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94、充满希望(04)

294、充满希望(04)


                8号安全屋,所有人全部到齐,本艾伦看着大家很久没说话,大家也正用一种期盼的眼光看着他。? ??.?`

过了一会儿本艾伦才开口说道:“这次任务可能很危险,按照惯例到达目的地之前我是不会告诉大家太多事情的,所以大家不要多问,只做准备就可以,很简单,带着你们的脑袋和手脚,其他东西到那边会有人为我们准备好,大家精神点,你们不是觉得最近的生活很无聊吗?现在有任务了兴奋起来吧。”

“要做长途旅行吗?”飓风懒洋洋的问道。

“不会太长,但也不短。”本艾伦的回答很模糊。

飓风耸了耸肩,显然他对这个答复并不满意,但他也听得出本艾伦是不想告诉他。

“这次任务除了留守的信使和护士团之外全体出动,人不少,所以不用我说这是个难度任务,可能要很久才能回来,所以大家做好心理准备。”本艾伦站起身,“今晚六点准时出,大家回去准备一下。”

“没什么好准备的,反正又不带装备,待两条内裤就行。”水鬼开着玩笑说道。

“你可以屁股。”山狼在后面踢了他一脚,“不过你光屁股也没人看。”

众人散去,他们的很多随身物品都在这边,不过既然不用带武器也没什么好准备的,大家都是按照不带装备的老习惯,除了简单的换洗衣物之外只带了军刀和手枪防身,藏在特制行李箱的夹缝里,这中行李箱是可以应付现有任何安检设备,这是美国特工专用的手提箱,功能强大,装衣服只是掩饰它本身功能而已。

改装的手机再次变成了他们的内部通信设备,这种手机是信使精心设计并改造的,既可以代替单兵电台,又能当普通电话使用,可以直接连接卫星,变态的长待机能力过三十天,每人配备两块备用电池,就算是几个月不充电都没问题。

“又是一次不知道目的地的履行。”飓风着牢骚说道,为了坐飞机方便他换了一身休闲装,看上去像个暴户。

“挺好玩,我们可以赌一赌目的地在南半球还是北半球,是热带还是温带,是城市还是野外,有没有人有兴趣,堵住一百,上不封顶。”赌徒提着箱子走出来喋喋不休的说道。

“我看还是赌一赌你三天不说话会不会憋死更靠谱。”重拳从后面上来故意撞了他一下。

“人生在世就得不停的给自己找乐子,否则活着多憋屈?”赌徒拍了拍重拳的肩膀,“我打赌你不敢跟我打赌!”

“滚开,没时间和你扯淡,让开,我要回去收拾东西。”重拳甩开他的手。

“你的动作真慢,我们都已经收拾好了,你还没动手。”赌徒拉了把椅子坐下,“这次去哪呢?真是一次值得期待的履行,希望是不冷不热的、景色宜人、到处是美女的地方。 ”

“要求这么多,你自杀上天堂吧,那里比你说的更美好。”重拳一边说一边继续往里走,结果被玛丽叫住,回头一看才现,玛丽正拎着他的手提箱。

“你的东西都准备好了。”玛丽把手提箱递给他,“一套换洗的衣服,手枪、弹药、军刀、小工具,信用卡、1ooo美元的现金、手表,都在里面。?.??`”

“谢谢亲爱的。”重拳接过箱子。

“注意安全,我等你回来。”玛丽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一定。”重拳点了点头。

“嗨嗨嗨……”飓风开始抗议,“别再我们这些单身汉面前卿卿我我,有人会嫉妒的。”

“嫉妒就回俄国去把你老婆接来,别在这装单身。”玛丽白了他一眼。

“老婆不再身边也算单身,单身生活嘛!”飓风开始强词夺理。

“切……”玛丽不愿意和他斗口,转身走了。

重拳将箱子放在一边:“有老婆就是好。”

“这一点我同意。”幽灵一边吃着巧克力一边说道。

“突然要出任务,和家里的打好招呼了吗?”重拳问幽灵。

“当然,我可是个好男人。”幽灵很自信的说道,“所以不会没事儿就玩儿失踪。”

“幽灵,你有老婆了也不让我们见见,怎么也得帮你把把关,之前你是单身汉的时候也就罢了,现在突然弄出个媳妇来我们还真得帮你看看,万一是个混到你身边的间谍那我们可就麻烦了。”赌徒道。

幽灵撇了撇嘴:“谢了,我自己喜欢就可以,不麻烦大伙;再说就算是间谍又如何,我降得住,不用你们担心。”

“是不是太难看了,拿不出手吧?”飓风开始激将。

幽灵也不上当:“娶老婆又不是给别人看的,有什么拿得出拿不出手的?我只是不想他涉足我的圈子。”

“我倒是很好奇你老婆的长相,有时间得带我们见见面,看看我们幽灵的眼光如何。”

幽灵并不买账,他摇了摇头:“她要上学,没时间。”

赌徒很惊讶:“呀,还是个学生妹,幽灵的口味很嫩嘛!”

“去你的。”幽灵骂了一句,“狗嘴里不出象牙。”他这有一句话是用中文说的,赌徒这个半吊子又不懂了,他反应了一下就问,“什么意思。”

“你大爷的。”幽灵无奈。

“狗嘴里当然吐不出象牙,你这说法不科学。”赌徒又犯钻牛角尖的毛病。

幽灵无奈,重拳苦笑,谁也没法和他解释其中的寓意。

赌徒郁闷,他很不喜欢这种稀里糊涂的感觉:“你们两个小子就用中文骂我把,总有一天我让你们长长这种听完不懂意思的滋味。”

“行啊,不过现在你还是想想狗嘴怎么吐象牙吧!”重拳懒洋洋的回敬道。

几个人扯淡熬时间,而山狼却被本艾伦叫出去密谈了很久。?.?

晚上六点众人准时出,驱车直奔机场,在没了马丁背后的美军的强大运输能力帮助他们只能乘坐民用交通工具,当然没有之前方便,但这也没办法,毕竟他们不是美军。

到了机场公司的人已经等着了那里,让他们意外的是这次他们乘坐的是包机,这居然连本艾伦都不知道,因为后勤的事情都交给了公司的人打理,所以他也毫不知情。

“早知道带装备过来了,现在可好,和空手差不多。”赌徒晃了晃自己的手提箱有些不高兴。

“看来内部沟通还存在问题,公司刚成立,存在不少问题,今后还要进一步改善。”本艾伦倒是觉得没什么。

飞机是一架小型商务客机,他们登机之后就起飞了,等上了飞机本艾伦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原来这是公司购置的商务机,平时对外出租,有需要时候归他们用,没事先告诉他们的原因很简单,原来是诺曼想给他们一个惊喜。

飞机上有备用的武器装备,今后出门就算需要带装备也不用大包小裹,上飞机选就可以了。

这的确是个好消息,“黑血”有里自己的运输工具,这倒是方便得多。

坐上了自己的飞机大家都很兴奋,但也失去了依靠航班判断去向的机会,飞机上的环境很好,可以说很豪华,大家都很享受。

“公司真是越做越大。”山狼感叹着说道。

“的确,公司前景广阔。”本艾伦也满意的点了点头,“用不了我们正行的收入就会过接任务的收入。”

“那我们是不是就可以不接任务了?大家都转入文职,整天坐在办公室里等着腐烂变臭?”水鬼问。

“如果你们厌倦了作战可以退出,但黑血的格局不会变,生意要做,任务也要出,要长久的保持一支足够规模雇佣军,这个格局至少在我领导黑血这段时间里不会被打破。”本艾伦靠在沙上,“黑血做大是必然,至于是否转型不是我该操心的问题,就交给后面的负责人去决定吧。”

“其实两者并不矛盾。”山狼道,“我们公司的生意很大一部分是安全顾问与投资,运营产品就是安全技术和安全设备,这恰恰是黑血的强项,所以保持一支常备军有利于公司业务的拓展。”

“对,两者之间的确没有冲突。”本艾伦点了点头,“可以说两者是相互促进的关系。”

“那过一段时间我就提前退休回公司当安全顾问。”幽灵躺在靠椅上,“过点安稳日子。”

“当然可以。”本艾伦转过头,“任何人随时都可以退出,不过你小子不作战可真有点可惜了。”

“幽灵最近的变化很大嘛,从东京回来之后好像变了个人,更生活化了,和以前那个鬼气森森的幽灵完全不同。”绅士有些感慨的说道。

“人家也是有老婆的人,顾家了。”山狼颇为感慨的说道。

“人总是会变的。”幽灵淡淡地说道。

“外面在打雷。”重拳看着窗外,云层间不时出现一道道闪电。

“这场面可不常见。”山狼关了机舱里的灯。

外面电闪雷鸣,当然,雷鸣他们是听不见了,不过一道道闪电可是清晰无比,密集的闪电犹如在云层之间形成了一个闪电丛林,黑云被照的忽明忽暗,场景非常的震撼。

“这可是新飞机,别他娘的给我弄坏了。”本艾伦说道。

“这飞机多少钱?”赌徒问。

“不知道,怎么也得几千万吧!”本艾伦看着窗外,“今后我们有了私人航班出行就方便多了。”

“一架太少,根本就忙不过来,要是有机架就好了。”

山狼道:“这可不是玩具车,说买就买,飞机的养护成本太高,多了还真养不起。”

本艾伦道:“公司未来展规划中提到,会在五年内成立国际运输公司,从事空运和海运业务,飞机肯定不止一架,至于数量和时间,就得看我们公司的运作情况,赚到钱一切都不是问题。”

“不会开展海上和空中走私业务吧?”飓风问。

本艾伦笑了笑:“这个需要董事会研究才能定下来,你们都是股东,到时候可以表一下意见,是纯做正经生意,还是染指走私,一个安全有保障,一个赚钱快。”

重拳道:“估计我们这些股东大半都会赞成走私,赚钱是第一标准,所以我们才会成为雇佣军,因为我们做的都是拿命换钱的买卖,安全很重要,但赚钱度太慢,冒险才有高额利润;对了,我们很可能会变成自己公司的押运镖师,从事走私船只的安全保卫工作,我们出手估计所有海盗都得绕着跑。”

“你想得倒是挺长远!”本艾伦笑了笑,“这些事情都还八字没一撇。”

第二天飞机降落以后他们才知道原来他们已经到了阿富汗。

“这就是我们的目的地?”重拳看着仿佛伸手可及的天空问。

“不。”本艾伦活动了一下筋骨,“还没到。”

“怎么又来了这个地方,第一次出事就在这儿。”幽灵嗅了嗅空气中奇怪的味道,“可不可以到处逛逛。”

“我们三个小时后出,不要走远。”本艾伦取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有谁愿意出去走走?”幽灵问。

“这地方有什么可走的?”重拳摇了摇头,“还是老实呆着吧,三个小时而已,很快就过去了。”

“的确没什么地方好去的。”山狼取出香烟,“何况就三个小时。”

“这次到阿富汗来不知道要呆多久,我不同喜欢这里。”飓风伸了个懒腰说道。

“是不是第一次阿富汗战争给你们俄国人留下了阴影?”赌徒开玩笑道。

“跟我有屁关系,那时候我才十几岁,根本就没有太多印象。”飓风打了个哈欠,“再说,那场战争要不是美国人我们也不会输,光靠阿富汗人想打败红军?根本就不可能。”

“那是大国博弈,阿富汗只是两大阵营斗争的一个战场,总归还是北约获得了胜利。”山狼吸着烟说道。

飓风撇了撇嘴,显然不认同这种说法,不过又无从反驳,就说道:“第二次阿富汗战争打到现在美国人也没站到多大便宜。”

“至少还没输。”山狼吸了口烟,“不管外界宣传美军伤亡如何,造成多大的损失,但基本目的已经达到,而且成功驻军东亚,进驻亚洲心脏,这对中国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从美军在亚太的部署来看已经完成了对中国的包围,战略意义巨大,这一点我想重拳和狮鹫会深有感触,作为一名曾经的中人你们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重拳道:“其实老美来反恐也是要得到中国认可的,所以在谈判中也要付出一些代价,虽然美军到了阿富汗,但美国政府也不得付出一些政治代价,患得患失,究竟随时最后的赢家现在还看不出来。”

“这倒是实话。”山狼点了点头,“不过在进驻东亚这一点上美军算是成功了,所以死点人算不得什么,毕竟这是战争,战争就有死亡,这是在现实环境中任何人无法避免的。”

飓风还是不完全认同:“你说的是战略意义,不得不承认美军的全球战略,但这并不带代表阿富汗战争是成功的,连美国政府都成人阿富汗是个泥潭。”

山狼也不反对:“没错,阿富汗战争让美军深陷其中,这也就算是大局得势付出的小代价吧。”

“大饼,烤羊腿,奶茶,鲜葡萄,谁想吃自己动手,新鲜热乎,过时不候。”幽灵带着一大堆吃的跑了回来,这是他刚上街买的。

“游击小子真会吃,坐飞机没胃口,还是下来吃东西有味道。”飓风立马冲过去撕下一块烤羊腿肉大嚼起来,还一边吃一边夸赞,“不错,不错,真香,外焦里嫩。”

“我看这是馋。”重拳吃着大饼卷羊肉说道。

“哎哎哎……吃着我的还不说两句好话?”幽灵抗议道。

“行,你会吃行了吧?”重拳也懒得和他争,“味道不错,不过阿富汗人整天吃这东西不腻吗?”

“你们中国人整天吃大米不烦吗?”赌徒问。

“也是。”重拳一想的确是这么个道理,这就是生活习惯问题,你觉得阿富汗人吃的东西太油腻,人家还觉得你吃的太单调呢。

狮鹫拿了一份送给远处刚打完电话的本艾伦:“队长。”

“好,谢谢。”本艾伦接在手里,“通知大家,接头人提前到达,我们一个半小时后出。”

“是。”狮鹫转身去通知其他人。

本艾伦打开地图一边吃着东西一边看,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

“一个半小时也够用。”绅士嚼着大饼,“我们又不累,只是在天上吃什么都不香。”

一个小时后一辆中巴把他们接走,然后他们转机到尼泊尔,有经过一天的跋涉到了缅甸。这让大家颇为意外,他们已经搞不清本艾伦到底要带他们去哪。“我靠,有种回家的感觉!”幽灵看着苍茫的原始丛林感叹道,“有好几年没回来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