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70、战士归来(01)

270、战士归来(01)


                两个多月里本艾伦一直以为他们已经暂时摆脱了敌人的追踪,可以在相对安全的环境中完成他们的调查,但是,今天他们却又再次被敌人现,危机仍在继续。?.?` .

本艾伦找了家店买了衣服,从内裤袜子到外套全都换上新的,重拳搞来车辆,他们只带了手枪前往8号安全屋。

这个农庄临湖而建,环境幽雅,很适合度假疗养。

到了之后本艾伦立即用最隐蔽的方式联系了山狼,将他们分别安排在巴黎的15、16、19三个隐蔽点,而且对彼此的藏身地点互不知情,又用4中联系方式规定了7个交互式的通信站,这样就算敌人还在追踪短时间内也无法查到他们的位置。

重拳和本艾伦立即从他们积累的秘密情报渠道中查找内厄姆伊伯森这个人,这些下层的情报渠道非常的混乱,情报贩子、小道消息、街头混混、军火商、毒贩、黑帮的爪牙,几乎什么样的人都有,但他们的共同点就是情报来源广泛,活动能力强,不易被上层情报组织重视,虽然消息的准确度不是很高,到处充斥着假消息,但只要利用得当还是能查到一些东西的。

两人在这里一呆就是三天,各方面汇集过来的情报多如牛毛,本艾伦不停的转账支付着各渠道的情报搜集费用,剩下的就是进行分析和整理了,内厄姆伊伯森,这个名字普通的不能在普通,重名的就一大堆。

“这个内厄姆伊伯森,只有两岁,肯定不是。”重拳将这一条情报删除,“这些情报贩子怎么都不过滤一下?两岁的都拿来骗钱?妈的。”

“他们没能力,没素质,多的就是渠道和人脉。”本艾伦操作着另一部电脑,“你看这个内厄姆伊伯森,已经13o岁,就算还活着也干不了什么。”

“这至少有两百多同名同姓的。”重拳叹气。

“情报工作就是这么的繁重庞杂,从成千上万条信息中分析整理,不到最终你也没法确定这里是否有需要的信息,所以各国都有自己的情报分析系统,庞大的团队,通过专业设备批量处理情报,类似于多条件筛选,而我们只有简单的处理软件,效率当然没那么高。”

“真不知道之前你们是怎么熬过来的,要让我整天干这个我情愿去自杀。”重拳条件范围缩小,继续进行筛选。

“这里面没有。”本艾伦推开电脑一脸疲惫的说道。

“是不是我们漏了什么?”重拳搓了搓脸。

“情报不全,资料不全,这很正常。”本艾伦吃了止痛药之后靠在椅子上继续思考。

“头痛就休息一下。”重拳站起身舒展筋骨。

“我们的方向有问题,把重点放在情报界,政府机关,富有阶层,包括军火商、金融巨头和商业巨头。”本艾伦睁开眼睛,“只有这些人有实力对付我们。”

“的确。”重拳一拍脑袋,“没错,我们的太低了。 ? ? ?说 . `”

“是的。”本艾伦继续打电话。经过一夜的分析整理他们终于有了现。“贝恩巴勒斯,原名内厄姆伊伯森,法国情报部退役特工,现在是个情报贩子,虽然已经他已退出现役,但仍然效忠于原情报组织,被多国情报机构定性为多重间谍,生活在巴黎,接受b级保护,怪不得找不到他,原来改了名字。”重拳将电脑屏幕转向本艾伦。

“就是他。”本艾伦一拍桌子,“我想起来了,五年前的见过一面,在一个情报黑市上,这个混蛋,把地址查出来。”

“巴黎第2o区。”重拳调出详细地址。

“妈的,终于找到了。”本艾伦把杯中的酒喝光,“几天的心血总算没有白费。”

“什么时候动手?”重拳将手指掰得嘎嘎作响。

“今天晚上。”本艾伦打开衣柜,露出里面的武器架。

“我们需要更多情报,建筑结构,警力部署……”重拳挠了挠头。

“这好办。”本艾伦翻出一部加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我是兽人,帮我找些东西,对,现金,越详细越好……”本艾伦不停的打电话。

“不会泄密吧?”重拳有点担心。

“我找的是巴黎的黑帮,这是最底层的关系,虽然保密性不是很好,但我们可以利用消息传递的延迟,等上层知道了,已经来不及了。”本艾伦将柜子里的装备取出来,“今晚就我们两个,现在我信不过任何人。”

“你为什么相信我?”重拳开始给弹夹装弹。

“说实话我连你都信不过,但我没别人可信,所以你小心点,没准我会在你背后给你一枪。”本艾伦面无表情的说道。

“靠,你也太直白了。”重拳知道本艾伦没开玩笑。

“如果幽灵在就好了,至少我还有个帮手。”本艾伦叹气。

“靠,你就这么信不过我?那你还用我?”重拳抗议。

“虽然我不够了解你,但我知道你并非单纯的为了钱而加入黑血。”本艾伦把手枪上膛放在一边抓起了突击步枪仔细检查起来。

重拳一下就站了起来,手里的枪动了动,最后还虽没有举起了,他盯着本艾伦的头:“你什么意思?”

“你比我更清楚,但你还没威胁到黑血的存在,我希望以后也不会。”本艾伦看都不看他,继续摆弄着步枪。

重拳的枪慢慢的放下:“我的确没有针对黑血,这里的每个人都是我的兄弟。”

“所以,我不管你为什么而来,但我希望你不要忘了,这些人都曾经和你出生入死过,现在我们只谈兄弟,不谈其他,我需要你的帮助。??.? `”本艾伦抬起头,“我和你说这些的原因很简单,虽然我不信任你,但你不是我的敌人,而且你还看重我们之前的兄弟之情,这就足够了。”

“好吧,这个问题不需要在讨论了,只要你还相信我不会威胁你和黑血就足够了,所以我现在是黑血的士兵,就不会做对黑血不利的事情。”

“很好。”本艾伦点了点头,“刚才说的这件事只有我知道,如果你想灭口就赶紧动手,但在杀了我之后你要找到内厄姆伊伯森,查清楚这件事,不要让黑血在雇佣军界消失,这是我唯一的要求。”

“靠,你把我当什么?”重拳大怒,脑门上青筋暴露,“我在黑血这么多年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

“之前的确怀疑过你,不过现在已经没关系了,至少你还没打算威胁黑血,所以你已经通过了我的考验。”本艾伦淡淡地说道。

“考验?有是什么考验?”重拳一愣。“是的,你已经过关了。”一个声音从二楼传来,那声音重拳无比的熟悉,他一下僵在了那里,“幽灵?”“没错,是我!”幽灵从楼梯上走了下来手里提着一支m41,一脸的沉静。

“你他娘的还活着!”重拳转回身盯着幽灵,“妈的,为什么不早说?”

“很意外吗?”幽灵嚣张的看着重拳。

“早说就不会有这次测试了。”本艾伦把步枪放在桌上阴着脸说道,“如果刚才你有任何异动他会毫不留情的干掉你。”

“你们耍我?”重拳米奇眼睛。

“测试是必需的,至少结果我还满意。”幽灵放下手里的枪,“这是我和队长对你的考验,不过……如果你真的有任何危险举动我还真不知道会不会对你开枪。”

“妈的。”重拳骂了一句,背后出了一层冷汗,如果刚才自己的举动稍有一点引起幽灵的怀疑,那自己早就横尸当场了。“我他妈真想揍你。”重拳看着幽灵恨恨地骂了一句。“无所谓了,至少被杀了你强!”幽灵耸了耸肩,重拳现他手里的m4是上膛的,如果自己刚才的举动真的威胁到了本艾伦,这小子没准真会开枪。

“。”重拳又骂了一句,“很好,现在我不值得怀疑了吧?”

“不,你并非不值得怀疑,我只是排除了你对黑血的威胁。”本艾伦直言不讳,“不过幸好你小子还是个重情义的家伙。”

“操,这算什么?利用?”重拳悻然。

“合作,就像我们和布鲁斯一样,我们之间只有合作,这份合作是建立在兄弟情分基础上的,别怪我太直白,这总比直接利用你好得多。”本艾伦看着重拳,“当然,你有自己的权利,可以选择退出。”

“当然要退出。”重拳哼了一声,“但不是现在,至少在黑血度过难关之前我是不会离开的,不管你们怎么想。”

“那就好。”本艾伦松了口气,“欢迎你留在黑血,小子,你是好样的。”

“靠……说说你的遭遇吧,怎么从车里逃出来的?”重拳倒也干脆,既然已经说开了就没必要在深究下去,相比心中的怒气,他更好奇幽灵经历的事情,毕竟本艾伦很坦白的说出了自己想法,也抓住了他珍惜对黑血感情这个软肋。

幽灵挠了挠头:“说来话长……”

“坐下慢慢说,我也很好奇。”本艾伦把整理好的武器放在一边看着幽灵。

幽灵倒了杯酒坐下:“那天……”

在和重拳他们分开之后幽灵开着那辆早已变形的破汽车继续向前狂奔,他非常清楚自己的处境,如果不能脱离幕武会的追踪那他最好的结果就是自杀,他可不希望落在幕武会手里,那会死的更惨。

“来吧混蛋们。”幽灵猛踩油门,其实他已经完全感觉不到自己的右腿,他只能盯着仪表盘用力,只要指针还在上扬就说明自己的腿还能用上力气,在一路狂奔着他现车子已经不行了,车子在漏油,也就是说他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在考虑如何脱身。

幕武会的车队浩浩荡荡的追上来,数量越聚越多,他到达河边的时候油表已经见底,幕武会从四面八方围困上来的时候他非常清楚自己最后的时刻到了……

于是他在车队里横冲直撞,不停的将幕武会的车子撞开,希望能闯出一条路,但最终没能成功,最后他他选择了开着车跳河。

其实在连续的撞击中他的腿已经从变形的车子里脱离了出来,只是因为失去直觉他完全感觉不到,落水之后因为车窗玻璃已经完全破碎,大量的热水迅涌进来,他的身体开始上浮,他这才现已经脱离了困境,于是他挣扎着从泼水的车窗爬了出去,但是就在这时一辆幕武会的汽车被急流卷着砸在了他的车上,将整个驾驶室完全压扁,是要再晚两秒钟他就会完全被困死在里面,而他的头也撞在了那辆车的尾部晕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他现自己被卡在河边几条纵横交错的树根里,上半身露在水面之外,更糟糕的是他现自己什么都想不起来,甚至不知道自己出了什么事情,除了眼睛能动头脑还能思考之外,浑身上下一点知觉都没有。

就这么在水里泡了一天,到晚上的时候他终于可以控制自己的双手,他费力地爬上岸躺在泥地里再次晕了过去,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被人送到了诊所,医生告诉他腿上,胸前、额头一共缝了七十多针,肋骨三根挫伤出现裂痕,大腿神经因受到压迫太久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知觉,恢复的可能过百分之八十,但还有百分之儿时的可能性就是他下辈子只能做轮椅。

当问道他的名字时,幽灵却答不上来,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他根本想不起自己叫什么,来自己哪里,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生了什么,大脑中一片空白。

医生判断这可能是头部长时间缺氧造成的暂时性失忆,恢复时间无法确定,医生又告诉他,他被送来的时候身上没有任何能证明他身份的东西,甚至连衣服都没有,应该是在昏迷的时候遭遇了洗劫,诊所已经报警,警察马上就到,希望警方可以帮他查清身份。

幽灵虽然什么都想不起来,但他却清楚不能见警察,他不清楚原因,但就是不希望见警察,于是在医生离开之后他爬下床头了诊所里的轮椅逃了出来。

幽灵像个白痴一样在街头游荡,他不知道该去哪,更不知道该怎么办。

“那后来呢?你不会一直在街上游荡吧?”重拳问。

“后来……”幽灵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后来我联系了美惠子……”

“呃……”重拳有些无语,“你不是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是,我的确什么都不记得了,但还记得她给我的电话号码……”幽灵有些难为情地笑了笑,“虽然我不知道这个号码跟我有什么关系,更不知道它的主人是谁,但这却是我当时唯一能想到的,于是我借了手机给她打了电话。”

“那后来呢?作为一个失意者,你怎么解释你是谁?”

“我只问她认不认识我!”幽灵喝了口酒,“美惠子听出了我的声音,开始她还以为我在和她开玩笑,非常的生气,但幸运的是她没有挂电话,后来还是借给我电话的人帮我描述了一下我的情况,美惠子这才开车来找我,他把我带到了她的私人公寓,问了我很多问题……”

“凯恩君,你到底是怎么了?”美惠子一边帮幽灵处理崩开的伤口一边问。“我真的不知道,我失忆了,我真的叫凯恩吗?”幽灵一脸茫然地问。“是的,这是你亲口告诉我的。”美惠子拿出一张名片,“还记得吗?在机场回来的路上你给我的名片,吉姆k萨兰德,很抱歉,我习惯称呼您凯恩。”

幽灵看着名片呆:“没关系,反正你叫我什么我都没有印象。”

“凯恩君。”美惠子小心翼翼地问,“您是警察吗?”

“不知道,但我不喜欢警察。”幽灵茫然的摇了摇头。

“我的父亲身份特殊,所以我不能和可能对他不利的人员来往,所以……很抱歉之前没有回您的短信。”美惠子低着头说道。

“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幽灵摇了摇头,“不过你放心,就算我是警察也不会做对你们家族不利的事情,因为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言重了,我只是找到了您,就算是对您载我回东京的感谢吧!”美惠子红着脸说道。

“帮我打这个电话,我要了解一下我自己。”幽灵将名片递给美惠子。

美惠子点了点头拿出手机拨通了上面的电话,结果是那边无人接听。

其实那时候山狼已经通知巴黎对外公司的所有人都集体休假,公司根本就没人。

“我要去巴黎。”幽灵猛地站起身,但他却忘了自己的右腿已经没有任何直觉,刚站起来就摔倒在地上,头上的伤口再次崩裂。

“您现在的状态需要静养,还是等上伤势好转了之后了再考虑其他事情吧。”美惠子把他扶起来。幽灵重新坐回到轮椅上,美惠子拿来急救包帮他处理伤口:“您现在必须去医院,伤口需要重新缝合。”“不,不能去医院,我现在没有任何身份,警察会把我送进监狱的。”幽灵摇了摇头。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