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55、计中计(03)

255、计中计(03)


                幽灵的这一举动让山狼震惊无比,他从没想过幽灵会跑到外面偷着打电话,这件事变得太诡异了。? ? ?.?`

对方究竟是谁?幽灵究竟要干什么?他,会不会是在通风报信?山狼的心里一颤,从感情上讲他完全不相信幽灵有出现问题,但是,从今天幽灵的表现来看他的所作所为真的人不得不怀疑。

幽灵的声音很轻,说的也很快,也就十几秒就挂了,挂断电话之后他左右看了看将电话卡取出来丢进了一边的垃圾桶,又在外面抽了一根烟然后就回去了。

没多久山狼从街对面的黑暗中走出来从垃圾箱里翻出了那部手机,现已经打不开了,手机已经变了形,不是摔的,而是被捏得,这种塑料外壳的手机在幽灵的手劲儿之下简直不比硬纸板结实。

山狼皱了皱眉又把手机收了起来回了酒吧,虽然本艾伦的考验结束了,但他却一直在注意着每一个人的动静,他担心的是之前内鬼会因为调查活动而蛰伏起来,只要有一点常识他就不可能在被调查的时候有任何的异动,这是常识性问题,尽管本艾伦那头已经完成了暗地之中对每个人的调查活动,但他担心这次调查并不彻底,本艾伦太大涨击鼓了,这样真的能排除所有人的嫌疑吗?虽然他在几个人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展开了一明一暗的双线调查,但一个心思缜密的间谍是很少留下线索的,除非他自己露出马脚,否则很难被现,山狼最担心的就是这一点,所以他一直在留意每个人的一举一动,原本他的重点一直停留在重拳身上的,他对重拳的怀疑一直没有解除,但这几天重拳的表现还算中规中矩,没什么疑点可言,看他仍然没有放弃这种观察,一个能做内鬼的人肯定有着过人的忍耐力和洞察力,是不会轻易被现的。

但是今天他居然意外的现幽灵出现异了动。

山狼回到房间之后就现除了幽灵之外重拳和狮鹫都6续返回,他觉得奇怪就跟出来看看,等到了酒吧的时候刚好看到幽灵出门,他就跟了出去,因为幽灵的警觉性非常高,听力和感知能力都异于常人所以他并没有跟得太近,而是远远的隐藏在暗处,等幽灵拿出那部完全不同的是题严重得多,这小子居然还有一部手机,哪来的?在和谁通话?他很想听清幽灵在说什么,但同时他更加清楚,幽灵的精明和狡诈绝对是他无法比拟的,只要自己稍稍靠近就会立即被现,于是他只能忍住躲在暗处。

尽管听不清通话内容,但山狼的心情很沉重,幽灵的表现太让他震惊了,难道……他想不通,也不敢再想下去,从情感上讲他完全不相信幽灵有问题,幽灵是他一手带出来的,是绝对不可能出问题的一个,他没有任何的弱点,怎么可能会成为内奸呢?如果不是亲眼见到打死他都不会相信,虽然还无法证实幽灵真的是内奸,但至少能说明他有问题,他在干一件不能被别人现的事情,但是山狼清楚幽灵除了“黑血”这些兄弟之外根本没有其他朋友,但愿他不是在走漏消息,否则他们可能再次落入一个巨大的陷阱之中。

手机毁了,没有第二个人看见,没有直观的证据,山狼无法质问幽灵,也无法把这件事告诉本艾伦,他们刚刚被本艾伦解除嫌疑,在这个时候去告幽灵显然很不合时宜,光凭这破手机是没有任何说服力的,一时间山狼不知道该怎么办好,或许他在潜意识里并不相信幽灵有问题,而是在找理由把这件事情压下,总之他的心情很复杂,他只能心事重重的返回酒吧。?.

第二天一早几个人又在小厅里相聚,昨天晚上的事情仿佛没有生一样,几个人继续等待本艾伦的任务,相比之前气氛融洽多了。

终于脱离了被怀疑的处境,几个人还庆祝了一番,但也只是吃了一顿较为丰盛的晚餐,而且只喝了很少的酒,重拳最兴奋,总算是不再被怀疑了,心情放松下来之后自然高兴。

“要我说,这次差点搞成冤假错案,我真他娘的后怕。”重拳举着酒杯说道,“娘的,现在总算轻松点。”说着还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这次被怀疑我也局的很意外,其实我一开始根本就没想到自己也被列为了怀疑对象,一直在考虑你们三个是否真的有问题,可到了后来才现,原来我也是其中一员。”山狼摇了摇头,“队长设下的这个局真是让人没想到。”

“你以为自己是什么好饼呢?”重拳笑骂着说道,“不过话说回来,我还头一次觉队长这么阴险,居然和我们玩儿起了阴谋诡计。”

山狼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队长,唉……不提了,反正已经过去了,还是原谅他吧,我们总不能为这一件事和他纠缠一辈子!”

“那是,调查到今天,我们能被排除嫌疑就行了,至于手段嘛,虽然不怎么样,但总算是过去了,算了!”重拳脸上一副毫不介意的表情。

狮鹫道:“看来队长是被逼急了,否则也不会出此下策,从我们身上查起,看来他已经没人可以新人,如果不排除我们的嫌疑,他恐怕真的无人可用,从这一点上我们还得多理解他。”

幽灵一直不说话,只是一直闷头吃着东西,仿佛有什么心事,山狼看了看他,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经过了这次风波之后几个人又回到了之前的关系,表面上并没有看出受到什么影响。

中午本艾伦又传来消息,不知道为什么“中间人”开始移动,等确定了落脚点之后再通知他们。

这个消息上山狼皱起了眉头,难道昨天晚上幽灵真的是在给那个“中间人”通风报信,否则怎么会突然开始移动?这真让人不敢相信。他把目光投向了幽灵,而幽灵却认真地听着本艾伦介绍情况,没有丝毫的异常表现。

“不过没关系,中间人一直在我们的侦查范围之内,他逃不了,一旦确认他们的藏身地点我们就动手。 ”本艾伦停了一下,好像是抽了口烟,“最近这几天养足精神,准备动手,中间人身边保镖不少,而我们准备除了你们四个之外又派不出更多的人手,所以需要你们动动脑筋,想个合理的办法干掉中间人。”

山狼道:“嗯,不过这得看具体情况,目标的居住地点,布防情况,和周围的环境了。”

本艾伦:“对,我的意思就是多一点方法,不要再想之前那样只是突袭、冲杀,风险性太大,现在我们的实力较弱,也不允这么干。 .? `”

山狼:“好的,这个我们会注意,多用脑子,以保证实力为前提,尽量避免正面冲突。”

本艾伦:“嗯,我就是这个意思。”

本艾伦还告诉他们,他们暗地里对马丁后台监视他们的调查也有了一些眉目,现在正在逐步进行确认,这是一份非常重要的情报,搞清美国人监视他们的原因可以判断美国人的态度,这对判断今后是否能继续合作至关重要。

从他的口气中能听出来,“黑血”正逐步走出低谷,各方面的情报搜集工作越来越顺利,不管是“握手”组织那边的情况还是被监视的事情都慢慢的开始受到控制,内奸的排查工作也在继续,千头万绪终于理出了个头,总算是开始走出处处被打压的局面。

至于美国人监视他们的情况仍然只是初步了解,因为情况比较复杂所以可能需要一段较长的时间,不过现在看来,马丁后台的其中一个目的就是把“黑血”张望在手里,把他们变成一把刀,可以随时使用的工具,用来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但这也只是目的之一,至于其他的目的他们还不得而知,本艾伦正在深入调查,他不想“黑血”陷得太深,他更不打算变成美国情报机构的走狗。

虽然任务没下来,但这些消息倒是很丰富,只要说得明白,他们还真不介意多等几天。

“还得等!”结束通话之后重拳躺在沙上骂了一句。

“等吧!有什么关系!”幽灵一脸的无所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天晚上事情的原因山狼仿佛在幽灵的严重看到了意思喜色。

“反正已经找到了那个鸟中间人,等就等吧。”说着重拳抓起果盘里的葡萄一边吃一边说道,“这让的日子很难得,虽然舒坦,但也别过的太久,容易让人懈怠。”

“如果不出任我们该找个地健健身活动一下筋骨了!”幽灵深了个懒腰,“这种状态维持太久了恐怕会降低战斗力。”

“健身?想得美!你又不是不知道,这附近的没有健身房!”重拳懒洋洋的说道。

“幽灵说得对,总这么闲着的确不是办法。”山狼抬头说道,“诺曼应该可以找到解决的办法,我去找他谈谈。”说完站起来去找诺曼。

“走,去看看!”幽灵也站了起来,“有感兴趣的没?”

重拳想了想也起来跟了出去,狮鹫见别人都去了也就跟着一起去了诺曼的办公室。

诺曼知道后沉思了片刻:“这样吧,早上你们可以出去跑步热身,如果需要的话我把车库腾出来,在买一些器材,我的车库空间比较大,应该可以满足你们的需求。”

“算了,我们只跑步吧,等你改造完车库我们也该出任务走人了。”幽灵摆了摆手。

诺曼思索了一下:“也好,你们先跑步,剩下的事情我来想办法。”

于是几个人每天早起之后开始跑步,那天晚上的事山狼没告诉任何人,幽灵的表现也一如既往,丝毫没有任何不正常。

山狼只能暗中观察,他迫切的希望自己的判断是错误的,一方面从个人感情是讲他绝对不相信幽灵是内奸,另一方面他也需要拿到直接的证据,所以他只能暗中监视幽灵的一举一动。

山狼似乎体会到了本艾伦的那种无助感,这些人里如果连幽灵都无法相信,那他真不知道还能相信谁!但幽灵那天晚上的所作所为的确让他不得不产生怀疑。

幽灵一切如常,早上跑步的时候却出奇的没有乱跑,而是中规中矩的跑在队伍中间,但比任何人都兴奋。

“如果今天能跑十公里,那晚上肯定能睡个好觉。”幽灵一边跑一边说道。

“不能跑太久,我们只是来热身的。”重拳调整了一下呼吸,“已经好久没长跑了,不宜跑得太久,那对身体没好处。”

“诺曼给我们找了游泳池,就在酒吧旁边。”山狼挥着手,“中午去游泳。”

“怎么感觉好像没什么意思?”重拳道,“什么时候给我们武器?”

“诺曼说在这里用不到武器,任务开始之后自然会给相应的武器装备,这个不要着急。”山狼脱下上衣,“我们在这里的确用不到武器,不如安心等任务开始。”

重拳无奈地摇了摇头,没有武器让他非常的不习惯。

狮鹫一直沉默不语,几天来一直如此,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过山狼看得出他有心事,他不说别人也自然不便多问。

游泳池是诺曼朋友提供的,他的朋友不经常住在这里,房子空中,所以诺曼就打了还招呼借用了他的游泳池,几天来几个人每天下午都泡在这里,因为除了这一娱乐项目之外他们真的无事可做。

“泡在水里的感觉真好。”幽灵泡在水里靠着池壁惬意的抽着烟。

“我想你肯定不喜欢沙漠。”重拳从水里钻出来,“你只适合生活在林子里。”

“沙漠……”幽灵背后一紧,“想到沙漠我就渴。”

“虽然没有健身器材,但跑步游泳基本上可以满足我们的体能消耗,保持下去。”山狼坐在游泳池边上说道。

“晚上吃什么?”重拳出水坐在一边的椅子上一边点烟一边问。

“不知道,不过这里的东西没什么好吃的。”幽灵坐在池子的边沿上,“要不我们自己买点东西你给我们做点?”

“算了,没那个兴致!”重拳摆了摆手,“有什么吃什么吧!”

“闲着无聊不吃点好的怎么对得起这份清闲!”幽灵斜着躺下。

“清闲就该什么都不干!”重拳看着在水里慢慢游动的狮鹫,“他这才叫清闲自在。”

“你也有羡慕别人的时候?”幽灵回头看着他。

“关你屁事!”重拳突然抬脚将幽灵揣进水里。

幽灵在水里翻了个身探出头来就开始大骂,重拳只是大笑,根本就不理他。

山狼看着他们摇了摇头躺在椅子上晒太阳,幽灵从水里爬上来对重拳挥了挥拳头,但也只是仅此而已,没有下一步的动作,重拳却回了他一根中指。

两人扯了半天皮,之后幽灵起身穿衣服:“我去买烟,有没有要带东西的?”

“我也去。”山狼立即站起身,拿自己的衣服。

“需要什么我可以带回来,你继续游泳!”幽灵挥了挥手。

“呆久了,出去走走!”山狼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道。

“好吧!”幽灵耸了耸肩。

“你们可以直接回酒吧!”山狼对重拳和狮鹫说道。

重拳摆了摆手表示明白。

幽灵和山狼出了门。

重拳坐在泳池旁边自言自语地说道:“这俩家伙怎么突然变得有点怪?”

“他们什么时候不怪过?”狮鹫从水里爬上来,“到这里之后每个人都很怪,不管是环境因素还是人为因素,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生了改变,或许这就是分化的开始。”

“分化!”重拳回味着这个词,之前的甄别工作虽然落了个皆大欢喜的结果,但不管怎么样他们之间都会出现一些裂痕,虽然他们理解,但他们心里并不舒服,要想弥补恐怖不太容易。

“算了,不想这么多了,这次危机结束之后,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会退出,钱赚的差不多了,也该回去养老了。”狮鹫躺在长椅上看着天空,“再留下已经没什么意义。”

“离开吗?”重拳有些茫然,“离开,是啊,该是离开的时候了!”

当晚所有人都早早的回了房间,不知道为什么,气氛显得有些诡异。

幽灵闲不住他出来叫其他人去酒吧,结果没人愿意去,他只好独自一人到了前面的酒吧要了啤酒慢慢地喝着,一直坐到十点多他才起身往回走,打开门向里面看了看,里面没人,他又返了回来,独自一人出了酒吧直奔后巷。到了后巷他又拿出了手机,装上电话卡拨通了一个号码。“喂,是我,情况有变化,我可能被现了……”说到这他看了看四周,又忘胡同里走了几步压低声音窃窃私语起来。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