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57、计中计(05)

257、计中计(05)


                经过一夜的等待本艾伦终于赶到了,但谁也没想到他的第一个决定就是放开被捆了一晚的幽灵。? ?.??`

“放开他?为什么?”山狼等人都非常的惊诧。

绅士摇了摇头上去解幽灵的绳子……

幽灵活动了一下麻木的手臂:“重拳你个混蛋,把我当猪捆,你等着。”

此时的重拳已经无暇顾及这些,他正一脸不相信的看着本艾伦,等着他的解释。

“这……”山狼有些大脑短路,“这是怎么回事儿?”

“他不是内鬼!”本艾伦满脸疲惫的说道。

“可是……”山狼惊异不已,一时间他根本弄不清本艾伦话语中的意思。

本艾伦摆了摆手:“你缴获的电话卡呢?拿出来,播出里面的电话号码!”

山狼狐疑地看着本艾伦,但还是照做了,他拨通号码之后没多久就见本艾伦取出一部手机递到他面前,原来他拨通的是本艾伦的电话。

“队长,你必须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山狼的表情不断变化,但看得出他还是不得要领。

“这是我和幽灵单线联系的电话。”本艾伦接过诺曼递来的酒杯,“我就是那个和他通话的人,并不是敌人。”

“队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重拳思想一片混乱。

本艾伦闷头喝着酒不说话:“坐下说。”

众人只能耐着性子坐下。

“其实队长对你们的考验一直没有结束。”绅士点上一支烟开口说道,“这可能有点那么难以接受,但为了确定队伍的纯洁性队长不得不如此,山狼、狮鹫、重拳你们都是黑血的主力战将,队长想确认你们是否是内奸,他迫切的需要人手,而幽灵就是整个计划的核心,一切都由他来执行,你们一直在他的监事之中。”

山狼、狮鹫和重拳面面相觑,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幽灵是我最先确认值得信任的人,所以他才会第一时间前往索马里,从那时候开始我的计划就已经逐步展开了,那是我对你们的第一个考验,任务完成的很顺利,没有丝毫的情报泄露出去,你们的嫌疑被降到了百分之五十以下,从索马里到柏林这一路是针对山狼的一次考验,我让他不要把你们的行踪告诉其他人,只有他知道你们的下一目的地,让我欣慰的是这一路上没有走漏任何消息,所以你基本上已经被排除了嫌疑,但我还并不完全相信你没有问题,另外狮鹫和重拳在被怀疑的名单中,所以我只能继续确认和试探,顺便对你进行最后的考验,这当然是不能告诉你的,你必须在接受考验的同时配合幽灵,这是个完美的计划。”本艾伦喝了口酒,“别怪我不相信你们,我那时已经无人可信,只能通过这种方式对你们进行考验。”

“……”重拳恍然大悟,但他心里还是非常的不舒服,他悻悻地说道,“队长,你这计策也太毒了,万一我们做了什么值得怀疑的事儿早就脑袋搬家了。??.??`”

“在这种情况下冒险是不可避免的,我们黑血雇佣军正面临着巨大的危机,我必须确认什么人可信,否则黑血离灭亡就不远了,在这一点上我恳请大家的理解。 ”本艾伦叹了口气,“之前我们曾经散布假消息说你们已经被解除了怀疑,但那只是个烟雾弹,让可能存在的内鬼放松,然后抛出中间人和侦查美国人监视我们的情报,这是诱饵,如果内奸在你们之中那他肯定会把这个消息透露出去,以幽灵神出鬼没的身手和在你们每个人身上暗藏的监听设备,一旦你们走漏消息肯定会被他现,这就是我挖出内奸的整个计划,但没想到的是幽灵的不谨慎居然被山狼现。”说到这他无奈地摇了摇头,“没想到,山狼在针对内奸的暗中调查……”

几个人不由自主的往身上看了看,幽灵笑了笑:“第二枚纽扣!”

经他提醒山狼他们果然在掰开纽扣之后现了里面的玄机,微型窃听器。

“靠,队长,你什么时候开始玩儿起了间谍战术!”重拳自嘲的笑了笑,“感觉自己像个傻逼,什么都不知道。”

“整个计划中幽灵是重中之重,之所以他被我信任的原因很简单,他没有背叛黑血的理由,“黑血”就是他的家,他没有任何的外界联系,不可能被胁迫,也不可能被控制。”本艾伦晃着酒杯,“通过他确认你们是不是一支我需要的那支队伍,虽然过程有点长,但效果非常好,你们的确没有让我失望。”

“既然是这样,那你在被抓之后为什么不说出实情?”山狼问幽灵,“你他娘的就不怕我一激动把你给宰了?”

“我就是想看看你们会不会对我下手!”幽灵搓着手说,“这很有趣,另外我相信你不会动手,而重拳嘛……就不一定了!”

“,疯子!”重拳骂了一句,“我真想揍你。”

“幽灵你他娘的可以当间谍了,把我都耍的一愣一愣的。”山狼悻然,看到幽灵的成长这让他很高兴,但这种被蒙在鼓里的滋味并不好受,尤其是被他最信任的人监视。

“对不起,山狼,我也是为了黑血,当然整个计划到后期就是针对狮鹫和重拳了,不管怎么样我也要把这个任务完成,今天总算的有个皆大欢喜的结局,我们都不是奸细,这比什么都重要。”幽灵说的很认真,很诚恳。

这句话还真说到了点子上,如果他们中真的有一个奸细,那还真不知道会闹出什么样的局面。

“,这小子的起疯来还真容易出事。”本艾伦摇了摇头,“什么都敢拿来玩儿。”说完他站起身,“既然已经确认你们没有人是内鬼,那我诚挚的向大家道歉,为了这之前的不信任,也为了对你们造成的伤害。”说完他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拍着重拳和狮鹫的肩膀,“好样的,你们没有让我失望。”最后他转回身对山狼说道,“你做得很好,我很欣慰。”

山狼无所谓的笑了笑:“既然到了这个地步,我也无话可说,不过队长,以后别再这么玩儿了,我怕承受不了。? .”

“很好玩不是吗?”幽灵狡诈的笑着说道。

“滚犊子!”重拳大骂着冲上去将幽灵按倒在地上给了一拳,“这一拳是因为你耍了我们。”

谁也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重拳突然飙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还没等其他人上前劝阻重拳自己先爬了起来骂着娘坐回到沙上。

“靠……”幽灵爬起来抹掉嘴角的血,“你比我还疯!”

“娘的!”重拳气哼哼的说道,“这一拳扯平了。”

众人大笑,诺曼和本艾伦却不住的摇头。

诺曼对本艾伦说道:“这件事你干的太危险了,万一幽灵说出真相之后其他人不相信没准真会动刑。”

“没关系,既然幽灵敢接下这个任务就说明他早就有了挨揍的准备。”重拳气哼哼的说道,“这小子就是个疯子。”

“好了,事情进行到今天的地步算是告一段落,内奸的事情至少在你们几个身上已经结束,可以继续执行任务了,中间人的事情已经落实,这件事迫在眉睫,在其他人还没有被解除嫌疑的情况下这件事就只能交给你们,却解决掉他,但我要先告诉你们,这次任务没有任何外部援助,为了保密我不打算动用马丁那方面关系,一切都由你们几个自己完成,有问题吗?”

“如果中间人这件事是真的,那万一我们中有人是内鬼,你不怕泄露出去吗?”狮鹫突然问。

“没关系,中间人已经处在监视之中,他是得到消息可能会转移,这是对泄漏情报的一个反馈,反正他逃不掉,无所谓了!”本艾伦耸了耸肩。

“哦。”狮鹫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山狼思索了一下说道:“执行任务有无数种办法,不一定非得靠人多,我们几个应该没有问题,如果没有马丁的帮助是不是武器问题还得有我们自己来解决?另外敌人的位置,防御情况,有没有详细的情报,剩下是不是就得我们自己具体情况进行具体分析了。”“武器可以走军火商渠道,至于中间人的具体情况看这个。”本艾伦甩给山狼一个u盘,“所有信息都在这里面。”

“任务地点?”山狼问。

“你不喜欢的地方!”本艾伦看着他。

“我最不喜欢……”重拳思索了一下,“日本?”

“东京!”本艾伦微笑。

“靠,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是我们几个执行这次任务了!”重拳撇了撇嘴,“你是想让我们装成小日本?”

众人这才明白为什么本艾伦要费尽心机的先甄别他们几个人,原来他早有预谋。

“正好掩护身份。”本艾伦扬了扬酒杯,“很爽吧?”

“切……”重拳表情怪异,“我倒是有兴趣会会日本黑帮。”

“我们的日语可都不怎么样!”幽灵揉着被重拳打肿的嘴角说道。

“没关系。”狮鹫淡淡地说道,“尽量少说话,实在不行我们可以说英语,扮作在美国长大的二代日本人,队长的用意是我们这张脸不容易引起注意。”

“狮鹫说的没错。”本艾伦靠在沙上,“你们的样貌走在东京街头很容易和当地人混在一起,出什么事儿也容易脱身。”

“东京的外国人不在少数,你是不是有些多虑了?”幽灵问。

“你们去了肯定会闹出很大的动静,所以和当地人类似的容貌有助于你们脱身,我建议你们这几天好好学习一下日语。”本艾伦对绅士打了个手势。

绅士点了点头:“这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秘密行动,除了在场的人之外没人知道你们的去向,出之后只有我和队长能和你们取得联系,这里有四部手机。”说着他将一个手提箱打开放在桌子上,“手机经过加密处理,和你们之前用的功能基本相同,不同的是内部构造,这个我不多做解释,每人一部,军用级别,防水防震,抗干扰能力强大无比,可代替单兵电台使用,不受距离限制,到达东京后和队长安排的人汇合,他会给你们安排新的身份,武器问题不用你们担心,队长已经做了安排。”

“这手机是不是有点过时了?”重拳摆弄着明显五年前款式的手机说道,“能不能弄得好看点?”

“专业技术开产品,目的就是不引人注目。”绅士有去取出条看似普通的领带,“凯夫拉材料,可承受数吨重的拉力,必要时可以变成一条长7米的绳索,四条连起来足够应付大部分的攀爬作业。”

“我可不想把这玩意记在脖子上。”重拳摇了摇头。

“这是队长新弄到的东西,带上会有用。”绅士放下领带,“这位没给你们准备武器,出时间是后天下午,有什么需要尽管提出来,我们尽量满足。”

“没枪心里慌!”重拳懒洋洋的说道。

“现在给你枪也没用,等到了东京那边会给你准备好。”说完绅士看相本艾伦。

“任务细节你们可以和山狼讨论,这个我完全不干涉,老规矩到了目的地之后根据实际情况制定行动计划。”本艾伦有腔调道,“任务很简单,弄死这小子。”

“队长,这个是什么来历?”山狼指着屏幕上的照片问。

本艾伦摇了摇头:“不清楚,查不到他的任何信息,很奇怪的一个人,但马丁已经确认了他的身份,他就是那个中间人,情报和信使从外围购买的基本吻合。”

“这完全是个陌生人,太奇怪了!”山狼皱了皱眉,“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越往后情报越不明朗?”

“事情很复杂,我们还处在危险时段,虽然我们已经几乎拔出了握手组织的所有羽翼,但我们困境仍然没有过去,只能继续查下去,在获得的情报组我现,握手组织和一直隐藏在暗处针对我们的势力相比,简直什么都算不得。”

“情况很糟糕?”诺曼问。

“非常的糟糕!”本艾伦愁容满面,“既然已经确认了大家的身份,我也就不隐瞒什么了,目前握手组织问题已经基本解决,只剩下了这个中间人,但我们仍然面临着另外两股势力的监视,现在能确定的就是美国的情报机构,马丁那边一直在盯着我们,不知道他们究竟出于什么目的,另一股势力我却一点头绪都没有,他们的能力并不比美国的情报机构差,但仿佛就是看不见的怪物,一直如影随形的围绕在我们周围,现在我和绅士几乎每天都活着被监视之中,甚至每次和外界联系都要更换通信设备还有衣服和车辆,我们已经没有哪怕一点安全感,最恐怖的是我们什么都查不到。”

“那另一组人马呢?可以叫回来帮忙。”说到这重拳又想起了内奸的问题,“至少可以先甄别一下,哪怕去人一个人没有问题也好,起码可以分担一下你们两个的压力。”

本艾伦长出了一口气:“赌徒他们现在在中东,那边的任务进展很顺利,是美国情报机构给的一个任务,难度不大,但保密性很强,又他妈是个见不得光的脏活,我让他们去的目的并不纯粹,也是想确认一下是否会有消息从他们那边走漏出去,但到目前位置还没现什么可疑迹象。”

“马丁上司安排的任务?有没有酬金?不会又是使唤傻小子吧?”重拳问。

“象征性的酬劳。”本艾伦一脸的无奈,“他们算准了现在我们需要他们的技术和渠道,所以……”

“妈的,这不欺负人吗?这么下去我们有被饿死的可能。”幽灵骂道。

“合作还得继续,我们还用得着这层关系,在强大的美国面前我们还是不能把关系搞得太僵的,他们的情报系统是我们最需要的,同时也为了今后能接到更多是生意,这都可以再谈,现阶段我们需要借助他们解决面临的危机。”本艾伦无奈的笑了笑,“幸亏有从米洛斯迪尔那里搞来的巨款,否则我们还真维持不下去,或许这就是天意。”

“你准备什么时候去人另一组人?”山狼问。

“等他们的中东任务结束。”本艾伦敲着手里的杯子,“希望早点把内奸找出来,但我有不希望任何人有问题,这种心情,太矛盾了。”

“谁也不希望多年的兄弟走向对立面,但这就是现实,残酷的让人无法接受。”山狼又倒了一杯酒,“虽然我对内奸恨之入骨,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但经过了这几天的事情我才真正现,如果真的被揪出来,我还真下不去手。”

“没办法,你说了,我们得面对现实。”本艾伦长叹,“不管是谁,他都要付出代价,他差点把黑血毁了。”

“队长,找到奸细可以把他交给我。”幽灵举起手,“我下得去手。”

“你是疯子,我怕还没问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就被你弄死了。”本艾伦脸上的表情就是两个字:滚蛋。

“折腾到现在你们就没人想吃早餐吗?”诺曼突然问道。

本艾伦看了看表才现天都快亮了:“还真忘记了这件事,好吧,大家想吃什么我请客。”“到这里怎么能你请客?这也太看不起我了。”诺曼站起身,“还是我来吧,到我的酒吧,早餐免费。”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