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71、战士归来(02)

271、战士归来(02)


                幽灵的侥幸逃脱只能说他命不该绝,机场帮助过的美惠子也成了他的福星,否则他可能真要流落街头。? ? ?.?`

伤口再次崩开,幽灵一脸虽然无所谓,这点小伤对于上过战场的人来说,简直不值一提,但却吓坏了美惠子,她从没见过一个流这么多血。

“可是您的伤口……”美惠子用纱布按着他的额头急切的说道。

“给我准备工具,消毒液、止血棉、手术刀,缝合工具,剪刀……。”幽灵抓住美惠子的手,“拜托了。”

“您要……自己缝合?”美惠子不敢相信的看着幽灵。

“拜托了。”

“好吧,您稍等。”美惠子起身离去,半小时后返回,带来了幽灵需要的东西。

幽灵让美惠子拿来镜子自己一针一针的将伤口缝好,吓得美惠子双手抖成一团,连镜子都拿不住。

“好了。”重拳抹掉脸上的血迹,面不改色的说道。

“看您娴熟的手法,您是医生吗?”美惠子的小脸已经吓得煞白。

“不知道,希望是吧。”幽灵麻利的将伤口处理好,“美惠子小姐,能不能再麻烦您一下。”

“不要客气,请讲。”

“能不能给我弄点吃的,我很饿。”

“好的,您稍等,马上就来。”

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幽灵的确饿坏了,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美惠子静静的在一边看着。

“为什么要帮我?你不怕我是坏人吗?”幽灵感觉有些不自在,在他的人生里还从没有人如此专注的看着他吃东西。

“不知道,虽然我很怕您,但就是觉得该帮您,您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甚至都没有犹豫就出了门,很奇怪,我不觉得您是坏人,我总是觉得肯帮我的都不是坏人。”美惠子认真地说道。

“可你并不了解我。”幽灵放慢了进食的度,在美女面前他也会顾及一下自己的形象,虽然在这之前他从不觉得自己的吃相有多难看。

“没关系了,反正已经做了,既然做了就尽力做好吧。”美惠子轻笑着说道。

“是我遇到好人了。”幽灵轻轻地叹了口气,“以我现在的状态如果没有你照顾我可能会很惨。”

“虽然您失忆了,至少您还记得我……”美惠子脸一红,又补充了一句,“这说明您还当我是朋友。”

“当然,如果我永远也想不起来其他事情,你就是我认识最久的朋友。”重拳放下碗筷,“吃饱了,谢谢。”

美惠子将残席撤下,幽灵看着窗外呆,他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右腿,一点感觉都没有,整条腿就像一根面条,任由他摆布。??.?`

美惠子端来茶水:“请喝茶。”

“谢谢。”幽灵点了点头,“很晚了,你休息吧,我再坐一会。”

“没关系,我陪着您。”美惠子坐在一边。

“我究竟是谁?”幽灵自言自语。

“明天我带您去医院检查一下,看看情况。”美惠子说道。

“不必麻烦了。”幽灵摇了摇头,“我的状态没有问题,只是需要时间恢复。”

“没关系,百合子的父亲是医生,我可以请她帮忙,不会惹来麻烦的。”

“好吧,在这里的花销还请记下来,我会全都还给您。”

“不必了,这点花销算不得什么。”美惠子摇了摇,“您能好起来比什么都重要。”

“是啊。”幽灵叹气,两人不再说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美惠子靠在沙上睡着了。

幽灵转过头找了一件衣服帮她盖上,对于美惠子他没什么印象,除了那个电话号码之外他几乎什么都记不起来,他不知道自己和这个女人有着怎样的关系,他的却深切的体会到美惠子对他的帮助是真心实意的。

幽灵在窗前呆坐了一夜,他毫无困意,但依然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美惠子醒来的时候已经亮了:“不自觉地睡着了,真是太失礼了。”

“没关系。”幽灵转回头,带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

“您一夜没睡?”美惠子有些吃惊的看着幽灵。

“睡不着。”幽灵淡淡地说道。

“想太多了也不解决问题。”美惠子站起身,突然瞪大了眼睛看着幽灵,“您的右手。”

“什么?”幽灵幽灵低下头,才现自己的右手又红又肿,他撩开衣袖,只见手腕上那条伤口已经红得亮,“没关系,伤口感染,处理一下就好。”

“不会有事情吧?”美惠子很担心地问。

“没关系,这种情况经常遇到,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免不得受伤,伤口也无法及时处理……”说到这幽灵一下顿住了,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但又抓不住重点,“任务……受伤……”

“好了。”美惠子安慰他道,“已经开始好转,你在慢慢记起一些东西,这才是第二天,恢复的已经很快了。”

“但愿如此。”幽灵卷起袖子,开始处理伤口,虽然是左手操作,但手法并不显得笨拙。

“好吧,我去准备早餐。”美惠子见帮不上什么忙,就起身简单的洗漱了一下换了衣服出去了。w?

处理好了伤口之后,幽灵摇着轮椅准备去洗了个脸,对着镜子一看才现自己满脸的胡碴,面容憔悴,他摇了摇头,伸手去摸一边的剃须刀,结果却抓了个空,他举着手看了半天,不知道为什么要做这个动作,难道自己家里的剃须刀放在那个位置吗?

幽灵拧开水龙头,却因为坐在轮椅上,右手又无法正常使用,他根本就没法顺利的洗脸,一个站立习惯的人突然坐在轮椅上站不起来是非常难以适应的,他努力了半天结果脸还没洗完却弄了满身的水。

他坐在洗漱间里呆,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这种心情是正常人难以体会到的。

又过了一会儿,美惠子回来,现他的样子就轻笑着走过来:“我来帮您吧。”见他没有但对就拿起洁面乳开始往幽灵的脸上涂抹,动作轻柔,涂的很仔细,“很抱歉我这里没有男士洁肤产品,不过这个可以美白哦。”

“美惠子小姐白一些会很养眼,我白了就没人看了。”幽灵闭着眼睛享受着片刻的温存。

美惠子小心地避开幽灵额头上的伤口,细致的在他的脸上轻轻的揉搓,温柔的如同母亲在抚摸孩子的脸颊,那种感觉幽灵从没体会过。

美惠子也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观察一个男人的脸,这张脸皮肤黝黑,棱角分明,算不得俊俏,却充满了刚毅,浓重的眉毛给他增添了一丝英武之气,钢针一样的头点缀下这张脸越显得阳刚率直。

洗脸足足用了五分钟,两个人沉浸在了这种无声的接触之中,一个享受一个失神,最终还是幽灵咳嗽了一声美惠子才醒了过来,她红着脸帮幽灵擦去脸上的水渍,然后拿来了剃须刀,“第一次买这些东西,不甚了解,只能买电动的了。”

“足够了,你是个细心的女孩,谁要娶了你可真是有福……”话刚出口幽灵就觉得哪里有些不对,但依然是不得要领,他锤了锤脑袋,“脑子里一片混乱,好像有什么事情……”

“别想了,先吃东西吧。”美惠子幽幽地说的,幽灵的话的确触到了她的痛楚,石井是个混蛋,她甚至都不想多看一眼,但是婚事一定,很多事情早晚都要面对,对她来说,人生是不可选择的,一切只能听从安排,她只是家族交易的一部分。

“美惠子小姐?”重拳见她突然不说话有些奇怪。

“哦,我买了早餐,吃一点吧。”美惠子回过神来,赶紧掩饰自己刚才的失态。

“您没事儿吧?”幽灵看着她。

“没有。”美惠子默默的摇了摇头,低头慢慢的吃着早餐。

“和我说说关于我的事情吧!”幽灵一边吃着东西一边说道。

“嗯……”美惠子思索了一下,“好吧……”然后将那天生的事情详细地说了一边,只是中间隐去了石井被幽灵揍一顿的那一段。

“哦。”幽灵点了点头,他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如果您的朋友们还在东京,他们肯定在找您,只是您不能去警察局,所以……”

“没关系。”幽灵一脸的无所谓,“只要人活着,见面的机会就多的是。”

“你们都很神秘,除了您我甚至不知道其他人的名字。”美惠子说道。

“知道又能怎样?反正我也想不记得。”幽灵叹口气,“不过现在有您收留也不错,有饭吃,还有人帮忙洗脸,我已经很满足了。”

美惠子的脸一下又红了,她把头使劲低下,不敢看幽灵。

吃罢早饭之后美惠子带幽灵去医院做检查,她找了百合子的父亲帮忙,很顺利的进入医院并给幽灵做了详细的脑部检查。给幽灵做检查的是个脑科专家,百合子父亲的好朋友。“你这种因大脑因为长时间缺氧而导致的失忆症我曾经接触过几列,短的不足一个月就恢复了记忆,长的一年以上,还有一个直到去世那天也没能想起失忆之前的事情。”医生指着x光照片上的阴影部分,“这些区域都受到损伤,面积很大,所以对你的记忆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幽灵问:“医生,风否给我开一些药?我想尽快恢复。”

“目前,针对脑部损伤的药物很少,大多都是辅助性作用,大脑是人体最复杂、最神秘的器官,药物对其的影响很有限,所以我不建议您服药,还是以调养为主。”

幽灵很失望,但他还是不死心:“医生,是否有突然恢复记忆的可能?”

医生点了点头:“有,曾经有一个患者在受到强烈刺激之后恢复了部分记忆,他是因为在散步的时候被落下的花盆砸中了头,但恢复记忆之后不久就因为破伤风死了。”

离开脑科之后美惠子又带着幽灵去重新冲洗了伤口,并开了消炎药,在检查右腿的时候总算是有了还是不错的消息,医生告诉他们,腿没有什么问题,只是恢复需要时间,建议先观察一周,如果没有好转再进行治疗。

检查结果并不尽如人意,细心的美惠子找医生开了一些针对记忆恢复调剂性药物,以此对幽灵进行安慰。

美惠子去取药的时候幽灵摇着轮椅无聊地在医院里转圈,转着转着他就觉哪里有点不对劲,不远处两个人总算对着他这边探头缩脑的。

幽灵皱了皱眉,立即摇着轮椅向反方向走,一路出了医院到了大门外,但很快他就现外面的情况比里面的更糟糕,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一辆布加迪威龙停在医院门口,一个黄毛小子从车上下来,白中带灰,灰中带青的脸色中透着病态,这家伙手里提着一根棒球棒奔着幽灵这边走了过来。

“那小子,我们又见面了?我的人说你做了轮椅我还不相信,原来是真的,哈哈……”石井嚣张的看着幽灵,“今天我要教训你?你的玩具枪呢?拿出来让本大爷见识一下!”

“你是谁?我们认识吗?”幽灵看着面前这个让人讨厌的家伙问。

“什么?”石井的眼珠子差点掉出来,“你居然说出这种话?这是对我的误入还是在装傻?”

“确实没什么印象!”幽灵自顾自的摇了摇头,根本就不理会石井在一边吹胡子瞪眼。

“八嘎,本大爷在和你说话。”石井大怒。

“滚开,小子,否则我让你好看。”幽灵瞟了他一眼,然后摇着轮椅转身就走。

“混蛋。”石井怒不可遏,抡起棒球棒就像幽灵的后脑砸去,出手狠辣之极,这一下好是打中了,幽灵就算不死也得变植物人。

幽灵的轮椅猛地一歪,棒球棒正好砸在靠背上,出一声脆响,棒球棒居然断了,真不知道石井这小子到底用了多大的力气。

幽灵反手就是一圈,正中石井的裆部,这小子惨叫一声,捂着裤裆满地乱跳,他运气很好,幽灵用的是受伤的右手,如果是平时,或者他用的是左手,那石井下半辈子就不必再近女色了。

石井的随从和跟班满脸惊愕的看着这一切的生,石井像猴子一样在地上跳来跳去的时候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幽灵冷眼看着他们,根本就没有走的意思。

“混蛋,揍他!”石井疼得满头大汗。

那些人这才反应过来,呼号着冲上来,幽灵摇着轮椅在几个人之间来回的穿梭,左突右撞,几个汇合下来四五个人全都被他打翻在地,他现在的确站不起来,右臂也不灵活,但就算这样还是一个生人勿进的危险人物,就算一只他也可以轻松的对付这些废物,他是失忆了,但不代表他变成了白痴,记忆的失去不代表他本能的丧失,一个从军多年的战士,一个纯正的特种作战专家,是不会把这些混混放在眼里的。

“啊……”石井再次冲上来,手里提着一个垃圾桶,这小子没想到自己的手下会如此的不堪一击,连两个回合都没到就全都被打倒在地,显然他低估了幽灵,高估了自己,他觉得幽灵在灵活也不可能躲开他这一垃圾桶。

但幽灵是谁,怎么可能被他袭击,垃圾桶轮过来的时候幽灵身体一个后仰,轮椅倒在地上,垃圾桶从他上空划过,由于用力过猛,石井差点把自己带倒,就在这一瞬间幽灵单手在地上一撑,轮椅瞬间立了起来,一下压在了石井的脚上,只听见一连串的脆响,石井再次惨叫一声,瘫倒在地上,这次改成了双手包脚满地打滚,如果幽灵不估计的没错,这小子的至少被压断了两根脚趾。

“小子,爷可不是好欺负的。”幽灵哼了一声摇着轮椅扬长而去。

回去的路上美惠子一言不,她看到了整个过程,对于石井的遭遇没什么感觉,反倒惊讶于幽灵是身手,一个单手摇着轮椅的人居然解决掉了六七个身强力壮的大汉。

“那个人是谁?你认识吗?”幽灵率先打破了沉默。

“他……”美惠子顿了一下,“他……不认识……”美惠子最终也没有承认和石井的关系。

“他好像认识我。”幽灵若有所思的说道,他已经把美惠子的表现看在了眼里,但他也看出美惠子有难言之隐。

“或许吧,凯恩君不必挂在心上,就算认识也不是什么好人,他不会帮你恢复记忆。”

“嗯。”幽灵点了点头,“看得出来,他很敌视我。”幽灵想了想,“帮我找一家酒店吧,我不能总住在你那,你是个女孩子,不太方便。”“怎么可以让凯恩君独自生活呢?”美惠子摇了摇头,“没关系,我的公寓房间还是很多的,我虽然笨手笨脚,但总比别人照顾的好一些。”“只是……”幽灵还想说些什么,却被美惠子打断,口气不容置疑的说,“好了,这个问题不要再谈论下去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