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81、沙海逐敌(02)

281、沙海逐敌(02)


                千里沙海中一座孤立的油田正生着一场变故,一场生死之战已经拉开了序幕,“红骷髅”的人已经现了情况不明,这些久战沙场的老油条是不会给偷袭者任何机会的,哪怕已经失了先机,他们依然沉稳老练,悄无声息的不下了口袋等待入侵者,然而,与他们对敌的同样是一群作战经验丰富的老兵,本艾伦在战场上奔波了半辈子,山狼、响雷、幽灵、重拳、狮鹫,无一不是在各种危险战斗中摸爬滚打数年的勇士,两伙人遇在一起可谓棋逢对手。?.?

“兽人,他们已经从藏身处出来了,我只干掉一个,都很老练,几乎很难捕捉道他们的踪迹,人数预计的比之前请报上多,现在我看到的有十一个人,外围隐藏的都加上估计比情报所显示的要多十个人左右。”狮鹫在耳机里说道,他的声音很沉稳,不时有沙沙的声音传过来,他在转移阵地。

“收到。”本艾伦低声回复,然后打着手语命令其他人快向敌人所在位置推进,既然已经暴露那就立即动手,争取在敌人队形完全展开之前动进攻。

远处依然寂静,敌人并没有因为遭遇袭击而大喊大叫,这才是老兵的表现,处变不惊,沉稳应对,就算天塌下来都不放在眼里。

夜色中的油田只有机器的轰鸣,除了值班的工人之外其他人早已进入了梦乡,“血骷髅”和“黑血”在营地昏暗的灯光下玩儿起了捉迷藏,这对“黑血”非常的不利,毕竟他们不熟悉这里的环境,而且敌人的数量还是他们的几倍,这场仗不好打。

本艾伦带着几个人绕到侧面,敌人居住的营房里已经早就没了人,只留下孔洞的建筑和敞开的大门,这些敌人已经在附近隐藏了起来,伺机而动。

昏黄的灯光将营地里照的一片模糊,五个人悄声无息的沿着一座座营房向前推进,营房里工人的鼾声此起彼伏,殊不知外面即将生一场生死之战。

“噗噗噗……”幽灵率先现了隐藏在暗处的敌人,直接开枪射击,都是老油条,不能给对方留任何反击的机会,三颗子弹全打在了敌人的身上,那家伙倒在地上抽搐了一下就不动了。

重拳迅靠上去,守住转角,幽灵跟紧,两人瞬间占领了左翼的缺口。

本艾伦和山狼一前一后兜向右翼,度非常的快,响雷在后面策应,几乎在他们身影消失的瞬间,那边传来了一阵激烈的枪声,但只持续了十几秒就结束了。

枪声一响营地里立即炸了窝,工人的营房里一阵骚动,但没人出来,这些工人是经过战火环境考验的,懂得如何保护自己,所以他们只是开始一段有些慌乱,但很快就静了下来,躲在营房里,就算再害怕也不出来送死。

幽灵和重拳交替掩护快向前推进,两人的射击几乎是连续的,从没间隔,从不间断,子弹几乎打得敌人不敢露头,两个交替之后他们就离敌人藏身地不远了,幽灵一颗手雷扔过去,正好掉进敌人的藏身之处炸开,“轰……”一名敌人被炸得飞了出来,重重地撞在前面的营房上然后有弹回来落在地上,浑身上下到处都是被弹片打出的口子,鲜血泉水一样涌出来。

重拳跨过还在抽搐的尸体沿着营房的外围继续前进,到达转角的时候他摘下头上的帽子,小心的伸出去试探,刚伸出去就招来了敌人连续的扫射,帽子瞬间就被打出了四五个洞。

“妈的,敌两名。”重拳是带上破帽子,掏出闪光弹丢了出去,白光四射中他直接端枪冲出去,一边向前跑一边射击,敌人缩在角落里把枪声出来胡乱扫射,子弹在他身旁横飞,他却毫不理会,而是从容的对着敌人伸出来的枪扣动了扳机,步枪被打飞了不说,半个手掌也被打没了,敌人惨叫一声把手缩了回去,另一名敌人没敢动,只是缩在暗处等重拳靠近,他眯着眼睛计算着重拳武器的弹药数量,就在重拳子弹打光的一瞬间他跳了出来,但他刚离开藏身之处就下自己判断完全错误,只见重拳并没有更换弹夹,而是举着手枪等着他,一切已经来不及了,重拳连续两个点全都打在了他身上,一枪打在了胸口,一枪打在了他的脖子上,重拳有自己的打算,在这种地方执行任务的雇佣兵几乎都穿着防弹衣,击中躯干不一定致命,必须打颈部以上才保险。??.?`

重拳收起手枪给步枪换上弹夹继续前进,身后的幽灵已经没了踪影,这小子又开始单独行动,重拳无奈,只好一个人向前推进,另一边本艾伦和山狼他们的战斗非常的激烈,枪声和爆豆一样此起彼伏。

重拳提着枪小心的向前推进,身后没人,一切只有靠他自己,所以必须万般小心。

“咕咚……”一句尸体突然从上来落下来砸在重拳不远处的地面上,他迅举起枪现幽灵正从上面跳下来。

“这小子想打埋伏,被我现了。”幽灵看了看左右,“走,继续前进。”

“下次先打个招呼,万一我手下没准把你给突突了怎么办?”重拳有点生气。

“不会。”幽灵头也回的说道。

“操,为什么?”重拳大怒。

“因为我相信你。”幽灵这句话说的重拳既高兴又无语。

“大家动作快点,他们在拖延时间,等援兵到了我们就麻烦了。”本艾伦在耳机里催促众人,“尽快杀光他们,我们走。”

“遵命!”幽灵说的很轻松。

“走。”重拳端着枪绕过了一大排管道准备继续前进,但还没等露头就遭遇了另一侧疯狂的扫射,子弹打在管子上丁当乱响,流弹横飞,重拳闷哼了一声缩了回来。

“怎么了?”幽灵跟上去。

“,流弹!”重拳靠在管子上,“没事,轻伤,上。”

“真没事?”幽灵有点不放心,他见重拳的库管上全是血。

“少他妈废话。”重拳骂了一句,“上,别让他们跑了。”

幽灵立即冲上去,重拳靠着管道四周看了看,确认没什么危险之后拔出军刀割开库管,腿上有一个小拇指大的弹孔,幸好子弹是经过几次折射在击中他,要是直接击中他这条腿就完了,但那种剧痛几乎难以忍受,就像有人用一根烧红的铁条猛地在你大腿上捅了一下一样,疼得撕心裂肺,整条腿瞬间几乎只能感觉到痛,其他感觉几乎完全丧失。

伤口不深,弹头深度不到一厘米,甚至隐约可以看到弹尾,重拳咬着牙深吸了一口气将刀尖探入伤口卡住弹尾用力往外一挑,一股血箭喷出,将弹头挖了出来,此时他已经疼得大汗淋漓几乎虚脱。

他在伤口撒了点止血粉用绷带缠住然后试着向前走了几步,伤腿的直觉还没有完全恢复,不管那么多,继续往前走,他瘸着腿,端着枪慢慢的跑了起来,幽灵就在前面不远处的转弯处和敌人对射。

“情况怎么样?”重拳一瘸一拐的跟上去。

“就他妈一个,用的机枪,我占不到便宜。”幽灵骂道。

“上去。”重拳指了指上面的管道,“这里交给我。”

“你的腿行吗?”幽灵问。

“没事。”重拳接替了幽灵的位置,“动作快点。”

“知道。”幽灵猴子一样爬上了管道。

重拳不时地开着枪吸引敌人的火力,敌人的机枪很疯狂,哒哒哒的不停地向这边扫射,子弹在管线附近横飞,幸亏这罐子够厚,否则指不定哪里被打漏了会爆炸。

“幽灵、重拳,你们在哪?这么敌人已经开始溃退,向我们靠拢。? ?w?”本艾伦在耳机里大声喊叫。

“收到,正在对峙,解决这边的敌人马上过来。”重拳回复。

“快点。”本艾伦那边的枪声已经开始零落。

“你妈的,幽灵,快点。”重拳被敌人的扫射逼得不断后退,流弹在管道上横冲直撞,嗖嗖的不时从他身边飞过。

“在做。”幽灵低声说道。

“那怎么还没搞定,老子坚持不住了。”重拳大喊。

“马上。”幽灵的话音刚落,前面就传来了一声闷响,接着机枪的扫射声戛然而止。

“搞定。”幽灵在上面喊道。

“妈的,怎么这么慢?”重拳提着枪走出来,现那名敌人已经被炸成了两截。

“上面遇到一个敌人,所以耽搁了点时间,那小子想法和我们一样,准备从上面摸过来偷袭,被我干掉了,妈的,差点被干掉。”幽灵指了指自己的脸,上面有一条明显的子弹近距离飞过留下的痕迹,敌人开的那一枪差一点就要了他的命,要不是他动作快早就去见阎王了。

“怎么还没搞定,你们快点。”本艾伦在耳机里催促到,“敌人要跑了。”

“马上过来。”重拳和幽灵立即出,两人一前一后向本艾伦的位置靠近,敌人的顽抗已经没什么意义,四名敌人正边打边撤,本艾伦他们穷追不舍,但这里管线交错,环境复杂,敌人借助对环境的了解还能稍占上风,但他们已经无法扳回落败的局面。

“嘭嘭……”撤退的敌人打爆了一边的几个油桶,汹涌的火焰瞬间将路堵死,满地都是大火,根本就过不去。

“。”重拳猛往对面扔手雷,但效果不怎么样,敌人早就钻进了管线后面看不见了。

“走上面。”幽灵指了指上面纵横交错的管线说道。

“别追了,在烧一会儿就得出大事。”山狼指着一边正在蔓延的火势,不远处就是堆积如山的原油桶……

“,快跑,要生大爆炸了。”本艾伦见状脑袋嗡的大了三圈,一边大骂着,一边催促众人,“快快快!”

几个人撒腿就跑,这可不是什么小事,一旦这些原油桶爆炸那整个油田就得下火雨,非把他们活活烧死不可。

“动作快点。”山狼在后面大喊,因为他现火势已经蔓延到燃油桶附近。

“来不及了。”幽灵看了一眼四周,冲向一侧停放的卡车道,“上车,上车。”

几个人迅爬上卡车,幽灵已经用外接线动了汽车,然后有冲了出去,身后的油桶爆炸响了起来,连续不断的爆炸将油桶不断的抛向天空,拖着燃烧的原油,形成一道道巨大的烟火,燃烧的原油在下落后快将里面的建筑物引燃,到处都是一片火海,里面的工人四散奔逃,很多动作慢的都被下落的燃油烧着,惨叫着到处狂奔,输油管道变成了火龙头,到处都是爆炸落下的燃油,火势蔓延迅。

“嘭……”一大团燃烧的燃油砸在了卡车的机盖上,熊熊大在车头燃起。

“靠……”幽灵打着方向向外猛冲,根本顾不上前面的大火,后面的爆炸声越来越响,火焰已经蹿起十几米高,将附近照的亮如白昼,天空中仍然有纷纷落下的火雨。

“在快点,整个油田都要爆炸了。”山狼在车厢里喊道。

“已经是最快了。”幽灵猛踩着油门,卡车跌跌撞撞的冲出了大门,在这种地方百米之外都不可能是安全的,所以幽灵继续向前狂奔,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大的爆炸,整个地面都跟着一颤,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一根巨大的还在燃烧的钻杆从天而降如同一把利剑一样直接插在了他们前方十几名的沙地上,事太突然了,幽灵踩下刹车已经来不及了,卡车一头撞在了钻杆上,车上的人全都被突如其来的撞击弄得头破血流,幽灵直接从破碎的窗户飞了出去五米多远落在沙地上。

“嘭……”又是一声巨响,一截钻进机架从天而降狠狠地砸在前方不远处的沙地上翻滚着飞出去三十多米才停下,如果他们刚才没有撞在这个钻杆上,肯定被这一截机架砸中,肯定被直接拍成夹心饼。

“我靠。”本艾伦满脸是血的从车上下来,“这根钻杆救了我们一命!”

“快走……最大的爆炸还没开始。”山狼拖着本艾伦的胳膊向前飞跑。

“幽灵,你怎么样?”重拳一瘸一拐的冲过去把幽灵从地上拉起来。

“妈13的,来自怎么从车里飞出来了?”幽灵被摔蒙了,开始胡言乱语。

“没死就快走,油田要大爆炸了。”重拳和响雷拖着幽灵向前狂奔。

“嘭……”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狂奔中的众人被震得趴在地上,此时他们已经里营地快一百米了,但依然感觉到身后的热浪潮水一样涌上来,烤的他们口干舌燥。

“快跑,最大的储油罐还没爆炸,我们还在危险区域之内。”山狼摆了摆手,“别停下,越过前面的沙丘。”

“你妈的,怎么玩儿的这么大?居然把整个油田给点了,,烤全人啊。”重拳一边跑一边说道。

“烤了你也没人吃。”幽灵晕头转向的说道。

“闭嘴,刚才怎么没把你摔死?”重拳没好气的说道。

“呃,老子运气好,美惠子在家保佑我呢。”幽灵晃了晃头甩开重拳和响雷自己往前跑。

“这小子没事儿,白费咱们力气,操。”重拳拖着伤腿跟上,幸亏他的伤口不深,走起路来还没什么影响。

“兽人,敌人跑了三个,被我开枪逼入了沙漠深处,没有向巴格达方向进。”狮鹫的声音突然传了进来。

“妈的,怎么还有漏网之鱼?”山狼骂了一句,“不能放过他们!”

“说的都会,必须斩尽杀绝。”本艾伦咬牙,“狮鹫,开车过来接我们,必须杀光他们。”

“是,马上来。”

“娘的,动静闹得不小,还是让他们跑了几个。”山狼转回身看着油田大火说道。

“老兵不好对付,太奸猾。”本艾伦也转回身,“都怎么样?伤的重不重?”

“腿上有个枪眼儿,流弹击中,不深,没什么大事儿。”重拳甩了甩腿。

“头破,伤口不大。”幽灵摸了摸头。

其他人情况略好,没什么大碍。

狮鹫开着车很快赶到,几个人赶紧上车,沿着敌人逃跑的方向追了下去。

“他们不会都个圈子直接返回巴格达吧?这种可能性非常大。”幽灵一边擦着脸上的血一边说道。

“不会,我换了几个角度对他们进行射击,造成我们人多的假象,他们不敢轻易掉头,只是很可惜,就干掉了一名敌人。”狮鹫无奈地摇了摇头,“开车的车技很好,我现的稍晚了点,没机会。”

“没关系,他们跑不了。”本艾伦很沉稳,他们跑不远。

狮鹫关闭车灯,带上夜视仪,这样能减少被敌人现的可能性。

“方向没错吧?这黑灯瞎火的可不好找。”幽灵看着窗外说道。

“我打穿了他们的邮箱,所以他们跑不远,可惜没来得及用打爆油箱,否则就不用这么费事了。”狮鹫颇为惋惜的摇了摇头。

本艾伦道:“能从你面前逃走的除了车技好就是给你开枪的时间太短,我相信除了这两点没有人能从你的枪口下逃脱掉。”

“夸奖了。”狮鹫也不解释,只是淡淡地说道,“逃跑敌人中带头的是黑蛇,谢尔盖。”

“我知道这小子没死,但我却不知道他藏在哪?怎么就让他跑了?”本艾伦有些纳闷。

“不知道,反正我是看见他上了车,因为角度问题没击中他,真可惜。”狮鹫叹了口气,“这小子是血骷髅的元老,不好对付。”

“没关系,管他什么元老不元老,我们要杀的人还没有能逃掉的。”山狼哼了一声,“今天就是他的死期。”

“谢尔盖被马克希蒙打到沙漠来会受苦,看来他已经失宠了。”本艾伦道,“之前他可是马克西蒙的嫡系,马克西蒙到哪他跟到哪。”

“或许这里任务重要,才派他过来。”重拳并不认同本艾伦的看法。

“不管怎么样,谢尔盖这次是倒霉了,谁让他遇到我们?”幽灵从后面的包里取出备用弹夹补充身上的弹药,“三个敌人,不够我一个人玩儿的。”

“行了,别胡说八道了,赶紧都处理一下伤口。”本艾伦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现血已经干了。

“重拳,你的伤口止血了吗?”山狼问。

“我洒了止血粉,没事了。”重拳身手摸了摸,伤口止血效果很好,除了疼之外已无大碍,但需要在稳定下来之后重新处理一下。

“现目标,敌人的车。”狮鹫突然说道。

众人向前望去,只见目力可及的地方隐约停着一辆车,车子就斜着横在沙漠里,附近看不到一个人影。

“停车。”本艾伦低声说道。

为了防止遭遇敌人的偷袭狮鹫将车停在了一个沙丘的后面,众人下了车,其实他们追出去不足十公里,远远的还能看见油田燃起的大火。

几个人端着枪快冲向沙丘的顶部,对面一片寂静。

“三个敌人,他们不可能分开太远。”本艾伦举起夜视望远镜观察着对面的动静。

“没错。”狮鹫收起枪,“我去找个合适的地方。”

“在哪?在哪?”重拳端着枪,透过瞄准镜看着对面。

幽灵又悄声无息的消失了,这小子经过诸多变故之后性格还是没有太大的改变,作战中消失,本艾伦他们也早已习惯了,很多时候安排任务都会把他算作不确定因素,而这小子往往都是以奇兵出现。

清风吹过沙丘带来一丝凉意,沙漠里的夜晚很凉,说冷毫不为过,沙漠的特点就是温差大,白天把人热死,晚上把人冷死。几个人一战的折腾之下都浑身是汗,这冷风一吹不由得冷得抖,双方都在比耐心,在这种情况下先动的肯定没好处。“嘭……”一声枪响划破了夜空的寂静。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