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37、孤军深入(05)

237、孤军深入(05)


                在登上最后一座山峰之后他们终于看到了叛军的大本营,一个建造在山谷里的巨大军营,正确的说军营是依山而建,两座相邻大山的谷底,平地完全被开垦了出来,军营坐落在成片的树林之中,更让人佩服的是叛军在两侧的山体上开槽了无数的洞穴,那也是军营的一部分,在大山深处谁也无法想像到会有这么大一个军营存在。?.?`“兔子窝。”这是重拳看到叛军大本营的第一个感觉,“他们掏空了山体?”“经过长时间的经营完全有这个可能。”幽灵举着望远镜仔细观察着叛军的平地,“伪装的很好,树木遮挡之下空中侦察几乎无效,车库、弹药库都在山体里,三层布防,立体防御,交叉火力封锁,高射机枪,山体内的炮射阵地,应有尽有……他们还有一片农田,,自给自足?”

“变态的米洛斯迪尔,怪不得他能活这么久。”重拳将看到的一切全都标注在地图上,“看营地的规模,这里应该不止这两千人吧?”

“两翼重兵防守,正面炮火防御,,这是谁射击的防御攻势?就算政府军来了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拿下来。”幽灵指着营地左翼的一片区域道,“那边,驻扎一个营就能让入侵者付出巨大的伤亡代价。”

“我现在考虑的问题是弯刀他们在哪?我们该怎么进去?”狮鹫一脸的担忧。

“慢慢想,我们还有时间。”重拳提起枪,“我去放哨。”

“必须抵近侦察。”幽灵放下望远镜,“叛军比我们想像的富有,他们甚至在这里布置了炮兵阵地,我怀疑他们会不会有坦克。”

“先观察一下再说,不要太着急。”狮鹫举着望远镜仔细关着营地的细节,“南面的公路是进入这里唯一的通道,可以算是叛军的生命线,一切物资都从那运进来,对了,还有一条水路……应该在山的后面。”

“看公路的运输能力如果坦普亚政府能和邻国打成共识那米洛斯迪尔就断粮了。”

狮鹫摇了摇头:“短时间内不可能,不提水路的运输能力,现在的坦普亚政府和邻国的关系很糟,邻国甚至还和米洛斯迪尔保持着正式的外交关系,米洛斯迪尔虽然只控制着这个国家不到百分之二十的国土面积,但却控制着坦普亚百分之五十的经济收入,主要的矿产都在这里,包括最大的钻石矿,他和邻国的贸易额占坦普亚贸易总额的百分之四十,所以他才有能力养活这么多的军队,甚至有闲钱支持恐怖组织袭击美国。”

“他就是一个土财主,不过钻石矿总有采光的一天,我不相信他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也就在这里做个土皇帝。”幽灵坐下,“不过在这里做土皇帝也不错。”

“有钱就可以招募更多的军队,米洛斯迪尔一直在谋划夺回政权,现在他在积蓄力量,而政府军方面情况却是无力进行清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做大。”

“这叫养虎为患,短时间的安宁是根本换不来和平的,不过现在米洛斯迪尔顶多能够自保,至于反攻嘛,短时间内他没这个能力,这点军队不够看家的,外围那些军队也只能防御,根本就没有进攻的能力。?.??`”幽灵从屁股地下摸出一只蝎子,“妈的,敢蜇我屁股?”扬手就要扔,但他想了想又拿回来直接塞进了嘴里。

狮鹫看了他一眼:“晚上轮值,今晚不行动,充分休息恢复体力,明天开始侦查行动,这里是叛军的大本营,我们要格外小心。”

“这种深山里的营地不会有应对大规模进攻的防御工事,政府军根本没有机会进来,就算有政府军能到达这里,在到达之前现修也来得及,顶多有一些反渗透的传统的障碍工事和雷场。”幽灵吐出嘴里的蝎爪,“妈的,这蝎子味道真怪。”

“侦查,也是一种繁重的体力工作。”狮鹫摇了摇头,“抓紧时间休息。”

“这工作是有技术含量的。”幽灵躺在地上,“只不过是份儿苦差。”

当晚,三人住在背风一侧的山坡上,叛军的观察哨就在离他们不到五十米的山顶,敌人怎么也不会想到会有人已经潜入到离他们如此之近的地方。

第二天一早他们开始分头行动,从不同角度对叛军营地进行拍摄,然后汇总、输入电脑,开始绘制营地的立体结构图,然后继续观察敌人的生活起居,训练以及巡逻规律,从全方位获取情报,寻找防御弱点、可能存在的防御漏洞,以及制定行动计划,获取行动路线等等……

这是一个耗时而又庞杂的工作,必须认真仔细,因为这关系到后续任务的顺利展开和成败。

“他们每天都有物资运进来吗?今天怎么这多?”重拳在山口的位置,负责监视敌人的正面,下方一公里处就是叛军唯一的交通要道,从一早上开始卡车就源源不断的驶入营地后面的一个巨大山洞,从开始观察到现在已经有二十几辆6续进入营地,后面还有很长的车队。

“这么多人的吃喝拉撒都必须从外面运进来,粮食、军火、服装鞋帽甚至卫生纸都要经过长途运输到这里,多点车辆是正常的。”幽灵并不觉得奇怪。

“你觉得叛军用卫生纸吗?”重拳一边观察着叛军车辆一边说。

“难道他们用手擦屁股然后撒尿洗手?”幽灵反问。

“操,你真恶心。”重拳举着望远镜看着下面的车,“车身很重,里面拉的东西不轻。”

“可能是弹药。”狮鹫道。

“可能是米洛斯迪尔开始备战了。”另一边,幽灵也举着望远镜,他的目标是营地里巡逻的哨兵,“不过这里士兵配备的弹药数量不多,每个人只有步枪的一个弹夹,没有手雷。”

狮鹫道:“营地巡逻哨没必要带太多弹药,这又不是作战任务;看你的九点钟方向,那些人在练习砍刀的使用技巧,看得出他们的弹药并不充足。?.”

“土鳖到拿砍刀应急?”重拳不太相信,不过他的位置看不到叛军练习刀法的景象。

“近身砍刀更好用,只不过他们没掌握方法,是不是重拳?”幽灵笑嘻嘻地说道。

“两码事,他们又没经过专业性的训练。”重拳并不觉得这和他练习的单刀有任何联系。

“看,营地西侧边缘地带那个空场,有两个白人在训练一小队士兵,从衣装上看应该是总统卫队。”幽灵又有了新现。

“白人?特训教官?”狮鹫问,他的位置看不到那边的景象。

“应该是。”幽灵调整着焦距,盯着那两名白人,两个人长的很剽悍,身材魁梧,满脸的杀气,正大声的对受训的士兵说着什么,看得出他对这些士兵的表现非常的不满意,从口型上看是在骂人。

翻译忙着向受训的士兵解释教官在说什么,但幽灵现这个翻译略去了很多脏话……

这时一队士兵压着几个俘虏进入空场,看得出俘虏都是青壮年男性,大部分人身上还穿着破旧的政府军军装。

“搞什么?”幽灵有些糊涂。

只见两名俘虏被放开,其中的一个白人招了招手,两名俘虏对视了一眼猛扑了上去,结果被白人三拳两脚打倒在地。

白人走到场边取来两根木棍都在俘虏面前让他们继续。

幽灵终于明白了,原来白人教官正在给受训的人师范徒手格斗。

俘虏捡起木棍再次冲向白人,虽然手里有了棍子,但还是很快被白人打倒在地上,白人有大声的训斥了一阵之后让那些受训的总统卫队一个个上去和俘虏交战,大多都是一个人应付两名俘虏。

这些总统卫队的士兵身体都非常好,个个高大健壮,一个人对付两名俘虏虽然没有白人动作利落,但也基本上都能达到目的。

“一群笨蛋。”幽灵摇着头骂道,这种训练实在是太没意思了,虽然用俘虏进行格斗训练颇具挑战性,但看了他们的战斗力之后才现,这些所谓的总统卫队格斗能力太差了。

“别大意,这些可能是新人。”狮鹫已经转到了另一侧,他也看了一会儿。

“这种身体协调性想练出成绩至少需要半年以上。”幽灵调转望远镜的方向看了一会儿,“我能看到的炮位,大概有四个,只有一门1o5榴弹炮,不过这些火力足够覆盖整个山谷和正面的几个山峰,包括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这都是谁设计的防御部署?”

“从目前能看到的叛军数量来看,外部活动的叛军不过五百人,但从营地的规模来看,这里至少能容纳数千人,如果不是叛军严重缺乏人手的话,那就是很多人都在山体里面。”

“我还真不相信他们有那么多人,再说山里能藏多少人?他们把整座山掏空的可能性不是很大。”幽灵观察着山体继续说道,“再说现在又不是战时,这里又地处大后方,也没必要把兵力隐藏起来。”

“我总觉得这个营地没那么简单。”狮鹫皱着眉说道,“希望你的推测是对的。”

“其实我觉得,米洛斯迪尔的叛军的强大是相对于政府军的作战能力,对我们只是人数上的威胁,而这一点却是最致命的,不管是政府军还是叛军他们其实只是正规化的农民,算不得军队,尽管有总统卫队这支所谓的精英,但毕竟他们只是这些农民军队中相当少的一部分,虽然我们必须重视叛军,但让这种重视变成压力。”

“别过早下定论,这才是刚开始,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继续观察,在后续人马到来之前,我们必须弄清弯刀他们关在什么地方。”狮鹫看着密匝匝的军营有些担忧,“这是颇有难度的任务。”

“晚上我过去看看,先把军营外围的情况摸清,然后在找机会尝试如何进入。”幽灵换了位置,继续观察总统卫队的训练,但这次他却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只见一名俘虏被带到了营地边缘地带困在木桩上,而另一边的总统卫队已经开始调试枪支,他们居然要用活人当靶子。

“,枪决吗?”幽灵低声骂道。

“是在练习射击活人,锻炼胆量的同时还能观察身体不同部位的中弹效果,这群疯子。”另一边的狮鹫也转到了视野较好的位置,和幽灵一起观察着里面的情况。

“虽然是战争,但如此对待俘虏的行为我还是很不赞成的。”幽灵叹了口气,“弱肉强食不假,但虐杀战俘就有失人道。”“人道是什么东西,在战场上有多少人会执行日内瓦公约?屠杀、残杀、虐杀,太司空见惯了。”那名白人教官一边对士兵们说着什么一边拿起一支k74不断的讲解,因为他一直背对着这边,所以无法读出他在说什么,只见他抬手就是一枪,根本就没瞄准,俘虏的一条胳膊被打断,鲜血狂喷而出,断臂还绑在柱子上,俘虏痛苦的惨叫着,而那些受训的士兵却全都一脸漠然的看着生的一切,仿佛对此已经习以为常,白人带着士兵走到俘虏身边指着伤口继续训教,这次他正好面对幽灵的方向,可以清晰的读出他的口型……

“子弹只有准确的击中臂骨才能造成手臂的断裂,如果只击中肌肉组织,那只能带走皮肉,百分之六十的可能需要截肢,百分百分之三十的可能会失去部分手臂功能,还有百分之十可以治愈,我的要求是即使不使用达姆弹也能打断敌人的手臂,这在俘虏敌人的时候至关重要,因为一旦手背被打断他就完全无法再使用这条手臂,防止产生二次威胁……”

“还他妈讲的头头是道。”幽灵摇了摇头,“典型的疯子。”

“继续看。”狮鹫低声道,听得出,他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愤怒。

只见那名教官继续说道:“战争面前你可以使用任何手段杀死敌人,目的只有一个,不让敌人有二次伤害你的机会,但请记住,一切以保证自己免受伤害或者少受伤害为前提,不要暴露自己,不要受伤,在特种作战中,我们大多数时候要深入敌占区,四周到处都是数倍于我们的敌人,暴露自己会给整支队伍带来巨大的麻烦,受伤会拖慢队伍的行进度,给战友添麻烦,如果因伤无法行动,那你就准备去死吧。”

翻译用了半天才将这番话翻译完,士兵们一阵骚动,开始交头接耳……

“都闭嘴。”白人怒喝道,“我的话还没说完,你们是第六批受训队员,也是我见过的最笨的一批,我真希望你们都去死,让我清静清静;废话我已经说了很多遍,这里不再重复,今天我要求你们打移动靶,这种机会不是很多,希望大家珍惜,当然这么多人是不可能所有人都有这个机会的,各组的组长先来,其他人列席。”说人他指着一名俘虏道,“放开他。”

俘虏满脸的惊恐,他已经知道要生什么,命运已经注定,死神即将降临……

白人对翻译道:“告诉他,现在开始跑,如果他跑到后山么死就放了他。”

不知道是俘虏不相信,还是被吓傻了,不管翻译说什么他都只是原地抖作一团,已经大小便失禁。

“跑。”白人对着俘虏脚下开了一枪,俘虏吓得跳了起来,然后转身就跑。

白人教官把枪递给身边一个士兵:“一百米之后开火,单,你只有开三枪的机会,如果打不中我就抽你三十鞭子。”

士兵沉稳的借过枪,好不慌乱的检查了一下,然后才慢慢的举了起来,这时候俘虏已经在七八十米外了……

他的枪法不赖,在一百二十米的时候一枪命中目标,子弹穿胸而过,俘虏倒在地上扭曲了一阵就不动了。

几名俘虏都没能逃脱被射杀的厄运,几乎全都死在了一百五十米之内,反倒是那名被打断手臂的俘虏还有一口气,但因为失血过多估计也活不了多久了。

白人教官对这个结果颇为满意,但他也只是点了点头,依然阴着脸,这时候一个士兵跑过来对低声对翻译说了些什么,翻译立即报告白人教官。

白人教官听完大喜:“你们的运气来了,我向总统大人提交的申请终于得到了批示,下面继续进行格斗训练,我给你们找来了一个强者,你们会从他身上学到很多东西,把人带上来。”时间不长,一个浑身是血的人被四名非常健壮的士兵押了上来,这个人浑身是血,走路一瘸一拐的,带着手铐和脚镣,满脸的络腮胡子,一只眼睛已经睁不开。“……”虽然这个俘虏伤得很重,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但幽灵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这个居然是赌徒……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