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85、空骑归来(01)

285、空骑归来(01)


                任务胜利完成的很顺利,矿井被完全毁掉,队伍中也没有任何伤亡,对此本艾伦很满意,众人上车准备返回,经过长途跋涉,和数天的等待就是为了这半个小时的任务,但本艾伦还是觉得很值,毕竟对“血骷髅”的战斗到现在为止都还算顺利,在他看来,只要能复仇一切等待都是值得的。??.?`

离开之前布鲁斯找到本艾伦丢给他一本小包:“外财,见者有份。”

本艾伦打开才现里面是几十粒亮晶晶的钻石。

“,原来他们来这里有目的?”重拳低声骂道,“我还以为他是纯粹来帮忙的。”

“怪不得他们这么急急的帮忙,原来是看上了这里的矿产,也不错,看样子他这次收获不小。”响雷无奈的说道。

“达到目的就行了。”山狼摇了摇头,“不管他们出于什么目的来这里,至少他们在某种程度上对我们提供了帮了,这就足够了。”

本艾伦认同的点了点头:“嗯,至少还分了我们一份儿,来,每人两颗,算作这次任务的酬金,剩下的归入黑血的账户留作他用。”

没人动手,最后还是本艾伦将钻石塞进了他们的手里:“不要客气,我们是雇佣兵,拼了命就是为了钱,你们为黑血付出的已经够多了,这些是你们应得的。”

“我们现在不缺钱,这些年也没少赚了。”响雷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算了吧,我还不了解你们?”本艾伦重新坐下,“你们几个里面,狮鹫是个有正事的人,赚的钱全都寄回了家,赡养老人,供养孩子上学;幽灵没什么爱好所以存的钱还算多,他的家底算是最厚的;重拳也是这段时间有了玛丽的管束才没乱花钱,应该小攒了一笔,但时间短,应该也没多少;而山狼响雷和其他人都大手大脚,花钱如流水,除了贴补家用之外全都花天酒地了,基本没什么存款。”

“看来还是找个人管着好。”幽灵很认同的点了点头。

“靠……”重拳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我还算捡便宜了。”

“我们这叫享受生活。”响雷自我解嘲的笑了笑,“钱就是花的,留着就是废纸。”

山狼摇了摇头:“看来还是队长还是很了解我们。”

本艾伦点了点头:“别看最近的所有任务都是在复仇,看似是保卫黑血的义务行动,但我还是会从黑血的账户里取出足够的资金支付到你们的户头上,这才公平,反正账户里还有几个亿资金,都是白得的,与其留着臭,不如以这种方式分给大家,既然是出来赚钱的,这样才公平,我是老佣兵,懂得分寸,知道什么时候该给钱。”

“其实。”狮鹫清了清嗓子,“我们这些人就算没钱也一样留下来战斗,这是我们该做的,之前我们从黑血得到了不少的利益,现在黑血有难,我们有责任为之战斗。”

“对,现在不是谈钱的时候。”幽灵颠了颠手里的钻石,然后递到本艾伦面前,“所以,你还是先收着吧,有黑血我们还有赚钱的机会,这些留着给阵亡的兄弟做抚恤金!”

“虽然幽灵说的不吉利,但这道是个不错的注意。”重拳也递出了自己的钻石。

山狼、响雷也是同样的看法。

本艾伦看眼前的几只大手长叹一声:“好吧,我明白了,你们能这么想我很欣慰,不过这次就这样,送出去的东西我不会再拿回来的习惯。”

几个人见状只好抽回手,本艾伦看着他们:“好了,这个问题不再谈论,这次的复仇行动可能会旷日持久的进行很长时间,大家要做好心里准备,另外除了你们我没有和血骷髅相关的一些细节信息诉他其他人,包括我们在进行的一系列行动以及和幽灵军团的合作,他们只知道在执行战斗任务,根本就不清楚细节,所以你们也管住自己的嘴巴,别透漏出去,内奸的事情还没查清,我不希望消息再次走漏出去,明白吗?”

几个人都点了点头,幽灵问道:“不告诉他们也不是办法,他们早晚都会猜到。 .? `”

“嗯,这的确是个问题。”山狼表示赞同。

“我知道,但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会想办法解决。”本艾伦摇了摇头,“其实,这件事真的很麻烦。”

在西伯利亚平原上足足奔波了一天一夜之后他们才回到了现代社会,布鲁斯的人先撤走了,留下了大批的剩余物资和武器装备,几乎全都送给了本艾伦,这次他们是赚大了,这些东西也不放在眼里。

本艾伦到是真不浪费,将布鲁斯留下的连同自己用完的武器装备隐藏在一处黑血的私宅里,这个私宅是“黑血”在莫斯科远郊的一个据点,平时来俄罗斯居执行任务时候的一个落脚点,虽然没人看守,很隐秘。

回到法国之后本艾伦给幽灵放了假,他可以回家看老婆,其他人因为家太远只能呆在8号安全屋,幽灵兴冲冲的回到家,因为时间尚早,美惠子还没回来,他打算给美惠子来个惊喜。

和离开的时候相比房间里温馨了很多,美惠子的精心布置之下他终于体会到了那种浓浓的家庭温暖,幽灵在这里找到了家的感觉。

休息了一会儿之后幽灵去市买了足够新鲜的食材,动手做饭,幽灵不是重拳手艺没有那么好,但他还是根据记忆做了几道菜,尝了尝现味道不对,不由得感叹自己不是做厨师的料,最后全部倒掉,无奈之下他只好打电话订餐,有钱就是方便,傍晚温馨的烛光晚餐摆在了桌上,幽灵看了看表,时间差不多了,自己换了一身便装坐在桌前等美惠子回来。

五点多美惠子回来了,当她打开房门的时候吓了一跳,屋里的一切都让她感到无比的惊喜。

“凯恩君回来了。”美惠子手里的苏本全都滑落在地,捂住嘴一脸不相信的看着幽灵,最后冲过去一头扎进了幽灵的怀里。

幽灵抱住她:“回来了。”

“上帝,回来怎么不打个招呼。”美惠子打了幽灵一下。

“准备开餐吧,一切就绪了。”幽灵打开一瓶红酒。

“稍等我一下。”美惠子赶紧跑进去梳洗一番换了衣服才出来落座,动作轻盈的犹如花仙子。

“生活的还习惯吧?”幽灵一边吃着东西一边问。

“还好,学习的压力不大,人也好相处。”美惠子道,“只是听百合子说父亲大人非常的生气,我有些担心。”

“过段时间我陪你回去看看,这件事终究需要解决,我的上司已经答应通过在东京的关系影响一下,希望会有效果。”幽灵看着美惠子,“放心吧,我保证这件事会有一个稳妥的处理方式。”

“真的?”美惠子有些不相信。

幽灵点了点头:“这段时期我又想起了不少的事情,上次我们去东京已经和你父亲的帮会进行了合作谈判,用不了多久我们双方将成为合作伙伴,这一点你可以放心,我保证处理好各方面的关系,让你父亲接纳我,到时候你就可以安心的回家了。”

“那真是太好了,希望一切顺利。”美惠子端起酒杯,“为了我们的将来。”

幽灵也端起酒杯:“为了我们的将来,干杯。”

放下酒杯幽灵继续说道:“过一段时间,把手里的工作忙完之后我就辞职,在家陪你,我计算了一下我们的产业,下班半辈子都花不完,我们可以开农场,或者做投资,总之不会把你一个人丢在家里太久了。”

美惠子大喜:“那真是太好了,不过您作为一个男人是不可以闲在家里的,应该有自己的事业才对,美惠子虽然希望您能常伴左右,但更希望您事业有成。”

幽灵点了点头:“放心,我是不会让你失望的。? ? ?.”

“凯恩君……”美惠子由于了一下才继续说道,“之前您一直处于失忆状态,现在您想起了很多事情,能不能让我更了解您。”

幽灵叹了口气:“是我太粗心了,从没介绍过自己,这样吧,晚餐后我给你讲一个故事,故事很长。”

美惠子点了点头:“没关系,不管故事多长,只要是凯恩君讲的,我都愿意听!”

幽灵点了点头,两人继续烛光晚餐。

餐后拉住美惠子坐在沙上将她揽在怀里:“事情要从十几年前说起,具体时间我也记不清了,那是在缅甸和中国的边境地区……”

在本艾伦他们回到法国半个月后护士团和赌徒的另一组人马6续归来,两方面的任务完成的都很顺利,“黑血”的几次分批行动之后“血骷髅”损失惨重,布鲁斯提供的情报显示,“血骷髅”光产业损失一项就过两亿美元,还不算手下的阵亡补贴和任务失败的合约赔偿,马克西蒙几乎暴跳如雷,他疯的寻找到底是谁在对付他,但在多方查找之后却一无所获。

布鲁斯通过渠道散布了一系列的假消息,以迷惑马克西蒙,包括大批仇家针对“红骷髅”的复仇行动,到政治利益纠葛下的灭口行动,反正“红骷髅”的仇家遍地,而且他们参与的政治阴谋也不在少数,这两种可能完全存在,导致马克西蒙一下子陷入了混乱之中,根本无暇估计“黑血”这方面的事情,给“黑血”争取了足够的喘息机会。

复仇行动进行的异常顺利,这让本艾伦有种措手不及的感觉,不过思索之余他也觉得欣慰,毕竟“黑血”遭受打压太久了,该是翻身的时候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布鲁斯约见了本艾伦……

见面是在郊外,本艾伦带了重拳和山狼早早就到了。

“队长,为什么在郊外见面?”重拳有点纳闷地问,山狼也是一脸的疑惑。

“去了你就知道了。”本艾伦心不在焉的说道。

见他不想说,山狼和重拳也不好在多问,只能陪着他继续等下去,没多久布鲁斯出现了,他将车停在了不远处,下车之后径直向这边走过来。

“本,你要的人在车上。”布鲁斯指了指自己的越野车。

本艾伦迫不及待的冲过去,但又被布鲁斯拦住,他意味深长的看着本艾伦:“你准备好了吗?”

本艾伦心里一颤:“我能想到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布鲁斯点了点头放开他:“好吧。”

重拳拉开车门,里面坐着一个人,满头满脸的疤痕,只有一只眼睛,没有鼻子……

本艾伦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这……”山狼和重拳同时僵住了。

“空骑……”本艾伦呻吟着说道。

“空骑……空骑?”重拳几乎吼出来。

空骑睁着一支眼睛看着他们,目光黯淡无神,仿佛看着一群毫不相干的陌生人。

“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神志不清,状态非常的糟糕,他的精神已经完全的崩溃了。”布鲁斯在一边说道。

“空骑……”重拳身手去扶他。

空骑抖了一下,本能地往后缩,如同见了猫的老鼠。

“我是重拳!”重拳手僵在半空中。

仔细一看之下他们才现空骑远比表面上惨的多,双手加起来剩下不足六根手指,剩下的也大多不完整,左脚只剩下脚掌,右脚剩下三根脚趾,耳朵残缺不全,头上全是腐蚀液体留下的疤痕。

“是……是谁?”山狼一声怒吼。

本艾伦手抖成一团,他闭上眼睛,努力平复自己的内心:“在哪找到他的?”

“黑山共和国的马耳他军营,血骷髅的秘密集训地。”我们花了一个月时间才把他弄出来。”布鲁斯低声说道,“他已经对红骷髅没有任何价值了,只是他们不打算放过他,一直在折磨他,后期管理松懈,我们买通了看守,制造了一次火灾,用一具尸体把他偷偷的换了出来。”

“嘭……”本艾伦一拳打在身边的树上,拳面鲜血淋漓,他几乎嘶吼着喊道,“马克西蒙,我绝饶不了你!”

“你打算怎么安置他?”布鲁斯问。

“不知道。”本艾伦喘着粗气说道。

“交给我吧。”布鲁斯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知道一家军人疗养院,那里条件不错,是我一个朋友开的,我送他过去治疗一段看看效果。”

“不……我们自己有地方安置他。”本艾伦摇了摇头,他回过头,见空骑还在躲避重拳和山狼。

“你们现在连个藏身之处都没有,怎么找个他?他现在可是一点自理能力都没有。”布鲁斯继续说道,“所以,还是交给我的好,去治疗一段没准会有起色。”

经过布鲁斯的劝解本艾伦终于接受了布鲁斯的建议。

布鲁斯拿出一个存储器递给本艾伦:“下一次的行动计划,回去做好准备,这次规模比较大,你们要做好充分准备。”

本艾伦默默地点了点头。

“血骷髅的兵力损失已经过半数,我们分头行动,再有两次这种规模的打击他们将没有翻盘的机会,所以为了彻底毁掉血骷髅再忍耐一下。”布鲁斯又拍了拍本艾伦的肩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何况你用不上再等十年。”

布鲁斯将空骑带走,留下三人呆立在路边。

“这就是空骑的未来吗?”重拳像是在问别人,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他有未来吗?”山狼道。

“我们能做的只是为他报仇。”本艾伦攥紧手里的存储器拳头捏得嘎嘎直响。

“报仇?报仇空骑也无法恢复之前的样子。”重拳颓然说道。

“至少不能让马克西蒙过的那么舒坦。”山狼哼了一声,“至少不能让血骷髅继续存在下去,他们都得死。”

“我们走。”本艾伦转身走向自己的车,“回去准备复仇。”

“下一个任务去哪?”重拳问。

本艾伦晃了晃手里的存储器:“还不知道。”

8号安全无,现在已经成了“黑血”的大本营,所有人都挣扎在这里,人太多了,外面又扎了好多帐篷,反正是在山林之间环境幽静,众人住着也算舒坦。

前面就是湖,吃鱼方便,但这种淡水鱼只有幽灵能驾驭得了,别人还真做不出那个味道。

露营生活过的很惬意,捕鱼打猎的生活非常的舒坦,本艾伦对众人的行为也不多做限制,大家都怎么舒服怎么来。

这还是他们陷入危机之后第一次真正放松下来,这段没有任务的时间他们也乐的清闲。

回来之后本艾伦直接扎进房间不出来,重拳和山狼也没什么精神,在回来的路上本艾伦命令他们不得泄露与空骑有关的任何信息。

“嗨,亲爱的,你的脸色好难看。”细心的玛丽一眼看出了重拳的异样。

“没事,不太舒服。”重拳摇了摇头。

“真的?”玛丽摸了摸重拳的脸,“你有心事。”

“没有。”重拳笑了笑,“陪我走走。”

“好!”玛丽点了点头。

两人挽着手沿着湖边向远处走去。

“这对小情人还真浪漫。”平子在一边轻声感叹道。

“怎么?羡慕吗?”赌徒走过来,望着重拳和玛丽的背影,“如果你羡慕,我也可以陪你浪漫一下。”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平子一脚揣进了湖里,引得众人一阵哄笑。

赌徒从水里钻出来抹了一把脸对按上的平子喊道:“喂,小妞,火气干嘛那么大?”

平子看都不看他一眼转身走了。

“嗨,伙计,怎么让你小妞耍了?”飓风在按上伸出手。

“这小妞动作太快了,我没心理准备。”赌徒拉住飓风的手爬上岸,可刚走了一半飓风突然松手,赌徒猝不及防又掉进了湖里,众人又是一阵大笑。飓风恶作剧的看着赌徒:“对不起,我没抓住。”赌徒从水里爬起来气的大骂:“飓风,,you。”

在不远处钓鱼的绅士大骂赌徒吓跑了他的鱼,信使在不远处调试这卫星天线看了之后也不断的摇头,一大群女兵聚在一起看热闹。

山狼躺在草地上看着他默默无语,他还在想着空骑的遭遇,一个生龙活虎的暂时,再见面的时候居然变成了一个连人都认不出来的傻子,这样的结局比死亡更可怕,失去了意识变得连动物都不如,一个人就这么完了?这么多年的从军经历中他见多了各种惨相,但很少有如此悲惨的事情生在自己人身上,他曾经想过,在兄弟不行的时候给他一枪,那才是最好的解脱,但很多无法控制的事情真的让人很无奈。

剃刀在草坪上支起了烤肉架子,焦煳的肉香四溢,各种酒水也摆了出来,众人开始野餐,这是他们长久以来最放松的一天。

狮鹫坐在屋顶上观察着附近的动静,他是所有人中最警觉的一个,不管什么时候都不会轻易放松。

“嘿……”军医在下面挥了挥手。

狮鹫转过头,军医将一块包好的肉和一瓶酒丢了上来,狮鹫接住,扬了扬手表示感谢,但他只是默默地吃着烤的恰到好处的肉块,酒连动都没动,这是多年的习惯,他很少喝酒。

水鬼从湖里翻上来,怀里抱着一条大鱼,大叫着重拳要吃新鲜的鱼肉。

营地里欢呼雀跃,场面非常的热闹,稍晚一点本艾伦也加入派对,除了少数担任执勤任务的人之外其他人都开怀畅饮,人生难得几回醉?生活只对懂得享受的人敞开胸怀。

山狼喝的醉眼蒙眬,他坐在一边的石头山看着众人狂欢,夜色中一切变得那么不真实,似真似幻恍如梦境。

重拳和玛丽坐在远处的湖边喝啤酒聊天,他们在畅想未来,其实两人确立了关系之后就已经在考虑今后,他们早就做好了打算,他们的钱不多,但也足够过完下半辈子,对他们来说退出战场只是时间问题。

本艾伦靠着大树不停地喝着酒,他觉得亏欠空骑,但事已至此,已经无法挽回,他担心“黑血”会在他说理消失,他不希望在这里的人出事,但现实残酷,不斗争下他们就没有存活的希望,和“血骷髅”之间的仇恨是不死不休的。这段时间他并没有再联系马丁,双方的合作并没有终止,但也没有继续下去,只是就这么悬着,本艾伦清楚他们早晚还得和马丁合作,而马丁一需要他们继续执行一些见不得人的任务,双方互相依存,颇有一种狼狈为奸的意味,虽然不好听,但事实如此。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解决现在面临的问题,仇敌已经确立,复仇迫在眉睫,但也不能急于一时,必须按部就班地进行下去,他要让“血骷髅”付出代价,杀光他们不是目的,他要让“血骷髅”在死亡的恐惧中逃亡……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