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56、计中计(04)

256、计中计(04)


                幽灵,一个最被山狼看好而且绝对信任的级战士,也是他一直以来最看重的人,但是他却赶出了让人无法相信的事,这不得不让山狼怀疑,痛心之余他开始痛恨幽灵的背叛,他在暗处盯着幽灵的背影取出了手机……

幽灵一边抽着烟一边打着电话,许久才结束,他丢掉烟头取出电话卡,当他再次准备将手机丢掉的时候突然僵在了那里,因为他看见山狼正在远处阴着脸盯着他。 .? `

幽灵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他看着山狼,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化,就在这时狮鹫和重拳也一面色不善的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一左一右,封住了两翼,他已经无路可逃……

“幽灵,你还想跑吗?”重拳低吼了一声,一脸的愤怒,拳头捏得嘎嘎作响,他面上的表情非常的复杂,失望、愤怒交织在一起,看上去非常的吓人。

“你已经无路可走,投降吧,别我们动手!”狮鹫表情平淡的看着幽灵,他是那种什么事情都不带在脸上的人。

幽灵的脸抽了一下,随后无奈的笑了笑,又轻轻地摇了摇头:“既然被你们现了……”

“闭嘴,跟我回去!”山狼阴着脸说道,现在他的心情非常的复杂,幽灵太让他失望了。

“走,别逼我动手。”重拳狠狠的瞪着他,上去夺下了他手里的电话。

幽灵叹了口气跟踪山狼后面往回走,重拳和狮鹫一左一右的把他夹在中间。

几个人进了酒吧后面的一个房间,这个房间没有窗户,四壁都是坚固的水泥墙,只有一扇门通向外面,幽灵是没机会逃出去的。

重拳直接将幽灵的捆起来丢在一把椅子上,手法非常的娴熟。

幽灵挣了一下就老实的坐下了。

“别费劲了,我打的扣子你是解不开的。”重拳看着他,“你该了解我的手法,你没任何机会脱开绳索。”

“我只是想坐着舒服点。”幽灵懒洋洋的说道,表情很坦然,根本不像是事情败露的样子。

“幽灵,给我个不杀你的理由。”山狼满脸的杀意,“我从缅甸把你带出来,我送你到外籍兵团受训,把你训练成一个合格的战士,可不是让你来做内奸的,你太让我失望了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并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大家的事。”幽灵面色平静。

“你受过的训练我清清楚楚,我们的手段可是专门对方你这种人的,别逼我动手。”山狼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他对面,“从把你带出来那天起我就把你当兄弟,但你却把我当傻逼,幽灵,我现在恨不得把你剁碎了喂狗,但我要知道你们的联系方式,所以你还是痛快地说吧,我保证你死的没那么难看。”

幽灵不说话,只是盯着山狼。

“别来沉默应对这一套。”重拳骂了一句,举手就要打,结果被狮鹫拦住了,他只能一拳打在墙上,出一声闷响。 .? `

“我什么时候暴露的?”幽灵看着山狼好像一点也不紧张,“我做事情很谨慎,怎么会被你现?虽然我现了一些迹象,但我还是想不通问题在哪里!”

山狼取出一个破手机丢在地上:“别以为你干得多隐秘,我他妈一直盯着你,虽然我们已经解除了嫌疑,但我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直到那天晚上你跑出去,我才现原来是你有问题,兄弟这么多年你不可能一开始就是内奸,什么时候开始的?和谁联系?”

幽灵笑了一下:“看来我的反侦察能力还是不够强。”

“少转移话题。”重拳大吼,又要动手,结果又被狮鹫拦住,“别忙着动手,先问清楚再说!”

“还有他妈什么好问的?这小子不打不会开口!”重拳喊着。

“重拳,你敢对我动手?我是打不过你,但你想让我开口恐怕没那么容易!”幽灵居然笑了,好像是在看戏,表情怪异。

山狼拿出从幽灵手里缴获的电话卡:“这可以查出你们的通话记录,以及对方的位置,别以为你不开后我们就什么都查不到。”

“你可以打过去试试,看他会和你们说什么?”幽灵看着山狼,“试试看,我真想看看你打通了之后会有什么反应!”

山狼哼了一声:“我是不会上当的,这种打草惊蛇的事儿我不干。”

幽灵一脸无所谓:“那随你便!”

“这小子就欠揍!”重拳火往上撞,气的几乎跳起来。

狮鹫把重拳推到门口一边对幽灵说道:“我们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幽灵耸了耸:“我从没想到会出现这种场面,还真是有点意外,不过事情并没有你们想像的那么复杂。”

山狼哼了一声:“别嚣张,现在你已经暴露了,还是合作一点,这对你有好处。”如果不是顾念多年的兄弟情分他早动手了,虽然痛恨幽灵的背叛,但他还是克制着没有用刑,他不希望这种事生在自己人的身上,如果幽灵合作一点,那他完全可以让幽灵死的没那么痛苦,这并不是对他的照顾,而是他对自己人真的下不去手,如果真的需要用刑,他也不会自己来。

幽灵看着面前的三人:“根据约定我现在什么都不能说,明天,明天我把一切都告诉你们。”

“你就是找打!”重拳实在是忍不住了,无奈狮鹫一直拦着他。

“狮鹫,去联系队长,告诉他出大事了。”山狼长叹一声,“幽灵你好好想像,我给你时间,别让我再次失望。”说完他拖着重拳出了房间。

“为什么不动手?你在念及旧情吗?他已经背叛了我们!”重拳无比愤怒的看着山狼。

“从感情上讲,我不相信这是真的,但无奈的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现实。”山狼一脸的痛苦。

“重拳,冷静。?.?`”狮鹫拍了拍他的肩膀,“事情没搞清楚之前不要妄下定论,就算他是叛徒,但我们还需要他活着,这是大事,必须先通知队长,由他来决定该怎么办,这是大事,关系黑血的生死存亡,不能太草率!”

“我没法冷静,因为这个该死的内奸,我们死了多少人?远了不说,就说在坦普亚死的那些兄弟,他们都该死吗?”重拳气的呼呼直喘,他无法从愤怒中平息下来,在“黑血”他和幽灵的关系最好,但今天,他却不得不面的他最难以接受的结果,他甚至已经有些失去理智。

“现在下定论还为时过早。”狮鹫思索着说道,“他的确在和外人联系,但我们还没有证据证明他是在和我们的敌人联系,所以我们还不能把他当成叛徒对待,我们需要证据,先把他和谁通话弄清了再说,这是非常关键的,等队长来了再决定如何处置他吧。”

“狮鹫说得对,我们现在设备有限,无法核实电话卡的问题,狮鹫联系队长,叫他把信使带过来,我们需要技术人员?”山狼揉着太阳穴,“重拳,去请诺曼,我们现在要面对最不愿意面对的问题。”

诺曼很快就赶了过来,在得知幽灵的事情之后他也非常的惊诧,他之前看过幽灵的资料,这是一个最不可能反叛的家伙,这怎么回事儿?

“我也不相信!”山狼叹了口气将缴获的手机放在桌子上,“他已经的第二次和某些人联系了。”

“这……”诺曼拿起一部还没有损坏的手机仔细检查了一下,“这是加密手机,专业设备!”

“所以这才最值得怀疑!主要是他孤身一人,根本没有朋友和家人,所以我才会认为他是内奸。”山狼痛心疾的说道。

“你打算怎么办?”诺曼皱了皱眉。

“还不知道,等队长来了再说!”山狼一脸疲惫地靠在沙上。

“也好,这是大事,必须谨慎,他如果是奸细肯定知道很多事情,还有价值,不能随便弄死。”诺曼点了点头表示赞成。

狮鹫很快回来告诉山狼,队长会尽快赶过来,并叮嘱他们不要轻举妄动,先别动幽灵,等他到了再说。山狼三人坐在一起谁也不说话,幽灵就被关在里间,他们守在外面,对于这件事谁也没有心理准备,这种心理冲击的确让人那一接受,谁也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山狼想起了和幽灵相识,那时候幽灵如同野人一样生活在林子里,披头散,破衣烂衫,手里抱着一支破旧的k47,山狼很惊讶会遇到这么一个人,他和幽灵在林子里斗了三天,终于用计将他擒住。

这次战斗山狼完全是险胜幽灵,因为幽灵只有不到六十子弹,而他却耗费了将近两百各种弹药,如果不是幽灵没了弹药,他几乎无法将其制服。

“你是什么人?”山狼撩起幽灵的长用当地语言问道。幽灵一脸冷漠的看着他,一言不。山狼笑了笑将那只破旧的k47拆成零件,动作快的让幽灵看着眼花缭乱,然后拿出自己的随身手枪在幽灵面前晃了晃:“喜欢吗?”那是一支银色的m1911,非常的漂亮,前面是黑色的消音器,枪泛着银色的亮光,这是山狼的改装版,属于私人收藏,跟随他多年,是把好枪,杀人无数。幽灵的眼睛一亮,虽然没说话,但表情已经出卖了他,多年的从军经历培养了他对武器的兴趣,虽然他从没在正规军中服役,只是在私人武装和游击队中接受过射击训练,但从没摸过好枪,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漂亮的手枪,他偷袭山狼的目的就是搞到他手里的那支m41,可以说山狼一下子就抓住了他的软肋。

“跟我走,这枪归你!”山狼看着幽灵。

幽灵一脸戒备的看着山狼:“真的?”

山狼笑了笑,解开捆住幽灵的绳索然后退出弹夹把枪丢给他:“归你了!”

幽灵大喜,把枪那在手里不停地把玩,“好枪!”

山狼笑了笑,心道果然还是个孩子!

“我们去哪?”幽灵结结巴巴地问,因为多年不与人沟通,他的语言能力已经下降的很严重。

“你叫什么名字?”山狼坐在一边问一边取出一包单兵口粮递给幽灵。

“阿苦。”幽灵接过来用嘴撕开包装大口地吃了起来。

“阿苦?”山狼没明白这个名字是什么意思。

“那边!”幽灵指着中国的方向,“那边的人给取的,意思是苦孩子。”山狼这才明白原来这两个字是中文:“哦,这样,那你愿不愿意跟我走?”,这名字倒是很贴切,一个流浪儿的确很苦,还很可怜,真不知道他是怎么长这么大的,在林子里与野兽为伍活到今天真是个奇迹。“有枪吗?”幽灵扬了扬手里的m1911,“有好枪我就去。”

“只要你跟我去,要多少有多少,不用你流浪,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山狼点上一支烟,他的手还在抖,胳膊上被幽灵打了一枪,幸亏只是擦破了皮肉,否则这条胳膊就废了。

“真的?”幽灵不太相信,其实他感兴趣的是重拳哪去“要多少给多少。”,至于正常人的生活是什么概念他还真不清楚。

“当然。”山狼笑了笑。

“为什么带我走?”幽灵问。

“因为你是个不可多得的作战天才!”山狼深吸了一口烟,“我会给你一个不一样的人生。”

“人生?”幽灵一脸的迷茫。

为了把幽灵带到法国费了山狼不少的力气,他是个和这个世界联系非常少的人,没有身份,一切都要从头开始,山狼找人给他制造了证件,安排了身份,到了法国之后他安排幽灵学习语言,半年之后带入外籍兵团受训,他还通过关系特意找了几个丛林战的专拣专门训练幽灵,三年后幽灵大变样,山狼再次与之对抗的时候几乎完全不是对手,在林子里神出鬼没,山狼几乎摸不到他的影子。

“你的代号就叫幽灵!”山狼累的几乎站不起来,但心里非常的高兴,如此善战的手下几乎是可遇不可求的。

“幽灵?”幽灵思索着这个词儿。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黑血的下士。”山狼费力的从地上站起来,“你的任务就是战斗,战斗,战斗!”

想到这些山狼下意识地摸了摸胳膊,那里还有幽灵留下的伤疤,可以说他对幽灵混着这兄弟和父子的两种感情,毕竟是他一手带出来的。

“在想什么?”重拳倒上一杯酒慢慢地喝着,他也很郁闷,折磨多年的兄弟居然变成了奸细,他无法接受,但他知道幽灵有问题之后恨得牙根痒痒。

“嗯。”山狼应了一声,“没什么。”

“其实在心理上我们都无法接受这件事。”狮鹫闭着眼睛说道,“但我们还得面对现实,做好心里准备,冷静面对眼前的事情,在事情没搞清之前不要轻举妄动。”

“证据确凿,还有什么可考虑的,动刑,我就不信他不说实话。”重拳脑门上青筋暴露。

“还不是时候!”山狼道,“等队长到了再说,这是大事,涉及黑血的生死存亡,必须谨慎。”

“我不相信幽灵会是奸细。”狮鹫睁开眼睛,“他没有任何背叛黑血的理由,我们任何人都有可能受到胁迫,但他不可能,他没有任何牵挂,没有一个家人,没有黑血之外的任何朋友,这种人怎么可能被收买或者被胁迫呢?”

“我也想不通,但正如你所说,既然他没有什么牵挂,没有家人和朋友,他又能联系谁呢?除了我们他还能有什么人可联系?他打电话时候我读他的唇语看居然说的是:情况有变化,我可能被现了!这已经很明显现了我们开始怀疑他,如果他不是在内奸那他是在和谁说这句话?”

“这……”狮鹫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从这一点上就足够对他用刑。”重拳哼了一声,“我最恨内奸。”

“你和幽灵的关系那么好怎么反映这么大?”狮鹫看着他。

“操,那是有前提的,做了内奸就是到了对立面,这是不可饶恕的!”

“好了,等队长到了再说吧!”山狼挥了挥手,“别再提了,我心里很乱。”

谁也没想到的是本艾伦第二天天不亮就到了,他带着绅士风尘仆仆的赶了过来。

本艾伦的第一句话就直接问:“幽灵在哪?”

“关在后面!”山狼指了指里面。

本艾伦点了点头:“好吧,带我去看看!”

“来的怎么这么快?”重拳问后面的绅士,“信使怎么没来?我们需要他的技术!”

“队长怕出大事,队长说没必要让信使来,他那边忙的抽不开身。”绅士看了一眼几个人,“你们没动刑?”

狮鹫道:“等队长过来再说,事情太大了我们没敢私自做主!”

“哦。”绅士点了点头。

几个人进了关押幽灵的小房间。幽灵抬起头看着本艾伦:“队长。”“你小子……”本艾伦叹了口气,“放开他。”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