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38、孤军深入(06)

238、孤军深入(06)


                赌徒的上身全都是伤痕,裤子已经破的不成样子,露出的大腿上也全都是紫青和伤口,满脸的络腮胡子猜上沾满了血迹,看得出他遭到了严刑拷打,带着手铐和脚镣的地方已经被磨得皮开肉绽。??.??`

赌徒被带到了场地中间,他瞪着一只还能睁开的眼睛冷冷地看着那名白人教官……

谁也没有预料到赌徒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幽灵愣愣地看着望远镜里的赌徒,许久才说道:“他们要干什么?”

“还好,他还活着。”狮鹫低声说道。

“这还是赌徒吗?我怎么有点认不出来?居然被折磨成这个样子,不过你说的没错,至少他还活着。”听到了赌徒的消息重拳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了!”幽灵音调暗淡的说道,“希望他们和赌徒一样都还建在。”

“他们要动手了。”狮鹫低声说道。

只见白人教官围着赌徒转了圈:“我来给大家介绍,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黑血雇佣军中的赌徒中士,意大利人,合格的特种战士,以你们的现在的能力是无法对付他的,别看他伤得很重,这是一只困兽,所以我不打算放开他,一对三,可以用木棍,如果三人能打倒他就算你们合格。”

听了翻译的解释之后总统卫队的人被激怒了,他们并没有将这个带着手铐脚镣的重伤员放在眼里,都很不屑的看着略显萎顿的赌徒。

这时两个押解赌徒的士兵上前,将脚镣中间固定住,缩短长度,赌徒几乎迈不开步,而手铐又被用一根铁丝和脚镣连在一起,这下他连手都无法完全抬起来,最高只能抬起到胸前,根本无法向前伸直。

“真他妈卑鄙。”幽灵骂道,“不如直接捆起来让你打算了。”

“没关系,这困不住赌徒。”重拳举着望远镜,“赌徒应该有足够自保的能力。”

场地被腾空,三名总统卫队士兵拎着木棒从三个方向慢慢的靠近,赌徒垂着手一脸的漠然,那眼神,仿佛面对的是三只乱转的苍蝇。

三名士兵谨慎的围着他转圈,赌徒一动不动,他的腿上还在流血……

突然,一个士兵喊了一声,三人几乎同时扑了上去,三根木棍同时打向赌徒的后脑、腰部和脖子……

赌徒上步、弯腰、转身,上面的两棍扫空,而打向腰部的棍子已经到了进前,他用手铐中间的铁链架住棍子的同时双手同时抓住棍端用力后拉,士兵没松手,而是打算把棍子夺回去,但他嘀咕了赌徒的力气,整个人被拉了过来,赌徒用力向左一甩,士兵一下失去中心向前扑去,赌徒左膝提起狠狠地撞在了士兵的肚子上,士兵被撞出去两米多远倒在地上整人如同大虾一样弓着身子在地上打滚。

一个照面就放到了一个,赌徒转回身看着剩下的两名士兵,一脸的冷漠。

两名士兵被镇住了,他们根本没想到一个伤成这样的人还有如此敏捷的身手,二人对望了一眼再次同时扑上来,赌徒左挡右架和两人打在一处,因为手脚受到限制活动困难身上挨了好记棍子,但一名士兵被他抓住脚腕向上猛推之下整个人在空中翻了个筋斗,头下脚上的摔在了地上,颈骨折断,死在了当场。?.??`

“干得好。”幽灵很解气的说道,“从来没注意到他的身手这么好。”

“唉……怎么不用肘击?近身格斗威力最大,困住双手都丕受限制,这么好的武器都不知道用。”重拳叹息,“这三个都该被打死才对,居然只死了一个,太可惜。”

“他不是你,别那么多要求。”狮鹫训斥道,“赌徒的腿伤很重,能做到这一点已经不错了。”

最后一名士兵彻底被吓到,手里拿着棍子不断的后退。

“一群笨蛋。”白人教官大骂着上去给了士兵一个耳光,“滚回去。”

士兵灰溜溜的回到队伍当中,尸体和伤员被抬走,空地上只剩下赌徒站在那里,神情漠然,仿佛刚才生的一切都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一样。

“很不错。”白人教官拍着巴掌上前,“好身手。”

赌徒依然默不作声,甚至连看都不看对方一眼。

“教训他。”白人哼了一声,挥了挥手。

押送赌徒的四个士兵冲上来,他们并没有轻易靠近,而是先用用长杆将赌徒打倒,然后冲上去用短棍开始对他进行疯狂的殴打,赌徒身体缩成一团,双手护着头倒在地上来回的滚动……

白人教官转回身对那些受训的士兵说道:“你们就是一群笨蛋,三个人拿着棍子还打不过一个捆住手脚的伤员,居然还被打死了一个,这种战斗力真是让我无法理解,要不要我把他困在柱子上让你们打?精英?去你妈的,就是一群废物,我训练了你快一个越了,就交给这么一份答卷?我要申请调离,再这么对着你们下去我怕自己也会变白痴……”

这种无休止的咒骂足足持续了五分钟,直到翻译已经累得唾沫星子横飞才停下来,而整个过程中那四名士兵对赌徒的殴打就没停止过……

“好了,别打死,带他回去,他还有用。”白人教官挥了挥手,叹了口气说道,“看来需要修改训练计划了,这群人还真是……这句话不用翻译,你个猪猡。”

满头大汗的翻译唯唯诺诺的答应着退到了一边。

“这群混蛋。”幽灵的牙齿咬的咯咯作响,整个过程他看得清清楚楚,但无奈的是他却毫无办法,赌徒已经被打得昏了过去,被两名士兵拖走,地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血迹……

“什么狗屁教官,训练颠三倒四的,没一点顺序,完全平心来,,这能训练场什么好鸟来?”重拳嘟囔着骂个不停。

“重拳,看他被送到了什么地方!”见赌徒被拖着狮鹫立即说道。??.? `

“收到。”重拳一边观察着赌徒被带走的方向一边变换着自己的观察角度。

见幽灵还在那边咬牙切齿狮鹫拍了拍他的肩膀:“至少他还活着。”

“是啊,还活着。”幽灵长叹一声,“伙计们,一定要撑住,我们来了。”

经过这一幕之后三人的心情都变得十分的沉重,现赌徒的那份惊喜已经被生的事情一扫而空,兄弟们在里面受苦,而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种滋味并不好受。“他被带入了主洞穴。”重拳在耳机里说道,“一路向下,里面的情况看不到。”“在营地结构图上做好标记,侦查行动继续。”狮鹫提着枪走向自己负责的区域,“伙计们,打起精神来,我们在准备救他们,别因为这点小插曲影响了我们的工作效率,ok?”

三人回到自己的位置,默不作声的继续着自己的工作,谁也没心情在说话,晚上在汇总情报的时候三人将自己的现仔细进行了整理,该标注的标注,该绘图的绘图,整个过程简单而有序,这些资料见成为整个营救行动的依据。

“晚上看看夜间防御,把夜间防御部署弄清楚了再说。”狮鹫一边吃着战斗口粮一边说道。

“外围的部署情况需要抵近侦察。”幽灵晃了晃水壶,“我们还得找个安全点的水源。”

“水源的问题好解决,晚上你可以靠近营地,但不许太近,把外围哨兵的情况摸清就可以。”狮鹫对幽灵非常的不放心,这是一个很难控制的家伙,说不准会干出什么事儿来。

“我心里有数。”幽灵看着营地的方向,“放心,我不会坏了大事。”

其实狮鹫最不放心的就是幽灵的这一点,他的自主性太强了,整个“黑血”几乎没人能掌控的住他,就连山狼和本艾伦都做不到。

“但愿如此。”狮鹫欲言又止。

幽灵笑了笑,没说话,只是吃着东西望着营地的方向:“这个兔子窝究竟有多深?”

晚上十点多幽灵动身前往营地外围,临走之前狮鹫并没有对他过多叮嘱,他清楚对幽灵说废话是没有任何作用的,一切都得靠他自己。

狮鹫举着望远镜盯着营地的方向,虽然他清楚幽灵的行动路线,但他却无法找到幽灵的影子,在黑夜和丛林的掩护之下,他真正的变成了幽灵……

“这小子里就别想在找到他。”重拳在耳机里低声说道,他也在关注着幽灵动向,“希望不会闹出什么乱子。”

“不会,他不是疯子,应该有分寸。”狮鹫淡淡地说道。

“他要是正常人我们就都疯了。”重拳笑了笑,“这小子是天生的疯子,一匹无法驯服的野马。”

“嘿,我再听。”幽灵突然插话道。

“妈的,忘了这是群聊频道。”重拳骂了一句,“听能怎么样?你就是疯子,不服来咬我。”

“操……”幽灵骂了一句不再理他。

“幽灵,集中精力,干好你的活儿。”狮鹫呵斥道。

幽灵没说话,看来他已经进入叛军外围哨兵控制区域。

“注意,右翼出现巡逻队,正在靠近你的行进路线,预计到达时间三分钟。”重拳将自己看到的情况传递给幽灵,他不知道幽灵现在的位置,只能将准确的信息传达过去,至于怎么应对就得靠幽灵自己了。

耳机里传来几声清晰的叩击声,幽灵表示收到,除了叩击声之外什么都听不到,没有衣服的摩擦声,没有林木随风的摆动生,甚至连幽灵的呼吸声都听不到,一切静如深海……

“右翼巡逻队出现,人数十二,距离你的路线两分钟路程。”重拳继续传递消息。

幽灵依然是叩击麦克风表示收到,整个行动过程中每个人五分钟幽灵就会敲击麦克向他们通报自己的情况,这表示他一切都好,处于绝对安全状态。

狮鹫和重拳在关注幽灵的同时也在仔细观察着叛军的夜间布防情况,巡逻时间、换岗时间、巡逻间隔、密度、路线一切都被他们详细的记录下来。

直到凌晨三点多他们才听到幽灵的声音:“回来了,一切顺利。”

重拳松了口气说道:“欢迎回来。”

幽灵出现的时候把重拳吓了一跳,他原本涂满迷彩色的脸上已经完全变成了单一的黑色:“怎么弄得和掉煤堆里似的?”

“方便。”幽灵从背囊里翻出自己的水壶喝了一大口,“在哪找到的清水?味道不错。”

“清水都能喝出味道。”重拳摇了摇头,“狮鹫弄回来的,应该不远;里面情况怎么样?”

“外围情况一本摸清了,所有暗哨的位置、雷场、狙击阵地、观测点,人员布防,武器配置全都查清了。”幽灵又和喝了口水,“不过需要在侦查几次进行核实,防止叛军重新调整部署。”

“嗯。”重拳点了点头,“营地里呢。”

“营地里防御比外面松懈的多……”幽灵突然反应了过来,“你在诈我?”

“事实而已。”重拳露出一个阴谋得逞的奸笑,“你果然还是进去了。”

“他不进去也不会用这么长的时间。”耳机里狮鹫用一种早已料到的口吻说,“不进去他就不是幽灵了。”

“还真瞒不过你们。”幽灵挠了挠头,“算了,直说吧,内部情况并不复杂,除了巡逻哨之外很少有地方设置固定少,不过很多士兵都是睡着岗位上的,比如炮位、防御阵地、机枪堡、角楼……里面都是轮值哨兵,外面执勤里面睡觉,随时换岗,爬起来就可以直接进入阵地。”

“营房里住的人多吗?”狮鹫问。

“外围绝大部分营房都是空的,只有执勤和外围防御的士兵住在营房里,粗略计算,外围只有不到六百人,而这远远低于米洛斯迪尔所拥有的军队数量,从这个营地的规模和日间运输给养的数量来看,这里存在大规模军队的可能性极高,所以我觉得大部分军队都在山里,这两座相邻的山恐怕已经被掏空了。”“嗯,还有什么现。”狮鹫又问。“我在北边的11和12号洞穴现了三两t55坦克,对了,外围的营地中没有军火库,也没有任何仓库,大部分都是空着,里面甚至连床铺都没有,看上去就是摆设。”

重拳道:“应该是迷惑政府军的诱饵,把军队都藏在山里,外面装装样子,就算政府到达这里不进入营地也搞不清这里到底有多少人,这种地方即使遭受导弹攻击损失也不会太大,除非能用精确制导武器直接攻击洞穴,否则根本无法达到消灭叛军有声力量的目的地,看来这个米洛斯迪尔很有头脑,想得足够长远。”

“这里的一切布局都很专业化,米洛斯迪尔手下应该有能人存在。”重拳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座山中建筑恐怕更加的复杂!”

幽灵点了点头:“里面空间太大,我们得想个办法把里面的情况弄清,否则根本无法展开行动。”

狮鹫道:“进入山洞可没那么容易,幽灵你暂时不要打这个主意,我们需要从长计议。”

“好的。”幽灵答应的非常痛快,“我不会贸然进入,先观察一段时间再说。”

“叛军外围的布防有漏洞可循吗?”狮鹫又问。

“没有找到什么弱点,但我们在行动的时候可以借助复杂的环境进入,成功可能性非常大。”幽灵取出做了标记的地图,在上面画了两条线,“我选了两条线路,但需要再观察一下才能最中确定。”

狮鹫:“嗯,把现和计划都做好,一会儿我回去看。”

“放心,都做好了。”幽灵去吃战斗口粮吃了起来,“重拳,你先休息吧,一个小时我叫你。”

“好,那我就先睡了。”重拳也不客气,倒下就睡。

幽灵又将自己收集的情报整理一了下这才躺下休息,第一轮侦查一本结束,从白天到晚上的叛军活动他们都详细的做了记录,剩下的就是每天针对行的观察,寻找其中的变化。

监视和侦查这两项工作的确很辛苦,时间长不说还很乏味,用幽灵的话说就是:既不能分神有很无聊的工作,必须时时刻刻盯着,但又没什么意思。

第二天的工作继续,三人继续分头行动,虽然他们每个人只休息了不到三个小时,但基本上体力已经恢复,整个上午没有什么太又价值的现,叛军只是按部就班的出勤、巡逻、换岗、训练……

上午十点多那支总统卫队又出现了,很快赌徒又被带了出来,看来他又要吃一次苦头了,这次赌徒并不像昨天那么没精神,虽然依然浑身是伤,但眼睛里有了神采,不时的东张西望……“什么情况?今天他怎么这么的精神?被打出毛病来了?还是叛军给他吃了兴奋剂?”重拳纳闷。“不是。”幽灵透过望远镜盯着赌徒,“他知道我们来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