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47、金钱交易(02)

247、金钱交易(02)


                米洛斯迪尔很配合,在死亡的威胁面前他放弃了一切尊严,能屈能伸,怪不得他能走到今天,其实他提供的情报大多都是本艾伦他们之前已经搜集到的,有价值的信息并不多,虽然他看似很合作的样子,其实本艾伦非常清楚他还有很多事情没说出来,这种人是不会一次性把知道的东西都说出来的。w?

这种能称霸一方的人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城府之深远常人,在这种完全受制于人的情况下他要用这些情报保命,虽然他们已经达成了以财物换取性命的共识,但那只是稳住对方的一个筹码,钱对他来说已经没有实际意义,他的财富数量远胜于此,反正这些人都是追逐金钱的雇佣兵,钱财对于他们来说永远是第一位的,要保住性命就得拿出足够的筹码,但是,钱真的能买回自己的命吗?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以他现在的处境来说完全没有自主性,可以说就是砧板上的肉,已经到了随意任人宰割的地步,之前抛出的黄金、钻石和巨额存款只是让对方重视自己,保证短时间内的生命安全,但他也只是争取到了四个小时,所以他不会轻易将自己知道的东西和盘托出,虽然他现在已经有八成把握这些雇佣兵会在拿到钱之后不会杀掉自己,但也不会轻易放过自己,不提之前的仇恨,这些雇佣兵贪得无厌,他抛出的财富数额虽然巨大,但人是不会嫌钱多的,抓住自己不断的勒索的可能性更大,所以必须保证手里还有他们需要的情报,现在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先保住命,然后早考虑脱身的问题。

“现在整个握手组织已经被打得七零八落,我们操纵的几股势力已经被你们清剿的差不多,我现在已经和你们达成了共识,今后不再会和你们做对,所以只剩下萨迪曼和那个中间人,现在他们是你们要准备对付的敌人,找到他们握手组织就彻底瓦解了,你们的复仇已经完成了大半。”米洛斯迪尔说的很轻松。

“就这么多?”本艾伦眯着眼睛盯着他,“听你这么说好像我们能轻松的找到剩下的两个人。”

“对于中间人我确实不了解,毕竟我从没有正面接触过他,只通过电话联系。”米洛蒂多尔摇了摇头。

“电话联系?不可能,没这么简单。”本艾伦不相信的说道。

米洛斯迪尔闭上眼睛,过了半晌才说道:“我可以告诉你们萨迪曼的去向,他一周前前往索马里,住在摩加迪沙。”

“怎么找到他?”本艾伦又问。

“我可以给你他的电话,这是握手组织的内部联系方式,你们可以通过美国情报机构的关系进行定位。”米洛斯迪尔想了想说出一个号码。

本艾伦立即将号码传给在基地的信使进行核实,其实以他们现在用有的设备和技术已经不需要马丁背后的情报组织进行帮助就能准确定位了。

“你怎么知道我们在和美军合作?”本艾伦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他和马丁达成共识以及展开合作都是在秘密进行的,完全不存在泄密的可能,现在居然连“握手”组织都知道,这还算什么秘密合作。

“中间人对你们的一切都非常的了解,至于情报的来源我就不得而知了,我能抓住你们的人就是他提供的消息,时间、地点、人数都非常准确。”米洛斯迪尔的话如同炸雷一样把所有人都惊呆了。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这个问题上,如果米洛斯迪尔说的是真的,内部奸细的问题又被翻了出来,本艾伦看着其他人继续问道:“对于中间人,你们是不是也采取相同的联系方式?”

现在不是探究这个问题的时候,查肯定要查,但不是现在,毕竟米洛斯迪尔也不知道是谁泄密,而这个中间人至关重要,还是考虑多了解一下相关信息。?.

“是的,但我们无法直接联系中间人,只有中间人联系我们,不知道为什么,我回拨过去的电话都是无法接通的。”米洛斯迪尔继续说道,“另外,等你们放了我之后我会把空骑的消息告诉你们。”

米洛斯迪尔又抛出了一枚筹码,他把这个当成了保命符,他看得出本艾伦是个重情义的人,既然能冒险来这里救手下人,肯定会非常看重空骑的下落,这样自己生存的肯能性又更大了一些。

“你知道空骑的下落?”赌徒一把揪住了米洛斯迪尔,几乎把他提起来。

“他只是被关了起来,还没死。”米洛斯迪尔点了点头,“我知道你们一直在找他们。”

“他在哪?”赌徒大声问道。

米洛斯迪尔看着赌徒,一句话不说,显然没打算告诉他。

“赌徒。”本艾伦低喝了一声。

赌徒放开手退到一边。

“中间人多久和你联系一次?”本艾伦继续问,他现在最关心的就是和这个中间人相关的情报,可惜的是相关的情报太少了。

“时间不固定,他可能随时打电话过来,但也只是要求我们提供资金,但每次提供资金之后都会生一些事情,比如苏帝米亚的伏击,其实除了钱之外我几乎没参与任何针对你们的行动。”

“嗯,这就足够了,你的钱能玩儿转一切,足够把我们都弄死。”本艾伦冷笑,“别把自己说的那么干净,没有你的钱我们也到不了今天,你是主谋之一,就是因为你们的投资才导致我们损兵折将,我已经有十几名手下死在了你们的阴谋之下。”

“我知道,我无法摆脱干系,但我可以补偿,至少可以从经济上为你们提供一些帮助。”米洛斯迪尔慢慢悠悠的说道,“至少我可以帮你找到萨迪曼。”

“哼……别把这当成交易,先想想自己现在的处境,你是俘虏,这不是什么平等合作。”本艾伦提醒他。

米洛斯迪尔的脸变了变,但还是嘴硬的说道:“不合作也罢,不过我的确是在尽量给你们提供情报,所以请记住我们的约定。”

本艾伦站起身:“哼,你看似合作,其实说的都是一些边缘性的情报,看似丰富,其实没什么实际性的东西,怎么?留着那些东西保命?你以为我真的不会杀你?”

米洛斯迪尔脸上又是一变,这才现对方不好对付,自己的心思已经被识破了。

“想活命就把我感兴趣的东西说出来,我没时间和你斗心思,下面说的东西在无法让我满意就别怪我不客气。??.?`”本艾伦盯着米洛斯迪尔。

米洛斯迪尔沉默了很久:“好吧,我们单独谈谈。”

本艾伦扫了一眼其他人然后挥了挥手:“我给你十分钟时间,最好别耍花样。”

其他人退走,只剩下了他们两个,米洛斯迪尔整理了一下思绪才开口道:“这件事要从我失去坦普亚的控制权说起……”

重拳找了个地方躺下,他现在的状态依然不怎么好,前额和后脑都贴着止血胶,卸掉重甲之后他总算是松了口气,那玩意儿真是太重了。

“山狼,可不可以打电话?”他躺在地上问道。

“这不合规矩。”山狼摇了摇头。

“我只想给玛丽报平安。”重拳闭着眼睛,“要知道,这次我们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的,我想过能活着出来。”

“我也没想。”山狼丢给他一根烟,“一切都像做梦一样,真运气。”

“灭了握手组织之后我就退出,不再干了,我厌倦了。”重拳点上烟轻声说道。

“怎么?终于被玛丽感动了?”山狼坐在他身边,“她是个不错的姑娘,但是否适合做老婆我就不知道了。”

“没什么感动不感动的,有个对自己死心塌地的女人不容易,何况她还很漂亮,可以说是我想开了。”重拳抽着烟说道,突然一个卫星电话丢在了他的身上。

“给你五分钟时间,但我必须在旁边。”山狼淡淡地说道。

“谢谢。”重拳大喜,他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串号码,放在耳边听了听之后就挂断了电话,又拨然后又挂掉,反复几次之后把电话还给山狼。

“怎么了?”山狼奇怪。

“我们的暗语,我已经把我活着的消息告诉了她。”重拳笑了笑,“临时约定,长期有效,这得益于我们在卢森堡的任务。”

“嗯。”山狼收起电话。

“怎么处置米洛斯迪尔?”重拳又问。

“不知道,队长肯定有自己的安排,相信他。”山狼深了个懒腰,“我去警戒,好好休息。”

幽灵走过来将一把乱草丢在重拳身上:“长叶外敷,圆叶片吃掉。”

“到哪里你都能找到草药。”重拳坐起来说道。

“这是本能。”幽灵嘴里嚼着不知道什么东西说道。

“你抵得上半个军医了。”重拳把那些叶子收起来找幽灵说的做。

“我不需要军医!”幽灵靠在树上眯起眼睛。

“什么事儿?”军医走过来就准备给重拳检查身体,“头晕还是有其他问题?”

“没事儿,我们在聊天!”重拳摆了摆手。

“我看,是在说我的坏话吧?”说着军医仔细看看重拳的眼睛,“还好,脑震荡不严重。”

本艾伦和米洛斯迪尔足足谈了两个多小时,谈完之后本艾伦把山狼叫过去:“给他点吃的。”

山狼取出一包压缩饼干丢给米洛斯迪尔,然后很不满的说道:“你把我们折腾成这样,我还得管你饭。”

“因为我还有价值。”米洛斯迪尔捡起压缩饼干拆开取出一块塞进嘴里,嚼了几口不禁皱起了眉。

“吃惯了好东西对着很不习惯吧?”山狼冷笑着问。

米洛斯迪尔没说话只是闷声不响地吃着压缩饼干,到了这个地步他已经没什么选择权,还有命在,能有吃的就是上天恩赐了。

本艾伦靠在树干上闭目养神,到了这里基本上已经可以说到达了安全地带,一夜的苦战,紧绷着神经,早已累的够呛,几个被救出来的都浑身带上,体质也已经大不如前,所以正好在这里休整一下。

林子里很安静,上午的丛林很清新,空气也很凉爽,很舒服,除了执勤的人之外都躺下睡了,米洛斯迪尔靠着树干一边吃着压缩饼干一边不停地看着四周的环境。

“别耍花样,你跑不了。”山狼闭着眼睛说道。

米洛斯迪尔没说话,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继续闷头吃他的压缩饼干,其实他很清楚自己的处境,看似松散的防御其实滴水不漏,只要自己移动肯定会从某个角落里飞出子弹来打在自己身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山狼的卫星电话震了起来,他接通之后放在耳边听了一阵之后非常简单的说道:“好,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之后他对已经睁开眼睛的本艾伦点了点头。

本艾伦没什么反应,而是闭上眼睛继续睡觉。

直到下午所有人才6续醒了过来,这一觉睡得很舒服,体力基本恢复,简单吃了东西之后本艾伦站起身:“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走。”

“兽人。”赌徒叫住他看了一眼一边的米洛斯迪尔。

“哦!”本艾伦拍了拍脑门,仿佛才想起这件事儿,他看了米洛斯迪尔一眼,然后对赌徒道,“他,归你了。”

“谢谢长官。”赌徒邪恶的笑了笑,拔出重拳胸前的刀子直奔米洛斯迪尔。

“我们已经达成协议……”米洛斯迪尔马上明白了即将生的事情,他站起来就往后退,“我们说好的。”

“帮忙。”赌徒一边逼近米洛斯迪尔一边招呼一边的飓风,两人冲过去将米洛斯迪尔架起来。

“兽人,你说过不杀我。”米洛斯迪尔大吼。

“当然。”本艾伦耸了耸肩,“我没动手!”

“你是个混蛋,没有信誉的无耻之徒……啊……”米洛斯迪尔大骂着,但话还没说完赌徒的刀子已经穿过他的手腕下端尺骨和桡骨的缝隙然后狠狠扎进树干。

另一边飓风也以同样的方式将他钉在树干上,米洛斯迪尔就成一个大字型挂在了树上。

“你们……不能杀……我。”米洛斯迪尔忍着剧痛断断续续的说道,“我还有钱,我……我还有一些消息……”

不管他是说什么赌徒和飓风都不理他,而是用刀子割他的衣服。

“交易已经完成了,消息已经知道了差不多,你已经没用了。”山狼冷冷地说道。

“我,我还……知道空骑的下落。”米洛斯迪尔依然不肯放弃,这时候赌徒已经将他的上衣剥光,露出里面的一身肥肉。

“没告诉你,我知道空骑的去向。”本艾伦懒洋洋的说道。

“我还知道……啊!”米洛斯迪尔还想说什么,但赌徒的刀子已经扎进他的胳膊开始扒皮。

“你以为用钱就可以买通我们?”本艾伦点上烟看着痛苦不堪的米洛斯迪尔,“没错,我们是为钱效命的雇佣兵,但我们还知道你对我们做的那些事情,钱我们要,命我们一样要。”

“啊……”米洛斯迪尔继续惨叫,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赌徒的手法很娴熟,很快就他整条手臂的皮肤全都剥了下来。

“别以为你出了那么多钱就能买回自己的命,哼……”本艾伦冷笑。

米洛斯迪尔不断的惨叫,肥硕的身躯油脂非常的多,剥起皮来相对容易,没多久他就不叫了,昏过去,疼醒过,再昏过,再醒过来,如此反复,大小便失禁,血腥和恶臭在空气中交织在一起。

赌徒很残忍,他动手的时候很小心地避开了他身上的主要血管,所以虽然身上开的皮肤越来越少,但他出的血却并不多,赌徒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他想让米洛斯迪尔看见自己被扒完皮的样子,尽力折磨这个独裁者。

赌徒很快就将米洛斯迪尔上半身的皮肤播完,皮肤垂在他的腰间,还连在身上,犹如一件系在腰间的上衣,赌徒喘了口气,挑起了米洛斯迪尔肥硕的头颅,刀子从耳根下去,然后划向后脑,左右割了继续最后双手伸进割开的口子然后猛地向前一拉。

米洛斯迪尔惨叫一声整个头颅的皮肤突然不见,露出一片血淋淋的血肉,简直就是一个带着眼球的红色骷髅,惨白的牙床、完全裸露在外的眼球……赌徒丢掉手里的头皮继续他的“工作”,米洛斯迪尔还没死,但也已经变得奄奄一息了,裸露的眼球已经看不出他现在是昏迷还是苏醒状态,总之他只是滴着血淋淋的头颅一言不,不过从他不时抖动的肌肉来看,他一时半刻死不了,赌徒的刀法非常的纯熟,整张皮被剥下来之后几乎没伤到他的要害。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赌徒将米洛斯迪尔的整张皮剥下来扑在地上然后冷冷的看着他:“总统大人,这是你应得的。”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