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61、初到东京(04)

261、初到东京(04)


                在日本,这个黑帮和合法存在的国家,黑帮也是维护区域治安的一种力量,他们以暴力手段维护管区内的秩序,在行动上与警方达成某种默契,形成一种奇怪的社会关系,虽然还不至于警匪一家,但有些时候他们也互相照顾一下,可以说彼此行个方便,所以这些警察并没有对这些黑帮分子如何,任由他们一哄而散,只是将没能跑掉的小青年逮住一批回去调查。??.??`

警察的效率很高,很快处理完现场,伤者也被救护车带走,幽灵和重拳他们要完成第一班对私人会馆的监事工作,虽然已经是深夜,但东京街头依然热闹,到处都是涌动的人群和川流不息的车流,在街头巡视的除了警察之外还有成群结队的黑帮分子,他们可算是各司其职。

两人走在东京街头,重拳突然有了一种回到国内的感觉,同样肤色的人,随处可见的汉字,不,这里应该更像是香港或者台湾。

“日本,一个受中国文化影响深远的国家,但也是大多数中国人最不喜欢的国家,在历史面前我们无法放下这份仇恨,不是我们太记仇,而是他们中太多人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重拳无奈的摇了摇头,“我也不喜欢这个国家,但他的确非常的达繁荣,的确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学习。”

“哪来的那么多感叹?快走!”幽灵在前面催促道!

穿过两条街再走一段就里那家会馆不远了,就在这个时候一队豪车沿着马路由远驶进,这种情况在东京不算什么稀奇事,作为世界排名前三的大都市生活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各个精英阶层人才,富有家庭,商家巨贾,政界要人,财团领袖,钱对他们来说已经算不得什么,只是一个数字概念,这些人的子女可以轻松的组成一支私人豪车队伍,无论是自己一个人还是和朋友一起,开上豪车出门泡妞是非常司空见惯的事儿。

然而这次有些不同的是打头的一辆车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因为那是一辆布加迪威龙,看牌子还很熟悉。

“你的情敌来了!”重拳对幽灵说道。

“操,石井!”幽灵骂了一句,“这还在外面花天酒地,真想揍他。”

没错,开车的果然是石井,这小子又换了个型,之前的金被他染成了绿色,旁边坐着一个妖艳的美女。

“花花公子!”幽灵摇了摇头,“美惠子嫁给他真是鲜花插牛粪,太不值了。”

“绝对不值,不过你可以把那妞娶回家,这也算对得起他,你的身价不比这小子差吧?这么多年我就没见你花过钱!”重拳看着石井的车队呼啸而过说道。

“算了,我们这种人还是别扯这套了,我那些钱有什么用?不买房子不置地,不作投资,这些我根本就没兴趣,存在银行里和废纸差不多,有多少都无所谓,这玩意儿我不在乎,所以我还是不娶老婆的好。”幽灵颇为无奈地说,“我这种有今天明天人,孤身一人自在,了无牵挂,免得死的时候还得惦记家里还有个老婆。”

“这可是我第一次看你情,不容易,把握机会小子!”重拳老气横秋的说道。?.??`

“你他妈才情!”幽灵骂道。

这时他们现石井的车队在前面绕了个圈儿有回来了,而且是直奔他们这边过来。

“,情况不妙!”重拳皱了皱眉,“冤家路窄。”

车队停在里面,石井从车上下来,搂着那妖艳美女一摇三晃的向他们走来,后面大批的小弟也跟了上来,一群人直接把二人围在了中间……

“混蛋。”石井打着酒嗝骂道。

幽灵皱了皱眉,两手插在兜里看着石井,那表情分明就是在看一坨牛粪,满脸的厌恶。

“小子,没想到会落在我的手里把!”石井非常嚣张的说道。

“有何指教!”幽灵盯着他。

石井举起被幽灵伤了的手:“我要你赔我医药费。”

“好啊,出个价!”幽灵毫不在乎的说道。

“十亿日元!或者让我打一顿!”石井的眼神分明是在看一个穷光蛋,他根本就没看得起幽灵。

“好啊,派人跟我回去取。”幽灵轻蔑的看着他,“我给你二十亿,让我再打你一顿,怎么样?”

“八嘎……”石井大怒,他刚要叫人动手就现幽灵撩起了衣服,里面露出一把手枪,石井的脸色就是一变,在日本不穿警服携带枪支上街的只有便衣刑警、秘密警察和黑帮,使用这种自动手枪的只有黑帮和秘密警察,而黑帮的枪支没有这么高级。

“小子,放聪明点,别你为你老子了不起我就不干抓你,赶紧带上你的人滚蛋。”幽灵更加嚣张的骂道。

“你……你是……”石井已经变得有点结巴。

“还是别说出来的好,给自己留点面子。”幽灵冷哼了一声,“看在没美惠子小姐的分上我不为难你,给我记着,把我惹急了,我就把你老子当政治犯抓起来,没收你家族的所有财产,把你送进戒毒所,滚吧。”

石井黑着脸,但没干作,因为幽灵的嚣张把他吓着了,但碍于面子他又不能幽灵叫他走他就走,所以现在他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幽灵冷笑了一声,和重拳挤开人群扬长而去,而石井却被憋在那里一脸的不甘心,过了半晌,见幽灵和重拳走远了他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喂,和美惠子交往加家伙是个秘密警察,他打算对你们川口家族不利……”

走远了之后重拳轻呼了一口气:“妈的,好险,如果真动起手来我们还真占不到什么便宜。”

“你还怕他们?”幽灵笑了笑。

“我是怕动气手来事情会闹大,影响到我们的行动,再说对这些混混你还能下杀手吗?那麻烦可就惹大了。w?”

“这群东西,都该死,杀了不冤枉。”幽灵毫不在乎的说道。

“你是想杀了石井那小子吧?”重拳有些八卦是问道。

“没错。”幽灵很干脆的承认了,“这种花花公子活在世上就是个祸害。”

“这种祸害多了,你针对他就是为了美惠子。”重拳直言揭穿。

“没错,我的确不希望美惠子嫁给他,但我也不能给怎么自找麻烦!”幽灵指着即将到达的会馆问,“前门还是后门?”

重拳想了想:“前门,右翼!”

“好,那我负责后门和左翼!”说完之后两人分开。

幽灵上了对面的楼顶,从上而下观察会馆里面的动静,警卫的确增加,他现后院是不允许客人进入的,那里是个很幽深的庭院,这种占地面积较大的院落在这种寸土寸金繁华区是不多见的。

警卫都没有拿武器,但各个身体健壮,穿着很得体,身上黑西装笔挺,随着时间的推移会管里的客人越来越少,但也有留宿在这里的,小楼里灯火通明,说明还有很多人在寻欢作乐。

幽灵将看到的情况一一做了详细记录,除了文字分析之外还有视频资料,这些东西对他们制定行动计划有很大的帮助。

没多久幽灵就现对面楼上出现了观察哨,和白天不同的是这些观察哨数量有所增加。

就在他感觉奇怪的时候一个人被大批的警卫拥簇着出现在他的视野里,正是那个他们要干掉的目标,“握手”组织的中间人,这家伙比照片上要老城一些,他坐在楼顶的凉亭里和一个人喝酒,而那个人他也见过,是在火雨提供的一份关于幕武会的资料上,他就是幕武会的第六代目,现任会长松井日向。

看两个人推杯换盏的样子好像非常的熟悉,两人一边喝酒一般大声的说笑着,因为幽灵的日语并不到家所以无法用读唇语的方式看出松井日向究竟说了些什么,而那个中间人却一直背对着他,至于那个翻译嘛,他的英语说的像日语,口型完全失调,幽灵就更无法判断他们的谈话内容。

“重拳,目标出现,在天台。”幽灵将这个消息告诉重拳。

过了一会儿重拳才回话道:“看到了,妈的,早知道带步枪来,直接干掉他了事,这个距离我的有有信心把他钉死。”

“我通知山狼,叫狮鹫过来干掉它,希望来得及。”说完幽灵将这边的情况报告给山狼。

“哦?”山狼显然有些吃惊,“确认是他吗?”

“应该没有问题,从面部特征上看没有任何差别。”

山狼沉思了一下才说道:“好吧,我和狮鹫马上赶到。”

结束通话之后幽灵继续盯着对面天台的情况,中间人和松井日向聊得很开心,翻译不停的给两人翻译者,重拳偶尔能从翻译口中看出一两句,内容大多都是闲扯淡,他们谈论的除了毒品走私就是女人,还不时的大笑,样子非常的开心。

等山狼和狮鹫赶到的时候中间人和松井日向已经开始往回走,狮鹫冲上了架好步枪的时候,中间人已经在众多保镖的拥簇下消失楼道口。

“该死,就差一点。”山狼骂了一句,“果然是他。”

“看来今天他命不该绝。”狮鹫收起枪,“好吧,我一直留在这里,只要他出现我就干掉他。”

“坐失良机啊!”重拳感叹,“我还以为这小子做了宅男只闷在房间里,原来他也需要出来透气,妈的。”

山狼看了看表:“算了,从现在开始我们全都留在这,幽灵,去那边的旅馆订个房间,我们轮流休息。”

“老大,那……是一家情人旅馆!”幽灵看了看那个方向。

“不是情人就不能住吗?”山狼瞪了他一眼。

“那倒不是,那好吧,我去办!”幽灵下楼。

一个晚上四个人轮流值守,将会馆夜间防御情况基本摸清,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们要需要进一步观察,保证万无一失,当夜由幽灵潜入在监控系统上做了手脚,他们顺利的获取了会馆内部的监控图像,这样他们就可以轻松点观察内部情况,几乎整个会馆的所有关键部位都在他们的监控之下。

监事工作非常的乏味,一天大多数时间是盯着一个地方不动,虽然轮流休息,但的确非常的无聊,无聊至极的幽灵给美惠子短信,但迟迟没有回音,后来也就再没联系,既然人家不愿意理会自己就别在就纠缠下去了,没啥意思。

第二天下午火雨意外的来找他们,告诉他已经和川口打好了招呼,在他们行动之前这边的人会撤走,并保证帮忙拖延警方,给他们争取时间。

这个川口也太过积极了,山狼有些不理解,后来经过火雨的解释他才明白,原来吉川会想抓住这个机会打击幕武会的嚣张气焰。

“靠,他们这算不算占我们便宜?”重拳低声嘟囔道,“不给点劳务费?”

“不给给我们制造障碍就不错了,还想要钱?”火雨摇了摇头,“你们的身份我还没告诉川口,这个还是任务之后再谈比较合适。”

“嗯,谨慎点没错,防止走漏消息。”山狼点了点头。

火雨又问:“你们这边还需要什么?我尽力提供!”

“如果有监听设备就好了,能知道他们在谈论什么。”山狼指着图像上的一幅画面道,“目标就在这个房间里面,从入侵监控系统到现在我就见他出来过一次。”

火雨思索了片刻说道:“我去想想办法,就算弄到也可能需要时间,我怕没运到你们的任务就已经开始了。”

“尽量吧,用得上算,用不上拉到。”

“好,我回去准备。”说完火雨带着两名手下走了,这两个人是吉川会分给他坐保镖的,很得力,平时只是一个站在门口一个坐在车里,深知自己的身份和职责。

经过三天的缜密侦查,会馆内部的情况基本上已经摸清,遗憾的这段时间目标再也没有露面,从监控图像上看,这小子只是偶尔离开房间到会管理活动一下,每天的大多数时间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这种收敛低调的生活方式让他保住了一条性命,当然,也给山狼他的行动天了不小的麻烦,因为他们必须冒险攻入会馆才能干掉目标。

山狼开始制定行动计划,做了几个方案之后大家开始讨论,从路线到行动细节,逐步推敲,把各种可能生的情况都进行了详细的分析。

“从后门进攻个的好就是可以避开正面开阔环境,减小暴露的可能,但要比走前门长一倍的路线,这可能会给敌人逃跑的机会,所以我们需要重新考虑一下。”幽灵一边擦枪一边说道。

“正面太直接了,我们可能刚动手就会有人报警,就算后吉川会帮我们拖延时间也不保险,毕竟他们不是自己人,不可能完全信任。”重拳道。

“没错,信别人不如信自己,我们争取十分钟完成任务,然后撤离,不管吉川会能给我们争取多少时间。”山狼观察着会所的结构图说道。

“侧面进攻倒是可行,但是地形行对比较开阔,容被楼上的敌人现,中间地带不太适合隐蔽通过。”幽灵指着一片空白地区,“这个水塘正处于中间位置,绕过去必定要经过这片草地,而草地有毫无遮拦,楼上的敌人的观察哨又正好对着这边,所以风险很大。”

“晚上行动会好一点,没现敌人有夜视设备,只要行动之前断电他们就看不见了。”狮鹫提醒他们道,“不过这种地方应该有自己的备用电源,所以断电时间应该不会太长,最多不过三分钟就能恢复电力供应。”

“三分钟足够杀进去了,进入内部就好办,杀敌人个措手不及,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完成任务,然后撤离。”山狼在地图上绘出三条线,代表行动的三个方案,“这样,狮鹫留在外面,守住正门,同时负责观察敌情防止敌人逃走已经警方的情况,重拳、幽灵和我从侧面进入,沿着树林转过水塘,穿过草丛进入楼内,期间狮鹫给我们提供敌人的情报信息,一路上保持静默,可杀人,但不能暴露,进入楼内之后断电,沿外侧走廊向目标所在位置突进,沿途可能会遇到抵抗,这一带活动的大多都是警卫,夜晚活动的人员不多,所以只要威胁到任务进行的一律干掉,但不可伤及平民,我们是雇佣军,不是疯子,进入目标房间之后我们有两分钟时间,我负责确认身份并干掉目标,幽灵负责阻击支援敌人,重拳收集情报,两分钟后从后门撤离,车停这个位置,我们沿着主路离开,如果有追兵或者警察就沿备用路线前进,争取在五分钟内脱离接触,半小时内回到火雨那里,明白吗?”“明白……”几个人几乎异口同声。“好。”狮鹫看了看表,“六个小时之后行动准时开始。”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