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72、战士归来(03)

272、战士归来(03)


                幽灵和美惠子之间的关系正在生着某种微妙的变化,可幽灵却浑然不知,作为一个失意者,他现在最关心的就是他的过去。 .? `?

记忆,一个非常奇怪的东西,一切痛苦与快乐的根源,有人努力去忘记却无法做到,但有人却不懈努力的苦苦追寻,人,或许这是大多数人的烦恼,因为,很多人永远都搞不清自己想要什么……

美惠子细心的照顾着幽灵的饮食起居,可以用无微不至形容,在他眼里幽灵是个听话但却经常惹祸的孩子,但这并不影响她对幽灵的好感,或许说,在潜移默化中她已经把幽灵当成了“自己人,”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她也无法理清这层关系……

美惠子甚至可以为了照顾幽灵,关掉手机不理任何人,连父亲的威严和母亲的担心完全不理会,在幽灵面前她好会了属于自己的生活,没有人管束,没有人要求她做不喜欢的事情,不用出席宴会,不必应酬,不必迎合别人,只做自己,或许,这才是她最想拥有的人生。

一周后,幽灵可以站起来瘸着脚到处走了,两人都非常的高兴,这一周里,幽灵几乎戒烟戒酒,美惠子就像个医生一样看着他,按时睡按时起,定时服药吃饭,每天上午必须进行恢复性练习,美惠子甚至帮他洗脸刮胡子,因为伤口的原因幽灵不能洗澡,所以只能忍着,对此美惠子也没表现出任何反感。

十天后幽灵的大腿基本恢复,走路已经看不出什么问题,除了有些麻木之外一切正常,身上的伤势也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除了肋骨恢复的较慢之外,剩余的伤势已无大碍,稍加时日定能恢复最佳状态,只是还记不清什么东西,大多数都是凌乱的碎片,又因为美惠子对他一无所知,所以根本帮不上他什么忙。

“可以吃饭了。”美惠子端着菜从厨房里出来,这段时间大多数时候都是美惠子主厨,作为一个大家闺秀,美惠子做的一手好菜,对于她这个年纪是非常难得的。

幽灵看着美惠子突然说道:“如果我一辈子都想不起过去的事情该怎么办?我总不能在你这赖一辈子。”

“这个……”美惠子歪着头想了想,“我从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不过没关系了,就算您一辈子都记不起来也可以生活在这里的。”说到这她顿了一下,又补充道,“我可以把这个公寓租给您,不过我觉得,这种事情生的可能性不大,我们凯恩君肯定会恢复记忆的。”

幽灵摇了摇头:“我除了身无分文之外连身份都没有,生活都是个问题,不能拖累你。”

“怎么能说是拖累呢?我们是……朋友嘛,我是不会让朋友身处困境的,所以请放心,您不会有事,就算不记得一切也无妨,最多找份工作,然后重新开始,我对凯恩君有信心。”

“所以,明天我就离开,到处转转,看看能不能对我的恢复有所帮助,或者会法国去看看,那边应该更有助于我的记忆恢复,而你也该回去了,快半个月了,家里人一定很急,我不能太自私。??. `”幽灵叹了口气,“我不能意味的为自己考虑,而忽略了你的生活。”

“可是,您现在没有合法身份,什么都不记得,你还能去哪?”美惠子坐下看着幽灵,“刚过去十几天,您不能急于一时,再等等,等身体彻底恢复了,我们一起想办法。”

“哎……”幽灵长叹一声,“我怕会变成你的累赘。”

“没关系了,我不用上班,家庭富足,生活的还可以,帮助凯恩君是应该的,这样吧,等您彻底恢复了我陪您四处转转,看看是否对您的记忆恢复有所帮助。”

幽灵点了点头:“好吧,那就在麻烦你几天。”

“其实这样很好,我不用面对父亲,不用去学校,更不用到处应酬,不用见……,可以慵懒,可以自己喜欢的事情,我很满足,只是想这种日不要太早结束……”说到这美惠子突然停住,似乎感觉这些话说的有些不对,如果这种日子里没有对面这位凯恩的陪伴自己还真的继续这样活下去吗?

“怎么?”幽灵抬起头。

“没有,吃饭吧。”美惠子默默的拿起筷子,想到石井她的心情就会变得无比糟糕,她越来越恐惧,虽然不想嫁给石井,但自己真的能逃得了吗?

又过了几天,幽灵的外伤基本恢复,终于可以洗澡了,这是幽灵最盼望的事情,虽然作战任务中十几二十天没机会洗澡是很正常的事情,但在美惠子面前,他总觉得自己邋遢,不知不觉间他开始注意自己的形象。

洗澡时幽灵无意间从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的后背上大面积的文身让他一下僵在了那里……

洗完澡之后幽灵走出浴室,一身健壮的肌肉和大小不一的伤疤,看得美惠子一阵呆,幽灵不说话,一脸的迷茫的看着美惠子。“怎么了?”美惠子问。幽灵慢慢的转过身背对这她,美惠子惊讶的现幽灵的背上纹着一个巨大的骷髅,骷髅成白骨色,嘴里叼着一把还在滴血的军刀,背景是一片残垣断壁和满地的弹壳……更加震撼的是骷髅下面还有一个英文单词“ghost”,字幕鲜红如血,如同刚用刀刻上去一般,清晰、刺眼……

美惠子捂住嘴巴,她也是第一次见到幽灵背上的文身,好半天才轻声说了一句:“幽灵……”

“幽灵……这个词好熟悉。”幽灵闭上眼睛,思维再次陷入混乱,但他不知道的是随着时间他推移背上幽灵这个单词慢慢的变淡,最终由血红色变成了暗青色,这个文身居然是可以随着温度的变化而改变颜色。

美惠子不干打扰他,只是默默的注视着他背后的巨大文身,她出身黑帮家族,虽然父亲一直试图使她远离帮会的是是非非,但她对帮会的规矩还是非常了解的,在帮会中文身是地位、身份和权利的象征,她见过很多各种各样的纹身,但今天见到幽灵的文身之后依然给她带来了不小的震撼,她仿佛在文身中看到了一个浑身伤痕的战士手里握着硝烟飘散的步枪缓慢的走来,一脸的疲惫与寂寞,就像整个战场只剩下了他一个人,悲壮的让人想哭……恍惚间美惠子仿佛看到了战士的脸慢慢的变成了幽灵的样子……

“幽灵……”幽灵不断的默念着这个词,良久他睁开眼睛,“这好像是我的名字。? ? ?.?`”

“你想起来了?”美惠子一喜。

幽灵默默的摇了摇头:“还是一些片段。”

“没关系,这是个好的开端。”美惠子仍然注视着他的脊背,“幽灵,幽灵,好奇怪的名字,有些令人生畏。”

“没关系,我喜欢你叫我凯恩。”幽灵转回身,双眼一片深邃,仿佛无限的宇宙一样让人捉摸不透。

“好吧。”美惠子点了点头,“凯恩也是您的名字,我只认我最熟悉的凯恩先生。”

“好的,那以后你叫我凯恩我才答应。”幽灵看着美惠子的眼睛向前跨了一步,这一步仿佛踩在了美惠子的心里,让她突然一阵慌乱,怕幽灵过来,又希望幽灵过来,一时间陷入矛盾之中。

幽灵又向前走了一步,美惠子几乎窒息过去,面色绯红,浑身触电一般的轻抖,幽灵越来越近,她仿佛不受控制一样开始呼吸急促,心中害怕又欢喜,她甚至已经无法思考。

幽灵并没有注意这些细节,他只是想着自己的问题,自顾自的从美惠子身边绕过去拿自己的衣服,而美惠子却无比失望的闭上了深吸了一口气,整个人如同虚脱了一样身体服软,脚下站不住……

幽灵一把拦住她有些奇怪地问:“怎么了?”

“没……没有……”美惠子的呼吸还很急促,她把头埋在幽灵的怀里,“凯恩君,请送我回房间。”

幽灵有些奇怪,她扶着美惠子向卧室走去,而美惠子仿佛完全脱力了一样依偎在他怀里,身体软的像没有骨头,她对幽灵的表现有些失望,或许是自己想多了?想到这些美惠子的脸又热了起来,变得如同一块红布,但幽灵依然没有注意点,他只是自顾自的负责美惠子往房间里走。

进了房间幽灵把美惠子放在床上:“感觉怎么样?哪里不舒服?”

“没事,有点累,休息一下就好了。”美惠子闭上眼睛轻轻的说道。

“那好,你休息一会儿吧。”幽灵帮他盖好被子转身出去了,整个过程中美惠子都闭着眼睛,幽灵离开之后她转过头看了一眼幽灵的背影,满脸失望的崛起小嘴用力的打了一下床,无端的起了小脾气。

幽灵不清楚美惠子在想什么,现在他所有的精力都在“幽灵”这个词上,现在他脑子里不断闪过一张张面孔,非常的熟悉,但却只限于熟悉,他根本就记不起这些人是谁,记忆的碎片越来越多,残肢断臂、鲜血、尸体、满地的弹壳、震耳欲聋的枪声、呼喊、惨叫、熊熊的战火……

幽灵躺在沙上满头的细细的汗珠,混乱的记忆碎片几乎要把他的头撑爆了,浑身肌肉紧绷,呼吸越来越沉重,他猛地坐起身,用力捶在自己的头上,各种混乱却依然挥之不去,他快崩溃了。

幽灵一下一下砸着自己的头,剧烈的头痛让他难以忍受,不知道什么时候美惠子从房间里出来,轻轻的抱住幽灵的头:“放松,凯恩君,放松,没事,冷静下来就好了,不要面勉强自己。”

美惠子的话语如同燥热午后突然降下的细雨,清凉,透彻心肺,那种感觉说不出的舒服,幽灵在美惠子的怀里慢慢的冷静下来,过了很久两人谁也没动,幽灵闭着眼睛,享受着这份温存与柔软,整个人已经完全迷醉,扑鼻的体香让他难以自拔。

美惠子抱着头:“凯恩君,不要在想了,就算什么都想不起来也没关系,美惠子会一直陪着您。”

幽灵安静的闭上双眼,任由美惠子抱着,两人就这么互相依偎着在沙上睡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幽灵先醒来,他抬起头看着近在咫尺的美惠子,不由自主的在她的唇上轻轻地吻了一下,然后慢慢起身,拿来被子帮她盖上,然后小心的出门,此时他的心里很乱,他非常清楚自己的状态,同时更清楚自己在慢慢的爱上美惠子,但他心结依在,越是这样他越想搞清楚自己的身份,自己有没有家室是重中之重,如果自己真的有老婆那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沿着街道慢跑,为了尽快的恢复体力,最近他一直坚持恢复性训练,虽然强度不高,但也可以对身体恢复起到很大的帮助,今天还是他第一次外出活动,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仿佛一切都潜移默化一样,他知道该如何去做才能让自己精力旺盛身体强壮,可至于是从哪里学到的就完全想不起来了。

两个小时后他浑身大汗的返回美惠子的公寓,美惠子已经开始准备早餐,鸡蛋、面包、香肠、牛奶,一切都是那么的温馨,幽灵出身孤儿,后来在军营里混生计,直至离开外籍兵团训练中心加入黑血,都过着单调简单的生活,尽管花天酒地的日子他没少过,但不管住在哪他从来都没有过家的概念,甚至他不清楚家到底有什么用,一直奉行一个人生活了无牵挂的理念,并自诩这才是一个雇佣兵该有的生活,但这些日子他突然找到了家的感觉,找到了自己的牵挂,他就想活在这里,永远都不离开。

“凯恩君,不要呆,快去洗一洗,早餐快凉了。”美惠子放下手里的盘子催促道。

幽灵匆匆洗了个澡,坐下开吃东西,有美惠子在他吃东西“斯文”多了,也学会了细嚼慢咽,连他自己都布置这究竟是因为是美惠子在而顾及形象,还是因为失忆改变了原本的性格,当然他并不清楚之前自己到底是什么样子,可是他却深信,之前的自己和现在的自己肯定有很大的差异。

“要不要出去逛逛?”美惠子提议。

“好,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出去逛逛也好。”幽灵点了点头。

“那去哪里呢?”美惠子思索着说道,“不如这样吧,我们去机场,从我们相识的地方开始,看看您能不能想起什么。”

“好的。”幽灵点了点头。

美惠子给幽灵准备了一套西装,还细心的帮他穿上,如同贤妻照顾丈夫,多日来幽灵还是第一次如此容光焕,合身的西装配上他冷峻的面容,型男范儿十足,对着镜子左看右看他还是觉得少了点什么,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腋下,那种不踏实的感觉更重了,但他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在摸什么。

等美惠子穿戴整齐之后两人出门,他们走在一起,算得上型男配美女了,一路上惹来不少羡慕的目光。

美惠子的给母亲打了电话报平安,说自己和同学出游,她的生活比较休闲,几乎很少人知道她的身份,川口雄一曾经给他派过保镖,但美惠子不喜欢也没出过什么事情,所以时间长了也就不了了之了,美惠子喜欢自由,所以住在自己家里的时候少之又少,她有几处私人公寓,平时都住在这些公寓或者学校里,每月会定期回家看望母亲,虽然川口雄一并不赞成她的这种生活方式,但也无法把她关在家里,只能由她去,但却限定她活动的范围,就是要求他在吉川会的地盘上活动,吉川会在东京的势力很大,所以地盘内没有外人敢来闹事。

在机场幽灵足足呆立了一个小时,他想起了一些东西,他想起了自己来的时候是四个人,但去想不起自己从什么地方来,却想不起自己是为什么来,美惠子调取了他来东京那天的航班信息,分析他可能从哪里来,然后他们沿着那天的路一路寻找幽灵的记忆,但结果并不理想,幽灵能想起的东西少得可怜,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返回的路上幽灵不停的翻阅着那份航班信息,他想弄清自己从哪里来,但一点头绪都没有,作为国际性机场,东京每天降落的航班非常多,世界各地都有,想从这上面找到线索是不可能的,幽灵想返回法国,去公司看看,但他现在没有任何身份,连机票都无法购买。

幽灵还想查一下自己在到达动静之后直至十一之前这段时间自己的去向,但也是无处下手。美惠子载着幽灵在东京街头漫无目的的闲逛,幽灵看着窗外,一切都似曾相识,不知道是自己真的来过还是产生了错觉,他有些迷茫,自己该怎么办?总不能一直赖在美惠子的公寓,作为一个男人,这在自尊心上是一种伤害,也是一种耻辱。就在这时,一辆黑色的轿车正远远的跟这他们,里面的一个壮汉拿起电话:“是,我们跟上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