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64、喋血街头(02)

264、喋血街头(02)


                幽灵,用生命为代价引来的敌人的车队,给山狼他们争取了足够的时间,但他自己却没能摆脱敌人的追击……

三个人眼睁睁地看着幽灵将车开进河里,他们想到过幽灵可能因为无法离开这次而被撞死,或者被敌人打死,再或者被敌人俘虏,但他们从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反应了一秒钟重拳突然突然冲下车越过护栏一头扎进了河里,后面的山狼和狮鹫简直连阻拦的机会都没有。??.?`

对面岸边的敌人纷纷下车冲向河边,一阵喧嚣中也有六七个人跳下河,但瞬间就被湍急的河流冲出去二十几米,水流太急了。

山狼抓着栏杆的手青筋毕露,他知道幽灵完了,在被车子卡住一条腿的情况下幽灵是无法脱身的了,只能跟着车子沉向水底,在平均深度三十米,水流湍急的河里根本没有生还的可能。

“山狼!”狮鹫在后面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他虽然一样震惊于幽灵疯狂的举动,但他并么有将之带到情绪上,他更清楚,就算着急也无法挽改变这种结局。

随着时间的推移幕武会的成员开始撤离,因为呼啸的警笛声已经传了过来,但河里除了几个幕武会跳河救人的爬上来之外在没有一个人浮出水面。

十几分钟大批警察赶到,封锁现场,山狼和狮鹫上车,默默的向下游驶去,在这种湍急的河流中重拳是不可能从原地上岸的。

半小时后重拳从两公里外爬上岸,呆滞的坐在河边一声不响,可以说他和幽灵的关系非同一般,所以他才会在柏林将幽灵当成内奸的时候对其恨之入骨,他太关心幽灵了,如果用爱之深恨之切这个词儿形容他们的关系,虽然不太恰当,但倒也能表达他们之间的兄弟情。

山狼坐在他的身边看着河面一句话不说,狮鹫站在不远处观察着附近的情况。

“我不相信他会死。”重拳轻声说道,“幽灵从来都能给我们带来奇迹,我相信这次也一样。”

“我们应该面对现实。”山狼掏出现有递给他,“没有任何人希望他死掉,但今天与以前不同,他被卡在车里,根本没有逃生的机会。”

重拳接在手里就那么拿着,眼睛一直盯着河面:“在水底我连车都没找到。”

“水流太急,水下情况不明,这很正常。”山狼帮他点上烟,“我也不相信他就这么死了,死的居然这么简单,这么容易,真他妈和做梦一样。”山狼努力的压制着自己的情绪,在这种情况下他要做出表率,本艾伦失去联系,佐伊城堡情况不明,另一组人马完全没了消息,再加上幽灵的死,这一晚上生了太多的事情,他已经没有精力震惊或者愤怒,现在他要做的就是考虑下一步该怎么办!

“他是为了我们。”重拳狠吸了一口烟,“我要报仇。”

“先回去吧,我们还有一大摊子事儿要做。??.?`”山狼拍了拍他的肩膀,起身先回车上了。

天已经露出了鱼腹白,天色渐亮,新的一天即将开始,然而过去的一个夜晚给他们带来了太多难以承受的东西,重拳盯着河面一言不,直到香烟烧手才反应过来,他站起身又看了一眼幽灵坠河的方向,但已经什么都看不到,只能看见湍急的河水汹涌而下。

重拳上车,三人一言不,狮鹫把车动起来往回开。

“听听新闻。”山狼低声说道。

狮鹫打开收音机,里面正在播报昨晚生的事情,暴力团火拼造成连环车祸,殃及会馆客人,帮会成员死伤惨重,袭击者落水生死不明……

“全他妈是屁话!”山狼骂了一句,原本他打算听一听警方是否在河里打捞上来什么东西,看看有没有幽灵的消息,可新闻里只是报道了伤亡情况和财产损失情况,对于落水者只是简单的提了一下。

“把脸上的血迹擦掉。”狮鹫提醒山狼。

山狼这才想起自己的脸上还挂满了干涸的鲜血,伤口早已经凝固了,但流出来的鲜血却沾的到处都是,这要是被警察看到肯定会是个不小的麻烦。

山狼在车上翻出一瓶水把血迹弄干净,重拳情况要好得多,他刚才在水里泡了很长时间脸上的血迹早就不见了。

三人回到火雨的店,火雨正急的火上房,见他们回来总算松了一口气。

“终于回来了,你们闹得动静太大了。”火雨向后看了看,“幽灵……不会掉进水里的是他吧?”看几个人的脸色他就预感到情况有些不妙。

山狼点了点头一屁股坐在沙上:“你和兽人有没有单独谈的联系方式?”

“干什么?”火雨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

“他们那边可能出事了,这里的一切只是个陷阱,就是为了分散我们的兵力,然后对他们那边下手。”山狼无力的说道。

“有这种事?”火雨皱了皱眉,“那可真是有点麻烦,我去试试能不能联系上兽人。”

山狼掏出手机继续拨打兽人、绅士和信使的电话,但始终都联系不上,情况越来越糟,他听着手机里的嘟嘟声靠在沙上一言不。

狮鹫问:“下一步该怎么办?”

“等等火雨的消息,然后我们返回总部,到那边看看情况再说,希望大家都还好。”山狼坦言,现在的情况下他已经没了主意。

“是否可以先联系马丁,让他们那边帮忙,如果队长他们遇到什么危险我们也可以让他们帮忙。”狮鹫建议道。

“我根本就没有马丁的联系方式。??.??`?”山狼叹气,想办法联系其他人,赌徒那一组,还有玫瑰,包括玛丽和平子,他们里那边更近,可能了解的情况更多一些,“重拳,联系你马子,看看她有没有事。”

重拳没有用自己的电话,而是在火雨那边找了一部普通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听了一阵挂了,然后又拨通了一个号码听了一阵也挂了:“我已经无法直接和她联系,手机处于关机状态,我们尝试用备用联系方式,如果她没事会给我回电话。”

很快火雨返回,带着一脸的担忧之色:“我也无法联系上他们,你们没有紧急联络方式吗?”

“最近黑血生了太多是事情,出现了几次严重的泄密事件,队长已经取消了所有的明线和暗线联络方式,几乎所有人只和他一个人保持单线连线,如果我现在身在法国可能会有办法找到他们,但现在我们是在几千公里之外的日本,所以我们没有其他办法。”山狼无奈地摇了摇头,“事情展的让人无法接受,原本以为已经跳出了敌人的圈子,正在逐步对敌人展开报复,可现在看来,我们根本就还在那个阴谋之中,一直被敌人耍,干!”

“年轻人,遇事要冷静。”火雨坐下,“着急、泄和抱怨都不解决问题,下一步你打算怎办?”

“回法国,帮我订机票,我要回去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山狼仰在沙上说道。

“好,我这就叫人去办。”火雨立即叫人去订机票。

半小时后重拳的电话响了,他立即接起来,是玛丽。

“你们那边情况怎么样?”两人几乎同时开口,然后又同时回答,“我很好。”

重拳开了免提将电话放在桌子上:“山狼、狮鹫都在,你们那边到底生了什么事情?”

“昨天晚上我们遭遇大规模袭击,总部已经被不明身份的武装分子占领,我们死伤惨重,混乱中我们从地下暗河逃出来,幸亏度够快,差一点被偷袭的敌人堵在河道里,现在我这边只有平子和响雷,信使和机械师下落不明,在城堡里的队员、队长和绅士都联系不上……”

“山狼,我是响雷,情况很糟糕,敌人突然出现,他们非常了解城堡的结构,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轻易避开了我们的防御设施,在我们觉的时候他们潜入了城堡,人数大约在三十人上下,全都是老手,很难对付,你们做好心里准备,队长他们可能已经遭遇不测,注意回来的时候不坐飞机入境,很可能被背后势力察觉,所以想其他办法,千万注意安全,我们可用的力量已经不多了,你们不能再出事了。”

山狼:“我知道了,你们藏好,我们尽快返回,设法联系赌徒那一组人马,也让他们立即返回,我们见面在说,另外联系马丁,让他们想办法找到队长,这可能是我们现在能借助的唯一外部力量,还有,玛丽和平子,联系玫瑰,我们需要援兵。”

“已经联系过了,但马丁那边没有应答,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妈的。”山狼骂了一句,“情况居然变得这么糟糕,好了我知道了,你们注意安全,现在外界情况不明,不要轻易外出,隐蔽点应该很安全,我们会尽快返回。”

这时候火雨急急忙忙的从外面跑了进来:“你们快走,警察就要到了!”

“警察?”山狼颇感意外。

“刚才接到吉川会的内部消息,警方正赶过来,你们先离开这里,据内线分析,应该是幕武会的人做的手脚,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查到了你们的行踪,但又不敢深入吉川会地盘闹事,所以将这个消息透漏给了警方,这下麻烦不小,幕武会和吉川会可能有一场大规模的火拼。”

“,怎么又走漏了消息。”重拳大骂,“给我们点弹药,我们手枪子弹都快打光了。”

火雨立即打开暗格:“快,动作快点。”

三人取了足够的武器弹药从后门离开,由火雨的手下送他们去另一个安全地点。

他们刚离开就见大批警车呼啸着向火雨的店冲去。

“你们在警察里有内线?”山狼问开车是手机,这家伙也是吉川会的成员。

司机很客气地说道:“内线算不上,但有几个关系密切的朋友,可以帮一些忙,今天的事情很奇怪,按理说是不会出现这种警方率先介入的情况的。”

“,事情越来越复杂!”重拳低声骂道。

山狼靠在后座上想着心事,情况越来越复杂,幕武会是如何得到的消息?

“我们去哪?”狮鹫问司机。

“去川口组长的私人住处,组长打算见见各位,尼克博尔特刚刚把各位的身份告诉组长,所以组长非常的感兴趣。”

“哦?”这道让山狼颇感意外,没想到川口雄一这个大头目居然会见他们,而且还是在这个风头正紧的时候。

“见川口先生我们这身穿着也太不礼貌了。”山狼看了看自己身上皱巴巴的西装,这还是昨天晚上他们作战时候穿的衣服,上面已经沾满了血渍,尽管在黑色的面料上并不显眼,但这身衣服终归不太体面。

“请放心,这个我们已经想到了,后备箱里给各位准备了衣服,我们在前面的旅馆停留一个小时,各位可以梳洗一番。”

重拳对这些却很无所谓,他对日本人本身就没什么好感,也没打算见这个什么黑帮头目,所以他并不觉得自己的衣着有什么不合体,不过他能理解山狼的用意,那就是现在“黑血”正处于危难之中,需要更方面的资源,因此,他打算抓住川口雄一这条线,至少现在需要在人家的地盘上避难,所以还是礼貌一点好,突然间重拳有了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

旅馆里几个人洗了澡,换上衣服,山狼拿起防弹衣看了看最终还是穿在了衬衣的里面,配上外套之后几乎看不出来,只是更显魁梧而已。

“赶上相亲了,还得沐浴更衣。”重拳抱怨着说道。

“别废话,记住啊,不管你对日本人有什么成见,也得给我忍住,别给我找麻烦。”山狼一边说一边照着镜子看了看自己额头上的口子,口子太大了可能会感染,最后弄了一块创可贴凑合着粘上。

“那要看什么事情,如果能忍的我绝不多说一句话,毕竟要靠他们的渠道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我还是懂得轻重的。”重拳将自己的两把手枪全都上膛只关上了保险塞进枪套。

“你说的没做,现在我们基本上已经变成通缉犯了,所以想离开日本还得靠吉川会,所以我们需要和他们搞好关系,往长远了讲,我们今后可能会成为合作伙……。”话说到这山狼就说不下去了,因为他突然想起来本艾伦他们那边生死不明,就连基地都已经被攻陷了,所以今后能否和吉川会合作还是未知数,其实他很清楚川口雄一见他们也可能是抱着类似的目的,打通关系,为今后的合作做准备。

最后山狼说道:“我们要客气,但不是来求他们的,不能丢了黑血的面子。”

“明白。”重拳和狮鹫几乎异口同声。

三个人收拾停当再次出门的时候有事另一番景象,进门的时候老板还以为来了三个落魄的商人,而出门的时候他才现原来三人属于成功人士,身上那西装每个几十万日元下不来,老板很纳闷,刚才进来灰头土脸的人怎么出来就变得光纤帅气?莫不是这几个小子刚抢了银行吧?有个人的眉毛上还有一条很长的口子……想到这老板不由得一哆嗦。

川口雄一的住所在一栋大厦里,从外表上看,这栋大厦就是一栋商业中心,但进入内部他们才现,这里只有川口和他的保镖……

有那名司机带领他们并没有遭到阻拦,一路畅通的进入电梯,上到十层之后停了下来,电梯门打开之后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四名彪形大汉。“请交出身上的武器!”一名大汉鞠了个躬,非常冷峻的说道,然后指了指旁边一名穿着和服的女子端着的一个盖着绸料的托盘。“no,我们没有交出武器的习惯。”山狼不吃这套,交出武器,开玩笑,倒不是他怕在里面出现什么危险,只是不想让川口觉得自己是个好摆弄的普通雇佣兵。

“对不起,见组长必须遵循这里的规矩!”大汉丝毫不让步。

“我们也有我们的规矩!”山狼哼了一声,“如果川口先生连这点安全感都没有还谈什么合作。”说完他抬起头盯着墙上的监控探头,一脸的高傲。“很抱歉,这是我们的责任,决不允许任何人持有攻击性武器靠近组长。”大汉话说得很客气,但表情已经开始变得僵硬起来,另外三名大汉也开始围拢过来。重拳掀开衣服指着腋下的hk45手枪非常嚣张的说道:“有本事来拿,拿走就是你的!”几名大汉的眼睛一下就眯了起来,这种大口径手枪他们根本就没见过。“很抱歉,社团重地,不允许外人撒野。”说着一名大汉突然身手去抓重拳的胳膊,然后转身,就要给他来个过肩摔。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