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46、金钱交易(01)

246、金钱交易(01)


                漆黑的地下暗河中三艘快艇你追我赶,全都毫不吝啬的倾泻着弹药,连续的枪声此起彼伏,子弹打在岩壁上暴起大团的火花。??.?` .

“快快快……”赌徒拍着快艇不停催促。

“嫌慢你来。”幽灵大力的打着方向,跟着米洛斯迪尔的快艇钻进了那条水洞,里面七扭八歪的非常狭窄,根本就提不起度来,敌人的快艇时隐时现双方对射的子弹都打在了岩壁上,敌人这次学乖了,不停地用火箭弹攻击洞壁,造成大片的碎石下落,逼得幽灵手忙脚乱。

“干他大爷的。”幽灵几乎被气得疯,太吃亏了。

本艾伦的快艇跟上来,但被堵在了后面,不管他们怎么着急就是追不上前面的敌人,这种憋气带窝火的战斗持续了将近五分钟才有所改善,水洞突然宽敞了起来。

“终于出来了。”幽灵立即爆,开着快艇冲上去,几乎是直奔敌人的快艇撞过去,敌人立即开始反击,子弹瓢泼一样扫过来。

“你疯啦?”狮鹫吓了一跳,但随即他又现幽灵一大方向猛地掀起了大浪,然后他喊道,“开火开火。”

几个人这才明白他的意思,他是在拉进和敌人之间的距离,他们立即举枪反击,恰好水浪落下去敌人的快艇露出来,密集的子弹扫过去两名叛军直接被扫翻掉进了水里。

“米洛斯迪尔,你跑不了了,不想死就快投降。”幽灵突然吼了一嗓子。

“和他废什么话,直接干!”赌徒对着敌人的快艇打了一枚火箭弹过去。

“轰……”快艇船尾被击中,巨大的爆炸将快艇抛离了水面,上面的人全都被抛了下去,快艇在空中二次爆炸,变成了无数的碎片。

幽灵降低船位置水里的转圈,赌徒和军医端着枪开始射杀水里的叛军,单方面的屠杀毫不费力,没到一圈除了米洛斯迪尔之外的其他人全都被杀死。

米洛斯迪尔在水里扑腾着,不停地喊着救命,原来他不会游泳。

幽灵停下快艇,看着米洛斯迪尔,本艾伦的快艇也过来停在一边。

米洛斯迪尔在水里上下的翻腾,这个称雄一方的暴君现在不如一条落水狗。

“救命……我给你们钱,多……少都行……快救我。”

两只快艇上没人理他,也没人说话,全都满脸冷漠地看着慕洛斯迪尔在水里翻腾,直到他被淹到半死。

“把他捞上来。”本艾伦低声说道。

米洛斯迪尔被拖上船,这是个二百多斤的大胖子,他趴在船上不停地吐着水。

“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山狼问本艾伦。 .? `?

“带上他,我们出去,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有他做筹码外面的叛军不敢对我们不利,然后杀了他。”本艾伦面无表情的说道。

“科诺他们怎么办?”赌徒突然问道。

“顾不上他们了,自求多福吧。”山狼叹了口气又补了一句,“希望他们有命活下来。”

重拳从甲板上坐起来:“,能不能先离开这里,我不想再呆在这个鬼地方。”

“找路,出去!”本艾伦看着附近的环境,“这个地方很大,岔路很多,仔细找找,还得快点。”

两艘快艇在洞穴里开始打转,试了几个水洞之后终于找到了出口,水洞非常的长,他们行驶了很久才出来,等他们离开水洞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亮了,晨光透过密集的树林照过来,空气清新,浓密的丛林一片生机盎然。

这是一条并不算宽敞的河流,水流缓慢,没有叛军,没有枪林弹雨,四周一片恬静。

“呵呵……”重拳看着枝叶缝隙中的天空傻笑。

“就这么结束了?”幽灵看着附近的丛林有些反应不过来。

“好像……”山狼也看着四周,“是吧!”

本艾伦取出卫星定位设备看了一下不由得松了口气:“运气,运气,我们已经远离了叛军的营地,这里是绿水河下游的一条支流,离叛军的营地约八公里。”

“!”赌徒一屁股坐在甲板上,“妈的,终于逃出来了。”

大战之后突然的解脱让所有人心头都是一松,他们甚至有点不相信会这么容易的脱离叛军的重重包围,这一战应有人员没有出现阵亡,只是大家都受了不轻的伤,而被俘人员的损失就比较大了,树妖、莽夫、光在行动之前就被米洛斯迪尔的人活活折磨死,而战斗中他们又损失了巨人、烟鬼和弯刀,坦普亚一战“黑血”死伤惨重,六名战将陨落山林。

“值了。”本艾伦看着被救出来的几个人点了点头,“总算是没白来一趟。”

“谢谢队长。”军医一脸肃然的说道,“我誓,我会用这辈子来报答你的救命之恩,还有你们……”他的目光从其他人脸上逐个扫过,“都是我一辈子的兄弟,同生共死。”

“只要是你的命令,只要是兄弟有难,我们决不退缩。”水鬼也说道。

这次营救行动算是彻底把这两个半新的队员拉入了“黑血”,今后他们肯定会对本艾伦死心塌地。

“嗯。”本艾伦拍了拍军医的肩膀,有对另一条船上的水鬼点了点头,“回来就好。”

“表忠心吗?这个我可不会!”飓风靠在快艇上看着本艾伦,“不过我肯定会为你拼命。? ?.??`”

“算了,你太感情用事,起疯来没人控制得住,还是算了,我不用你拼命。”本艾伦摇了摇头,“不过你可以继续留在黑血,只要你不想走,我就不会把你赶出去。”

“算我一个,就算没法打仗了,我也会留在基地帮你看大门。”赌徒懒洋洋的举起手。

“,出来了真好。”重拳你终于不再傻笑,只是他还是躺在甲板上,“行动之前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这片天空,出来之后才现,原来天空居然这么美,太舒服了,我睡一会儿。”

“放松,这里你可以随便睡大觉,别打呼噜,把叛军招来。”幽灵说道。

“操,打呼噜又不是打雷。”

“这家伙怎么办?”赌徒踹了一脚还躺在地上的米洛斯迪尔。

本艾伦看了一眼,阴着脸说:“带着,过境之后我要和他好好聊聊。”

“有好戏看!嘿嘿!”军医笑着说。

“别太放松,我们还在叛军的控制地盘里。”本艾伦对照了一下地图,“继续顺流而下,如果顺利会在今晚进入邻国图尼比亚,我们可以从哪里回去。”

“米洛斯迪尔不是和邻国还保持正式外交关系吗?我们去那边会不会自找麻烦?”绅士问。

“边界是大片的丛林,没有守军,我们可以很轻松的过去,然后前往预定地点,马丁会派人来接我们。”本艾伦关掉电脑,“全前进,不给叛军追击的机会。”

“是,长官,全前进。”幽灵开始加,快艇犹如离弦的箭一样飞出去。

“小子,小心撞树。”狮鹫盯着两岸的丛林说道,他在警戒。

“这不可能。”幽灵大笑着说道。

离开生死战场的感觉真的很好,没有了震耳欲聋的枪声,没有了满地的尸体和横流的鲜血,没有了死亡的威胁和令人恐怖的气息,一切都那么安静,山川、丛林、河流,让人心驰神往的自然……

一路上还算安全,这是绿水河一条很不起眼的支流,位于叛军的大后方,和邻国图尼比亚的边界,地处丛林深处,林密茂密,渺无人烟,叛军并没有部署军力进行防御,所以没人能威胁到他们,当然,除了快艇的燃油之外,还没到边境一条快艇的燃油就耗尽了,所有人不得不挤在一条快艇上继续前进,只是最后的几公里还得上岸步行前进,因为这条快艇的然后也很快用完了。

米洛斯迪尔已经醒了过来,他看到眼前的一切都明白了,作为“握手”组织最大的参与者和自助者,他当然对“黑血”有相当透彻的了解,就是这些人将他从坦普亚的总统座位上赶了下来,他失去了一个王国,偏安一隅成了一个只能统治少部分国土的土皇帝。

“你们要什么?只要提出来我都可以满足。”米洛斯迪尔看着本艾伦,“没想到你们这么厉害,放了我,满足你们一切要求。”

“可以。”本艾伦抽着烟,“我要知道更多握手组织的情报,当然,我们知道的肯定没有你多,但至少比你想像的多。”

“那只不过是一个合作性的组织而已,为了消灭你们的一个联盟,全部是你们的仇敌,你们多年来积累的怨恨,虽然你们只是佣兵,虽然你们只为钱干活,但你们却让我们失去了太多东西,国家、失业、亲人,还有原本属于我们的精彩人生……”米洛斯迪尔盯着本艾伦,一脸的沉静,仿佛是在和一个老友聊天,根本就不像是一个落在敌人手里的俘虏。

“国家……”本艾伦冷笑,“我不为我们的行为开脱,但也不要粉饰你们的自私自利,作为独裁者,被你杀掉的人和因你而死的人远远多余我们杀掉的人,不错,我们只是为了钱,但你笼络的财富还少吗?一个国家的命脉,操纵无数人的生死,你远比我们可恶的多;事业……贩卖军火自助战争,给你们这种独裁者提供杀戮的工具,相比之下,我们杀的人真的是小巫见大巫了;贩毒,掠夺钱财,毒害生命,这也算作事业?可笑;至于家庭,每个人都有家庭,被你杀掉的人没有家庭吗?你操纵的军人没有家庭吗?你的一个命令就可以让无数的家庭支离破碎,不要和我讲这些道理,我们是为钱卖命的雇佣兵,远比你干净的多。”

“伟大君王的胜利是无数枯骨堆积二成的,革命的道路上不免流血牺牲,这就是变革的代价,我只是千百个独裁者中的一个,只是我没有成功而已。”米洛斯迪尔自嘲的笑了笑,“这个国家由谁来统治都一样,过程是相同的,每个独裁者的失败经历的过程都非常的相似,崛起、没落,最终走向死亡,我试图改变这种现状,但你们破坏了我的机会。”

“你我都一样,没有所谓的正义,这个词儿和我们关系都不大,甚至离我们很远,你追逐的是权利,我们追逐的是金钱,这两种东西都是男人最渴求握着手里的,不同的是大多数男人只是想想,获得方式也有所不同,而我们都在用一种极端的方式拼命去争取,但,今天,你失败了,而我们还要继续下去,至少我们有可以努力的未来,而你……”本艾伦盯着米洛斯迪尔,“活不过今天。”

“既然是为了钱,那我们就有共同语言。”米洛斯迪尔依然沉稳,“我可你给你们钱,钻石也可以,出个价,我叫人送到你们认为安全的地点。”

“哈哈……”本艾伦大笑,“钱……没错,我们是喜欢钱,那我们就谈谈你的身价吧!”

米洛斯迪尔大喜,总算是有了一线生机,不过他还是不动声色的继续说道:“我有五颗鸽卵大小的钻石,五种颜色,价值不菲,我在法国的秘密账户上还有1。5亿欧元。”

“就这些?”本艾伦看着他,“堂堂一国总统就这点身价?”

“好吧……”米洛斯迪尔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慕尼黑的银行里还有o。3吨黄金。”

本艾伦盯着他没说话。

米洛斯迪尔咬了咬牙:“好,瑞士银行还有1335克拉的上等钻石,这是我所有的私人财产。”

“如果你在四个小时之内能将这些东西交给我的人我就不杀你。”本艾伦盯着米洛斯迪尔。

“这……四个小时完成如此大规模的交易几乎是不可能的。”米洛斯迪尔看着本艾伦,“我怎么才能相信你。”

“能否完成告诉你的问题,而且你必须相信我,这是你唯一的机会。”本艾伦点上一支烟,看了看表,“你还有三小时五十九分十五秒,生命宝贵,抓紧时间。”

米洛斯迪尔不说话,看得出他在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足足过了三分钟他最终点了点头:“好吧,不过我要打电话联系我的经纪人。”

“山狼。”本艾伦摆了摆手。

山狼将一个卫星电话丢给米洛斯迪尔。

米洛斯迪尔看了看电话:“给我交易的时间、地点和联系人。”

本艾伦把信息告诉他,米罗斯蒂尔开始拨号,本艾伦按住他的手:“我们都在看着你,别耍花样,如果让我觉得你透漏了任何消息出去……”

“嗖……”一道寒光贴着米洛斯迪尔的脖子飞过去深深的扎进了他身后的树干,他回国头的时候正看见重拳刚放下甩刀的手。

米洛斯迪尔被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他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脖子,上面被划开了一条细长的口子。

“下一刀我会直接扎你的脖子。”重拳靠在树上面无表情的说道。

米洛斯迪尔打通了电话,很快就将事情交代清楚,之后山狼也打电话做了相应的安排。

“交易会在半小时开始。”米洛斯迪尔看着本艾伦,“转账不会太慢,实物交易会耽搁点时间,必须履行交接手续。”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们在各地都有自己的人手,会和你的人进行交易。”本艾伦丢给他一支烟,“钱的问题已经解决完了,那我们谈谈握手组织吧。”

“你们想知道什么尽管问!”米洛斯迪尔看了看本艾伦丢过来的烟,没动,“我吸烟。”“从握手组织形成开始,详细的说一下。”“其实我和萨迪曼都是这个组织的投资人,我们负责资金方面的问题,但并不是所有的钱都是我们出的,其他人也要缴纳一定的款项,这不是钱多少的问题,只是为了公平。”米洛斯迪尔靠在树干上,“我和萨迪曼并不是握手组织的起人,在这之前我们并不认识,促成握手组织的是一个中间人,没人见过他,一切都由他操控,我也曾雇人对这个中间人进行过调查,但可惜的是什么都没查到,唯一知道的是他们对你们的仇恨比我们更深,他们的目的就是将你们全部干掉,为了让我们相信,他组织了针对你们基地袭击,那次是完全由他单方面出资的,据他讲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积蓄,从那之后我们真正相信他,于是我和萨迪曼作为第二知情人参与其中,至于艾森、杰西卡艾尔、图拉索,他们只是喽喽,负责抛头露面参与行动,而我们只负责在幕后操控,其实我和萨迪曼也只是被操控者而已,至于那个幕后人我们从没有见过面,萨迪曼或许有机会和他接触过,我曾经在通话的时候听他提起过,说曾经在比利时和那个人进行过一次长谈,他说对方是个不错的年轻人,值得信任,并对我们之间的合作非非常的有信心。”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