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68、密林相聚(01)

268、密林相聚(01)


                一切还算顺利,船员们用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将渔网从螺旋经上彻底清除,动力系统恢复正常,走私船终于费力的再次,这让包括山狼他们在内所有人都送客一口气。w?

当天下午他们接近韩国海域,但他们却依然停在公海,因为昨晚耽搁的时间太久错过了接头时间,所以他们只能将时间推迟一个晚上,只有在晚上特定的时间内才能避开海警。

晚上十点多走私船再次起锚,进入韩国海域,凌晨两点钟成功和接应他们的人接上头,山狼他们换成快艇直奔海岸。

凌晨五点他们在釜山海岸登6,有人开车将他们送往机场,不得不说吉川会的办事能力令人佩服,就算到了韩国山狼他们的身份、机票等相关事宜,早已有人安排妥当,三人顺利登机,经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经柏林返回法国。

从韩国到法国这一路真的可以说是畅通无阻,没什么可交代的,从巴黎下飞机之后三人立即到“黑血”对外注册公司的巴黎分部。

在外面观察了很长时间,确认安全之后山狼和重拳才悄声无息的潜入公司,公司空无一人,以防万一山狼已经给所有人员工放假,所有的办公室都空着,进入办公区之后他们就现有人来过,而且翻动过这里的东西,来的人还不在少数,至少有十几个,很多文件和资料都被搬走了,电脑的硬盘也被卸下来带走,这里就像是个刚被洗劫过的罪案现场。

山狼进入公司为他准备的办公室,其实这个办公室只有公司成立那天他来过一次,检查了一下暗藏的监控设备,他打算看看是否录下了入侵者的身份,以看才现监控系统已经完全被破坏掉,不管是明线还是暗线。

重拳进入厕所从里面的暗格中取出武器弹药装进战术包直奔车库,这个车库是公共车库,这栋大厦里的几十家公司通用,所以藏几台车在这里很容易。

重拳找到角落里的一辆黑色路虎检查了一下确认没有任何问题之后打开车门将武器丢进去,开车离开大厦。半小时后山狼开着另一台车出来。“响雷在巴黎,我去接他,f点见面,时间2h,注意后续安排。”山狼通过耳机说道。

“收到,注意安全。”重拳将车停在马路对面等狮鹫。

很快狮鹫带着一大堆东西上车。

“都什么?”重拳见他大包小裹的就问。

“一些民用设备,普通手机,电子元件,无线连接设备,食物,我们缺少的就是装备,在没得到足够供应之前只能用这些民用设备维持,一会儿把对讲机换上。”说着狮鹫拿出一只热狗递给重拳,“先吃一口垫垫肚子。”

“谢谢。”重拳接过来,“手机给我一部,我联系一下玛丽。”

狮鹫从一大堆新手机里翻出一个递给他:“一次性的,打完直接丢掉就可以了。”

“知道了。”重拳一边狼吞虎咽的吃着热狗一边拨通了电话后挂断,很快电话响了,他接通,“喂,是我,你们那边情况怎么样。”

“感谢上帝你们终于回来了,我们这边还好,只是该联系不上的还是联系不上,响雷已经前往巴黎打探消息,玫瑰已经带人回来,明天能到,赌徒他们今晚就能到达……”玛丽详细的介绍了一下她那边的情况。“好了,我知道了,稍微晚一点我们会和响雷一起回去,过会儿见。”说完重拳挂断了电话。“情况不是太好。”重拳擦了擦手上的油,“走,去f点。”

“带家伙了吗?”狮鹫一边吃着东西一边问。“带了,数量足够。”重拳动汽车。一个小时后他们到达和山狼约定的地点,巴黎西郊的树林地带,两人下车,狮鹫从后面取出一支m4o5狙击步枪:“我负责左翼。”重拳继续整理着他的弹药,头也不回的说道:“好的,我负责右翼。”狮鹫提着枪进了林子,重拳检查了一下自己fmsg2突击步枪之后也进了林子。

“好久没来巴黎了。”重拳进入潜伏地点目测了一下自己与公路的距离然后趴下。

“是很久了,上次来还是皆大欢喜的大聚会,这次……”说到这狮鹫轻轻地叹了口气。

“这次至少缺了一半人,不过他们是不会白死的,早晚要干掉那些在背后捣鬼的砸碎。”重拳拉动枪栓给步枪上膛,“看看是山狼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惊喜。”

很快约定时间到了,山狼的车出现在视野中。

“来了!”狮鹫将山狼的车套在瞄准镜里,山狼旁边坐着响雷,“这小子精神不错。”“背后还算干净!”重拳放下望远镜,“至少现在没现尾巴。”施救道:“i就算敌人不会蠢到跟在山狼的后面,他们肯定有自己的追踪方式。”

山狼将车开进树林,和响雷一起下了车,然后按着对讲机低声说道:“我们到了。”

“看见你们了,我们你们的九点钟和两点钟位置。”

“收到。”山狼从重拳的车上拿下武器,“看看我们是不是被追踪了,把对讲机换上,不要用之前的手机联络。”

“你的这个办法真的会管用吗?”响雷接过他递来的步枪。

“我也不知道,试试看吧。”说完山狼提着枪想重拳的方向摸去。

“这东西是不是有点过时?”响雷换上对讲机,感觉有点别扭。

“习惯了就好了,我们现在只能靠自己,所有之前的东西全都不要再用,刚才为什么要你换衣服?就是为了减少被敌人监视的风险。”山狼在耳机里说道。

“这套设备和是队长提供的,你这是不想队长!”

“我不是怀疑队长,只是怀疑设备不安全,毕竟这东西不是我们自己生产的。”山狼到了自己的位置趴下同样盯着公路的方向。

“如果敌人能监听我们所有的通信频率那他们会不会太无孔不入了?”响雷摇了摇头,“不过队长提供的这套设备我们已经不用,完全空出来给可能还活着的兄弟当专线使用。”“这样很好,至少可以规避一些风险,算是阴错阳差的避开了敌人的窃听和追踪。”四个人潜伏在丛林里,盯着公路,半个小时候终于现了异常,两辆黑色suv下了公路向他们这边驶来。

“果然有人跟着。? ?.??`”响雷浑身冷,“幸亏我们一直在用新设备联络。”

“新设备?”重拳没明白他的意思。“不,这么说不准确,出事之后我们再用一些民用设备相互联系,控制专业设备留着给队长他们用,就是为了保证队长随时都能打通。”响雷给自己的枪上膛,“妈的,让我们看看这些人是什么鸟东西!”两辆车一前一后的进了树林,九名敌人下车向林子里摸去,手里清一色的m41,敞开的西装里露出厚实的防弹衣。

“八个,山狼,下命令吧。”重拳有些着急的说道。

“不着急,看看他们要干什么。”山狼轻声说道。

“肯定是奔着我们车去的。”响雷道。

“我向看看他们是凭什么跟上我们的,注意,会儿动手的时候要留活口,我要知道他们的身份。”山狼从藏身处爬起了,“动手。”

几名敌人果然找到他们留下的两辆车子,小心的靠上去检查情况。

“噗……”断后的一名敌人头部中弹,子弹穿过头颅打在了地上,因为他在最后的所以在中弹的一瞬并没有引起敌人的注意,知道他子弹击中地体,尸体倒地的时候其他敌人才警觉起来,但已经晚了半盘,又一名敌人被击中。

“哒哒哒……”山狼、重拳、响雷突然从附近跳出来同时开火,子弹横飞中三名敌人被击中。

双方迅陷入激战,敌人经验丰富,虽然开战就被打趴下了六个人,但剩余的三名敌人迅扑到同时还击,并投掷烟幕弹遮蔽视野。

“,还点经验!”重拳提着枪在迂回上去。

“重拳,别靠太近,这些人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响雷在耳机里提醒他。

“知道。”重拳小心的靠上去,摸出一枚手雷丢了过去。

“嘭……”一声闷响,烟幕被气浪炸得四散开来,里面一个人影都没有,原来人已经跑了。

“我靠,度还挺快!”重拳起身就追,林子不算太密,没多远他就看见了敌人的影子,敌人也现了他,立即开枪扫射,子弹打在树上一阵乱想,丛生的树木帮了不少倒忙,

重拳弯着腰一边射击一边前冲,敌人虽然在逃跑,但依然退得沉稳有序,并不慌乱,有着丰富的战斗经验。

“重拳,拖住他们,我们迂回过去。”耳机里山狼说道。

“收到。”重拳应了一声开始连续射击,只要敌人准备偷拍他就拼命攻击,将敌人拖住,敌人故伎重施开始丢烟幕弹,但重拳可不吃这套,连续射击之下开始往烟雾里丢手雷,就算炸不到敌人也能压制他们的火力。

敌人现只有他一个人马上明白了他们的用意,开始迅后撤准备突围,几乎是一边扫射一边拼了命的狂跑,结果还是晚了一步山狼和响雷已经绕到了他们的后面,三人一起从三个方向对敌人进行夹攻,逼得敌人只能退守防御。

响雷摸出两枚闪光弹丢过去,敌人立即中招,惨叫中敌人开始盲射,但这根本威胁不到重拳他们,三人小心的靠上去,战斗很快结束,一名敌人被击毙,两名被俘虏。

两名俘虏都是腿部中弹,血流不止,重拳上去两枪托把俘虏打晕然后捆起来拖了回来。

“之前的手机不能用了。”山狼将本艾伦提供的专业手机丢在地上一枪打了个稀巴烂。

“还真有点可惜。”重拳也要把自己的手机毁掉。

“别浪费,可以给敌人留个礼物。”响雷赶紧把手机夺过来,我去做个诡雷。

“动作快点。”山狼并没有反对。

俘虏被重拳丢尽了后备箱,一辆车里一个。

狮鹫去检查敌人的车辆之后很快就回来了,出来一些必要的武器之外没有任何现,他只好将敌人留在里面的一些随身物品都取出来带走,而从尸体身边缴获的一台卫星电话也已经被毁掉,看来敌人早就做好了准备,根本就没打算让他们得到任何线索。

“希望能恢复一些数据。”狮鹫将已经变成零件的电话装进塑料袋,和从敌人车上取下来的东西都装进一个金属箱塞进了后备箱,这种特质的金属线可以阻断任何电子信号,就算敌人的东西是暗藏了窃听或者追踪装置也都会失去作用。

“响雷,我们该走了。”山狼按着对讲机说道。

“马上回来。”

重拳把敌人的车辆泼上汽油点燃,既然带不走就不能给敌人留着,这是他的基本准则。

“不错的奔驰车,可惜了。”重拳看着燃烧的汽车直摇头。

“你现在的身价这种破车买一百辆挂在一起当火车开都没问题。”山狼很不屑的说道。

“在国内,这出怎么也得值几十万。”重拳上车。

响雷从远处跑回来一脸的兴奋:“妈的,只要赶来,我保证他死伤惨重。”

“走,去见见大伙。”山狼指了指另一辆车,“你带路。”

两辆车沿着林中的公路向北进,直到凌晨他们才到达目的地,一个偏远的小镇,这是个隐蔽在丛林中废弃小镇,因为太偏僻已经没有人生活在这里,甚至在新版的法国地图上都找不到这个小镇。

车子镇子中央的教堂前停下,山狼在进入阵子的时候就现破败的建筑物里有哨兵存在,他看到了几个熟人,但都是后期招募的新人。

教堂的门打开,本艾伦带着几个人从里面走出来,这倒是出乎了车上所有人的意外。

“队长。”山狼一脸的惊愕。

“比你们早到半小时。”本艾伦拍拍山狼的肩膀,“你做得很好。”

重拳刚下车玛丽就冲了过来撞进了他的怀里。

狮鹫很沉稳的对众人点了点头,响雷拖了两个俘虏下来交给其他人。

“好了,有话进去说。”本艾伦拍拍山狼的肩膀,“幽灵呢?”

“幽灵已经战死了。”山狼表情暗淡。

“什么?”所有人都愣住了。

谁也无法相信幽灵会死,这小子在他们心里简直就的打不死的小强,可是今天居然死了,而死得到了山狼的证实。

“哎……”本艾伦长叹一声,“但愿他安息。”

“他是怎能么死的?”玛丽问重拳。

“掉进河里淹死。”重拳将幽灵的遭遇详细的讲述了一遍。

众人一阵唏嘘,谁也没想到会生这种事情,太难以置信了。

进入教堂,里面坐着一些人,以“护士团”的女兵居多,让他们意外的是信使也在。

“这让我想起了苏帝米亚。”山狼看着教堂说道。

“的确,都是在教堂里藏身,不过这里更安全,方圆十几公里都是丛林,而且的没有人烟。”本艾伦坐下。

“队长,这几天你们去哪了?怎么都联系不到你,我们都快急死了。”山狼问。

“很抱歉让大家担心了。”本艾伦先道歉,“其实不是我不和大家联系,而是我没法联系你们,遭遇袭击那天情况有点特殊,马丁他们接到可能会有恐怖袭击的情报之后,我们就先离开,路上就遭遇了袭击,之前的特殊设备遭到监听,更严重的是敌人开始通过手机追踪我们的位置,我们只能将手机毁掉,然后东躲西藏,后来遇到逃出来的信使,但那时已经无法联系其他人,因为我怕在联系他们的时候被敌人监听,暴露了他们的位置,所以一直处于静默状态,直到几天才赶到这里。”

“我们太被动了,直到今天我们都不知道敌人是谁。”山狼感叹道,“之前以为干掉中间人就可以搞定握手组织,可现在看来,这个中间人的实力远握手组织。”

“的确很麻烦,这个中间人还是个谜,我们得想办法把他挖出来,最要命的是他对我们很了解,而我们对他却一无所知。”本艾伦皱着眉继续说道,“这次能逃出来算是运气,佐伊城堡已经无法在使用,我的基地又没了。”

“队长,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山狼问。

“还不知道。”本艾伦摇了摇头。

“那我们这些人的安置问题呢?总不能一直呆在这里吧?”山狼又问。

本艾伦揉着太阳穴:“这里还是比较安全的,暂时先驻扎在这里,我会尽快找到安身地。”山狼点了点头:“嗯,等赌徒他们回来我们重新讨论一下问题,看看他们那边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出现,然后在决定下一步的行动。”“只能这样了,山狼,在俘虏死之前问点有价值的东西出来。”本艾伦睁开眼睛,“重拳,晚上跟我出去办点事情。”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