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66、前路迷茫(02)

266、前路迷茫(02)


                三人在房间里坐立不安,差不多到入夜的时候才平静了下来,反正事已至此,走也走不了,着急也不解决为难题,不如顺其自然,安心的等待离开,剩下的时间倒不如养精蓄锐,毕竟回去之后他们要面对一个巨大的烂摊子,可能几天都没得睡,利用这个时间休息也算是个不错的选择。? ?.??`

于是三人开始轮流蒙头大睡,三小时一班岗,这觉睡的昏天黑地。

第二天中午中村亲自来接他们,从东京湾的码头乘坐一艘货轮出海,入夜之后到达公海上了一艘前往韩国的伪装成商船的走私船,总算是离开了日本,三人的心情都是一松,虽然谈不上完全放松,但至少可以不必在担心被困在日本出不来。

这同样是一艘巨型走私船,虽然他们不知道船上装的是什么货物的,从船体的吃水线来看,这艘船只已经严重载,船上的东西肯定非常的沉重,不管船上是什么好东西他们并不关心,因为他们的目的并不在于此,而是取道韩国返回法国里昂,船至少要中午才能靠岸,时间尚早,他们三个只能继续睡觉,这是无奈中的无奈,打时间最有效的办法。

两点多的时候一阵扩音器的喊叫声他们惊醒。

“操,才几点就鬼叫?”重拳看了看表非常不高兴的妈的。

“别抱怨,我们可能有麻烦了。”狮鹫推开舱门,“是朝鲜海军。”

“我靠,韩国商船遇到朝鲜海军?奶奶个熊,这下有看头了!”重拳一骨碌身从床上爬起来就往外跑,他要去看看热闹。

“别惹事!”山狼打了哈欠叮嘱重拳,可这小子早就没影了。

山狼搓了搓脸也起身往外走,还一边走一边问:“我们走的不是公海吗?朝鲜海军来干什么?就算船上有违禁品他们也管不着!”

狮鹫摇了摇头:“不清楚,不过我看军舰似乎很嚣张,炮口已经对准这边了,而且不停的要求停船接受检查。”

“怪事!”重拳很纳闷,为了弄清原因他揪住一名经过的水手询问情况,从水手一点也不慌张的表情上他看出,好像这种情况很常见,得到的答复非常的简单,这些朝鲜人是来收“税”的。

“这不是公海吗?”山狼有些纳闷。

水手笑了笑:“是的,但这里靠近朝鲜海域,他们经常出来乱转,借着检查为名要一些好处,但毕竟这里公海,他们也不好闹得太过分,给点就知足,而我们这种船只见不得光,所以也就买个顺心方便,算是破财免灾。”

“哦!”山狼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等他们到达甲板的时候才现其实那算不得什么军舰,而是一艘炮艇,而炮艇的甲板上已经收到了一些东西,但这边还没给完。w?

几个人站在一边看热闹,船员见他们来了就笑着摇了摇头,对他们来说这好像已经司空见惯了。

重拳看着炮艇那边颇为无奈地说道:“你看,给的都是什么东西?十袋大米,四箱白酒,三箱火腿肠,四箱泡菜……就他妈这么打了?”

山狼听完点了点头道:“不少了,炮艇上每个人能分上几根火腿肠,半瓶酒和一袋泡菜!当官的能份上一袋大米整瓶的白酒和更多的火腿肠泡菜!”

狮鹫道:“已经很不错了,朝鲜军人伙食不好,而且还吃不饱,所以这些东西最实惠,你给点韩币估计没等花出去就已经被抓起来送进集中营当间谍处理了。”

“这贿赂成本也太低了,早知道走私这么好干,我也不当雇佣兵玩儿命了。”重拳感叹。

山狼点了点头表示赞同的说道:“人家说走私十艘船的货物就算有八艘被抓都没关系,剩下两艘船上的东西卖掉不但能保本还有赚头,虽然有些夸张,但走走私业的确暴力。”

狮鹫道:“但这行现在也没那么容易做了,没关系,没背景干不了这个,你的船刚进入内海会被逮住,那些海警不会抓有关系或者已经打好招呼的走私船,专门抓一些没身份没背景没关系的小老鼠,这样既不得罪人又能完成任务保住乌纱帽。”

此时双方的沟通已经结束,炮艇慢慢驶离,双方还挥手告别,弄得好像他们是来劳军似的。

“他娘的,就这么简单,连船都没上就了事了?”重拳觉得很无聊,“你起码装装样子,上船兜一圈也行,这可倒好,不上船拿了东西就走,弄得太直白了。”

“达到目的就行了,还装什么大瓣蒜?他们只是想卡点油,不是真的要找麻烦。”山狼打了个哈欠,“狮鹫回去睡觉吧,这边我看着。”

“还不困。”狮鹫站在船舷边吹着海风,“我刚才走了一圈,现船上有很多小轿车,所以这艘船应该是以走私汽车为主的。”

“一辆丰田车才多少钱?走私过来利润是不是太低了?”重拳不太理解。

“都是豪车,从法拉利到兰博基尼,你以为走私的是丰田花冠呢?”

“我靠,那就不一样了,每台车都能弄一大笔!”重拳一脸的羡慕嫉妒恨,我们拼命干一次大任务也没他们走一船的货赚钱,风险肯定比我们小,所以山狼,你带我们干走私吧,就算打起来我们也不吃亏。”

“你以为那么容易呢?我们没关系,没人脉,没背景,根本趟不开路。”山狼摇了摇头,“再说我打算退休的时候干点正当生意,违法的事儿干多了,该收敛点了。”

“靠,你退休?那可至少要等上十几二十年,至少得到队长的年纪才能考虑,你可是队里的二号人物,不能轻易离开。”

“我们又没有年龄限制,干嘛等那么久,想退就退。”山狼看着远处,入眼处一片黑暗,只能听见起伏的波涛声,“大多数佣兵回家只有两种原因,一个是因为伤病再也无法作战,另一个是被战友把骨灰送回去。”

重拳摆了摆手:“拜托,别说的那么悲壮好不好,我可没打算走这两条路,在干两年攒够娶媳妇的钱我就退出,买个庄园过日子,感觉挺好。”

“想法不错,我支持!”山狼点了点头,“要走提前打招呼,我给你饯行。”

“怎么这么痛快?你不觉得我打算退出很意外?”重拳有些奇怪。

“没什么意外的,有人能下决心退出是一件好事,这是个完满的解决,我不希望你们毒刺和火雨一样,因为伤痛的原因而被动离开,那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反正现在我还没打算退出,至少要等这件事结束,那还得看看我的钱够不够,如果不够就得继续干下去。”重拳耸了耸肩,“这还算不得什么决定,只是有个想法而已。”

“有想法就赶紧实施!”山狼看着海面,“对我们这种人来说,给自己找条不再流血的路是一件很难的事儿。”

“有什么难的,我没什么感觉,去留在自己,又没人把你困在这里。”重拳耸了耸肩。

正说话间船上的警报突然想了,三人有些莫名其妙。

“又出什么事儿了?”重拳向海面上望去,没现有什么船只靠近。

“出什么事了?”山狼有揪住一名船员,从船员慌乱的表情上看,这次比刚才的临时检查要严重得多。

“海盗,有海盗!”

“海盗?这里居然有海盗?”重拳不相信。

“是,我们现在还在公海,这一带并不是海盗的主要活动范围,但他们也会偶尔到这边来,不说了,我要去准备迎敌!”说完船员急急忙忙的离开了。

“船在加,他们可能要靠度甩开海盗,我们走,去右舷看看这些海盗都他妈是一群什么货色?”说完山狼带着二人向另一侧绕过去。船员们各自开始忙碌,有的已经拿出了武器,毕竟是走私犯,一些枪械是必不可少的。他们还没到就已经听到了66续续的枪声,是k47的声音,最廉价也最受欢迎的武器,海盗船是四艘快艇,人数大约二十个左右,不停的举枪扫射,船员们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阻止海盗登船。

“哒哒哒……”的枪声在海面上传出去老远,海盗扫过来的子弹打在船体上一阵响,山狼他们站在不远处看热闹,船员们基本上都是等海盗靠近了才开始还击,只要将他们逼退就不再开火。

“这时候要是军舰来收保护费就热闹了,你说他们管不管这些海盗?”重拳道。

“管个屁,这里是公海,他们才懒得管呢,不过要是有军舰来海盗早跑了,就那小破船一炮过去打得他连渣都剩不下。”山狼拿出一个随身的小望远镜观察海盗的动向,“这群家伙很有经验,两只快艇佯攻两只快艇伺机靠近,找机会登船,他们的度又比商船快,如果不进入韩国领海他们是不会走的。”

“这要纠缠到什么时候?”重拳摸了摸下巴,“要不要帮帮他们?”

“看看再说!”山狼倒是不着急,毕竟商船还没有受到有效威胁,作为搭顺风船的客人他们能不出手就不出手。“看,海盗奔船头方向去了,看来他们要对驾驶舱进行攻击。”四艘快艇果然全都涌向了船的方向,k的枪声更加密集了起来,船员们不断的还击,战斗还很激烈,只是双方枪法都不怎么样,晚上太黑,而且是在颠簸的海上,所以没什么伤亡,最大的作用反到变成了以威慑性射击为主。

大副不断的喊叫着调拨人手过去帮忙,海盗一时间还真占不到便宜。

就在这个时候商船突然一阵连续的震动,接着度就慢了下来。

“糟糕,出事了!”山狼皱了皱眉。

没多久船慢慢的停了下来,原来螺旋桨被渔网缠住了。

“这他娘的是在公海,远离海岸线,哪来的渔网?”重拳颇感意外。

“不是飘过来的废渔网就是海盗故意放的,他们很可能是要让这艘船没法跑,然后猫捉老鼠一样慢慢的玩儿,这么大艘船有水可不少,他们肯定不会轻易放过。”狮鹫趴在船舷上向下看,光线太暗了什么都看不到。

“这种情况下停船不是什么好事,得提醒他们,小心海盗上船。”山狼左右看了看,“我去驾驶舱找船长,你们注意观察。”

山狼走后重拳和狮鹫守在甲板上,船的枪战还在继续,爆豆般的枪声此起彼伏,海盗没讨到什么便宜,但商船也奈何不了行动如飞的海盗快艇,黑漆漆的海面上根本什么都看不清,探照灯也追不上快艇的度,双方只能一阵瞎打,战斗陷入僵持阶段,船尾方向大副正试图处理掉缠住螺旋桨的渔网,但海盗显然不希望他们成功,不但的骚扰射击,弄得他们根本无法正常工作,最后只好作罢,继续和海盗对射,双方彻底陷入僵持。

“妈的,这下好了,海盗就更不着急了,慢慢的困着,这有是走私船,无法求救,真热闹。”重拳骂道。

突然不远处传来“当啷”一声脆响,两人循声望去,但什么也没看到,光线太差,甲板上环境太复杂,根本就没法看清到底生了什么。

“什么玩意儿?”重拳往那个方向走了几步,杂乱的货堆里没看到什么东西,他有点纳闷,在货物上一般是不会放一些没有经过固定的东西,因为行船颠簸,不固定容易掉下来,但从刚才出的声音上判断应该是铁器掉落在甲板上出来的。就在他感觉纳闷的时候突然觉十几米外黑影一晃,重拳立即侧身躲到货物的后面,多年的职业生涯中磨炼出来的战斗经验告诉他,来者不善,可能是海盗。他弯着腰小心的莫过去,现果然是一名端着k47的家伙正站在甲板上东张西望,而他身边栏杆上还挂着一条绳索,重拳这才明白,原来刚才的声音是海盗抛上船的钩子敲打在船体上出的声音,绳索还在不断的晃动,看样子是还有人在往上爬。重拳借助甲板上货堆的遮挡小心的靠上去,就在第二名海盗要登船,放哨的海盗一侧头的瞬间他突然冲上去,从侧面抓住海盗的步枪向一边猛推,另一只手一掌砍在对方的脖子上,海盗身体一软倒在加岸上,而此时另一名海盗刚从栏杆后面迈过一条腿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被重拳一脚踹了出去,一声惊呼下消失在黑暗之中。重拳捡起被打昏海盗的k47一枪将挂在栏杆上的绳索打断,下面又是几声惨叫,接着就是落水的声音,然后他将步枪伸到外面就向下扫射,直到将枪里的子弹全都打光。

在这一番扫射之后,敌人是不可能再从这边登船的,他将昏迷海盗的弹药袋卸下来带着自己身上,然后拖着这家伙往回走。

狮鹫已经从另一边绕了过来,刚才重拳动手的时候他马上意识到其他地方可能还有海盗登船,就去巡视并警告船上的人,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左舷已经有海盗登上了船,正在和船员们对射,几乎都是在两舷和船尾,至少有十几名海盗登上了甲板并建立阵地,看来随着时间的推移肯定有更多的海盗登上来。

“干,这群白痴怎么放上来这么多海盗?”重拳换上一个弹夹骂道。

“船太大了,天太黑了,只要停船就会很麻烦,这些和船员看似很多,但这这种情况下根部就不够用!”狮鹫拔出随身的手枪,不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的好处就是武器携带问题比较好解决,不用担心安检。

“他娘的。”重拳骂了一句,拖着昏迷的海盗往船头方向走去,“我去驾驶舱找山狼,看看能不能从这小子嘴里问出点什么东西来。”

“我去船尾帮忙。”狮鹫提着枪向船尾走去。

驾驶舱里船长正忙的满头大汗,显然他对海盗的能力估计不足,虽然有着多年的走私经验,但遇到海盗的次数并不多,对讲机里不断的有人在喊叫呼救甚至求助,而船长却只能命令手下坚持住把海盗打退,而山狼却只是站在一边。

原来他到的时候船长正在指挥船员巡逻甲板,他也想到了海盗可能会趁机登船,其实他也很无奈,船员看似很多,但除了各个必要岗位的之外能抽调出来进行防御的并不多,而他并没有把山狼这个大船的人放在心上,只是把他当个黑帮分子或者是有案底在身的出来跑路的家伙而已,直到重拳拖了个海盗过来他才现这三人的非同一般。

“你们有什么建议?”船长看着山狼问。

“信得过我?”山狼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他。“这个时候了我不开玩笑,只要能渡过难关就行。”“好。”山狼点了点头,“叫你的人撤到前甲板建立防线,守住各个入口,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们。”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