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79、幽灵军团(02)

279、幽灵军团(02)


                幽灵军团,一个在雇佣兵界名不见经传的名字,几乎没多少人知道,了解他的人少得可怜,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他们一直活在传说中,这是一支有着传奇色彩的队伍,人数不详,来历不详,驻地不详,基本组成情况不详,没有势力范围,低调,简单,不以真面目示人,这就是他们的全部,有幸在战场上与之相与的,如果是以敌对身份出现,那几乎全部死光,如果处在统一战线,那基本上幽灵军团是不会和他们共同战斗的,他们独来独往,很难见到他们的身形。? ?.??` .

一周后这支队伍出现在本艾伦面前,加上布鲁斯一共二十一个人,全部带着面具,但与重拳描述不同的是,这些人带的并非骷髅面具,而是千奇百怪,各种各样,狼头、虎头、狮面、恶鬼……完全遮住面孔,各式各样的作战服、军靴、作战手套、武器杂七杂八,防毒面具和夜视设备也种类有所不同,通信设备型号各异,浑身遮盖的风雨不透,完全看不出肤色种族,几乎就是一支杂牌大军。

“靠,怎么这么乱?”幽灵看着远处单独聚在一起休息的这些人自言自语。

“他们在掩藏自己的身份,说也看不出他们的身份来历,也就是说明他们在利用不同的武器装备迷惑其他人。”重拳一边擦着枪一边说道。

“有必要吗?”幽灵有些不以为然。

“当然,没人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就算追查也极其费力,所以这是他们保护自己的手段,脱了衣服,摘了面具就算走在大街上也不担心被认出来。”重拳一边将擦干净的武器零件组装起来一边说道,“这保密措施做的简直让我们汗颜,他们比任何人都懂得保护自己。”

“多此一举。”幽灵哼了一声,“就是一群妖魔鬼怪,我到这你希望能见识一下他们的作战能力,那才是真本事。”

“你是见不到的。”重拳试了试枪。

“为什么?”幽灵不解。

“他们这些人是不会和任何人并肩作战的,参与任何任务之前,他们要求自主权,会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挑选任务,然后单独完成,在他们眼里协同合作只限于自己人,而非队伍之间。”重拳甩给幽灵一支烟,“就这么牛。”

“那雇主也能忍受?”幽灵还是不太明白。

“一般都是雇主求他们接任务,所以只能由着他们。”重拳无奈的笑了笑,“在他们的世界里,卖方市场,你要他接任务,他还得挑三拣四的,这就是实力的象征,雇主没有拒绝他们的权利。”

“既然他们低调、知道的人少之又少,那他们是如何维持自己的声望,和联系业务的?”幽灵依然存在疑问。

“中间人,他们依靠中间人联络任务,而这个中间人就是布鲁斯,他掌控这支队伍,同时对外接受任务,但在大多数雇主眼里,布鲁斯就是个中间商,几乎没多少人知道他其实就是这支队伍的领导者。”重拳吸了口烟,“国内的关系帮我搭上这条线的主要原因是布鲁斯需要一批他手下之外的人参与一次秘密任务,还记得我曾经消失过一段时间吗?”

“当然,队长说你回家度假了。?.?”幽灵道。

“其实我是跟着他进入白沙漠地下参与一次及其秘密的任务,那个任务中……”重拳摇了摇头,“简直就是科幻大片,太多震撼我的东西出现在那里,妈的。”

“什么意思?能不能透漏一些?”幽灵很感兴趣地问。

“白沙漠地下有一个私人基地,是个生物集团的财阀建造的藏身地,也是一个试验场,从事基因科学研究,他们将蟒蛇的大脑嫁接在机器上,造出钢铁巨蟒,然后用电信号刺激蟒蛇的饥饿神经,让它产生需要捕食的错觉,然后放出去,当作哨兵使用,要知道机械身体就算吃再多东西也不会解决大脑的问题,所以这些蟒蛇会疯狂的进攻任何能移动的东西,吞下去,用体内的机械将之压碎然后当作废物排出去。”

“靠,机械身体吃东西有个屁用,那不会导致机械损伤吗?”幽灵并不太相信重拳说的话,只是感觉挺好玩。

“钢铁巨蟒的身体内部构造很大一部分借鉴了蟒蛇的消化系统的构造,简单模仿将食物压碎,然后排除,目的不是消化,而是一次将入侵者完全杀掉。”“靠,变态加残忍,那几乎是无敌的,你们这么解决这些东西?用坦克?”幽灵想起了亚马逊河那次行动经历,那些血肉之躯的巨蟒已经让他们应付不过来了,如果变成刀枪不入的机械身体……他想不出该用什么办法能干掉这些怪物。“能有效威胁这些东西的就是火箭弹,和高爆炸弹,枪械几乎起不到作用,枪榴弹造成的伤害微乎其微,最后他们动用了emp电磁脉中炸弹,才搞定了这些怪物。”重拳苦笑,“那次任务简直跟做梦一样,我们深入到一半就退出了,而布鲁斯和另一批人却一直杀了进去,最终结果如何不得而知,但布鲁斯再次找到我的时候至少老了十岁,那次三天的任务我得到了五百万美元,而听他说这还不算他们接受任务中价码最高的一次。”

“我靠,任务完成一半就给这么多钱?你骗谁?”幽灵不相信。

“信不信随你。”重拳笑了笑,“当时布鲁斯邀请我加入他们的组织,但因为放不下这边所以我没有答应他,直到后来我才明白,他要我加入的就是这支幽灵军团。”

“服了,这么牛的队伍,加入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幽灵看着远处的一群人。

“的确,同是雇佣兵,他们算是雇佣兵中的金领,干的活不多,赚的却不少,而我们顶多算个底层白领,赚的都是辛苦钱,比那些处于蓝领级别的低等次雇佣兵要强一些罢了。”

“金领、白领、蓝领。”幽灵对这种比喻有点不适宜。

“同是雇佣兵,差距这么大心里的确不太平衡。”重拳丢掉烟头,“但他们的确做得很成功,你在十雇佣兵排名中看不到他们的影子,但他们却实实在在的执行着一些高利润的难度任务,低调得几乎无人所知,他们不怕遭到清洗,更不怕遭遇报复,因为就算有人想对付他们也找不到他们,连他们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怎么找?”

“以后我也要戴面具,争取不让敌人看到我长什么样!”幽灵低声说道。? .

“你不是从不在乎有人看到你的长相吗?”重拳问。

“那是以前,现在不同了。”幽灵起身,“尿泡尿,回来继续擦枪。”

重拳摇了摇头,有了美惠子之后幽灵的确变化不小,这小子真的体会到了有人牵挂的感觉,正变得有人情味,只是重拳不知道这种变化到底是不是好事,从幽灵的坎坷人生来讲这的确是一件好事,至少他这颗孤独的心有了归宿,但在变化中幽灵会走向何方呢?这是他最担心的。

本艾伦和布鲁斯在一边密谈了很久,两人敲定协议几乎用了三个小时,这次合作早就定下来了,只是细节问题尚未敲定,直至今天两人才算真正的将所有问题都落实解决,此次合作的加码和酬金问题其他人不得而知,但从本艾伦的脸上看得出他还算满意,至少没有那种割肉的心疼表情。

“结果怎么样?”重拳低声问。

“还好。”本艾伦有些疲惫,“合作价码过三亿欧元,我们负责其中的百分之四十,一亿两千万,剩下的都从灭掉血骷髅之后的利益分配中出,如果不出意外,我们能赚回这笔钱,当然,这次行动的风险极高,我爬有得赚没的花。”

“这次是硬仗,我们不得不面对的硬仗,躲不开。”重拳冷笑,“血骷髅那群孙子就是该死。”

“是啊。”本艾伦感叹,“这次行动必须保密,和幽灵军团的合作我不希望除了我们三个之外的第四个人知道。”

“放心,我和幽灵肯定能保守这个秘密,不管你打算让他们干什么都和我们无关,我想他们应该是单独行动的吧?”

“对,他们是单独行动,我们双方各负责一部分任务,布鲁斯会给我们提供详细的情报。”

“那我们下一步行动是什么?”重拳问。

“下一步,我们去找血骷髅的晦气,让他们尝尝备有人捣鬼的滋味,妈的,先出一口恶气再说。”本艾伦恨恨地说道,“我们先给他们来个翻身仗。”

“什么时候动手。”重拳搓着手,有些兴奋的问道。

“三天后,等布鲁斯的消息。”本艾伦看了看表,“走,去和山狼他们汇合。”

“太好了。”重拳拿起自己的枪,“我开车。”

“开车,怎么能轮到你?”幽灵晃了晃手里的钥匙,“这活儿是我的,靠边。”

“靠,你小子。”重拳摇了摇头,也不和他争。

三人上车出,一个小时后到达山狼他们的藏身地,一个破败的农场,里面的房子几乎都该倒塌了,到处都是荒草,还不是的有各种小动物出入。

“地方不错,回归自然。”幽灵提着枪看向远方的大山。

“是不错,还有野味吃。”山狼一连不满的说道。

“再待下去我都快变成猎人了。”响雷黑着脸看着本艾伦,“你不是打算让我们改行吧?”

相比二人的抱怨狮鹫倒显得非常沉稳,只是默默地站在一边。

“改行也得等报了仇再说。”本艾伦指了指里面,“进去说。”

“报仇也得有个目标。”响雷跟在后面。

“当然有,这次我们的目标可不好对付,已经查清我们的第一仇敌,也就是整个事件的幕后黑手是马克西蒙,海盗,血骷髅的现任领。”本艾伦坐下看着满屋的灰尘说道。

“什么?”山狼和响雷几乎跳起来,之前本艾伦只是告诉他们有了眉目,并没有说仇人是谁,这下的确给了他们不小的震撼,因为“血骷髅”和“黑血”的远远太深了,这让他们的确有点不敢相信,虽然山狼参与了索马里劫杀“血骷髅”小分队的任务,但那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生的,那次之后“血骷髅”并没有报仇的意思,他还以为事情就此过去了,等本艾伦讲述了所有的经过之后他才现,原来一切源于那件事,看来这个马克西蒙真不好对付,居然一直隐忍,暗自在背后被“黑血”捅刀子。

“情报准确吗?”山狼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本艾伦点了点头:“已经得到证实,其实血骷髅从来就没动过一兵一卒,他们在背后捣鬼,利用握手组织在和我们做对,所以我们一直都查不到他们。”

“妈的,血骷髅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我们下一步从哪里入手?怎么复仇?”山狼还没从震惊中反应过来。

“我的计划是先不和他们正面冲突,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让他们也体会一下背后挨刀子的感觉。”本艾伦眯着眼睛,“既然已经闹到了这个地步就不必在顾及什么旧情了,不玩儿点阴谋估计他们也不知道我们的厉害。”

“你打算怎么办?”响雷问。

“等消息,近期就有有确切的消息传过来,我们先等等看,然后在公布作战计划。”说完本艾伦看了看破败的房间,“这里住着不舒服吧?”

“还可以,地下室保存完好,很干燥,条件不错,这几天我们一直带着下面,除了无聊之外其他都还好。”山狼打开通往地下室的门,“经过改造之后这个地下室足够作为一个藏身地了。”

“好,暂时住在这里,等消息,,基地都被毁了,搞的我们流离失所,这个该死的独眼海盗。”本艾伦一边骂着一边下了地下室,里面很宽敞,一侧铺着隔潮垫,是山狼他们睡觉的地方,另一侧较远的墙壁上开了个稍大一些的壁炉,红亮的炭火上架着几只已经被烤的金黄的兔子和野鸡,油滴不时的落尽炭火里冒着轻烟。

“哇,生活不错嘛!”幽灵咽着唾沫冲过去,身手掰下一只兔子腿就往嘴里塞,结果烫的他直皱眉,好不容易咽下去一口才说道,“谁的手艺?”

“怎么?味道不错吧?”响雷颇为得意的问道。

“你这手艺差了点。”幽灵的一句话差点被响雷气死,“怎么说?差哪一点?”

“你等着。”幽灵一边吃着一边起身离开,时间不长手里抓着一把各式各样的野草回来,又加了一些调味料捣碎涂在了烤鸡和烤兔上,刚涂完香味就出来了,那真是满屋飘香。

“这些不都是野草吗?怎么能考出这种味道?”响雷狐疑的抓起一把闻了闻,“我只知道这东西在紧急情况下可以食用,也有止血的功效,但做调料可是第一次见。”

“别和他比野外烧烤,他自己在林子里生存那些年可是整天吃这东西。”山狼摸出半瓶红酒递给本艾伦,“上次来的珍藏,八二年的,味道很不错。”

“好东西!”幽灵冲上来一把夺过瓶子倒了一些在他的调料里,“这味道更好。”

“这可是一口好几百块的高级货,你居然拿来做佐料?”山狼抗议,结果幽灵连看都不看他一眼,继续自顾自的烧烤去了。

这顿饭吃的很顺口,肉味鲜嫩,吃起来很解馋,六个人吃了三支兔子两只野鸡。

“吃,这里的野兔也野鸡多的是,外面的荒草丛里到处都是,几乎把口粮都剩下了。”响雷剔着牙说道。

“好久没吃野味了,这味道真没得说。”重拳拍拍肚子,一脸的满足。

“对了,重拳,明天给咱们来一顿泥包鸡吃怎么样?”幽灵满嘴是油的还在吃,所有人里他的食量最大。

“泥包鸡是什么玩意儿?”重拳抽了口烟问道。

“就是用泥把不退毛的鸡包上,然后放进火力烧。”

重拳反应了一下才一拍脑袋,恍然大悟的说道:“哦,你说的是不是叫花鸡?这容易,你明天弄十几只鸡来,保你吃个够。”

“好,野鸡多的是,一抢一个,一会我就给你弄一批。”幽灵抹了抹手上的油。

重拳摇了摇头:“不行,枪打的味道不好,再说你一枪过去,半只鸡都没了,剩下的都是碎骨头味道肯定不好。”

“也行,做陷阱活捉。”幽灵起身,“我这就去。”

“带点野鸡蛋回来。”重拳对他的背影喊。

“枪打的不好吃吗?”山狼有些怀疑地问。

“没有,只是不完整,我不喜欢。”重拳嘿嘿着说道。“切,你呀!”山狼摇了摇头。几个人的日子过得很舒坦,但日子也就持续了三天,第四天本艾伦接到了布鲁斯的消息……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