然后一个个干掉。”

这里是一片开阔地,不是所有人都如艾米那么运气,能找到一片洼地藏身,更多的人是暴露在空气之中的,又是几枚子弹飞到,一名他的手下和一名总统亲卫被打死。

“退进林子!”艾米喊了一嗓子,手下人开始后撤,撤回林子这短短不到三十秒的时间里又有一名“血骷髅”的队员和三名总统亲卫丢了小命。

“狙击手在对面的山脊上,距离一百。”一名队员大喊,但这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在空地上他们的狙击手就已经被敌人率先清除。

“嘭……”林子里突然传来了一声爆炸,一名总统亲卫踩到了地雷,瞬间被炸得支离破碎。

“林子里有埋伏。”有人大喊,但已经晚了,一阵激烈的枪声响了起来。

“报告情况。”艾米通过单兵电台大声问道。

“有埋伏,敌人数量不明,听枪声大约四五个,默克和三名总统亲卫倒下。”

“建立阵地,组织反击,我们人多,不要慌乱,我马上来。”艾米沉稳的大喊。

艾米冲到战斗最激烈的地方,现对方人不多,但战斗力很强,行动神出鬼没。

“坚守防线,阻止敌人的进攻,不要乱,只要守住他们就攻不上来。”艾米一边观察敌人的动向一边下着命令。

很快对面的枪声停了,这下倒是把他们搞得莫名其妙,敌人的进攻势头正旺,怎么突然停了?

艾米冷笑:“他们是觉得进攻效果太差,在改变战术,准备新一轮的攻击,大家守住自己的位置,冷静对待,不要乱,我们人多,他们拿我们没辙!”

“艾米中校,很意外会出现这种事情吧?”林子里突然有人说话,说的是英语,声音不大,很冷峻,冷得如同冬天的坚冰。 ? ? ?说 . `

“原来反对派有外援,怪不得能玩儿出这么多的花样,哈哈,你们这群笨蛋真是不简单,居然把国防部长杀掉,这一点我很佩服你,不过我很遗憾,你们计划失败了……”艾米哼了一声接话道,“更遗憾的是我们的动作太慢了,没能把你们堵在木屋里,这是我的错误,我嘀咕了你们。”

“投降吧,我留你个全尸。”对方的话差点把艾米气的笑出声来。

“别太嚣张,作为一个失败者你没资格向我提要求。”艾米非常不屑的说道,“你们做了那么多事情,不还是把邮政部长放了吗?你们反对派的那些政治犯不也是没救回去吗?说到底,你们失败了。”

“是吗?”对方的声音倒是出奇的冷静,“你以为放回你们的邮政部长就是我们的失败?你错了,你的杀伐谈判方式很好,看似夺回了主动权,但是你认为主动权真的就已经掌握在了你们的手里吗?真不知道是谁在自大,小子,别嚣张,有你哭的时候。”

“难道不是吗?你们没有拿到赎金,没救出政治犯,没有达到目的,这不是一种失败吗?”

“哈哈……”对方大笑,“那你可以问一下你们那边的情况,看看到底是谁失败了。”

“不要打算牵着我们的鼻子走。”艾米可不吃这一套,“我不上当。”艾米一边说一边打着手语给手下人分派任务,调整部署,准备进行一次反突击战,给敌人以重创。

“好吧,那我就告诉你,你们的总统大人,内政部长全都下地狱了,他们全死了,你可以不信,没关系,反正我们的真正目的已经达到,我就是为了告诉你这个好消息所以才停火,给你一分钟时间核实这件事情,让你做个明白鬼!”

艾米皱了皱眉叫过来一名手下:“去核实一下。”

艾米继续和对方周旋:“哼,多说无益,有本事来吧,我倒要看看你们有什么能耐。”

“哈哈。”对方大笑,“有些时候人真是可笑,明明已经失败却浑然不知,还把自己当作胜利者,现在你们正处在我们的包围之中,居然还以为自己掌握着主动权,可笑,真是可笑。”

“废话哨所,有本事就来吧!”艾米的话音刚落右翼就传来了枪声,同时有人在单兵电台里喊遭遇了攻击。

艾米立即带人去支援,但到了之后才现已经晚了,除了尸体可弹壳之外敌人毫无踪迹。

“中校,左翼出现敌人,我们损失惨重。”耳机里又有人喊道。

艾米马上冲过去,左翼死了三个总统亲卫,被无声武器射杀,全部打在头上。

这时去核实情况的手下返回:“中校,出大事了,总统和内政部长全都死了?”

“什么?”艾米不干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死的?”

“总统府医疗室生了大爆炸,里面的人全都被炸死了,总统、内政部长、邮政部长,医疗室内是所有人全都死了。”

“怎么可能?爆炸物是怎么进入总统府的?又怎么进入医疗室的?”艾米大声问。

“不知道,当事人全都死了。”

“不可能,这不可能,一定是假消息。”艾米用力的摇着头,他无法相信这是真的。

“艾米中校!”那个声音再次响起,“现在相信了吧!”

“这一定是假消息,是你们制造的烟幕弹,我不相信,你在扰乱我的军心,我不会上当的。”艾米又低声对着单兵电台喊道,“大家不要相信,这是假消息,所有人想我靠拢。”

“中校……只剩下我们几个了,其他人都……都联系不上了。”一个手下结结巴巴的说道。

“这不可能。”艾米疯了一样不停的对着单兵电台呼叫其他人,“回话,回话,有人听见吗,听见请回话。”

“艾米中校,你的人已经被我杀的差不多了,你的防线正在崩溃,投降吧,我留你个全尸。”那个鬼魅一样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不可能……绝不可能!”艾米看着身边的三四个人自言自语道,“我们来了十几个人,怎么一次有效的战斗都没进行就损失了大半?”

“噗噗噗……”一排子弹扫过来,又放到了两个。

“哒哒哒……”艾米和其他人立即向子弹扫过来的方向射击,密集的子弹瓢泼一样扫过去,直到他们将枪里的子弹打光。

换上新弹夹迅向那个方向靠近,到了之后他们才现,除了一株被他们打成筛子的大树之外什么都没有。

“轰……”树冠上突然爆炸,弹片雨点一样扑下来,仅剩的两名手下中又有一人被炸死,艾米和另外一名手下身上中了数枚弹片倒在地上。

混乱中,艾米模糊的看到几个人影正小心地向这边靠近,他本能的去摸枪,一枚子的那飞过来打在他的手腕上,他的手只剩下了一块皮肉还连着手臂上。

旁边的手下已经没有了反抗能力,一个人走上来对着他的头就是一枪。

艾米仰起头看着走进的几个人。

重拳将艾米的步枪踢飞,拔出他腰间的手枪。

本艾伦蹲下身:“真遗憾,艾米中校,这就是不听话的下场。”

“哼……”艾米冷哼,“落在你们的手里,随便吧。”

本艾伦点上一支烟:“怎么样?到现在还不知道究竟生了什么对吗?”

“没错,如果可以让我死个明白,先我想知道,总统和内政部长是怎么死的?你们是怎么把炸弹运入总统府的?”

本艾伦吸了口烟:“那还得多亏你帮忙,要不是你的杀伐谈判让我放了邮政部长我还真没办法对付你们的总统大人。”

“我不明白!”

本艾伦笑了笑:“炸弹就是邮政部长带进去的。”

“不可能,在找到邮政部长之后我检查了她的伤势,他身上除了破衣服什么都没有。”

“在她肚子里。”本艾伦不紧不慢的说道。“如果能毁掉医疗室炸弹肯定威力不小,她能吞下那么大的炸弹吗?”艾米还是不明白。“很简单,我们把c4装进避孕套然后逼她吞下去,这个灵感来自于毒贩用身体运送毒品,很简单,她吞下了一公斤的c4炸药,遥控引信装得很巧妙,一根细细的金属箱连载引爆装置上,一头在肚子里,另一头在她嘴里,固定在牙根上,其实不用也可以,这只是为了防止信号太弱无法引爆而做的备用措施。”本艾伦吸了口烟,“其实我们早晚都会放回邮政部长,作为炸弹的载体,她必须回到总统身边才能挥作用,但问题在于以什么理由回去才不会遭到怀疑,这还得感谢你的帮忙,要不是你利用政治犯做威胁,我还真没什么好办法顺理成章的放她回去。”

“我明白了。”艾米一下把事情全都想清楚了,“你们用毒品让邮政部长昏迷,这样她就无法说出到底生了什么,而炸毁医院就是为了让我们把他接回总统府,总统是邮政部长的叔叔,他肯定担心邮政部长的安全,一旦她出现总统肯定会去看望……好狠的计策!”

本艾伦点了点头:“嗯,猜的差不多,不过我要纠正一点,那就是给邮政部长注射毒品的要目的是让她先期就陷入昏迷,以至于不记得吞下了那么多避孕套炸弹。”

“我认输。”艾米服气的点了点头,“你们才是高手,这个计划真是天衣无缝,不费一兵一卒干掉了这个国家的主要政府脑。”

“这叫因地制宜。”重拳蹲下身拍了拍艾米的脸,“这个国家的政府脑都是至亲,他们会互相关心,故乡惦记,这才促成为我们的计划,还有你这个傻瓜帮忙,所以才会水到渠成。”

“哼……”艾米冷笑,“我真是费尽心机帮你们打成心愿,我真是个傻瓜,杀了我吧,我第一次现自己真的很蠢。”

“可惜现的太晚了。”本艾伦站起身,“送他下地狱。”

幽灵端起枪顶在了艾米的脑门上。

“等等……”艾米突然说道。

“现在求饶晚了点。”幽灵虽然这么说,但却没开枪。

“你是兽人……本艾伦。”艾米突然开后说道,“怪不得你的声音这么耳熟,你染黑了自己,但我还是想起来了。”

“没错,是我。”本艾伦转回头,“现在知道我的目的还不算晚。”

“明白了。”艾米叹了口气,“你是来找血骷髅晦气的,你要打击我们队长,你要让我们的任务失败,而且还要杀光我们的人。”“没错,这是你们必须付出的代价!”本艾伦一边走一边说道,“这是你们应得的下场。”“噗……”幽灵扣动了扳机,“做个明白鬼也不错!”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