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69、密林相聚(02)

269、密林相聚(02)


                第二天早上赌徒等人归队,半月不见众人不免互相捶打一番,表示亲近,本艾伦收缴了所有人的通信设备,为了不被敌人追踪他只能这样,当然也有防止内部人泄密这一层意思。??.?`

后面的一周里重拳跟着本艾伦频繁外出,他们需要找一个新的落脚点,同时要追查敌人的情报,绅士和山狼负责起了人员的安置工作,新人全部被调走,送到了沙特执行对石油大亨的保卫任务,这是本艾伦的意思,生意还得继续,这样既能把新人从这里剔除,防止泄密,又能赚点钱维持“黑血”的生计,保证这些新人不生活在“黑血”危机的阴影之下,保证“黑血”的长足展。

剩下的烂摊子要一点点的理顺,减少外出,减少与外界的联系,防止泄密,这是本艾伦给山狼的任务,监视每个人,这是山狼和绅士的秘密任务,但本艾伦依然觉得这不太保险,于是给大多数人放假,让他们回家“休息”,除了他和重拳之外小镇只留下了山狼、绅士、信使、狮鹫和护士团成员的少部分成员,其余人全部被他踢回家修养。

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与其都在这里无所事事,不如让他们回家,只留下必要人员,减少甄别的范围,还能尽快地把内奸找出来,确认谁剩下人的可信度,原本他以为对山狼他们的甄别之后就剩下了赌徒那组人值得怀疑,但现在看来他还得重新评估手下人,重拳的嫌疑算是已经排除了,但这并不代表本艾伦信任他,至于为什么只有本艾伦自己知道。之所以一直都是重拳到处走本艾伦也有自己的原因,那就是他要利用一下重拳的关系,重拳这个人看似简单,其实他是个关系和背景都非常复杂的家伙,本艾伦阅人无数,深通此道,虽然他不清楚重拳的来历,但他明白这个人在某些时候能起到一些关键性作用,所以近期他一直将重拳带着身边,两人马不停蹄的到处跑,给队伍找安身之地,拜访关系人物,搜集情报,两人忙的较大后脑勺,他们还抽时间回了一次佐伊城堡,里面已经被毁坏的差不多,设备、武器全部被搬走,只留下一个空荡荡的城堡,重拳现连自己的电脑硬盘都被拿走了,两人转了一大圈,几乎找不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又是半个月过去了,营地一直相安无事,看来这里还算安全,敌人暂时还找不到这个地方,这段时间里,本艾伦和马丁几乎没怎么联系,ci里昂分部已经更换了办公地点,这次恐怖袭击损失虽然不大,但老地点已经不安全了,马丁这段时间忙的不可开交,本艾伦也没什么事情需要他们帮忙,所以联络相对较少,不过马丁的上级,那个奎恩却连续给他们下了几个任务,但都被本艾伦拒绝了,理由很简单,他们现在需要时间调整状态,暂时不适合出外部任务。

对于本艾伦的拒绝奎恩很不高兴的,但也没办法,因为他们之间只是合作关系,所以他们没有资格对本艾伦直接下命令。

对此本艾伦也不放在心上,其实他本来就不愿意接奎恩给的几个任务,难度大不说,给的钱也少得可怜,这种“脏活”“累活”是本艾伦最不愿意接的,不单单是任务风险大,而且还要相应的政治风险,他可不想因为知道的太多而被老美清洗,现在“黑血”又正处于危机之中本艾伦的心思根本就没放在赚钱上,只是为了维持和美国人的关系才一直保持着合作,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解决“黑血”面临的问题,其他的暂时不考虑,反正现在他们也不缺钱。?.??`

虽然在表面上看暂时“黑血”已经没有了危险,但这不代表危机已经过去,本艾伦仍在继续奔波,但却没什么收效,调查仿佛进入了瓶颈期,很难再有所突破,连着两个月里他们几乎没有任何现,这让本艾伦郁闷的不行,最后他通过重拳搭上了一条线,这是个全新的渠道,所以本艾伦非常的重视。

巴黎西郊的一家酒吧里,重拳可本艾伦坐在角落里安静的喝着酒,酒吧里人不多,但很热闹。

重拳看了看表:“时间差不多了。”

“嗯,会不会不来了?”本艾伦问。

“应该没什么问题,只要他同意见面就一定会出现。”重拳有看了看表,显然他心里也没什么底。

这次本艾伦要见的人是重拳的朋友,一个背景比较复杂的人物,本艾伦曾经听说过这个人,在传言中这是个八面玲珑的人物,上至各国情报机关下至知名黑帮分子都有往来,是个社会关系复杂,人际关系更加复杂的主。

这个人和重拳的关系非同一般,重拳曾经跟他出过一些任务,而且是一些秘密任务,连本艾伦都不清楚,但从重拳的描述来看这个神一样的存在,看得出重拳对这个人佩服得五体投地,今天的见面也是重拳一手促成的,在这之前重拳就不止一次提过这件事情,但因为任务的原因一直没有机会见面,虽然通过不同渠道有过接触,但双方从没见过,在佐伊城堡遭袭之前本艾伦接到过这个人传来的消息,但因为时间的问题城堡遭袭的事情已经在所难免,可是这个消息却让他和绅士保住了一条命,如果没有这个人的警告,他和绅士早就魂归地府了,从那时候开始他才确定要会会这个神秘人。

“来了!”重拳站起身看相门口。

本艾伦转头望去,来人长相普通,和重拳一样有着一张典型东方人的面孔,黑、黑眼、黄肤,很年轻,三十啷当岁,目光冷峻。

本艾伦站起身,重拳迎上去和来人低声交谈了几句,重拳做了简单的介绍之后双方落座,重拳道:“布鲁斯先生是我多年的朋友,队长不必客气。”

“没想到布鲁斯先生这么年轻。”本艾伦看着对方。

布鲁斯笑了笑:“入行比较早,所以经历的事情比较多,外表显得幼稚了一点不要见笑。 ”本艾伦点了点头:“感谢之前的那次提醒,及时的救了我一命,否则我们恐怕就没有这次见面的机会了。”“既然大家都是朋友我就不绕圈子了,所以不必客气,之前也是因为从某个渠道偶然得到了一些内部消息,所以才出了警告,ci在里昂总部遭袭的事情并非意外,而是和针对你们的袭击有直接的关系,当然,我有自己的渠道,但这并不代表我的消息足够灵通,一些情报的延迟很耽误事。?.?”

本艾伦点了点头:“这一点我能够理解,现在我们正出于危机之中,上次你给重拳的邮件提醒了我,但还不够,所以我想请你帮忙,帮我们度过这次危机,利用你的情报渠道,要知道,我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人可以信任了,被动挨打到现在我还搞不清对手是谁,我愿意出合理的价钱购买你的情报。”“钱不是问题,只是我不希望过多介入你们的事情,帮助没问题,但我只能引导,不能直接提供,这个还希望你能理解。”布鲁斯点上一支烟。本艾伦又点了点头:“当然明白你的苦衷,但我想先问一句,你怎么去顶ci分部的遭袭和真对我们的袭击有直接关系?”布鲁斯吸了口烟:“你不觉得太巧合了吗?他们遭袭和你们总部遭到袭击几乎是同时进行的,你有没有想过其实那次袭击就是奔着你去的,ci的分部只是遭到了你的连累?”

“这……”本艾伦倒吸了一口冷气,“我有那么重要吗?为了干掉我居然敢对一个国家的情报机构动手?这未免也太高看我了吧?”

布鲁斯笑了笑:“如果我出足够的价钱雇佣你们袭击美国大使馆你会做吗?”

本艾伦摇了摇头:“当然不会。”

“那你保证别人不会做吗?”

本艾伦皱着眉:“无法保证。”

“所以,这只是价钱问题,没有谈不拢的买卖,只有谈不拢的价码,这可是你们奉行的一条准则,在其他人眼里也同样适用,因此,你才是第一目标,他们要会抓住,或者干掉你。”本艾伦沉默,如果是这样那这个组织不是实力雄厚就是疯狂至极,敢对一个国家的情报机构下手需要的不单单是雄厚的资金实力,同样需要足够强大的胆识和运作能力,这不是小规模的恐怖分子或者激进组织能做到的,那么也就是说“黑血”即将面临的敌人是一个比“握手”组织那更加难缠的对手。“其实我也是通过情报界的关系获得了一些信息,不完全,也不够准确,所以我能提供的帮助有限,但我会尽力而为,关于你的对手,我也完全不清楚,但我可以帮你们查一查,不过不要抱太大的希望,因为我也没什么把握,不过我需要提醒你们,警惕ci,他们好像在暗地里监视你们,我不清楚他们的目的,但这对你们并没什么好处,也没什么善意,我的渠道显示,他们正在对你们进行全方位的监视。”“是的,我们只是雇佣兵,所以ci对我们并不放心,我们参与了他们太多的事情,太多事情见不得光,知道的太多了不是什么好事,但我们正出于一种彼此需要的为妙状态,他们还不会对我们怎么样。”本艾伦喝了口酒,“告诉我们你知道的,现在我迫切需要情报。”

“好吧,不过我不会告诉你们,但我会尽量提醒你们。”布鲁斯不理本艾伦一脸不理解的表情继续说道,“其实你们已经查到了一些东西,只不过你们还没意识到这些东西的重要性,汇总你们的情报你们就会现其实你们已经有了不小的收获,不是我兜圈子,是我真的无法把话说得太明显,我是个雇佣兵,我们都生活在夹缝之中,所以还请理解。”

本艾伦皱了皱眉,他不太懂布鲁斯的意思,但他也不好在多问,入行太久了他明白其中的规矩,尤其是雇佣兵,很多时候会涉及到一些和情报机构的复杂关系,这种情报的泄漏对在行业内部生存没什么好处。

布鲁斯一边轻轻地敲着桌子一边继续说道:“先我不清楚你们现在的对手是谁,但我知道这个对手并不是一个单纯的组织,他们和一些情报机构有着密切的关系,对你们进行袭击这件事我也是从和一些情报机构打交道中获取到的,这件事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他们和这些情报机构有着直接和间接的合作,所以你们可以从这一点入手。”

本艾伦晃着酒杯子陷入了沉思,对于布鲁斯的话他有些不得要领,他不清楚布鲁斯指的是什么。

“话我只能说到这了,剩下的你们自己理解吧。”布鲁斯把杯子中的酒喝光丢下一张钞票站起身,“我能说的只有这么多了,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可以和你们畅饮一番。”说完转身离去。

本艾伦还在思考他的话,这个布鲁斯来了之后说了半天的废话就这么走了,并没有提供什么价值的信心,但本艾伦还是觉得似乎抓到了点什么,只是有些不得要领。

重拳送走布鲁斯之后回来坐下:“队长。”

“嗯?”本艾伦看向他,只见他的手正敲着桌子,手指前面有一片水迹,仔细一看他才现,上面是一个用酒写的一排子母,那是一个名字,内厄姆伊伯森。

本艾伦不知道布鲁斯什么时候写下的这行字,但他明白,这是布鲁斯给他的提示,这肯定是个至关重要的人物。

“内厄姆伊伯森……”本艾伦搜索着自己的记忆库,这个名字他好像在哪听过,但似乎又没什么印象,他揉了揉太阳穴,继续思索,还是一无所获。

“回去查一下,既然他留下这个名字那就说明这不是一个很难找的人。”重拳建议道。

“让我想像!”本艾伦揉着额头,剧烈的头痛让他思维有些混乱,他取出止痛药就着酒吃下去,低声骂了一句娘闭上眼睛继续思索。

重拳喝着酒不说话,对于布鲁斯给出的这个提醒他也是一头雾水,这个布鲁斯是个完全不受控制的家伙,没人清楚他的来历,和他相识是国内关系搭上的线,那边只告诉他,这是个值得信任的人,和他相识时间不短,但见面次数很少,但每次见面或者联系都是一些非常紧急的事情,可以说给他提供了不小的帮助。

“算了。”本艾伦睁开眼睛,“回去吧,实在想不起来。”

“我们是否需要通过渠道查一下?”重拳问。

“先不要。”本艾伦站起身,“好不容易得到的情报,不要泄露出去,包括队里的其他人,甚至包括山狼在内。”

“是。”重拳点了点头。

两人出门上车,返回的路上本艾伦一直处于思索状态,重拳没有打扰他,车里气氛沉闷,重拳的手机想了,他取出电话看了看,“是玛丽。”

“接。”本艾伦闭着眼睛说道。

“是我。”重拳接通电话,听了一阵立即将电话交给本艾伦,“营地那么有情况,有可疑人员在附近活动。”

“什么?”本艾伦一愣,马上接过电话,“我是兽人。”

重拳紧锁眉头,他们刚离开几个小时就出现了这种情况。

“我知道了,你们马上转移,一切小心。”本艾伦挂断了电话,“。”

“确认是敌人吗?”山狼问。

“还不确定,不过小心为上,放心,他们暂时不会有危险,最多的是敌人的侦察兵。”本艾伦搓了搓脸,“太糟糕了,我们很可能已经被最终,敌人到底是通过什么手段做到的呢?”

“我们身上有追踪器?通信监视?还是卫星追踪?”

“都有可能。”本艾伦看着外面,“,到底是谁要把我们都弄死?”

重拳叹了口气:“还是从布鲁斯这条线查下去吧,这可能是我们到目前为止获得的最清晰的一条线索。”

“可是这个人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但我确定听过这个名字。”本艾伦揉着头一脸的痛苦。

“我们已经无家可归,这么下去不是办法。”重拳满脸愁容的说道。

“不从敌人的监视中跳出来我们根本就没办法在找藏身的地方。”本艾伦摇了摇头,“真的想个办法了。”

“现在去哪?”重拳问。

“去8号安全屋。”本艾伦思索了一下,“这是我们最后的藏身处了。”

8号安全屋是本艾伦自己享有的藏身地,一个农庄,在巴黎远郊,是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也可以说是本艾伦是私人度假屋,除了他之外没人知道。“那其他人呢?”重拳颇为担心的问。“放心,他们会照顾好自己,我们现在的任务是找出这个内厄姆伊伯森。”本艾伦向外看了看,“找个地方,我们需要换台车,衣服,身上所有的东西都不能要了,断绝和这个世界的一切联系。”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