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75、战士归来(06)

275、战士归来(06)


                在和美惠子一起“参观”了自己的家之后幽灵出去买了大量的食物,他现,车库里至少有五辆车是他的,他有的开始自己到底多么的富有,当然空想是无法解除他的疑问的,只要记忆力不恢复,那他就不可能了解自己拥有什么样的实力,在武器库中选了一把手枪带着身上,幽灵顿时感觉到心里踏实了很多,之前那种莫名的恐慌在握住枪柄的那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一种久违的安全感让他不禁松了一口气。?. ?`

他开着车出去的两个小时里除了食物之外还给美惠子带了几件衣服,从里到外几乎全都买到了,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天美惠子的身材他太熟了。

“以后要生活在这里了,真的和做梦一样,居然在巴黎的富人区,太不可思议了。”美惠子慵懒地躺在沙上,头枕着幽灵的大腿,双臂抱着幽灵的一条胳膊。

“明天我去公司看看,你在家里等我。”幽灵摸着美惠子的头。

“我陪您去吧。”美惠子红着脸拨开幽灵的手,“不要乱摸嘛!”但幽灵的手却非常的不听话,不断的在她胸前揉搓,弄得她双颊绯红春心荡漾。

“不,你等在家里,看到我的武器库我心里很不安,你还是别暴露在别人的视野里比较好。”

“您真的很细心。”美惠子亲了幽灵的胳膊一下,“我刚才想过了,您的公司是国际安全保卫技术服务与咨询有限公司,应该提供保全服务,如果是国际安全保卫公司,那配备武器应该是很正常的,所以,我相信您是个好人,只是从事了特殊的职业。”

幽灵苦笑:“希望如此。”

“放心啦,我是不会看错人的,凯恩君一定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美惠子安慰他。

“好吧,不管怎样我都会努力做好。”幽灵抱起美惠子,“那么,天很晚了,是不是该睡了?”

美惠子红着脸把头扎进他的怀里轻轻的点了点头。

当晚……算了,有些事情不必写得太多,大家都懂……自己联想一下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一起会干些什么,总不能下了一晚上的象棋,那真是太煞风景了。

第二天一早幽灵开车前往公司,到了之后才现,公司大门紧闭,这难不到他,转到公司后面从后门进去,里面已经是一片狼藉,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再次来到这里他又想起了一些事情……

“我们这行也会开公司?”幽灵问一边的山狼当然,他不知道想起的人就是山狼。

“当然,我们需要业务联系,接生意也要有个响亮的名头,再说我们的钱也需要洗白。”山狼解释道。

“干正行……”幽灵摇了摇头,“我在这里算是职员?”

“你是主管级别,职位不低。”山狼大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只是不需要你干什么,年薪很高。”

……

幽灵摇了摇头,从回忆中反应过来,在这里他找到了武器库,找到了暗室和地下的靶场,这里的规模很大,靶场几乎适合所有武器的射击训练。??.?`

在暗室里去取了一部手机,只是因为里面存这一个电话号码,他播了过去,没人接听,也就放弃了。

因为他来的时候已经是山狼和重拳他们来过一次之后,而本艾伦早就不再使用之前的联系方式,所以这里的一切备用通信方式也已经全都废弃。

此行毫无收获,幽灵只好回到住处。

“怎么样?有什么现?”美惠子早就做好了饭菜等他,让幽灵没想到的是,美惠子居然能做一手拿手的法国菜,今天美惠子穿了一套清爽的吊带裙,性感异常,幽灵差点把她抱起来冲进卧室。

幽灵摇了摇头:“公司已经关门了,里面被翻得乱七八糟,好像遭遇了洗劫,具体情况不清楚,想起一些东西,但依然是片段。”

“想起东西就好,至少有收获,慢慢来,积累起来就是连贯的记忆,这都会您的恢复有帮助。”美惠子安慰她。

“希望如此。”幽灵点了点头。

“好了,可以开饭了,吃饱了才有力气。”说完拉着幽灵直奔餐桌。

“有家真好。”幽灵感叹。

“最近您常说这句话,难道之前你没有家吗?”美惠子坐在幽灵的对面。

“或许有,或许没有,就算有也不可能这么……温馨。”幽灵斟酌了半天才用上了“温馨”这个词。

“很奇怪,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幸与不幸不同罢了,但您好像从没拥有过,真的很难理解你的一切,您太让我着迷了,不过您穿军装拿枪的样子真的很帅。”美惠子吃着东西,“从您身上的疤痕判断你经历的战斗应该不在少数,所以我相信您是个战士,至少曾经是。”

“如果我从事的是危险职业那真的很不好,我不想你担心。”幽灵吃着鲜嫩的牛排说道。

“不会,不管您从事什么职业都没关系,我会一直陪着您,哪怕您常年外出我都能等你回来,这是美惠子的责任,夫君外出妻子要守住家,做好饭菜,等夫君归来。”美惠子很认真地说道。

这一番话说的幽灵很感动,感动的有点想哭,这是第一次感觉到在这个世界上有着牵挂,一份无法割舍的感情,一个让他牵肠挂肚的女人,一个日思夜想的地方,这就是家、家人的感觉,亲情和爱情的魔力。

美惠子举起酒杯:“所以,为了我们的将来,您一定要认真的活着,干杯。”

“干杯。”幽灵举起杯子,喝了一口红酒,味道很纯正。

“你的酒库里全都是名酒,哪一种我都不舍得喝,这是82年的红葡萄酒,算是最普通的一种了。 .? `”美惠子放下酒杯,“我真的很有服气,遇到了您,这样一个有魅力、富有、懂得生活的人,在我二十岁的时候遇到这么一个人,这是上天的恩赐。 ”

“你就就怕我有老婆?”幽灵一边能吃东西一边问道。

“这种可能性不大,从您拥有的财富来看,你是个成功的男人,一般成功的男人结婚都晚一点,所以我相信您还没有结婚,您今年才二十五岁,结婚的可能性很小。”美惠子颇有信心的说道。

“好吧,希望你说的是对的。”幽灵无奈的摇了摇,这丫头心思之细过了他的预计,“抽时间我叫你用枪吧,学一些东西有好处,反正地下室就是可以练习射击。”

“好啊,我对那些东西也很好奇。”美惠子很兴奋。

幽灵微笑着点了点头,之所以他要美惠子学习使用枪支就是因为他已经隐隐感觉到自己的职业可能会很危险,而他不想会因此受到牵连,所以他需要美惠子学一些必要的防身技能。

吃饱之后两人依偎在一起看电视,幽灵还是第一次正经的看电视,也可能是第一次在这个家里看电视,之前他觉得电视节目很无聊,但今天陪着没惠子看却觉得很有趣。

第二天幽灵带着美惠子满巴黎的闲逛,寻找他追寻了近两个月的记忆,同时陪着美惠子散心,美惠子开心极了,吃东西、逛街、看风景,两人非常的悠闲,幽灵从没这么放松过,心情开朗了很多,有时候他甚至希望自己永远记不起过去的事情,这种生活真的很好,没什么比陪着自己爱的人在一起更加幸福了。

幽灵带美惠子去了第一大学,他要美惠子在这里完成学业,她几乎符合这里的所有要求,只是需要办理一些入学手续,当然,学位的问题已经不在考虑之列,美惠子很高兴,完成学业是她的梦想,但她从没想过能到这里上学,办理各种手续需要一段时间,这些都不会太麻烦,美惠子给百合子打了电话,那边的事情一切都拜托了这个闺蜜,百合子没想到消失一个多月的美惠子居然再次去了巴黎,虽然惊讶,但却选择了帮朋友保守秘密,尽力帮忙办理一些必要的手续。

这一忙又是十几天过去了,幽灵为美惠子的事情到处奔波,感动的美惠子不知该如何是好,她庆幸遇到了幽灵,这个让她心仪又体贴的男人。

一天幽灵开着车带美惠子在巴黎街头闲逛,路过外籍兵团招募处的时候他停下了车子,看着招募处的大门愣在了那里。

“怎么?对这个地方很熟悉?”美惠子看着幽灵。

“嗯,好像有点印象。”幽灵下车,“你先回去,我进去看看。”

“我在这里等您。”美惠子有些不放心。

“不,你先回家,我可能要呆的久一点,回去给我做点还吃的,我稍晚点回来。”幽灵在美惠子的脸上亲了一下,“听话。”

“那好吧,别耽搁太久!”美惠子乖巧的点了点头。

看着美惠子开车离开幽灵深吸了一口气迈步走向外籍兵团招募处的大门。

“嗨,幽灵,好久不见。”执勤宪兵向他打招呼。

“嗨。”幽灵挥了挥手。

幽灵进入内部,凭感觉继续往里走……

天快黑的时候幽灵返回了住处,美惠子早已望眼欲穿了,见他回来高兴的扑上去:“您终于回来了。”

“让你久等了。”幽灵脱掉外套,美惠子立即接过去挂好。

“怎么样?今天又想起了什么?您的头……”美惠子现幽灵的后脑肿起了一个打包。

说来有趣,幽灵在兵团招募处遇到了之前的老相识,在听到了幽灵的经历之后这家伙二话不说抄起凳子就给幽灵来了一下子,幽灵大怒,差点和他打起来,但那家伙却说是在帮他恢复记忆,用这种方式刺激一下,这让幽灵很无语,不过经过交谈之后幽灵想起了一些事情,不知道是因为引导记忆,还是被那下在砸的开了窍。

“没关系,意外。”幽灵拉着美惠子坐在沙上,“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先听哪个?”

“嗯……”美惠子嘟着嘴想了一下,“那就……先听坏的吧。”

“我恢复了大部分的记忆,有些事情我怕你接受不了。”幽灵握着美惠子的手。

美惠子的心里一颤,眼圈马上就红了:“没关系,凯恩君能记起过去比什么都重要,就算您有家室我都不在乎,如果您希望我离开我明天就走。”

幽灵看着美惠子的样子一阵的心痛,他把美惠子揽紧怀里:“那还有一个好消息你还想听吗?”

“如果不能可凯恩君在一起,对我来说什么都算不得好消息,但凯恩君要是想说美惠子会认真地听着。”美惠子一脸伤心的说道。

“好消息就是。”幽灵用力抱住美惠子,“我没有老婆,我是个单身汉,这下你满意了吧?”

美惠子哭了,哭的很伤心,幽灵一下子不知所措,不管他怎么哄美惠子就是哭可不停。

“真的很抱歉,吓到你了,我只是想和你开关玩笑,没想到伤了你的心,太对不起了。”幽灵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良久,美惠子止住哭声,她抱住幽灵:“我没有怪你,我是太高兴了,凯恩君恢复记忆了,美惠子可以名正言顺的和你在一起了,不再担心会有人来和我抢,其实我一直都在担心您真的有家室,虽然我表现的很坦然,但我心里非常的恐惧,我不想失去您,可今天您给我带来了好消息,我怎么能不高兴呢?所以我哭了,但这不是伤心的眼泪,而是开心快乐的泪水,我的凯恩君,我终于不用在担心你会别人抢走了。”说完美惠子保住幽灵一下吻在他的嘴唇上,“我不怕了,我什么都不怕了,凯恩君是我的。”

幽灵抱着美惠子,感动的快哭出来,为了和自己在一起,这丫头承受了多大的心里压力,而自己却浑然不觉,还整天觉得美惠子很开心很快乐,可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美惠子装出来的,是为了让自己放心,多好的姑娘,多么贤惠,多么的体贴入微。

“美惠子,我们结婚吧。”幽灵抱着美惠子说道。

“结婚?”美惠子显然没有这种心理准备,虽然她早就盼着嫁给幽灵,但从没想过来得这么快。

“我刚满二十岁,是不是小了点?”美惠子有些犹豫的说道。

幽灵扶美惠子坐起来,自己起身变魔术一样右手里多了一枝玫瑰花,左手拿着戒指盒,然后单膝跪下,一脸真诚的说道:“亲爱的川口美惠子小姐,您愿意嫁给我吗?”

美惠子捂住嘴看着幽灵,她没想到事情会这么突然,她欣喜万分,双眼含泪的接过玫瑰花,然后身手去拿戒指,这时幽灵突然缩回了手:“在你同意嫁给我之前,有件事我需要先告诉你,你有知情权。”

“嗯,我听着。”美惠子点了点头。

“我是个雇佣兵,一个危险的工作,请你想清楚嫁给我是有一定风险的,更有可能让你担惊受怕,所以我希望你在答应我之前好好考虑。”

美惠子一把夺走了幽灵的戒指盒子,从里面取出戒指迅带上:“不许反悔,我说过,不管您是什么人,我都会跟着您,我同意。”

幽灵长出了一口气,一把保住美惠子:“我还真怕你跑了。”

“就算您跑了我都会找到您,我永远都不会跑。”美惠子抱着幽灵,“好了,晚餐都快凉了,啊……”不知什么时候幽灵已经解开了她背后的拉链,一动之下,裙子直接落下去一半,双峰尽显……

幽灵的确记起了很多东西,包括东京的任务的整个过程,以及“黑血”的所有人,只是之前的一些情况还很模糊,记起来的都是最近生的一些事情,最远的可以追溯到一年前,其实他想起的还是一些片段型的东西,只不过一件件事慢慢地想了起来,不是十分的连贯,但基本上已经不在影响他的思考以判断。

“我要出去办点事情,可能需要几天时间,这段时间你照顾好自己,真的很抱歉要把你一个人留在家里,你对巴黎还不熟悉,也没有什么朋友,我心里过意不去。”幽灵搂着美惠子说道。

“没关系,我是成年人了,能照顾好自己,更明白就算夫妻关系再好也不可能天天在一起,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和自己的圈子,所以您不必担心我,只是我希望您能好好照顾自己,您的职业很危险,我不希望有什么意外,一定要记得美惠子在家里等着您。”

“放心,等我回来,我们就结婚。”幽灵搂着美惠子,“我誓,一定回来给你一个体面的婚礼。”

“只要您能安心的回来,一切都不重要。”“那么。”幽灵坏笑,“在我出门之前让我们尽情欢乐吧。”“啊……”美惠子惊恐的抓住幽灵开始不老实的手,“不要,最近太频繁了……”话还没说完嘴巴就被幽灵堵住,房间里瞬间安静了下来,没多久房间里一阵春声荡漾……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