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53、计中计(01)

253、计中计(01)


                本艾伦的举动让山狼他们非常的意外,原本以为他有什么任务交给他们,可到了才现,只是让他们藏在这里,这未免有些难以理解,诺曼的说法是本艾伦那边遇到了麻烦,“黑血”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那本艾伦究竟现了什么?又向他们隐瞒了什么?还是他林育段算?这一切他们不得而知,但他们清楚,本艾伦那边的情况似乎不妙。 ? ? ?说 . `

“这个诺曼到底是什么来历?怎么从没听你们提起过?”重拳问山狼。

山狼叹了口气:“他是队长一代元老中最悲惨的一个,被仇家杀了全家,我们一路追杀仇家跑了大半个美国,终于在西雅图的一个废矿里把他们堵住,混战一天一夜没分胜负,最后他把仇家堵在里面引爆了炸药,自己和对方都被埋在了里面,我们都以为他死了,没想到他会出现在这里。”

“全家被杀?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我们的保密工作不是做得很好吗?”幽灵有些不解。

“不知道,那次泄密非常的严重,很多老人都遭到了报复,那时候诺曼已经退出黑血准备过平静生活的,但没想到在他一次外出的时候全家遭殃,房子都给烧了,他疯一样查了很久才确认了对方的身份,对方势力很大,他无法一个人报仇,后来就找到了兽人,兽人正带着我们在欧洲出任务,得到消息之后二话不说直接返回,任务也不做了,赔了一千多万的违约金,他根本不在乎,立即带上所有人去和诺曼汇合,那次复仇我们损失了八个人,干掉对方三十七个,那是我们最惨烈的一次复仇战,从那之后黑血一度陷入低谷,直到你们这批人加入才慢慢地恢复元气。”山狼叹了口气,“看来队长为了保护诺曼隐瞒了他还活着的实时,直到今天。”

“损失八个人?是够惨的。”幽灵若有所思的说道。

“我们那时候只有四十个作战人员,阵亡已经过半数,很多人都受了重伤,半年里没有出任务,几乎全都在养伤,损失打到几乎无法承受,太惨了。”山狼一脸痛苦的说道,看得出现在提到那件事他还有些心有余悸。

“损失虽然大,但你们也完全折服在队长手下。”

“是的,那次以后因为伤病的原因又有四个人不再适合执行作战任务,不得不退出,黑血只剩了我和队长两个人,我们几乎撑不下去,差点在雇佣兵界消失。 ”山狼不禁感叹,“幸运的是那时候我们没有任何敌人,也没有陷入阴谋之中,虽然只有我们两个人,但我们并没有什么压力,只是商量招募新人,其实你们现在知道的弯刀等人都是后期招募进来的,他们只能算作黑血重组之后的元老,真正的元老是诺曼这批人,他们缔造了黑血最辉煌的历史,那段时间黑血的作战能力可以排入前十,而他们只有十几个人,虽然在我们手中黑血仍然保持着前十的排名,但那也是我们最顶峰的时候,已经有二十几个人了,正是卢卡兹尼任务前后的那段时间,也就是我们得罪萨迪曼的时候,现在我们已经衰落了,直到现在阵亡人数已经过半数,虽然有新人不断补充进来,但战斗力不是兵员充足就可得到保证的,在以特种作战任务为主的雇佣兵界,人数优势并不明显,因为你不可能带着一个连队的兵力前往敌人活动,精兵作战才是最稳妥的办法,我们中绝大多数人都可以称作特种作战专家,但你觉得光他们算吗?他们只能算是有这丰富作战经验的老兵,他们要学习的还很多,要经历的也很多,所以每失去一个老兵,可不是几个新兵的加入就可以弥补的损失。? ?w?”

“还真不了解黑血的过去,居然有这么多故事。”幽灵在桌上的雪茄盒里取出一支雪茄,“现在我们面临的问题远比那个时候复杂,从队长的安排上就能看得出,事情远比我们想像中的要麻烦。”

“的确。”山狼点了点头,“看来我们之前的估计太过于乐观了,黑血正陷入一个巨大的阴谋之中,而我们却毫不知情,原本以为搞定握手组织就能摆脱之前处处挨打的困境,可现在看来,这只是个开始,另一股势力正逐渐介入,另一场阴谋在逐渐展开,美国情报机构和一股不明势力都在监视我们,他们到底要干什么?我们内部的人也有问题,内鬼到现在也没查出来,队长要顶着各种压力和马丁继续完成合作,其实他最辛苦,也最危险。”

“那我们该怎么办?其他人在哪里都不知道,队长和绅士却冒着现顶在最前面,我们却在这里什么都做不了。”幽灵靠在沙上看着天花板,“这叫什么事?”

“队长肯定有自己的安排。”山狼晃着手里的酒杯,“他有自己的用意,我们是不会被闲起来的,可能是为了躲避敌人的监视,把我们完全剥离出来,为今后的行动做准备,也可能是为了某个任务,总之肯定有他的理由。”

“想到其他人没有消息我这心里还真不舒服。”重拳道。

“还是听从安排吧,我们现在能做的只有这些。”山狼靠在沙上闭目养神。

没多久幽灵就闲不住了:“除了喝酒我们还能干点什么?这样下去太无聊了。”

“你可以睡觉。”重拳指了指一边的大沙。

“还是等晚上进房间再睡吧。”幽灵站起身在屋里闲逛,房间很大,布置的很典雅,看得出诺曼是个很会享受生活的人,幽灵拿起桌上摆着的一幅照片问山狼,“这是他的家人?”

山狼扫了一眼:“是,但已经全不在了,没想到他还留着这照片,看样子他并没有再婚。”

“这么多年过去了居然还单身一个人。”幽灵对这种做法显然不太理解。

“有些伤痛是一辈子都无法恢复的。”山狼叹了口气,“家人都不在了,而且全的是因为他,这是一辈子的亏欠。”

“听起来好悲惨。”虽然幽灵嘴上这么说,但他却没什么感觉,因为他没有家人,没法体会那份心情。

当晚诺曼把他们安排在酒吧后面的几个房间里,他们最近一段时间内恐怕要一直住在这里了。? ??.?`

直到三天后本艾伦才打来电话,他告诉山狼,他正逐一排查队伍中的每个人,内奸的问题必须马上解决,这样下去太被动了,关于“握手”组织中间人的调查工作仍在继续,目前已经有了一些眉目,根据米洛斯迪尔提供的电话号码已经查到了很多东西,已经基本确定了那个中间人的位置,现在正在收集确切的情报,一旦落实之后他们几个马上会接到行动指令,这件事由马丁负责,他们和美国情报机构的合作仍然在继续,现在能确定的是马丁的后台在监视他们,这一点已经的得到了证实,马丁用默认的方式承认了这一点,但监视的目的他却没说,出于身份的原因他无法向本艾伦提供更多的消息,按照本艾伦的推测,马丁的处境有些尴尬,一边是救命恩人一面是效力的机构,他夹在中间并不舒坦。

本艾伦和山狼明确了一件事,那就是把他们几个人先从美国人和另一股势力的监视中剥离出来,“握手”组织的中间人也正在以某种方式监视着他们,除了通过“内奸”之外很可能还有其他渠道,这一点本艾伦无法确认,因为内奸无法每次都准确的将他们的情报传出去,所以那个“中间人”应该还有其他的情报渠道。

对于其他人的去向本艾伦只是简单的提了一下,赌徒他们去了东亚执行任务。

其实山狼明白本艾伦之所以将他们“隔离”,很大一部分原因可能是怀疑他们之中有人可能是内奸,这是一种隔绝消息的方法,这样做有两个好处,一个是观察他们这几个人是否有内奸的嫌疑,另一个就是可以隐蔽一部分力量,避开美国人的监视,让那个“中间人”找不到他们,算是雪藏一部分力量。

“内奸。”山狼反复想着这个词儿,身边只有重拳、狮鹫和幽灵三人,谁最值得怀疑呢?或者本艾伦怀疑的人是自己?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的确,自己可能也是本艾伦怀疑的对象,只是他没说罢了。

想到这些山狼的心里有些寒,他总算是明白了本艾伦的用意,看来让他们等任务的同时也是对他们甄别的一个过程,如果在这段封闭的时间内消息从其他渠道走路出去,那么既证明了他们的清白,也缩小了可怀疑对象的范围,剩下的赌徒等人就将成为重点怀疑对象,本艾伦的做法真是一举两得。

想通了这一点剩下的一切立即清晰了起来,先本艾伦告诉他“中间人”基本上已经找到,这个消息可以稳住他们,让他们安心的在这里等任务,内奸得到消息之后肯定会设法把消息传出去,那个内奸会露出马脚,可以顺利的被揪出来,看来这不完全是为了“隔离”他们,这就是个陷阱,让奸细自己跳出来的陷阱,这也是本艾伦棋高一着的地方,如果他们中间没有奸细,那么他们就会安心的等待开始任务的命令,而整个过程都在本艾伦的掌控之中。

山狼突然现自己好像刚认识本艾伦一样,这个看似一脸疲惫的而且把属下的性命看得比自己还重要的队长居然如此深藏不露,城府之深远他的想像。

看来本艾伦为了查清楚他们真是煞费苦心,几乎完全把他们蒙在鼓里,在这里以等待为名,实为监视,他们到这里之后没给他们任何武器,除了厅里的两把水果刀,这是变相的解除了他们的武装。

想到这些,山狼突然又想到一个问题,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话诺曼……

山狼摇了摇头,看来诺曼就是这个暗中监视他们的人,对于本艾伦来说诺曼是值得信赖的……

看来本艾伦已经被逼得无计可施了,否则他也不会把诺曼都抬出来,让一个退役的伤残老兵介入这件事情。

一切完全清晰了,山狼突然感觉自己很累,先他对本艾伦的不信任有些失望,但在某种程度上也表示理解,作为一个“黑血”的老兵,他真切的体会到了本艾伦的那份无助,一个人硬撑着大局,顶着各方面的压力,在各种势力角逐的缝隙中寻找生存空间,为了保住“黑血”他已经心力交瘁,他无法信任任何人,但自己又无做不了太多的事情,他必须利巧妙的用这些不信任的人到达甄别自己人的目的,这是何等的无奈,虽然看似“黑血”还有如此之多的人手,但本艾伦却在默默的孤军奋战,因为他已经分不清谁是自己人,虽然“黑血”中不可能所有人都是内奸,但在确认之前他又能相信谁?

山狼突然感觉本艾伦很可怜,幸亏自己不是内奸,这是本艾伦的运气。

同时山狼又在担心,就算本艾伦布下了如此复杂的一个局,但结果如何呢?真的可以找到那个内奸吗?一旦出现差错很有可能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万一造成冤案肯定会有人枉死。

山狼不敢想下去,这是个残酷的过程,让人无法接受但又必须进行的计划。

山狼一片疲惫的回到大厅,所有人都看着他,所有人都在期待本艾伦的命令,几天来他们已经呆够了。

“队长说什么?”幽灵颇为急切地问。

山狼斜着眼睛看了看他:“你怎么这么积极?”

“我想知道任务是什么,不会是让我们在这里呆着吧?太闷了!”

“让我们等?”山狼无奈的说道。

“我们在这里等什么?再这样下去我都快霉了。”幽灵抱怨的说道,几天里他们一直无所事事。

“等命令。”山狼闭着眼睛说道,“他给我们安排了一次秘密行动,他已经查到中间人的所在位置,我们在等行动指示。”

既然已经猜到了本艾伦的计划山狼也不在隐瞒,痛快的将这个消息告诉了他们。

“真的?”重拳一下坐了起来,“找到了?”

“队长是这么说的,他让我们等。”山狼看着他,希望能看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但重拳的表现一如既往,欣喜中略带失望,欣喜的是总算是有了命令,失望的是还要等下去。

“太好了。”幽灵有些兴奋。

“不过还得等一段时间,队长那边在最后确认。”山狼长出了一口气,“总算是有点盼头了。”幽灵的表现倒是没有出乎他的预料,狮鹫也如平常一般静静地听着。

山狼没看出任何人有不同的反应,不过一想也这也正常,如果内奸连这点城府都没有早就被现了。

他们继续等,以等待任务的名义,山狼知道任务会来的,但至少是在他们这边完成内部人的“甄别”之后,这个过程或许很漫长,这是一种无奈。

日子过得很平淡,平淡到让人烦躁,一周就这么过去了,一直闷在屋里,没人露出马脚,这让山狼很急躁,但他也只是默默地等着,几个人里狮鹫最安静,可以坐在一个地方一天不动,幽灵流浪的时候独自一个人呆在林子里好些年,也能耐得住寂寞,只有重拳性子比较急,一直这么呆着让他很烦躁,或许还有其他原因。

“无聊……”重拳不断地在屋里打转。

“睡觉。”幽灵躺在沙上翘着二郎腿,手里玩儿着一把水果刀,除了不能外出之外其他的还好,吃喝都很讲究,但几乎所有人都没什么胃口。

“睡得着才怪?”重拳活动了一下手脚,“浑身僵硬,再睡觉就该变僵尸了。”

“不睡觉干嘛?你又找不出其他活动。”幽灵转着手里的水果刀,“喝酒吧。”

“还是保持清醒吧,那玩意会减慢反应度,任务可是随时会来,不会留给你醒酒的时间。”重拳摇了摇头。

“不能出去,你就忍忍吧。”狮鹫看着报纸说道。

“那报纸你都看了三遍了。”重拳坐在沙上。

“总比你在那牢骚强。”狮鹫继续认真地看着报纸。

“德文的你能看懂?”重拳有些奇怪的看着他。

“一点点。”狮鹫也不抬头,也不知道他是有一点点看不懂还是只能看懂一点点。

山狼只是坐在沙上静静的呆,一句话都不说,他在考虑该怎么办,这么耗下去不是办法。

“怎么了?什么呆?”重拳实在闲得无聊开始找人说话。

“不呆干什么?你能找事情让我做?”山狼白了他一眼。

重拳想了想:“下棋怎么样?”山狼摇了摇头:“这里没有棋。”“操……”重拳靠在沙上不说话,其实他早就觉了这其中有问题,但他还没抓到要点。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