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60、初到东京(03)

260、初到东京(03)


                幽灵拿起一支hk416d1ors突击步枪摆弄了一下:“你这里的家伙倒是挺全,可惜没有榴弹射器。? ?.??`”

“小子,室内作战那东西实用性不大,你的敌人没有这么好的装备。”火雨懒洋洋的说道,“我只能给你们配上消音器和相应的战术附件,不要用打野战的思维考虑城市作战,不要伤及平民,这里不是阿富汗,也没大规模冲突,小规模战斗而已。”幽灵摇了摇头,好像不怎么认同火雨的话。狮鹫的选择很简单,他只是选了一把格洛克18和一支ug突击步枪,ug低倍率的望远瞄准镜以及可靠性和射击精度足够满足城市狙击任务的需要。“之前兽人要求我采购一批武器给你们使用,但因为最近风声较紧短时间内运不进来,所以我就动用了这些家底,基本上可以满足你们的需要。”火雨指着武器架子下面,“战术包和防弹衣都在下面。”山狼的选择很简单,一支m41加装了cmg弹鼓,补充没有机枪出现的火力不足,另外他还拿了一支p226手枪。

几个人很快收拾完,长枪全都装进了战术包,短枪带着身上,重拳这才满意的坐回沙上,“嗯,这下心里踏实多了。”

“这是你们在这里的身份。”火雨将几本证件和对应的护照丢在桌子上,“这些证件足够应付一阵子。”

“我靠,国际刑警?”重拳有点晕,这也搞的太大了吧?

“你们的日语并不过关,口音太硬了,所以无法给你们本地人的身份,只能用国际通用身份,这些东西足以应付大部分的警察,你们可以合法持枪。”说着火雨拿过幽灵手里的证件,“这号码是真的,名字也是真的,只是照片容貌略有差异,这点东西可费了不小的力气。”

“不错,至少在被警察盘问的时候容易蒙混过关。”幽灵很满意的点了点头。

诺曼叫人送来地道的日本料理,几个人还真有点饿了,七菜三汤,吃着还算不错,几个人正吃着送行李的手下回来复命。

“大小姐要我把这个交给凯恩先生。”说着将一个礼盒放在了桌上然后退了出去。

“还有礼物?”这让幽灵颇有些意外,打开一看才现是一盒寿司,旁边还附着一张字条:感谢卡恩先生以及各位的照顾,小小礼物不成敬意,后面还有一个电话号码和一个地址,不言而喻,这是希望幽灵和她保持联系。

“哇哦!”重拳不客气的伸筷子就吃,“看来这小妞对你有点意思。”

“的确。”火雨也跟着随声附和,他看了看上面的地址,“离这里不远,在足力区,没想到你真能得到大小姐的垂青。”

“想那么多干嘛?吃!”幽灵不客气的继续吃了起来,但他已经吃不出什么味道。

酒足饭饱之后火雨给他们介绍了目标地点的基本情况,在足立区北部的繁华区,一个私人会馆里,由三十余名黑帮分子以及十几名专业保镖保护,防卫森严,交通便利一旦事警察很快就能赶到。

“黑帮?不是吉川会的人吧?”重拳问。? ?.??`

“不。”火雨摇了摇头,“是另外一个黑帮,幕武会,本地著名的黑帮,实力不及吉川会的,但有着一些政府背景,触角伸的很长,是一群亡命徒,目前还没搞清楚这个中间人是什么和幕武会搭上关系的。”

“幕武会?”重拳没一点印象,“在日本还真就躲不开黑帮。”

“幕武会也是个历史悠久的暴力团,他们的现任会长松井日向是个老牌黑帮分子,他控制着东京百分之十的色情业和地下赌场,帮众中还有一部分修习忍术的忍者,暗杀能力很强,他们还持有一定数量的轻重武器,很不好对付。”

“我靠,还有忍者?”重拳有些意外。

“不清楚这些忍者实力到底如何,不过从传言中听说他们很厉害。”火雨倒了杯清酒一饮而尽,“这次你们很可能遇到。”

幽灵有些无奈的说道:“这里到处都是帮会,他们是合法注册的社团。”

“我的行动会不会触及吉川会的利益?”山狼问,他考虑的很周全,不希望惹来太多的麻烦,既然已经注定要得罪一个幕武会,那他就不打算多的组一个吉川会,毕竟火雨在这里还要和吉川会合作,不能给这个老友填太多的麻烦。

“应该不会,两个黑帮虽然并非水火不容,但也没有勾肩搭背,彼此处于一种各走各路的状态,吉川会看不上幕武会依靠权贵,幕武会看不上吉川会打打杀杀,双方虽然在毒品和武器走私上有所竞争,但还没到白热化的地步,所以你们的行动在某种程度上能消弱幕武会的实力,所以对吉川会是有利的,行动之前我会通知川口雄一撤走那附近的属下,以免生误伤,产生不必要的误会。”

“那不是幕武会的势力范围吗?怎么会有川口的人在?”幽灵有点奇怪。

“吉川会在那边有部分生意,会馆靠近两个帮会的分界线,就差两条街,这里是东京都,帮会的寸土必争之地,是没有缓冲区的,划界详细程度堪比国界线,另外……”说到这火雨似笑非笑的看着幽灵,“大小姐的住所里那里只有不到半个小时的车程哦。”

幽灵摸了摸鼻子没说话,而重拳却骂了一句:“我靠,正规化社团就是不一样。”

“那样会不会泄露我们的行踪?”山狼问。

“没关系,川口这个人我还是信得过的,我们是正式的合作伙伴,他打算通过我的关系在海外再成立几家公司,目的很简单,他的外部公司已经无法满足他庞大的洗黑钱业的务量了,需要更大的空壳公司,需要找一些有实力有背景的靠山,我想把这笔生意介绍给兽人,到时候山口也算半个自己人。”

“哦。”山狼点了点头,“这件事你应该先和兽人打个招呼。”

“已经打过招呼了,他会在恰当的时候来和川口谈一谈合作的事情。”

“嗯,好吧,我稍后我先汇报一下我们这边的情况,有什么需要和他交代的吗?”山狼问。? ?w?

“叫他把武器的尾款打过来,这里的走私价格高得吓人,为了给你们购买武器我损失惨重,他得给我点补偿。”火雨指了指放在一边的装备包,“而现在用的都是我的收藏品,真让我心痛。”

“呵呵,这你可以放心,队长是不会因为公事而让你私人消费的。”山狼突然想起了什么,他拿过自己的手提箱取出一个酒瓶。“摩当豪杰酒庄1982年份葡萄酒,兽人的礼物。”

“嗯,这小子还算识相!”火雨显然对这份礼物非常的满意。

“明天去观察一下地形!”山狼把杯中酒喝干,“今天到此为止,睡觉。”

火雨打了个哈欠:“好吧,房间给早就给你们准备好了,是否需要特殊服务?”“特殊服务?”山狼一愣,但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不要,我们需要休息,在任务完成之前我不想出任何差错。”“ok。”火雨耸了耸肩,“别说我不提醒你,我这里还是有不少好货色的。”

“谢谢,但不需要!”山狼站起身。

“好吧,在这里叫我的名字,火雨这个绰号我不希望太多人知道。”说完他叫来下人带他们去各自的房间。

“他的名字叫什么?”重拳低声问山狼。

“尼克!”山狼道,“尼克博尔特。”

“哦,他是怎么退役的?看样子他好像没什么大问题!”

“他的颅骨一半都是人工合成物,已经不适合进行过于剧烈的运动,在诺曼离开之后不久退出。”

“靠,这么惨烈?”重拳没想到看上去很健康的火雨原来有这么重的旧伤。

“他酗酒的主要原因就是治不好的头痛。”山狼叹了口气,“但是没人相信他能活下来,颅骨粉碎性骨折,出现脑水肿,抢救了三天才保住命。”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吃了早餐之后四个人再次开上那辆本田车前往足立区北部的目的地,从资料上看这个高级私人会所占地面积大约两千平方,共六成,只招待会员,不接待散客,门口除了两名服务生之后还有四名守卫,看得出全都是黑帮分子。

四个人进入会馆不远处的一家咖啡馆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重拳和狮鹫先后离座去外面观察环境,山狼留下观察会馆正面,幽灵喝了杯咖啡之后也走了。

直到中午几个人才6续返回,因为是在繁华区,所以情况非常的复杂,到处都是监控设备和巡逻的警察。

“后门四名守卫,有监控,是条小巷,容易下手,楼上每层都有观察哨,每两小时换一班,有通信设备,院子里有流动警卫,人数不多。”幽灵低声讲自己观察到的情感讲述了一遍。

“巡警两小时经过一次,附近有四个交通岗,交通便利,没有学校,附近以商业区为主,居民不多,后半夜应该相对安全经。”狮鹫介绍着自己看到的情况。

“会馆来往人员数量不多,但都是高级车辆,部分豪车,显然非富即贵,这是个麻烦,对了最近的警局在两公里外,最繁忙的交通情况下十几分钟也能赶到,幕武会在这一区域的办事处在五公里外。”重拳喝着咖啡说道。

“嗯。”山狼把情报一一录入电脑,“我们观察三天,然后找机会动手。”

“没现持有武器的迹象,如果有也应该只限于内部警卫或者夜晚,他们不敢太嚣张,这里毕竟是繁华商业区,警方绝不允许在管区内有持械人员出现。”幽灵盯着对面的会所的大门,“后门的警卫很专业,应该是退伍军人或者受过专门训练的专业警卫人员。”

下午他们换了个地方,去了不远处的一家酒吧,不能总坐在一个地方那,那样太引人注目了。

酒吧营业的黄金时间还没到,但已经人头攒动,这个时间来的大多数都是一些少男少女,他们几个年纪算是最大的了,到处都是染着不同色满脸鬼怪装束的红男绿女,还不时有十六七岁的女孩上来搭讪,结果全都被赶走,很快他们这边就再也没人来打扰,因为他们已经被列为一群“不识趣”的老家伙。

入夜之后会馆的警卫明显得到了加强,院子里的警卫多了一倍,但前来消遣的注册会员也明显增多,各种豪车不断的进入会馆,门口的服务生也忙得不亦乐乎好,这些会员大多出手阔绰,小费已经塞满了他们的口袋。

酒吧里更加的热闹,各种表演也6续开始,服务生的穿着也越来越暴露,到处都是打扮的妖魔鬼怪一样的红男绿,酒吧是泄和减压的好地方,在工作岗位上压抑了一天的人下班之后马上涌向这里,寻找他们心灵的寄托,用酒精和狂舞麻醉自己……

随着时间的推移客人们也开始放肆起来,穿着怪异的帮会分子开始兜售各种毒品,欢呼声、叫骂声、嬉戏声、的低笑、粗野的呼喊和音乐声交织在一起,形成一种非常嘈杂的旋律,偶尔还有闹事的醉酒青年被看场子的黑帮丢出去。

“这里真热闹!”重拳抽着烟说道。

“这就是放纵撒野的地方,你可以醉酒,你也可以泡妞,但别惹事,否则就与有人修理你。”幽灵看着红男绿说道。

山狼看了看表:“夜间第二轮侦查开始,四个小时后在这里汇合。”

“是。”几个人纷纷离座,穿过拥挤的人群往外走。

妖艳的女子不时的向他们抛着媚眼儿,大胆的甚至会直接上前用行动勾引,往怀里钻,或者用酥胸往身上蹭。

“这群娘们是不是性饥渴?”山狼低声骂道,对妓女他还真没多大兴趣。

“好赚钱,这些女人一天晚上勾搭很多客人才能赚到足够的钱,交给帮会的那份占很大一部分,所以她们不得不拼命勾引男人。”山狼解释道。

“娘的,吸血吸到妓女身上真够可耻的!”重拳低声骂道。

“社会现状如此!”

折腾到午夜,终于把这一带的情况大致摸清,四个人回到酒吧的时候正是最热闹的时候,里面已经人满为患,无奈他们只能换个地方吃夜宵,随便找了一家西餐店进去点了一些东西慢慢的吃了起来。

“三点之前重拳和幽灵一组,三点之后我和狮鹫一组,继续监视,交接之后你们可以直接回火雨那里休息,不必等我们。”山狼做了后半夜的任务安排。

“我在几个关键的位置安装了监控设备,无线连接到你的电脑上,我们不必守夜。”幽灵一边吃着东西一边说道。

山狼摇了摇头道:“不行,头一个晚上必须留人,这里情况复杂,大意不得。”

“看,外面!”重拳指了指窗户。

其他人转过头,只见两大群青年正在对骂,手里都拎着家伙,棒球棍、铁链、短刀……种类繁多。

“流氓打架!”幽灵转回头继续吃着自己的东西。

“年纪都不大,二十岁不到的样子,现在的年轻人真是……”重拳一边看戏一边摇头。

“这个年纪是什么事情都敢干,而且是比着干,干什么都不考虑后果的时候,可一旦出了事儿没几个扛得住的,干完后怕,后悔!人生必经阶段。”狮鹫笑了笑,“叛逆期的孩子稍不留神就会走上不归路。”

“年轻人办事冲动这是可以理解的!”幽灵不以为然的说道。

“为个妞打架也值得!”重拳指着领头青年背后的一个脸上画的如同妖精的女孩说道,“看,就是为了她。”

“操,这还真有点傻逼!”幽灵摇了摇头。

说话间双方已经开始动手,小青年们抡起手里的家伙就冲上去开始互相攻击,霎时间外面哭号声、叫骂声不断……

“还真打起来了。”幽灵看着外面,“下手够黑的,真往死里打!”

双方的战斗迅进入白热化,大混战中几乎分不出个数,不断有人倒下,当然也又胆小的开始逃跑,就在这个时候另一群人马出现在街口,这些人明显都是成年人,手里同样拎着家伙,叫骂着就冲了上来。

“怎么又来一波?他们是帮谁的?”狮鹫有些奇怪。

“谁也不帮,是来平息事端的,他们是黑帮,这里是他们的地盘,是不允许别人闹事的。如果有人在街头寻衅滋事,那么最先赶到的,不是警察,是雅库扎成员。他们会用最残酷的手段对付闹事者以维持自己地盘上的秩序,这在日本很常见!”山狼放下刀叉看着外面的大混战。

黑帮果然厉害,没几分钟就把斗殴的两伙青年冲散,除了趴在地上占不来的几乎全都跑光,这些黑帮分子却没有就此罢休,而是对躺在地上的人继续进行殴打,下手非常凶狠,直到警察赶来他们才撤离。山狼看了看表,从出事到现在大约十分钟,警察的反应时间大约是七到十分钟左右。警车停下来的时候所有的黑帮成员已经散入了附近的胡同或者商铺,就连他们吃饭这家西餐厅也跑进来几个,他们根本就不紧张,而是交了东西看戏一样看着外面的警察和救护车处理案现场、抢救伤员。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