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54、计中计(02)

254、计中计(02)


                几个人呆在厅里,气氛沉闷,心情都不怎么好,谁也不知道这种情况会持续到什么时候,几个人的心情都很烦躁,但表现的方法完全不同,重拳最明显,狮鹫最沉默。 .? `

“你什么时候寄出去的作战日记。”山狼突然问道。

“呃……”重拳一愣,他没想到山狼在这个时候提这件事情,“在城堡的时候,幽灵外出我请他帮忙寄出去。”

“为什么不电子邮件?”山狼看着他。

“我有手写日记的习惯,已经几万字了,再敲电脑反而麻烦,不如直接寄出去,反正他也不着急用,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件事。”重拳脸色一变,“你怀疑我?”

“据我了解你经常性的寄包裹,这不得不让我产生怀疑,尤其是在黑血现在的处境之下,当然寄包裹这种原始的方式传递情报太没有时效性了,但一个人做事情总会有目的性,我想知道为什么!”山狼盯着重拳。

“这个我还真没什么目的性,只是经常性的寄一些东西回去,在家里买一些进口国产品价格很贵,不划算,亲友们知道我在外面买东西方便,就托我采购一些东西,所以我的包裹可能多了一些。”重拳的脸色不太好看的说道。

狮鹫和幽灵也觉气氛有些不对,一个放下了报纸一个坐起来同时盯着二人。

“根据我的观察,你大概每次任务之后都会邮寄一些东西出去,但并不是所有的包裹都邮到中国,这是你的我本不打算过问,但我要提醒你,现在是非常时期,你要多注意自己的行为,我不希望你变成被怀疑的对象,懂吗?”

重拳闭上眼睛:“好吧,最近我不会再寄东西了。”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我知道你很生气,但有些话不得不说,我们内部有奸细,我不希望任何人是内奸,但他的确存在,如果你有问题,我是不会放过你的。”山狼的话中透着一丝寒意,“但如果你不是我想你也不会因为对你的怀疑而记恨我,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在被怀疑之中,无一幸免,这是我们要面对的现实。”

“我明白。”重拳点了点头,“只是我不适应这种不信任,我从没想过自己会遭到怀疑,好吧,我可以接受调查,请问这是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吗?”

“不。”山狼摇了摇头,“我只是在提醒你,这和我们来这里的目的无关。”

“那就好。”重拳站起身,“我先回房间了。”说完独自出门。

“我去看看他。”幽灵起身跟了出去。

“你在干什么?”狮鹫很吃惊看着山狼。

“试探……或者叫做提醒也可以。”山狼叹了口气,“我们必须面对内奸的问题。”

“但你也说了他寄出包裹的时间大多都是在任务结束之后,那时候我们连下一次任务是什么都不知道,他怎么可能把情报泄露出去呢?这不合乎逻辑,你不能以此为理由对他进行试探,这缺乏足够的理由,简直没有任何可信度,如果他没有问题这对他来说是一种伤害。”

“你也说如果他没有问题了,所以你也不确定。”山狼看着狮鹫,“这件事我必须做,其实我更不希望我们几个人中任何一个人存在问题。”

“我不赞成你的做法。”狮鹫摇了摇头,“那我呢?你不怀疑吗?”

“至少现在我还不怀疑你。”山狼叹了口气,“我清楚今天的事情之后我和你们之间的关系会变得紧张,但证实每个人是我的责任,所以,我只能说抱歉了。”

“好吧,我可以接受调查。”狮鹫平静的说道,“虽然我的心里也很不舒服,但既然是必需的过程那我也不能逃避。”

“会的,包括我在内每个人都需要接受调查。”山狼起身倒了杯酒,心里却在想,“其实这种调查早就开始了,只是没有公开而已。”

经历了这件事之后气氛变得更加的糟糕,重拳的话明显变少,大多数时候只是坐在沙上呆,虽然烦躁但并没有表现在行动上,这种不信任对他是一种伤害,或者可以说是一种侮辱。??.??`

其实不光是他,幽灵的话都开始变少,压抑的气氛有些让人喘不过气来,过去的几天里山狼观察着每一个人的举动,幽灵无聊的敲着沙背,重拳闷头抽烟,狮鹫继续看他的报纸,其实大家都心不在焉。

“受不了了!”重拳最先爆,“什么时候是个头,十多天了,我们在等什么?队长到底是什么意思?”

“重拳!”狮鹫叫住他,“冷静。”

“我怎么冷静?”重拳暴躁的站起来,“在这里和他妈坐牢有什么区别。”

“重拳,你该知道我们在等什么!”山狼看着他。

“不给武器,一直困在这里,傻子都能想到,我们不被信任……”说到这他顿了一下,“或者不被信任的人是我。”

“重拳,多年来我们之间应该是彼此了解的,我来问你,我们有可能陷害你吗?”山狼低声问道。

重拳看着他:“不考虑其他因素,只考虑我们之间的关系我认为不会,这也是我还留在这里的原因。”他的话说的很直白,他要想走谁也拦不住,但之所以还留在这里就是相信虽然遭受怀疑,但还不至于会陷害他,尽管这种信任已经大打折扣,但他还是相信这只是他们在面临危机时候必须经历的一个过程。

“不错,我们是不会对你不利的,但前提是你不是内奸,否则……”山狼没有说下去,重拳也明白他的意思,“哼,不管你们怎么想,我是没做过对不起大家的事儿,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怀疑我,我都无话可说,因为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人都值得怀疑,你们可以调查我,我接受,但我要提醒你们,不要冤枉我,否则别怪我不顾及多年的兄弟情分。”

对话中的火药味越来越重,山狼的眼睛扫过所有人:“我们不会冤枉任何人,但也不会让内奸蒙混过关。”

“切……”重拳对他的话有些不屑一顾,“我不在乎被调查,但我想知道这什么时候结束,我忍不下去了,被关在这里这么久没有消息实在让人无法忍受。”

没人说话,重拳在那里生闷气,狮鹫看着他默不作声,幽灵继续跷着二郎腿悠闲的手指敲着沙,而山狼却在观察着每一个人表现,一切如常,每个人的表现都符合常理,重拳的愤怒,狮鹫的冷静,幽灵的无所谓。

山狼有些气馁,这一轮试探算是失败了,没人露出马脚,但在气馁之后他又产生了一丝的欣慰,因为这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证明大家可能都没有问题,但现在下结论仍然有些早。

而在另外一个房间诺曼正通过通过监控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摇了摇头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过了很久电话才接通,那边传来了本艾伦略显疲惫的声音:“有什么情况。”

诺曼吸着烟说道:“你的计划好像没什么效果,几个人的表现都很正常,这种压力是无法逼迫一个工于心计的内鬼露出马脚的。”

“这是个局,如果内奸在他们之中肯定会设法传递消息出去的,无所谓他们知道什么,无所谓他们是否互相猜忌。”本艾伦的声音有些沙哑,听起来非常的疲惫。

诺曼:“你这么做很容易分化他们之间的不关系,就算找出内鬼也会闹内讧,我觉得不是什么好办法,不过既然你已经决定这么做了我也不想过多干涉。”

本艾伦说道:“这是没办法的办法,我急需一支干净的队伍,否则黑血就完了,这也不是你希望看到的结果;这个计划除了能分辨他们中的内鬼之外也能将他们从被监视的环境中抽离出来,算是我们保存的一点力量吧,就算有内奸也不可能四个都是,这几个人的作战力量绝对不可小虚,哪怕留住一个都是我们翻盘的利器。”

诺曼揉了揉太阳穴:“好吧,我说不过你,我只是看着他们这样感觉有些……”说到这他啧了一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本艾伦又问:“他们是不是已经猜到了什么?”

诺曼皱了皱眉:“这种环境下白痴也能看出一些苗头,就算内鬼真在他们中间,也会警觉起来,没那么容易露出马脚的。”

本艾伦哼了一声:“没关系,你只要按照我们的计划进行就是,切记不要过多介入其中,等找出了内奸我在当面向他们道歉,到了这个地步只能继续走下去,心软反而会坏了事,就算内鬼不露出马脚,我也能查出是谁,先关好他们,别让任何一个逃跑,也别闹出太大的混乱。??.?`”

诺曼:“逃跑不太可能,他们几个现在出于彼此监视状态,任何一个有异常都会被现,一旦被确认为内鬼他们自己就足够把人控制起来,至于乱子,倒是有打起来的可能,不过四个人也不会全部参战,剩余的人会进行劝解,不会闹出人命。”

“嗯,你分析的很透彻,这群小子闹出乱子的可能性不大,虽然烦躁,但失去理智的可能性不大,我这边正在进行详细的调查,两方面同时下手,挖出内鬼的可能性非常的高。”

诺曼无奈的说道:“只要你确定了就好,我倒是没什么意见,不过我提醒你,就算挖出了内鬼你也可能会失去一部分人心。”

“我不想黑血毁在我的手里,这次危机简直让我应接不暇,阴谋套着阴谋,到现在位置我还没弄清我们究竟要面对什么样的敌人。”

诺曼:“我是个已经退出的人,但我还是要提醒你,不要玩儿的太过火,要是失去了人心黑血同样会完蛋。”

本艾伦:“这个我知道,但有些考验他们必须面对,谁都不可避免,现在我不相信任何人,我也无法相信任何人。”

诺曼无奈的笑了笑:“我知道,否则你也不会找上我,看得出你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本艾伦:“真的很抱歉,再次把你拖下水,我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没有可信的人只能找上你。”

诺曼:“算不得什么,虽然已经退出,但不代表我对黑血没有感情,如果需要我们几个老家伙还有点用,找你要你用到这随时可以找我们。”

本艾伦长叹一声:“唉……”声音中充满了落寞。

诺曼:“好了,不要废话了,我们一批人中现在只剩下了你自己还在黑血,你必须帮我们保住黑血。”

本艾伦:“嗯,我一直在为此而努力,但我现我们要面对的东西太可怕了,时代变了,我们都老了。”

诺曼:“你是我们中心思最缜密的,我相信你能度过这次危机保住黑血!”

本艾伦:“好吧,希望如你所说。”

挂断电话之后诺曼摇了摇头,对于本艾伦的做法他始终都存在着疑问,但从本艾伦的角度去考虑好像又有那么点道理,或许这真是没办法的办法。

诺曼也不清楚到底能不能逼迫这个内鬼现身,但既然本艾伦这么说他也只能配合着做下去,作为一个老兵,他有责任这么做,这涉及着“黑血”的生死存亡。

有过了两天,四个人几乎已经到达了剑拔弩张的地步,尤其是重拳,他不停的咆哮,泄着不满,山狼时而针锋相对,时而默不作声,狮鹫时而劝解,时而看着,幽灵就像个疯子一样在一边看热闹,从他的表现上看,只要不打起来他是不会帮任何人的。

山狼努力让自己平静的说道:“你不要激动,我们几个被隔离了,说明队长已经开始分批的甄别我们所有人,不同的是我们是第一批,到这种地步我们都是被怀疑的对象,所以我现在谁都不信任。”

重拳不停地喘着粗气:“我不怕被怀疑,我也理解队长,但现在究竟是在干什么?就这么关着?都不如把我们逐个进行隔离审查,怎么也比现在强。”

“队长在对我们进行调查,我们是在这里等结果,你认为调查期间我们能随便活动吗?”山狼皱着眉说道,他对重拳的表现非常的不满,“作为一名军人,你必须受得起委屈,耐得住敲打,认真执行命令,哪怕命令是错误的。”

“命令!”重拳哼了一声,“山狼,其实你我都清楚,这些人里我的嫌疑最大,说的不好听一点,你们都在怀疑我,我暴躁不是因为你们冤枉我,接受调查这点觉悟我还是有的,我生气的是我们被仍在这里,不闻不问,我快要被憋死了,十几天过去了,我们没离开过这个房间,没见过太阳,这是什么调查?难道要用这种方式把我逼疯吗?”

“重拳,冷静。”狮鹫见情况越来越糟不由得担心了起来,他真怕重拳会暴走,多年来的相处中他对重拳非常的了解,这是个脾气火暴的家伙,干什么雷厉风行,这么不明不白的把他关起来,很容易让他产生误解,再这样下去离出事就不远了。

“小伙子们!”诺曼突然推门进来,他手里提着两瓶酒,“有没有人要喝一杯?”

没人说话,诺曼耸了耸肩自顾自地拿了几个杯子坐下,“烦躁不安解决不了问题。”

“我们是不知道该如何解决问题!”山狼木讷的说道,“这么久了,队长对我们的调查和甄别还没有结束,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下去。”

“我已经退出了,但我对黑血还是有感情的,被怀疑是一种耻辱,但也是凝练一个人的过程。”诺曼把酒倒上,“我不希望你们之中任何一个人有问题,但证明你们的清白需要过程,如果你们不是内奸何必急于一时呢?安心等着又何尝不可?心里没鬼怕什么?”

“说得轻巧,被怀疑的又不是你!”重拳根本不吃这一套。

“年轻人,你站在兽人的角度上考虑过问题吗?他现在要面临的压力比你们任何人都大,但谁能帮他?哪怕你们中任何一个人可以确认不是内鬼他就立即多了一个帮手,可以替他分担一些压力,所以我劝你们还是老实点,调查完成之后你们就不再受怀疑。”诺曼拿起酒杯,“觉得我说的有点道理的喝了这杯酒。”

过了半天几人才66续续的过来取酒。

“好样的,干杯。”诺曼扬了扬杯子然后一饮而尽。

这次谈话之后几个人沉静了很多,三天后山狼再次接到了本艾伦的电话,他叫山狼电话开免提放在桌上。

“给我个不火的理由!”山狼的第一句话让本艾伦并不觉得意外。

本艾伦:“山狼,我很抱歉把你们关了这么久,我必须确认你们是否干净,这对我乃至黑血太重要了,我需要一支干净的队伍,我不希望在出现任何泄密事件,我没有任何一个可以信任的人,前一段生的事情让我谁都不敢相信,抱歉,我也对你产生了怀疑,但从我的角度看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是内奸,所以我必须谨慎对待,所以我不得不这么做,真的很抱歉。”

他的话语很诚恳,让在火头上的山狼也不好作,过了半晌他才说道:“这些道理我都懂,但我们是人,是人都有脾气,被怀疑是对我们的不信任,这很伤我们的心。”

“这是没办法的办法,如果不这样我就没办法看清你们,经过这段时间的调查我现,你们没什么问题,我还要道歉的是我几乎把你们查了个底朝天,我很高兴你们都没问题,你们都不错,没让我失望。”

“队长,你们不是一直怀疑我吗?就这么解除了?”重拳气哼哼的说道。

“其实你们所有人都被我列为怀疑对象,不光是你,他们三个也一样,我并不是真对你,虽然你一直有寄东西的习惯,但都是在每次任务之后,是不存在通过邮寄方式给敌人通风报信,你可能是考虑的太多了,好了现在皆大欢喜,你们的嫌疑已经解除,虽然这个办法对你们构成了一定的伤害,但我们总算是有了一支清白的队伍,如果你们有怨气那么回来找我吧,我任由你们处置。”

“队长……”狮鹫突然开口道,“你真的让我很无语。”

“小伙子们,我再次请求你们理解,同时请求你们原谅。”本艾伦的越来越诚恳,话说道这个地步在纠缠下去再没有任何的意义。

“好吧,我理解你,也原谅你,但我很生气。”重拳颇为无奈的说道。

本艾伦笑了笑:“好了,既然已经说开了我也就不必在隐瞒下去,我们已经找到了那个中间人,你们这两天准备一下,等我命令。”

“真的?”幽灵一下兴奋了起来。

“这个消息的确是真的,在这一点上我并没有欺骗你们,但事情有些复杂,我们需要进一步的情报反馈,不会让你们再等太久,你们再忍耐一下。”

“太好了。”重拳兴奋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结果因为用力过猛桌面“咔”的一声裂开了一条大口子,“!”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你小子!”本艾伦在弄清情况之后无奈的笑骂了一句。

“抱歉抱歉!”重拳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好了,对你们的监禁解除,但还是不要外出,任务之前避免节外生枝。”

“靠,还要关着?”重拳有点失望。

本艾伦思索了一下:“这样吧,我放宽一点政策,能否出去听诺曼安排。”

“这还差不多。”重拳喜出望外,其他人也都暗自松了口气,关太久了,都想出去透透气。

结束通话之后不久诺曼就送来了几部手机:“你们的通信设备,经过改良的,想给谁打就给谁打吧,调查结束了,限制解除。”

几个人互相看了看,山狼开口道:“少打电话,任务之前避免和外界联系,如果要打电话必须我同意,必须有其他人在场,这,是我的要求。”

“没问题。”重拳心情大好,“我现在就要打一个,给玛丽。”说完他看着山狼。

“操……”山狼无奈地摇了摇头,“打吧。”

“谢谢长官。”重拳大喜,立即拨通的电话,“喂,我还活着,不能多说,挂了。”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打完了?”山狼有些意外的看着他。

“对啊!”重拳愣愣的说道。

“操,你这电话打的真他妈简单。”

“我只是想报个平安。”重拳耸了耸肩。

“你报平安的对象应该是老娘,你和玛丽还没结婚,就把娘忘了?”狮鹫有些看不过去。

“这种事情是不能随便和老娘说的,省得她担心,再说玛丽会定期和我老娘联系的。”重拳一副你落伍了的表情,“这有助于沟通婆媳关系。”

幽灵道:“操,你们展的真他妈快,不过我要提醒你,老外可没有中国婆媳相处那么复杂的问题。”

“错!”重拳得意的摇了摇手,“我是中国人,必须遵守中国的规矩,嫁到我家,必须叫妈。”

“日,你小子,怎么就能把玛丽调教的服服帖帖的?真有一套。”幽灵有些纳闷。

“这是必需的。”

“切……”几个人一起向他竖中指。

当天晚上他们进了诺曼的酒吧,来了十几天了这还是他们真正在没有心理压力的情况下出来放松,但他们只喝了一点点酒放松了一下心情,其实酒后面都有,之所以到这里来喝就是为了放松一下心情,酒吧里太闹他们呆了没多久就回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他们终于得到了诺曼的允许可以外出呼吸新鲜空气,但只限于酒吧前面这两条街,几个人逛了一大圈之后回到酒吧后面老实的继续呆着,虽然时间短,但心情完全不一样。

当他晚上几个人继续聚在诺曼的小厅里。

“这日子过的还算不错!”重拳吃着比萨饼喝着冰饮一脸的享受。

“没有心理压力的感觉的确不一样。”山狼抽着烟说道。

“任务快点开始吧,这日子过久了也很无聊。”幽灵吃饱了躺在沙上犯懒。

“任务随时都有可能开始,大家保持状态,尽量少饮酒,重拳说得对,任务是不可能给我们留醒酒的时间,睡觉。”说完山狼站起身回房间了。

狮鹫也起身走了。

幽灵爬起来伸了个懒腰:“我去找诺曼弄盒烟。”说完也走了。“我靠。”重拳三两口吞下比萨也回房间了。幽灵转到酒吧外面,到吧台要了啤酒,然后点上一支观察着酒吧里的人,过了一会儿确认没人住一套之后晃悠悠的出了酒吧钻进暗处取出一部手机,和诺曼给他们的完全不一样,他看了看四下无人拨通了一个号码,接通后低声说道:“是我……”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