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45、生死之战(06)

245、生死之战(06)


                米洛斯迪尔没想到自己的宫殿会遭受攻击,他原本以为门外的上百名亲足够保证他的安全,有着固若金汤的防御他从没想到敌人会攻进来,就算基地里已经打得到处开花他都没放在心上,但是,敌人却从后面炸开了墙壁钻进来,这几乎让他崩溃。??.?`

幸好自己早已准备了逃生通道,可以在亲随的保护之下撤走,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可以轻松的脱离了危险……

重拳在后面紧追不舍,他现在可以说刀枪不入,身上的重型护甲可以无视大多数的攻击,一时间总统卫队还真奈何不了他,只能拼命用火力压制,各种口径的武器同时招呼过去,尤其是手榴弹和枪榴弹,这是目前为止他们手中威力最大的。

重拳不惧怕子弹,但被攻击的感觉并不好受,子弹打字身上虽然无法穿透护甲,但产生的巨大冲击力还是会给他带来一定伤害的,表面上他看似生龙活虎,其实他在长时间遭遇弹雨和爆炸物的攻击之下已经受了不轻的内伤,他只是一直挺着而已,再加上他必须负担护甲的重量,体力消耗非常严重,他现在也只是硬扛着而已。

敌人的弹雨不断的砸过来,他只能尽量躲避,毕竟就他一个人,十几名总统卫队士兵的齐射他根本吃不消,几乎一露头就会被打倒在地,而且很难爬起来,万一在这个过程中被榴弹或者火箭弹击中,那他真就该完蛋了。

重拳不傻,懂得什么会有生命危险,懂得该在规避风险。

只是他着急的是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在米洛斯迪尔和其他叛军回合之前要是搞不定他那,那他们将失去一次绝佳的机会,捉住米洛斯迪尔除了能完成一次复仇之外,最主要的是可以将他当作离开这里的筹码,那是他们活着离开的希望。

“支援支援。”重拳暴躁的对着通话器喊道,他不时扫射着向前冲一段,给敌人制造足够的心理压力,每次他都能干掉一两名叛军,但同样他是要付出代价的,一直以来他都在硬抗敌人的扫射他现在的状态非常糟糕,鼻子已经开始流血,这是在遭受密集子弹攻击之后形成的内伤,其实早在进攻军火库的时候他就已经觉身体状况出现了问题,但他一直坚持着,直到现在,终于作了。

“马上到,我们就在你身后。”山狼大声喊着。

“快点,我需要重武器开路,米洛斯迪尔要跑了。”重拳的枪管已经打得红,在枪管冷却之前,他根本无法有效进攻,敌人的密集火力攻击之下他一个人已经陷入疲于应付的状态。

“让开。”山狼冲上来第一个反应就是先打枪榴弹,然后往对面扔手雷和催泪弹,这里的叛军和少配备防毒面具,所以这招屡试不爽。

等对面传来剧烈的咳嗽声之后他立即冲了上去,果然,几名总统卫队士兵已经被催泪弹搞的涕泪横流,失去了作战能力,山狼抬枪扫射,无情的将这些人射杀。

“跟上,米洛斯迪尔就在前面。 ”重拳大步流星的冲上去,开路这活还得他来,山狼没有护甲,不能让他冒险。?.

前面的敌人已经被冲杀的七零八落,催泪弹的波及范围很广,很多敌人已经搞的失去了战斗力,重拳根本就不理,只负责向前冲,把这些敌人留给后面的人处理。

穿过一条弯道前面又出现了米洛斯迪尔和大批随从的身影,他刚要举枪射击,却突然被绊倒,七八个叛军跳出去死死的将他压在下面,这里居然有埋伏,重拳大骂着用力挣扎,但对方人太多了,根本就爬不起来,极度混乱中他看见数名叛军涌上去堵住缺口疯狂的向山洞里射击,试图阻挡后续人马靠近。

这时候一名叛军冲上来对着他的头上就是一枪,子弹打在全封闭头盔上出一声非常响亮的脆响,重拳的头在巨大的冲击力下狠狠地撞在了地上,虽然子弹没能击穿头盔,但在双重的剧烈撞击之下差点将他震昏过去,瞬间双眼一片模糊,晕头转向,而那枚子弹在击中头盔之后二次折射产生跳弹把旁边一名按着他胳膊叛军的脑袋打了个稀巴烂,鲜血和脑浆喷在他的头盔上遮住了半边视野,他在胳膊瞬间一松的同时回手就是一拳,合金的拳盔重重地砸在一名叛军的膝盖下面,那家伙惨叫一声倒在地上,大腿成一个很恐怖的状态弯曲着,这一拳居然将对方的小腿打得完全脱臼。

重拳几乎陷入半昏迷状态,但他依然反抗着,回手又是一拳,正中一名叛军的脸颊,这个人被一下打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在一边的岩壁上昏死过去,又一名叛军从后面上来试图抓住他这条胳膊把他控制住,却不重拳在他的下阴上狠狠的捣了一拳,这小子惨叫着捂住裤裆倒在地上就地翻滚,重拳的视野依然一片模糊,他疯狂的挥舞手臂见人就打,疯一样攻击按住他的敌人,剩下的几名叛军根本就按不住他,一名叛军抡起枪托重重地砸在他的头上,重拳的头有一次撞击地面,这次他彻底懵了,双耳嗡嗡作响,眼前的一切全都变成了慢动作,模糊的人影二次抡起枪托又给他来了一下,然后几名叛军拖着他就往前跑,也不知道要把他带到哪去。

恍惚间他看见两名叛军正拖着自己的胳膊疯一样往前跑,后面的叛军一边向后射击一边退回来,他的意识已经很模糊,但他非常清楚一旦被带走只有死路一条。

重拳晃了晃头,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突然手臂用力下拉同时腹肌内收,大腿在地上一撑,身体借着向前的冲力猛地来了个倒翻,显然拖着他的两名叛军根本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手,下意识的双手同时用力试图再次将他制服,重拳双臂向下猛地一沉,拉进自己和叛军之间的距离,迎头撞向抓住他右臂的叛军,头盔结结实实地撞在了叛军的脸上,叛军惨叫一声松开了抓着他右臂的上手,就在重拳准备再攻击另一名叛军的时候又一大枪托抡了过来砸在他的头盔正面脸的位置,他的脖子几乎被砸的9o度后仰,人不由自主的倒飞出去,抓着他左臂的叛军也被带着向前扑倒,再次遭遇重创之后重拳彻底失去了抵抗力,但他依然双手乱抓,无意识的将扑在他身上叛军胸前的手雷保险环给拉开……

恍惚间他听见了一声惊呼,接受手臂一松倒在地上,跟着就是一声巨响,血光中他被气浪推着翻出去老远,再次重重的摔倒在地上之后就开始狂喷鲜血,面罩上几乎完全被鲜血遮住,除了一片红色什么都看不见……

抓他的几个叛军有两个被手雷炸死,一个重伤倒在地上,空气中硝烟弥漫之外还飘散着浓重的血腥味,所有的都生在一瞬间,等后面的人冲破叛军的防线上来的时候一切已经结束。??.??`

“……脑浆出来了。”幽灵从后面冲上来见到重拳的状态着实吓了一跳,整个头盔上全是鲜血和脑浆根本就看不见他的脸。

“看看有没有事儿,其他人继续追。”山狼越过两人的位置毫不停留。

“照顾好他。”本艾伦也冲了过去。

“一定要救活。”绅士经过。

“尽快跟上,别落单。”弯刀掠过!

……

每个人都留了一句话,重拳躺在地上虽然没有力气动一下,但基本都听到了,不由得在心里大骂,这群王八蛋,根本就不看看我是死是活。“,这不是你的脑浆。”幽灵抹掉头盔正面的血迹和脑浆。“f……uck……y……ou!”重拳喷着嘴里的血说道。

“还行,还有力气骂人,看来死不了。”幽灵这才放下心来,立刻将他的头盔摘下来这才现他的伤势比想像中的严重,后脑和脑门已经破了,连续剧烈撞击之下出现了两条长长的口子,正泊泊的向外流血,加上他吐出来的鲜血在头盔里存了足有两指厚。

“妈的,是内伤。”幽灵赶紧抢救,帮他清理呼吸道,重拳你这才咳嗽了几声大口地喘起了粗气。

“喝水,快起了,我们得走。”幽灵往他嘴里倒了点水,结果全都被他喷了出去。

“你……大爷!”重拳一边咳嗽一边说道。

“能走吗?”幽灵把他架起来。

“走……走!”重拳说话都不利索,但还是没忘了捡起地上的头盔。

两人磕磕绊绊的向前冲去,没多远就追上了本艾伦他们,叛军疯了一样抵抗,他们的进度并不快,米洛斯迪尔就在前面,总统卫队不愧是他的嫡系,果然忠心耿耿,几乎是用人命做铺垫为他争取时间。

“什么地方,这么长的通道。”机械师一边骂一边往前冲,重拳受伤之后他变成了唯一的先锋,继续迎着枪林弹雨冲锋陷阵。

“这是一条秘密通道,结构图上没有,必须抓住米洛斯迪尔,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本艾伦疯的喊道。

“他身边的人不多了,只剩下十几个人,快,杀光他们。”山狼也是拼了命的往前冲。

“枪榴弹,给我炸,轰平……”本艾伦怒吼。

“催泪弹,催泪弹,他们没有防毒面具。”山狼在后面喊着。

“谁还有?往里给我扔,不能再耽搁时间了。”本艾伦从身上摸出一枚甩了出去。

战况空前激烈,狭窄的通道里到处都是叛军的尸体,子弹打在石壁上来回的折射,形成无数的流弹,怪叫着在空中乱飞,各种爆炸物产生的弹片飞溅,在空中形成一个巨大的网,死神近在咫尺,无时无刻都在收割着生命,不断有人被弹片或者流弹击中,不同的是叛军没有防弹衣,死亡更加惨重,“黑血”虽然都有防弹衣,但大部分也都人人带伤,这是玩儿命的时候,谁都顾不上这些,只有拼命的往前冲,能走就绝不停下来,必须战斗下去,他们是在用生命争取生存的最后一线生机,然而,有些死亡是无法避免的……“弯刀……弯刀!”飓风拖着倒地的弯刀躲进拐角,一枚流弹打碎了他的下巴钻进了他的大脑,当场死亡。“去你妈的!”飓风疯了一样冲出来提着pk通用机枪冲了上去,他再也无法保持平静,几乎瞬间爆,可刚跑出去没几步就被山狼一脚踹倒在地上,“你冷静点,你死了他也活不过来。”

“我要杀光他们。”飓风爬起来继续向前冲,结果又被山狼一脚踹倒,“要报仇先保住自己的命,没命了你用什么报仇?”

这下飓风安静了下来,他呼呼的喘了几口粗气,端起枪和其他人一起交替向前推进。

“这才像话,不要单独行动,互相配合,减少伤亡。”山狼喊着。

“幽灵,给弯刀做了墓。”本艾伦对着通话器喊道。此时他们已经无暇顾及阵亡的战友,只能让幽灵制造一次塌方将弯刀埋起来。

激战持续了十几分钟,米洛斯迪尔的随从损伤大半,狼藉的洞穴中几乎灌满了硝烟,然而米洛斯迪尔还在逃跑,本艾伦带人穷追不舍。

山洞终于到了尽头,剩下的十几个随从护送着米洛斯迪尔冲出了洞口之后留下一半人建立防线打阻击,剩下的继续往前跑,但那几个人根本挡不住机械师的横冲直撞,防线瞬间崩溃。

等他们冲出来才现,这是个更加巨大的山洞,前方是一条暗河,河边修建了一个小码头,几快艇停在码头边,原来这才是慕洛斯迪尔逃跑的真正目的,这是一条应急逃生通道,是专门为他修建的,以备紧急情况下离开,几乎很少人知道,可米洛斯迪尔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条通道将他和手下的军队完全隔开,隐秘的通道让他上面的大批军队失去了作用。

“妈的,别有洞天啊!”山狼冲出来对着码头的方向就是一个长点射打过去,米洛斯迪尔肥大的身躯吓得一下甩掉滚出去老远,然后又被人搀扶起来跳上了一艘快艇。

“要跑。”山狼一边扫射一边狂冲上去,最后两名登船的敌人被直接击中掉进了水里。

“通通通通……”绅士将榴弹射器里榴弹全部打出去,但全打在了水里,爆炸产生是水浪将快艇掀得东倒西歪。

“追。”本艾伦一边扫射一边冲向码头。

码头边上还有三艘快艇,众人冲上去。

“哒哒哒……”军医一排子弹扫过去将准备破坏快艇的一名叛军打死,尸体直接掉进了水里。

“后面的跟上……”本艾伦跳上一艘快艇喊了一嗓子将快艇动起来,带着山狼、绅士、飓风、水鬼就追了上去。

后面幽灵、重拳、狮鹫、赌徒、军医跳上了另一艘快艇。

“快快快……”幽灵动船只之后催促众人。

“坐稳了。”他的话音还没落快艇就冲了出去,度快的几乎飞起来。

“。”重拳被抛起来又重重地落在船上。

“叫你抓稳。”幽灵操纵快艇的手法非常的娴熟,很快就追上了本艾伦他们的船。

“追,追!”本艾伦对他挥着手。

“交给我。”幽灵一打方向猛冲了上去。

“哒哒哒……”叛军船上一排子弹扫过来打在水里。

“还击还击。”幽灵喊着,其实不用他喊,其余人也已经开始对着前面的快艇扫射起来。

漆黑的山洞里枪声被无限放大,特别的响,接连不断的枪声在洞壁和水面上不断的反射形成特有的回音。

从后面看根本就看不见米洛斯迪尔,他整个人被叛军按在了船舱里。

“嗖……”一枚火箭弹从叛军的快艇上飞过来一头撞在不远处的岩壁上,剧烈的爆炸扬起的碎石飞得到处都是。

“干,居然还有火箭弹。”重拳躺在甲板上骂道,他的状态还不是很好。

“我们也有。”赌徒拉开后面的箱子,弄出几枚火箭弹。

“干他们。”军医大喊。

“当然要干。”赌徒扛起射器,“稳住。”

“嗖……”一枚火箭弹飞出去,在敌人快艇不远处爆炸,水浪将快艇被掀起老高,一名叛军被抛进了水里。

“操,准头不够!”幽灵喊道。

“还有。”赌徒又重新装填了一枚,瞄了一下就直接扣动了扳机,火箭弹拖着长长的尾巴直奔叛军的快艇,可就是这个时候叛军的快艇突然转弯,进了一条岔路,火箭弹一下撞在了岩壁上轰然炸开,一根石柱被炸断,直接从上面掉下来,

“。”幽灵急打方向,石柱几乎是贴着快艇落尽水里,水浪翻涌将快艇抛出去跑远,差一点就翻了。

“你他妈和谁是一伙的?”幽灵大骂。“抱歉,意外,意外。”“快追,米洛斯迪尔要跑了!”本艾伦在后面大骂。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