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92、充满希望(02)

292、充满希望(02)


                “黑血”继续放假休整,等消息,但布鲁斯那边却一直没有动静,一晃半个月了不见人影,本艾伦有些着急,复仇的事情虽然不算迫在眉睫,但他却不想给“血骷髅”喘息的机会,可无奈的是,没有布鲁斯的情报他还真无从下手,虽然已经恢复了情报收集工作,但一时间情报来源并不充足,对“血骷髅”的侦查工作进展并不顺利,不过从一些渠道得知,马克西蒙已经将自己的队伍带离驻地不知去向,应该是觉苗头不对,躲了起来。 着急不解决问题,本艾伦只好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公司重建的问题上,虽然这件事已经交给了诺曼打理,但毕竟他是“黑血”的最终boss,决策的事情都得由他拍板决定,所以他还是很忙的,筹建阶段千头万绪,但工作还得一点点的干,公司重新成立之后需要拓展业务、开设分支机构、选择合作伙伴,一切一切都需要仔细考虑,日本那边的火雨已经和“吉川会”达成协议,双方的合作公司也已经开始营业,初期的摸索和磨合需要时间,这个他并不担心,双方都有实力,合作起来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细节上可以慢慢理顺,这家公司其实就是一家大型的洗钱公司,“吉川会”的非法资金很大一部分都要通过这里“漂白”,而“黑血”也可以在赚钱的同时借此机会进入日本市场,扩大业务范围,借助“吉川会”的势力站稳脚跟。

本艾伦带着山狼忙得不亦乐乎的同时其他人却都闲的蛋疼,前期的放松之后大家又恢复了日常训练,雇佣兵是靠本事吃饭的,大家都明白体质在战场上的重要性,所以恢复体能训练和基本技能训练已经是一种常态,放松绝不过一周,大家都会自觉回到到集训状态,但闲着的时候还是觉得很无聊,于是幽灵提议去新开张的公司转转,得到了大家的热烈用于。

其实幽灵是有自己的私心的,因为去巴黎他可以“顺道”回家看看美惠子,这个借口够体面,也不至于被大家笑话。

一行人驱车前往巴黎的公司所在地,结果被门口的保安挡在了门外,理由很简单,没有预约,未经许可,禁止擅入,气的飓风差点当场飙。

“你他娘的睁开狗眼看看我们是谁。”飓风指着胸前士兵牌上的“黑血”标志,“我们可是公司的人。”

“对不起先生,上面有命令,我不管你们是谁,这是我的职责。”保安已经明显底气不足,但还是丝毫不让步,在面对一群凶神恶煞的大汉时还能保持镇定已经很不容易了。

“妈的,老子是公司的股东,你无权阻拦。”飓风指着封闭的大门对着包含吼道,“快开门,我已经很给你面子了,别逼我动手。”

“对不起,请联系公司办公人员给我授权,否则我不能从命。”保安的脸色已经白,但依然在努力坚持。

“。”飓风大怒,一把揪住保安的衣领抓小鸡一样把他提了起来,另一名保安立即身手去摸腰间的电棍,结果被幽灵足以杀人的目光镇住,他只好放开手对巨人喊道,“别动手,我可以帮你们联系内部,放开他。 ”

“那就快点,在他死之前把门给我打开。”飓风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另一名保安吓得赶紧去打电话。

“放手。”突然有人大喊了一声,众人转头以看才现,原来说话的是山狼,今天的山狼一身黑西装,打着领带,看上去很帅气,但脸上却带着怒意,很简单,他对飓风等人的表现非常的不满。

飓风松开手:“怎么才出来?我们差点被当在自己公司门外。 .? `”

“你们不给我惹祸很困难吗?”山狼很生气的说道。

“没有啊,我们只想进去。”飓风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而对已经被他掐得面脸通红的保安却视而不见。

山狼摇了摇头,走上去想保安道了歉,然后办理了相关的手续之后带着众人进入公司。

“怎么进公司还有这么多限制吗?”幽灵边走边问。

“一切都是为了安全,好了,会儿给你们办通行卡,以后来公司就没人阻拦你们了。”山狼在前面引路。

“我们算是哪个部门的?”重拳问。

“安全部高级安全顾问,和部门经理同级,不受任何限制,不用坐班,你一年不来公司都没关系。”山狼将他们带入公司大厅。

“哇哦,好多美女。”赌徒的眼睛开始闪光,“我去泡金那个,今晚上床,有人愿意和我打赌没有?”

“行了。”山狼低喝一声,“别他妈在这现眼,跟我去办公室。”

一群大汉在众多职员异样的目光中穿过办公区,谁也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个个长得凶神恶煞的,怎么看怎么不像好人,不过是山狼带进来的应该不是来这里闹事的。

到了办公室山狼才现,人太多,办公室空间不够,他只好把大家带进了会议室:“你们先坐着,别乱跑,我去找队长。”

山狼的话几乎和白说一样,他离开众人就迫不及待的出了门输出乱逛,公司新开张之后他们还是第一次来,职员都不认识了不说,公司内部也进行了重新装修。

赌徒找到那个金美女聊天,结果人家根本就不理他,他不死心,继续纠缠,结果被美女警告要报警,他这才作罢,他倒不是怕警察,而是不想在这里闹出乱子,毕竟这是他们自己的公司。

飓风直接钻进了总裁办公室,把外面的员工吓了一跳,还以为这家伙疯了,居然到处乱闯,但没人干上前阻拦。

本艾伦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在总裁办公室里闲聊,飓风坐在大办公桌后面撇着嘴抽着烟,双腿翘在办公桌上,一点涵养都没有。

本艾伦一出现所有人立即站立起,动作整齐划一。

“你们那……”本艾伦无奈地摇了摇头,“这是我们自己的公司,就不能注意点自己的形象?”

“自己公司才该放松。”赌徒厚着脸皮说道。

飓风赶紧离开办公桌给本艾伦腾地方:“队长请坐。”

“来公司欢迎,但不许惹祸。”本艾伦坐下,“这不是我的位置,这是诺曼的办公室你,你们进来干什么?”

“那你的办公室呢?”飓风问。??.?`

“我要办公室干什么?一年来不了几次,浪费。”本艾伦看着众人,“闲不住了?”

“很无聊。”重拳耸了耸肩,“所以来看看。”

“你们这些家伙怎么跑到这来了?”山狼拿着一大叠卡片进来,“身份卡给你们,以后再来就没人拦你们了。”

“高级安全顾问。”幽灵看着自己卡片上的照片,“这照片还是我在受训时候照的。”

“只是个身份象征,没必要搞的那么正式。”重拳将卡片别在胸前,“还有那么点高级职员意思。”

“公司有公司的规定,大家一定要遵守,禁止惹祸。”本艾伦看着他们,“中午凭卡片到餐厅就餐,我和山狼都没有自己的办公室,你们也一样,这一点谁别奢望,一会儿去更衣室换西装,别在这给我丢人现眼。”

“还要穿西装?”重拳皱了皱眉。

“不喜欢穿你可以光屁股,这个不限制。”山狼瞪了他一眼,“衣服是新定的,这就是你们的工作装,以后到公司都给我换上。”

一群大汉换上了西装,每个人都是肌肉达的壮汉,所以穿上西装之后更显得身材挺拔英武不凡,只是他们穿不惯这些修身的衣服,觉得不舒服,于是穿上之后没多久就变成了松松垮垮的领带和敞怀露肚,英气也变成了匪气十足,不过他们军人的做派倒是帮他们挽回了一些面子。

本来他们是过来看热闹的,但没到一天新鲜劲就过了,因为公司的各种规矩让他们很不适应,所以吃了中午饭这群家伙就全都跑了,繁华的巴黎总比这里有意思,幽灵被山狼留下,说有事情找他。

“什么事?”幽灵有些奇怪地问。

“你的岳父大人来了。”山狼看着幽灵,“昨天就到了,队长准备晚上安排你们见面。”

“啊……”幽灵苦着脸说道。“能不能不见?”

“早晚都得见,这是个机会,也好缓和一下关系。”山狼丢给幽灵一把车钥匙,“去把美惠子接来。”

幽灵还是有点反应不过来,他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和美惠子的父亲见面。

川口雄一是来洽谈合作的,当然促使他来法国的另一个主要原因也是为美惠子,他早就知道了美惠子在巴黎,当初他差点派人把美惠子抓回去,但思前想后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生气归生气,但他还是不希望把父女关系搞的太僵,直到本艾伦邀请他到巴黎参加公司开业典礼同时洽谈合作业务,他才算是决定来一趟,等到了之后本艾伦才告诉他美惠子和幽灵在一起,他这才知道美惠子的男人原来是个雇佣兵,作为一个父亲他非常担忧,雇佣军不是什么好职业,血腥杀戮是家常便饭,美惠子一个小姑娘怎么能和这种人在一起?但听了本艾伦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他他之后,他对幽灵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特别是幽灵是本艾伦的手下,他不得不考虑“吉川会”和“黑血”的个合作关系,所以尽管他很不高兴,但也没带在脸上。

说完整件事情之后出乎本艾伦意料的是这个老黑帮只是长叹一声,居然没有怒。

今天晚上的会面是本艾伦精心考虑过的,让美惠子和川口见一面,也给幽灵一个缓和双方关系的机会。

晚上七点,宴会开始,规格很高,本艾伦、山狼、诺曼、火雨全部出场,这是“黑血”的所有高层,双方详细讨论了合作细节,把一些之前没达成共识的问题又重新进行了洽谈,气氛很融洽,这是一次对双方都有利的合作,而且未来前景广阔,所以大家都很高兴。

晚上十点宴会结束,在酒店川口的房间美惠子见到了父亲,川口看着自己的女儿一言不,美惠子哭着扑进父亲的怀里,川口叹着气摸着女儿的头:“我无数次想过和你再次见面的场面,我以为我会怒,但……”

“父亲,很对不起,让你和母亲担心了。”美惠子哭的满脸泪痕。

“算了,事已至此,就算我再生意也于事无补。”川口无奈地摇了摇头,“你不知道你给我惹了多大的麻烦。”

“太对不起您了。”美惠子继续大哭,幽灵站在一边有些尴尬,自始至终川口都没看他一眼,川口的四名保镖成半圆形站在幽灵身后,全身戒备的盯着他,幽灵根本没把这些人放在眼里,在他看来这四个人应该身手不错,但自己有把握在半分钟内将他们全都放到,如果直接杀掉的话可能比这还快。

“在这里过得好吗?”川口让美惠子坐下。

“很好,生活安定,学习很顺利,凯恩君对我非常好。”美惠子擦了擦眼泪,起身走过去抓住幽灵的手,“父亲大人,凯恩君是个不可多得的好男人,所以我恳请父亲大人能接纳他。”

“你们才认识多久?了解一个人可没那么简单。”川口的表情冷了起来,他看着幽灵,“一个雇佣兵能好到哪去?你们的刚认识不可能完全了解对方。”

“川口先生,我有能力给美惠子一个值得期待的未来。”幽灵憋了半天只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之前准备的开场白全都忘了,倒不是因为紧张,而是他对川口的表现有些意外,原本他以为川口会对他飙。

“哼……”川口没理他,继续对美惠子说道,“看来我想带你回去也不太可能了。”

“是的,父亲大人,我不回去,我不想在见到哪个混蛋。”美惠子一脸的坚决。

川口长叹一声:“你不会再见到他了!”

“父亲……”美惠子没明白他的意思。

“石井已经不在人世了。”川口扫了幽灵一眼,“半个月前他被人丢进了下水道,死了。”

“死了?”幽灵有些意外,“谁干的?”

“这个我该问你。”川口抬起头,“不是你叫人干的好事?”

“我?”幽灵愣住了,“我一直都在外面,怎么可能?”

“不会的,凯恩君虽然不喜欢石井,但他肯定不会杀人,在东京的时候凯恩君几次放过石井,不可能是他。”美惠子立即替幽灵辩解。

川口盯着幽灵:“死一个川口我不放在心上,但要是你做的那就完全不同了。”

“不是我。”幽灵盯着川口,“杀人而已,我杀的人不在少数,但杀得光明磊落,石井不是我杀的,这个我没必要欺骗您。”

石井端起桌上的杯子喝了口茶:“这件事我会查清楚。”

“您要怎么样才能相信我。”幽灵盯着川口。

“哼……”川口冷哼一声,“我怎么都不会相信你。”

这句话把幽灵说的彻底无语了。

“父亲,那石井家族有没有找您的麻烦?”美惠子紧紧地抓着幽灵的手。

川口见如果自己不让幽灵坐下美惠子也没有坐下讲话的意思不由得苦笑着摇了摇头:“好了,你们都坐下吧。”

幽灵看向美惠子征求她的意见,美惠子点了点头拉着幽灵坐下,两人紧挨着手依然握在一起,看得川口不停的叹气。

“石井家族可不是那么好惹的,当然,他们不知道你们的事情,所以没找我的麻烦,但石井的死让他老子差点疯掉,他通过各种关系寻找凶手,但折腾到头也没查到什么线索,非常奇怪,事时段在晚上十点,居然没有目击者,连监控设备都没现任何踪迹,一下子变成了无头案,但老山口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他几乎是倾家族之力继续调查,现在仍然没有结果。”川口一边说一边看着幽灵,“只有你们这种人才有这种本事,所以我不得不怀疑是你们的人干的。”

幽灵笑了笑:“虽然为了美惠子我什么事都干的出来,但这件事我完全不知情。”

川口不理他,继续对美惠子说道:“这件事情还没平息,可能麻烦还在后面,所以你暂时不要回去,不要把石井家族的注意力吸引过来,这很麻烦。”

幽灵这才明白,为什么川口不着急让美惠子回去,原来是为了避免麻烦。

川口继续道:“我会派一些人过来照顾你的生活,从吃喝到安全你都不必担心。”

美惠子摇头:“不必了,我在这里很好,房子比东京的好,生活也不错,学校环境和很好,凯恩君也很体贴。”

川口皱了皱眉:“明天带我去你的住处看看。”

当晚川口和美惠子谈了很久,中指场面要比幽灵预计的好,这倒是个好事,虽然没有突破,但关系还是有改变的可能的。

第二天川口去了幽灵的家,原本他还以为美惠子是在安慰她,说生活的如何如何好,但到了之后他才现,幽灵的生活条件真的很不错,以幽灵的年纪在巴黎的富人区有这么大的房子是非常难得的。

“还不错。”川口看着无力的陈设,“有点在东京家里的感觉。”“这是我亲手布置的。”美惠子颇为骄傲的说道。“我们的美惠子长大了!”川口感叹着说到。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