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48、摩加迪沙(01)

248、摩加迪沙(01)


                赌徒以极其残忍的方式剥下了米洛斯迪尔的皮,还特意避开了他的要害,就是为了让他承受更大的痛苦。??. `

赌徒继续下刀。这次他开始割下米洛斯迪尔身上肌肉,他依然在避开血管,但这次他并没有割完,因为米洛斯迪尔已经没了什么反应,除了必要的肌肉抽搐之外已经看不出他还是个活人。

赌徒摇了摇头:“总统大人,看来我们的游戏要结束了。”

米洛斯迪尔的头动了一下,没什么太大的反应,赌徒上前突然一刀割断他的喉咙,鲜血泉水一样涌出来,他的身体开始剧烈的抖动,很快就没动静了……

赌徒拔下固定米洛斯迪尔手臂的军刀在破衣服擦干净还给重拳。

“你真残忍。”重拳将刀子插回刀鞘。

“他应得的,这种人就不能让他死的太痛快,那样太便宜他了。”赌徒提起自己的枪,“想想他害死了我们多少人吧,再想像他还是吃人的恶魔,所以这么对待他不过分,个人认为。”

“走吧,握手组织又少了一分子,我们的计划还得继续下去,神秘的中间人还没露面,他才是我们最大的敌人,萨迪曼依然活着,这是我们不能容忍的。”本艾伦道,“回去之后我们计划一下,把萨迪曼干掉,我不在乎用什么手段,只要求结果,那就是他必须得死。”

“放心吧,我们绝不放过他。”山狼说道。

“还有多远?”重拳问。

“大约……”本艾伦看了一下地图,“六公里,直升机会在那里接应我们。”

山地丛林走起来虽然并不容易,但至少可以隐藏他们的行踪,一路上相对安全,除了野兽之外没遇到过什么太大的危险,当他们到达目的地的时候直升机还没到。

足足等了两个多小时,一架黑影才出现在远空,上了飞机之后他们的心这才放下来,直升机到他们前往位于公海的美军驱逐舰,航行数天之后将他们送到了法国边境,然后转小船上岸。

回到佐伊城堡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一周了,直到这时他们才知道,坦普亚政府军已经趁机解放了米洛斯迪尔控制的地区,等他们到达米洛斯迪尔的大本营的时候现,里面已经面目全非,所有的通道几乎都被炸断,山体大面积塌陷,内部几乎完全被封死,看来叛军离开的时候进行了大规模的破坏活动,政府军要想在这里重新开采钻石恐怕要耗费相当长的时间。

关于科诺那些政府军俘虏,生还的只有三十余人,剩下的全都战死在里面,而米洛斯迪尔的私人顾问和外雇的军事教官全部失踪,没人知道他们去了什么地方,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中的时候带走了大量的钻石,那些都是米洛斯迪尔的家当。

至此坦普亚最大的军阀被剿灭,最富有的一片土地被政府军控制,剩下的小股叛军和零星的游击队已经不足为惧。

为此,本艾伦特意找了政府军支付酬劳,不知道他怎么谈的,最终要回价值大约六百万的钻石。

“是不是少了点?”大厅里赌徒靠在沙上问。

本艾伦喝着酒说:“原本达成协议的时候是没有这笔酬劳的,这是我谈判得来的。”

“最大的赢家还是老美。”山狼喝着酒说道,“他们已经和坦普亚现在的政府打成了一系列的协议,包括军火采购、矿山开采、商业投资,美国正在逐渐控制这个国家的经济命脉,其实我们是帮了美国的忙,而他们却一分钱都不用出,给我们的装备值多少钱?我们帮他们换回了多大的利益?”

“我们越来越像美国人的打手。”重拳无奈的摇了摇头,“国家利益,,由我们来实现,可又有谁知道?老美做尽好人,我们……”

谁也不说话,大家都闷头喝着酒,他们只是简单的报了仇,而美国人却趁机坐享其成,和坦普亚政府达成协议,赚尽了好处。

“队长,从米洛斯迪尔那边弄回来的现金、钻石和黄金已经被信使分别出入了黑血的秘密账户,现在我们的资金充盈。”山狼说道。

本艾伦点了点头:“拿出一部分打给阵亡兄弟的家人,然后放这次任务的分成,钻石和黄金暂时不要动。”

“能分多少?”水鬼很感谢的问道,他第一次参与如此大规模的行动,所以很关心酬劳的问题。

“这次行动,大约每个人能分到百十万欧元,大家辛苦了。”本艾伦说道。

“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都还活着。”山狼躺在沙上慵懒的说道。

“就是,能活着就是最大的财富。”玛丽旁若无人的腻在重拳的怀里,重拳回来之后两人的关系比之前亲密的多,居然前所未有的在众人面前秀起了恩爱。

“你的庄园选好了吗?”幽灵在一边问。

“还没有,不过已经做了几个方案,等有时间的时候我们一起去看看。”说着她抱了抱重拳的胳膊。

本艾伦对幽灵道:“明天去你一趟索马里,侦查一下萨迪曼的藏身地,我们要最后确认一下他是否在哪里,稍后我们会赶过去采取针对性行动。”

“好,明天一早出。”幽灵点了点头。

“其他人暂时留在基地休整。”本艾伦的目光从所有人的脸上掠过,“黑血已经禁不住更大的损失,活下去,兄弟们。”

“新人的补充度要加快了,我们人手严重不足。”山狼晃着酒杯说道。

“目前我已经暂停了新人的招募计划,虽然我们的人不多,但在完成复仇行动之前不会在添加新人。”本艾伦将酒杯放下,“我们的仇怨不同于外部任务,不宜把别人牵扯进来;现在的新人只负责留在城堡里看守基地,敌人把我们的情况摸的很透,不得不防。”

“也好,省得带新人麻烦。?.? ”军医点了点头,表情颇有点滑稽,他这个加入“黑血”时间不长的新人现在居然也以老手自居了。

“现在不得不提一个任何人都不愿意面对的问题,我们内部真的不干净。”本艾伦看着众人,“在情感上我不希望任何事是内奸,但几次遭遇已经证明了这个奸细的确实存在,这个人已经危机了黑血的存在,所以我会对每个人进行调查,大家不要怪我。”

“队长,你这么说出来不怕那家伙有准备吗?”重拳搂着玛丽懒洋洋的说道。

“哼……”本艾伦摇了摇头,“没关系,这也算是给这么一个机会,让他清楚,我们没忘了兄弟的情分。”

本艾伦说的有道理,能站在这个都是共患难同生死的兄弟,虽然不知道这个人会出卖他们,但本艾伦还是比较讲情分的。

“差点把我们都害死,这个人一定要抓到,我要拨了他的皮。”赌徒阴着脸扫视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好了,在没确认之前大家别跟着瞎猜,我自有分寸。”本艾伦拿起酒杯,“任务还要继续,大家打起精神的同时一定小心设备的潜在威胁,我不希望坦普亚小队被俘的事情再次生,我们已经再也禁不住这样的损失了。”

的确,虽然这次他们干掉了米洛斯迪尔,获得了巨额财富,但损失也同样惨重,树妖、莽夫、光、烟鬼、巨人、弯刀全都死在了哪里,六个人几乎站黑血主要战斗力的三分之一。

当晚所有人又回到了自己的床上,已经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没能安心睡觉了,不停地在外面奔波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都睡在山林里,再次回到自己的床上才现,原来这普通的床铺睡上去真是无比的舒坦。

重拳看着房间里熟悉的环境深吸了一口气一边抽着烟一边抱着电脑靠在床上伤亡,他的身体状态并不是很好,偶尔头还有些晕,军医给他做检查得出的结论是他有轻度的脑损伤,需要长时间静养。

长时间不上网的结果就是邮箱都快满了,足有三十几封未读邮件,除了广告等无用的内容之外,很多都是亲友来的,因为他出任务的时候无法联系到,所以电子邮件就变成了他和亲人朋友之间唯一的联系方式。

回邮件,照片,这基本上就是他向亲友报平安的方式,就在这时他现了一封不太寻常的邮件,内容是黑血已经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你们必须正视这一问题,你们以一切都在处于严密监事之中,此为加密邮件,他们无法获取内容,但为了以防万一下面的内容我还是用暗码书写。

下面是一排数字和字母的很合,很长,杂乱无章的没有任何规律。

邮件没有数名,只是一个图案,金色的盾牌上面雕着一条龙。

重拳心里就是一惊马上跳下车冲向了本艾伦的房间。

“你不困的话可以去打靶,我没时间和你闲聊。”本艾伦很不高兴地看着重拳。

“队长,我给你看点东西。”重拳也不客气直接挤了进去。

本艾伦见他拿着电脑就说道:“我对色情录像没什么兴趣。”

重拳将内容跳出来对着本艾伦:“这个你必须看一下。”

本艾伦开始太在意,只是懒洋洋地看着,很快他的脸上就变了,他一把夺过电脑仔细地看了起来,最后他抬起头刚要说话,重拳摆了摆手拿回电脑在上面翻了翻找出一段音乐播放了起来,然后将音量调到最大。

“我们一切都在受到监视。”重拳指着屏幕上的内容低声说道。

本艾伦点了点头,虽然这是他自己的房间,但小心一点始终是没错的。

“这个邮件的是谁?”本艾伦问。

“朋友,一个老雇佣兵,他现在是独行侠。”重拳调增了一下音量,两人的对话完全被隐约淹没……

第二天本艾伦就带着绅士前往了马丁的办公地点,他们的合作还要继续下去,形势所迫,不得不如此。

幽灵已经赶往索马里,在“黑血”幽灵是大忙人,正确的说他是个闲不住的人,如果他要是没事儿干了,那恐怕会出现问题,不一定会惹出什么乱子来。

所以必须给他找事情做,无论大小,只要保证他闲出屁来就行,本艾伦清楚,山狼更清楚,所以二人在讨论针对萨迪曼侦查事宜的时候先想到了他。

现在本艾伦最担心的就是“握手”组织那个无所不知的中间人,他们的一切都在掌控之中,这个人究竟是什么来头?

为了对付内部暗藏的内鬼本艾伦不得不让幽灵冒险,现在他可信任的人不多,幽灵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亲人,也就是说没有任何的牵挂,他被诱惑出卖“黑血”的可能性之低可以忽略不计。

幽灵出之前他暗地里给了幽灵一部手机,一切都要单线联系,幽灵的行程暴露的可能性很大,非常的危险,所以他在幽灵离开之后给他打了电话,在前往索马里的过程中一切见机行事,如果有追踪者,那就抓个活口,这等于是拿幽灵做诱饵,危险系数相当的高,而幽灵的反应却是非常的兴奋,对他来说这是一种挑战。

昨天晚上重拳汇报的消息本艾伦没有告诉任何人,在这种情况极度复杂的情况下他不相信任何人,虽然都是出生入死多年的兄弟,但人是会变的,他不愿意相信任何人会出卖“黑血”,但是事实摆在面前,他不得不对每个人进行调查,而且还要暗中调查,秘密进行。

坦普亚营救任务完成之后伤员不多,也没有伤势太重的,所以用不了多久就能恢复战斗力,所以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等消息,本艾伦什么时候派他们去索马里找萨迪曼的晦气。

本艾伦有自己的打算,所有任务还要继续,但他们要多做准备,避开敌人的监视,三天后他将一部分人派到了沙特,然后让山狼收走了所有人的通信设备,并且将这些设备丢弃,剩下的一切都由山狼和本艾伦单线联系,然后辗转四地最后到达索马里,以此避开潜在敌人的监视。

到达索马里之后从秘密渠道拿到武器,然后前往摩加迪沙,这次他们只来了四个人,山狼、狮鹫、重拳和身体处于恢复状态的赌徒,这些是本艾伦比较放心的人,也是他要检验的第一批人。

“幽灵那边已经完成了侦查,萨迪曼就在东郊的一栋十五层高的大厦里,这栋大厦是他的私人产业,戒备森严,有四十几名保镖,几乎和外界完全隔绝。”山狼开着车说道。

“采取什么样的打法?潜入还是突袭?”重拳低声问。

“先赶过去了解一下具体情况,幽灵在那边。”山狼说道。

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对面就是萨迪曼的藏身之处,大厦里漆黑一片,仿佛一座鬼楼。

幽灵等在后巷的暗处,等他们都下了车才鬼魂一样飘出来,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众人的背后。

“,你能不能先打个招呼。”重拳吓了一跳。

“打屁招呼。”幽灵挥了挥手,“跟我来。”

众人提着装备包跟着幽灵七扭八拐的进了一栋大楼,这是一动普通的商业楼盘,因为经济不景气已经没了什么业户,他们上了顶楼,这一层全都空着。

“这地方不错,我一直在这里监视对面的动静。”幽灵指着不远处的大厦说道,“萨迪曼就在对面,一个瘫子。”

“防御情况如何?”山狼看着不远处的大厦问。

“到处都是警卫,想进去不容易。”幽灵打开电脑调试了一下将屏幕对着众人,上面是一段视频,萨迪曼坐在轮椅上,看着外面,图像很清晰。

幽灵指着什么身后的一个人说道:“眼熟吗?”

开始大家都盯着萨迪曼,他这么一说注意力才集中到这个人的脸上。

“南斯贝德,萨迪曼护卫总长。”狮鹫低声说道。

“对,就是卢森堡那家伙,用活人喂豹子。”幽灵点了点头,“他依然负责萨迪曼的保卫工作,整栋大厦的防御滴水不漏,从天台到入口,守备森严。”

“对面的是防弹玻璃?”狮鹫转头看着不远处隐藏在黑暗中的大厦问道。

“而且是三层加厚的,除非用巴雷特,否则别想击穿,另外这老小子很少出现在波利的后面,这么多天我也就见过这一次,而且是短短的十几名。”幽灵指着上面的图像,“看,这就是因为玻璃太厚导致的图像不清晰。”

“这里萨迪曼的不会过来检查吗?”重拳看着四周问道。

幽灵点了点头:“当然,这里能直接威胁到他,所以定期会有他的人过来,大概每两天来一次,全楼大搜查,今天刚检查过,后天才会有人来。”“有什么计划?”山狼问。“直升机,空降天台,然后杀进去。”幽灵低声说道。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