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65、前路迷茫(01)

265、前路迷茫(01)


                几名保镖见无法让他们交出武器,上来就要动手,重拳面对的这家伙四个身手不错,看样子是想给他来个下马威,要是普通人这一下肯定吃不消,但重拳是什么人?怎么可能让他得手?

“柔道?”重拳可不吃这一套,他抬脚对着对方后腿的腿弯就是一脚,直接将对方踹的跪在地上,然后反手一拧,直接卡住了对方的脖子,只要他稍一用力就能将这家伙的脖子扭断,但今天他们是来会客的,不是来杀人的,所以他只是将对方控制住,而没有下杀手。??.??`

“不得无礼!”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人喊道。

众人循声望去,现居然是熟人,正是那天晚会去接美惠子的中村。

重拳松开手,那名保镖已经被憋得满脸通红,揉着脖子从地上爬起来,赶紧对中村行礼。

另外几名保镖立即退到一边对中村行礼。

“中村宪生!”山狼很礼貌的点了点头。

“让各位受惊了!”中村很规矩的行了鞠躬个礼。

“出于个人习惯问题,我们不能交出武器,很抱歉!”山狼又点了点头,不失礼貌的说道。

“没关系,川口先生分赴过,不必拘束,军人的气节需要尊重,请各位跟我来。”中村做了个请的手势。

几个人跟着中村进去,川口正等在里面,川口是个身材微胖的中年人,长的很干练,一身米色的西装,并非电影上那些黑帮头子一样满脸的横肉,如果不知道他的身份,很可能把他当成一个成功的商人。

“山狼先生,久仰大名。”川口很和蔼的率先伸出了手。

“川口先生客气,您才是鼎鼎大名,我只是个小雇佣兵而已。”山狼握住川口肥厚的手掌。

“请坐,请坐!”川口很客气。

山狼落座,重拳和狮鹫很规矩的站在他的身后,在这种地方他们绝对会保持一个军人应有的操守。川口颇为赞赏的看着二人点了点头。

“感谢各位对小女的照顾。”川口开始拉进和山狼他们的关系。

“先生客气,举手之劳,不必挂在心上。”重拳不咸不淡的说道。

“只怪我对小女过于宠爱,唉……”川口摇了摇头。

“川口先生不怕惹来麻烦吗?我们现在可是一身的麻烦。”山狼淡淡地说道。

“呵呵……山狼先生觉得还有什么能威胁到我们的存在吗?”川口微笑着说道,口吻中充满了豪气与自信。

“的确,以川口先上的实力已经可以无视大多数威胁了。 .? `?”山狼点了点头。

仆人上茶,川口站在窗口看着外面:“山狼先生,这次请你们来就是为了讨论一下今后的合作问题,我想有博尔特先生的推荐各位应该是值得信任的人,黑血雇佣军,实力非凡,大名几乎在佣兵界尽人皆知,我应该不会选出。”

“的确,黑血有和您合作的实力!”山狼点了点头,“我们的欧洲的分部足够满足您的要求。”

“不过……”川口踱着步,“我听说最近你们好像遇到了什么麻烦?”

这老小子消息还真灵通,山狼暗骂了一句:“算不得什么,如果您的消息灵通的话应该知道我们正在和美国的情报部门展开广泛的合作。”

川口点了点头:“这个小心倒是属实,我担心担心你们遇到的麻烦会影响到我们的合作。”

“放心,我们的注册公司是不会受到太大影响的。”山狼保证这说道,“经过几十年的展黑血已经组不走向成熟,我们的业务拓展遍布欧美,亚洲市场也有一定的份额。”

川口思考了片刻:“嗯,好,那我们谈一下合作细节……”

山狼和川口足足谈论了三个多小时,基本上把合作的细节都已经敲定,剩下的就是川口拿出详尽的商业企划书,其实山狼的心根本就没在这里,他急于离开日本,本艾伦那边的情况不明,整个“黑血”的损失到底有多大还是个未知数,他哪有心情谈什么合作?虽然这是个拓展业务的好机会,但以现在黑血的状态根本就无暇顾及这些,可山狼还得耐心的和川口谈下去,因为他需要川口的势力帮他离开日本。

“关于离开日本的问题你们不必担心,我已经做了安排,明天,明天你们就可以从海路离开。”川口说道,仿佛在谈论一次平常的出行。

“能不能再快一点?我们有急事!”山狼问。

“这个……”川口思索了一线,他转头看相中村。

中村马上开口道:“很抱歉,这已经是最快度,明天我们有船只出海,与韩国那边的船只约定了时间,所以改变很困难,各位还是耐心等等吧,一天而已!”

“那好吧。”山狼点了点头,他很清楚这种海上走私是有严格时间限制的,必须避开官方稽查,所以他也只好再等等。

“川口先生,幕武会会不会对你们不利?”山狼问。

“冲突是不可避免的,但他们还没那个胆量来找我们的麻烦,他们没有证据证明这件事和我们有关系,所以不必担心,这点小时前中村会处理好。”川口雄一毫不在乎的胡挥了挥手。

“那能否查一下幕武会是如何得到消息的?”山狼又问。

“哦?你们对着个还感兴趣?”川口颇感意外。??.??`

“当然,怎么也得知道自己的问题出在哪里。”山狼肯定的点了点头。

“嗯。”川口点了点头,“那好吧,中村,这件事你去办。”说完他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那位遇难的先生是不是就是小女提到的凯恩先生?”

“是的。”山狼点了点头。

“那真是太遗憾了。”川口叹了口气,“这样吧,我会设法给他一个体面的葬礼。”

“感谢川口先生能帮忙。 ”山狼站起来对川口鞠躬,对于幽灵的后世他还真没时间和经历去操办。

“没关系,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而已。”川口摆了摆手,“这次你们算是给了幕武会那群混蛋不小的教训,我的消息渠道报告的消息显示幕武会死伤过三十人,损失数百万日元,钱虽然不多,但效果非常的不错。”

会谈结束之后川口将他们安置在不远处的一家五星级酒店里,还要等上一天,外面又正在到处通缉他们,所以没地方可去,只能闷在房间里熬时间。

利用这段时间山狼几乎把所有相关人员的手机都拨了一遍,但没几个能打通的,巴黎“黑血”的空壳公司的人到是还在正常上班,那边一切如初,到目前位置还没有受到任何威胁,山狼立即给他们放假,公司暂时关门。

本艾伦的、绅士和信使的电话一直打不通,响雷那边情况也是一片混乱,正在冒险通过各种渠道寻找本艾伦的下落,黑玫瑰的“护士团”已经联系上,正在返回巴黎的路上,另一组人马也联系上了,赌徒他们也在返回的路上,马丁那边终于也有了消息,原来他们接到了消息,据称有组织要对他们进行恐怖袭击,所以他们当夜紧急撤离,而他们的分部当晚的确遭遇了炸弹袭击,幸好撤离的及时,否则损失肯定非常的惨重,居然连他们都遭遇了偷袭,这让山狼感到震惊,这个敌人究竟是谁?居然敢偷袭美国的情报机构分部?这不是大胆,而据马丁描述,本艾伦和绅士在他们撤离之前就离开了,之后就再也没有了联系。

本艾伦的失踪让山狼坐立不安,但他偏偏又毫无办法,狮鹫坐在沙上看着电视,通过新闻观察警方的动向以及寻找幽灵的消息,在没见到尸体之前他也不相信幽灵真的死了,但话说回来,如果幽灵没死那他早就该联系他们了。

新闻上说沉入河底车辆的打捞工作还在继续,因为上游刚下过暴雨水位上涨,河流湍急所以打捞工作难以展开。

重拳和玛丽聊了十几分钟,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了解那边的情况,直到最后他们在说了几句情话就匆匆挂断了,她们那边情况不是很好,太多人失踪,瓶子已经外出打探消息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响雷正到处找人调查事故的原因,玛丽现在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打电话接电话。

让重拳相对比较安心的就是玛丽的安全问题,这个避难所只有响雷知道,因为在“黑血”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避难所这种地方只有少数人知道,而且每个人只知道一个避难所的位置,就是为了防止内部有人泄露消息而特殊设定的,就算本艾伦本人也不可能知道所有避难所的分布地点,所以,这个避难所的安全性非常的高。

“玛丽那边情况还好,他们正在调查袭击者的身份。”重拳道。

“现在全都乱套了,希望他们不要再出意外,队长还是不接电话,这有点麻烦。”山狼眉头紧锁。

重拳道:“队长的手机是不是丢了?如果被俘或者……手机应该被敌人缴获才对,不可能出现无人接听的情况。”

“应该不会,总不能绅士的手机也丢了吧?两人一起丢手机?这种可能性不大,再说就算手机丢了也不至于找不到电话和我们联系,太奇怪了。”山狼百思不得其解。

重拳点了点头:“的确奇怪,从哪一方面都说不通。”

这时候门铃想了,重拳拔出手枪问道:“谁?”

“客房服务,您叫的午餐到了。”

“我们没叫午餐!”重拳打开了手枪的保险,山狼和狮鹫也拔出了枪。

“是中村先生安排的。”

“马上来。”重拳将手枪放到背后小心的靠近房门,从门镜向外看了看,确认是一下之后才开了门,服务生推着小车进来,重拳掏出一把钱塞给他,服务生喜滋滋的离开了。

“吃点东西吧。”重拳坐下检查了一番确认没有问题之后就开吃,还一边吃一边说道,“这个中村还真挺细心。”

“吃吧,吃饱了才有力气。”狮鹫不客气的开吃。

山狼一边吃着东西一边思索着说道:“这次袭击很蹊跷,按照响雷的说法敌人非常了解基地的结构,这个基地刚建成不久,除了外墙之外几乎内部所有的东西都是重建的,再加上严密的内部防御系统,应不是那么容易攻进去,但在里面敌人觉的时候敌人已经进入了城堡,也就是所防御系统根本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如果没有人提供情报这绝对的是不可能的。”

“你的意思说内鬼的问题仍然存在?”重拳抬起头。

“恐怕是,除此之外无法解释得通。”山狼皱了皱,“从斯通纳德招认的情况来看敌人近期的情报不是很通常,也就是说内鬼可能因为队长的调查断绝了和敌人的联系,但他依然存在。”

重拳想了想:“既然内鬼已经蛰伏,那基地的情况有是怎么泄露的呢?这未免有些说不通吧?”

“很简单,基地的情况是在他进入蛰伏状态之前泄露出去的,也就是说敌人早就掌握了城堡的情况,只是一直没动手罢了。”狮鹫道。

“对,他们之所以不敢动手就是怕我们还在基地,而最近我们的任务都是由队长亲自安排的,内线不了解我们的去向,所以不清楚城堡是否出于空虚状态,更不清楚我们是不是就在周边地区活动,所以才迟迟没有动手,而让斯通纳德来日本的目的就是确认把我们的主力都吸引过来,保证基地出于空虚状态,给他们行动制造机会,一旦我们在这边动手那他们就会得到消息,确认了我们的位置……妈的,好计谋!”山狼恨恨地说道。

“这敌人未免也太工于心计了,按理说握手组织已经不存在了,现在我们面对的只能算是他们的后台,一个隐藏在背后的势力,看来他们比我们干掉的那些握手组织的爪牙更加想除掉我们。”重拳思索着说道,“这么看来对方必定是和我们有着深仇大恨的人,那我们至少能缩小一些范围,在这些年来我们曾经的敌人中进行调查或许会有一些收获。”

山狼摇了摇头:“范围太大了,我们每年出的任务多如牛毛,杀的人也数不过来,想从这些线索中查找简直太难了,再说我们只是专业的作战队伍,而非专业情报分析调查队伍,所以我们没有这个能力,光靠信使一个人那得查到什么时候去?”

“至少有个方向。”重拳喝了口汤,“闲下来的时候我们都想想以往的任务中我们都和什么人交过手,那些人有这种实力和财力,然后汇总一下交给信使,也算给他提供点情报。”

“信使现在生死不明,他是我们中唯一的情报分析师,如果他要是挂了,那我们就只能彻底倒向马丁的情报机构。”狮鹫道。

“信使不能死,不提他在队伍中的作用,而且上有老下有小,他要是除了事儿这一大家子可怎么办?”山狼叹了口气,“回去之后我们得重新理顺一下,太被动了,这样下去,我们的最终结果会很惨。”

“我就纳闷,这么久了,我们怎么一点敌人的影子都摸不到,我们甚至能查到马丁的后台在监视我们,但怎么就查不到针对我们的敌人到底是谁?这也太奇怪了。”重拳非常郁闷的说道。

狮鹫道:“能不能通过马丁的渠道查一查?他们有这个能力!”

“这可以考虑,但必须慎重,我相信马丁背后的美国情报组织肯定知道点什么,但他们却出于某种原因不愿意告诉我们。”山狼叹了口气,“不知道马丁他们遭遇的恐怖袭击和我们总部遭遇的袭击是否有着必然的联系,如果说是巧合恐怕没人相信,如果是一股敌人那这敌人的实力也太过强大了。”

“我倒是很希望是一批敌人动的,因为这可以把我们和马丁的情报机构捆绑自己去,这样对我们的复仇有好处,毕竟我们实力有限,敌人太过于强大,可是,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们还有多大把握可以战胜这样的敌人?”重拳颇为忧虑的说道,“,不管怎样我们都即将面临一个非常强大的对手。”

“这一点毋庸置疑。”山狼站起身,“和他相比,握手组织就是他手中的一颗棋子,而就这颗小棋子就把门折腾的够呛了,这段时间我们损失太大了,没接什么正经任务,钱没赚到多少,两个基地被毁,黑血的备用基金几乎耗尽,如果没有从米洛斯迪手里弄到的那笔钱黑血的正常开销恐怕都维持不下去,,什么时候能转运?别在他妈一天被人算计。”

“日子总会好起来的。”狮鹫打了个饱嗝,“人不可能一直倒霉,倒霉到一定程度就该转运了。”“这话说得对。”重拳点上一支烟,“消极不解决问题,我们还是积极一点好。”“我是怕还他妈没等转运我们就已经死光了。”山狼苦笑。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