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52、摩加迪沙(05)

252、摩加迪沙(05)


                忙了几天之后真正的任务终于开始了,虽然旁生枝节陷入了异常当地军火贩子的内斗,但这也算是值得的,总算是得到了需要的东西。?.

任务开始之前山狼按照以往的惯例又强调了一遍的各人的职责。

“幽灵开车,重拳负责切断电源和监控线路,然后跟我在侧门汇合,狮鹫负责监视敌人动向,毒刺是为你准备的,如果萨迪曼露面那就直接导弹招呼,全都打过去,至少能把墙壁打碎,能炸死他最好,不能炸死你可以继续狙击,我们上下其手,目的就是一个,弄死萨迪曼这个瘫子。”山狼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步枪,“动作一定要快,一层的警卫数量不少,尽量在被现之前干掉更多的敌人。”

“放心,这老小子好不了。”幽灵将随身步枪和手枪的子弹全部上膛,“我先下去。”

山狼点了点头:“注意观察,小心意外;行动开始,争取十分钟内占领一层。”

“放心,算不得难度任务。”重拳卸掉身上的负重,只带弹药。

“这次没有重型防弹衣,大家千万小心。”山狼把夜视仪带着头上,“行动。”

“没那玩意更灵活。”幽灵提起枪,“我去开车,大厦里汇合。”

狮鹫上了天台,山狼和重拳也下了楼,两人一前一后的在街道的黑暗中前进,很快就绕到大厦的侧面,两人分开,重拳直奔后巷,那里可以避开监控设备,从那里爬上去可以接近监控线路和电线,可以很轻松的做手脚,原本他们打算入侵监控系统侦查里面的情况,但后来才现一层的监控信号和上层的是不相连的,最后也只好作罢,萨迪曼这个变态什么都设置了双系统,让人无法在控制一个区域后影响到第二个区域。重拳将两个小型的爆炸装置固定在监控线路和电线上就退了下来,然后转到侧面和山狼汇合,山狼已经等着了那里,正蹲在暗处注视着大厦的一层。重拳对他打了个ok,山狼靠上来,两人一前一后的向大厦的侧门推进,这扇门里面有两名警卫,是防御最薄弱的一个环节,可能是因为这道门相对比较结实,不会轻易被破坏,所以里面只留了两个人。

山狼贴在门上听了听,里面有细微的鼾声,现在是深夜警卫们都睡着了,他取出工具小心的去开暗锁,重拳守在一边注视四周的情况,很快山狼就把锁弄开,他对重拳打了个手势,重拳点了点头取出引爆器按了下去,几乎没听到任何声音屋里的灯突然熄灭了,屋里没有任何反应,这里的供电系统和上层的是完全分开的,可能是为了防止底层在遭遇袭击的时候不会影响到上层的供电,可这也会造成不小的麻烦,一层断电之后上层很可能无法立即现,耽误事。

山狼轻轻推开门,两人一前一后的闪了进去,里面的两名警卫还在睡觉,和死猪一样。

“噗……噗……”重拳两个单射,警卫在睡梦中就被干掉。

两人快向大厅移动,那边是一层敌人的主力,山狼小心的摸上去,现几名警卫正从里面走出来,看样子是想看看为什么断电,这些警卫都带着枪,很警觉。?.?`

山狼打了个手势和重拳突然冲出去连续射击,将几名警卫干掉,重拳直奔正门,那两名警卫刚转过身,没等做出任何反应就被干掉。

剩下的警卫都在里面的一个房间里休息,今天一层警卫的数量较多,里面休息的警卫就有七八个之多。

山狼敲了敲麦克风,然后和重拳一左一右的守住休息室的门口,只要有敌人出来就立即开火。

很快幽灵开着的车就到了,离着老远他就开始加,一头装进了大门,门直接就被撞飞了,一路冲进了大厅。

连续的撞击出了巨大的声响,大厅里很多东西都被撞得粉碎,里面休息室的门立即就被打开了,两名警卫提着枪就冲了出来,借故直接被重拳用连射打了回去,每个人的胸前都被开了一排血洞,为了能去顶干掉对方,他多给了每个敌人几枪。

这下里面的警卫彻底炸了窝,毕竟是生活在动乱地区的,反应的确一流,几乎是前面两人中签的同时里面的子弹就扫了出来,然后是两名警卫迅左右守住门口,利用交叉火力将正面封锁住,这样一来入侵者就没办法突击休息室了,固守待援至少能坚持一段时间。

但这种传统打法根本就对付不了山狼和重拳这两个作战经验丰富的老兵,他们根本就没打算进入休息室,没那个必要。

幽灵已经将车子停在大厅里侧的承重墙下面,然后又将数块炸药贴在了附近的墙壁上。

物资里的敌人还在疯狂的向外扫射,楼道里已经传来了隐约的脚步声,敌人的援兵已经快到了,这里的警卫反应度很快。

“走……”幽灵一边招呼一边往楼道里扔了好几枚手雷,瞬间楼梯被炸断,他转回身又在电梯上贴了一块炸药,这才转身往外跑。

山狼和重拳已经撤到了被幽灵撞破的豁口外面,重拳将大量的催泪瓦斯丢尽大厅,之后三人转身就跑,钻进胡同上了车,重拳开车沿着街头快离开,幽灵立即按下了起爆器。

巨大的爆炸声中地面开始狂抖,仿佛生了地震一样,起浪翻卷着将大厦前面的汽车都吹飞了,如同抽打着一个破旧的纸盒,百米范围内所有的玻璃都被震得粉碎,幸亏是深夜,街上没有人,否则伤亡肯定非常惨重,大厦的三层一下彻底被毁,一层完全被炸得面目全非,所有的墙壁都被炸没了,所有的承重结构几乎完全遭到破坏,上层的防弹玻璃完全脱离窗户掉落下来,如同下雨一样砸在地面上碎裂成一张张网状结构的玻璃板,十层一下的波利几乎完全脱落,而十层以上脱落的也有百分之五十,就在这个时候一枚毒刺由远及近一头撞在了开始倾覆的大楼上,然后有是一枚……

大厦的倒塌度很缓慢,现实一层层崩塌然后开始倾覆,两枚到达直接击中十三四两层,还是从防弹玻璃后的窗户打进去的,连环爆炸在两层中撕开了一个巨大的缺口……

“,狮鹫,你这是怕他不死吗?”重拳看着远处大厦生的事情通过单兵电台问道。??.?`

“留着也没用!”狮鹫淡淡地说道。

大约五分钟大厦坍塌成了一片巨大的废墟,很多地方还有火焰,没有一个平民出来看热闹,哪怕是站在远处,在战火中他们已经学会了如何控制自己的好奇心,只有附近的一些居民出现在窗户后面,当然也是已经破碎的窗户后面,但他们大多出都是在整理受损的窗户,很少有人看热闹,看得出他们对这种事情已经习以为常了。

半个多小时之后救援队到了,在这种动乱的城市中还有救援力量存在已经非常的不容易了,但这支救援队的人数大约百余人,大多都是满脸的疲惫,在这个城市中每时每刻都会有战斗生,他们是最忙碌的一群人,他们冲向废墟、灭火,寻找可能存在的幸存者。

场面非常的混乱,废墟上很快就爬满了人,他们没有任何现代化的设备,只能用眼睛去分辨哪里可能有人活着。

山狼、重拳、幽灵混在救援队中他们除了要确认萨迪曼死亡之外还要寻找一些还没被毁掉的情报。他们之前在帮小辫子干活的时候就已经把自己涂黑了,只要找一件衣服就可以蒙混进去。

废墟的面积非常的巨大,救援人员不停的翻开大块的楼板寻找幸存者,没多久就拖出了十几具尸体,这些都是在顶楼或者天台活动的警卫,有几个被挖出来的时候还有气,但伤的太重很快就不行了。

直到天亮他们也没现萨迪曼的尸体,废墟面积太大了,挖掘工作进展缓慢。

山狼他们也没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无奈之下他们只能撤走在高处监视挖掘工作。

“这度,半个月也挖不完!”重拳骂道。

“侧面说明,萨迪曼就算被埋在下面但还没死,也没机会救活了。”幽灵举着望远镜盯着挖掘现场。

“早点挖出来早确认,死了我们离开,没死在想其他办法。”重拳懒洋洋的说道。

“萨迪曼在上面几层,如果他死了尸体不会买的太深。”狮鹫道,“最迟明天就会有结果。”

“但愿如你所说,我是呆够了。”重拳打了个哈欠。

“对了,重拳上次你拖我寄回去的包裹可能要晚几天到。”幽灵突然说道,“上次给忘记了,一周后才想起来。”

“靠,忘就忘吧,没关系。”重拳骂了一句,“里面是寄给亲属的一些作战日记,不需要保质期,也没多重要。”

“作战日记?”山狼皱着眉,“我们的作战日记?”

“是,以我个人角度记录的内容,不过地点和人物都是虚拟的,我的叔叔是个写的,我给他提供一些素材。”

山狼皱了皱眉:“哦,知道了。”

“萨迪曼的轮椅被挖出来了!”狮鹫的一句话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轮椅被拖出来的时候已经严重变形,上面没有尸体,这也不奇怪,爆炸生的时候是在深夜,萨迪曼应该是在睡觉。

“操,没看见人!”重拳又骂了一句。

“应该就在附近了,轮椅大多都放在床边。”山狼举着望远镜紧紧盯着现轮椅的位置。

挖掘工作进行到到第二天下午才找到萨迪曼的尸体,这老家伙被卡在已经被砸的变形的电梯里,和四个手下一起被拖出来的。

“总算死了。”山狼松了口气,“好了,我们可以回家了。”

“怎么没看见贝德的尸体?”幽灵突然说道。

“不一定被埋在什么地方,废墟太大了。”狮鹫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道。

三人在两条街外汇合,山狼联系上信使叫他将这边的消息报告给本艾伦,信使很惊讶,因为他并不清楚他们的去向,还以为幽灵的前期侦查没结束,其实不光是他,这件事只有本艾伦和山狼知道,而狮鹫和重拳也是在转战几个地方之后才明白他们的目的地是索马里,他们一直都被蒙在鼓里。

半个小时之后本艾伦联系上山狼,对于萨迪曼的结局他非常满意,现在握手组织就剩下那个神秘的中间人了。

“兽人,我们我们下一步的任务是什么?”山狼问。

“你们下一站巴黎,你们需要的东西我已经送到了那边,会有人接应你们。”

“好,我们尽快出。”说完山狼结束了通话对驾驶位上的幽灵道,“走。”

“去哪?”山狼问。

“到了就知道了。”山狼回答的很简单,他并没有打算把目的地告诉他。

重拳碰了一鼻子灰,默不作声的坐在后面。两天后他们衣着光鲜的出现在巴黎火车站,山狼观察了一下之后独自一人前往内部的物品存储区,在1o38号储物箱前停了下来,输入电子密码之后箱子打开,里面有一个提包,和一把车钥匙。他取出东西之后离开,带着其余三人出站前往停车场,车子是一辆黑色的奔驰suv,上车之后山狼打开提包,里面有一些衣服,和一张纸条。

“把衣服都换上。”山狼将衣服分给其他人,衣服很全,从里到外,全都换上。

山狼把换下的衣服塞进包里丢尽了垃圾桶。

山狼把地址递给幽灵:“走。”

幽灵一看纸条就愣住了:“柏林?”

“走吧,我也不清楚这是为什么!”山狼闷闷地说道。

第二天他们出现在柏林东郊的一个酒吧外面,三人进去,找到老板,山狼就是一愣:“诺曼?是你……这……这怎么可能!”

“欢迎来到柏林。”诺曼伸开双臂给山狼来了个熊抱。

“我还以为你死了。”山狼很激动。

“到里面慢慢说,跟我来。”诺曼看了一眼幽灵等人转身就走。

进了里面诺曼叫众人坐下拿起酒瓶:“白兰地?”见没人反对就给每个人倒了一杯。

“诺曼,代号毒刺,和队长一代的元老,我到黑血不久他就出事了,没想到在这里见到。”山狼给众人介绍。

“幽灵、重拳、狮鹫。”诺曼一一叫出了他们的名字,“我做过功课,看了你们的资料,不错,一看就是专业作战人员,黑血的宝贵财富啊!”

“诺曼!”山狼有些激动,他有很多问题要问。

“好。”诺曼挥了挥手坐下,“为了解除你的疑惑,我来简单解释一下,在西雅图任务中我并没有死,只是被炸伤了腿。”说着他敲了敲自己的左腿,声音空空的,原来是假肢,只听他继续说道,“被埋在废墟里三天后被挖出来,送进了医院,一周后我逃了出来,那时候腿还在,只是伤的比较严重,联系上兽人后他把我安排在西雅图,后来因为伤的太重就截肢了,无法归队。”说道这里诺曼有些没落的仰起头,“后来兽人自助我开了这间酒吧,出于保护我的原因他没有把我还活着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多年来我没联系过任何人,你们是我第一批见到的兄弟,要知道我们这行想清白的做人不容易,我努力远离这个圈子,可今天不得不再次卷进来,呵呵,这或许就是宿命。”

“很抱歉把你卷进来……”山狼还要说点什么,诺曼摆了摆手,“我知道,如果不是没办法兽人不会找上我,我是不能拒绝多年的兄弟的,我不了解黑血的现状,也不想了解,但我非常清楚,你们遇到了很大的麻烦,兽人在将你们逐步转移出来,远离某些监视,看得出你们对他很重要。”

几个人这才明白,原来本艾伦的用意是先让他们摆脱监视,看来黑血遭遇的危机已经到达了一个他们完全无法想像的地步。

“不要出门,不要主动联系任何人,不要惹麻烦,老实呆在这里,如果闷了可以去前面的小酒吧坐坐,这是我对你们唯一的要求。”诺曼拿出一个手机递给山狼,“只能接不能打,在这里等消息,在恰当的时候会有人联系你们。”

“你在这里过的这么样?”山狼将手机收好。

“还不错!”诺曼耸了耸肩,“小生意很红火,每天钓钓鱼旅行,很自在。”“真没想到你还活着。”山狼不禁感叹,“你经历了太多事情,该享有这份安静的生活,我们的到来可能会打乱这份安静,很抱歉。”“我还是黑血的人,到死也脱离不开这个圈子,不是离开就和黑血脱离了关系,那是不可能的。”诺曼笑了笑,“安心住下,兽人有他的安排。”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