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35、孤军深入(03)

235、孤军深入(03)


                悬崖不是很高,大约有三十米左右,其实这对重拳和狮鹫来说算不得什么困难,其实这还不是他们真正要面临的挑战,狮鹫担心的问题在第二道悬崖,那个悬崖全都是倒垂下来的长型石条,自下而上的爬行非常的困难,白天容易暴露,晚上又不利于观察,虽然幽灵可以轻松的爬上去,但留下的绳索该如何隐藏才不会被敌人现呢?这是个问题。??. ` .

“这条悬崖还真算不得什么。”重拳隐藏在树丛里,“应该所有人都能过去。”

“这条悬崖当然算不得什么。”幽灵从树丛里钻出来,“二三十米的高度徒手爬行都不成问题,等下一条就没这么好过了。”

“都闭嘴,有敌人靠近。”狮鹫低声道。“操,有人?巡逻队不是刚过去吗?”幽灵迅缩进了灌木丛,他们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敌人过来。没多久两名敌人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这两个人的作战服和普通叛军的绿军装不同,他们的穿的是丛林迷彩,还披着伪装我,满脸的迷彩油,武器是半新的k74和svd狙击步枪。装备远比叛军普通士兵好得多。

这是一个二人狙击小组,两人的动作很专业,配合默契,看得出是经过严格正规训练的,这让幽灵他们颇觉得意外,不用多想就能猜到,这两个家伙应该是所谓的叛军精英“总统卫队”。

两名敌人在附近转了半天,仔细观察了一下悬崖之后居然在离他们不到二十米远的一片灌木丛里隐藏了起来。

“精英啊,叛军的特种部队。”重拳低声骂道,“,这是要守在这里防止有人试图爬过悬崖,来的可真是时候。”

“他娘的有点战略眼光,他们的位置几乎控制了这附近所有能靠近悬崖的路线。”幽灵眯着眼睛盯着已经伪装好的敌人。

“看来我们得等他们离开再考虑下一步的行动。”重拳有些无奈,敌人的位置虽然并没有直接对着他们,但他们也无法悄无声息的离开。

“哈哈,看看这些所谓精英到底有多专业。”幽灵倒是很有兴趣。

“不要惊动他们,等他们走。”狮鹫低声说道,谁也不知道他藏在什么地方。

“从作战习惯上看,他们偏向于俄国特种部队的打法,所以他们的教官应该有过俄军受训的经历,或者研究过俄国特种部队的作战特点。”幽灵低声说道,喉式对讲机的好处就是不需要出什么声音就可以畅快的和队友交流。

“俄国人的习惯就是简单直接,应该是最容易被这些老黑接受。”重拳透过瞄准镜仔细观察着狙击手,“握枪习惯很整齐划一,的确很俄式。”

“墨守成规。”幽灵终于找到了一个词儿来形容这个狙击小组,一切都是严格按照教官所授予的细节执行,缺乏应变性,应该是参与实战相对较少,还没有摸到门道,不懂得改变和随机应变的道理。

“他们应该参加过实战了。??. `”重拳继续观察着说道,“否则没有这种战场气势,他们不单单受过训练那么简单。”

“兽人本艾伦,在战场上不能称呼名字也不能称呼队长,只能以代号互称。审讯得到的消息中曾经提到,总统卫队负责暗杀政府军的军政要人以及叛军内部的叛逃者,还偷袭过政府军的指挥部、补给站和哨卡,在这种战乱不断的国家不可能没有经过实战考验的军队,所以他们肯定参与过实战,差别只是多少罢了。”

叛军的狙击小组很有耐性,一直在这里潜伏了四个多小时直到天色暗了下来才撤走,离开的时候观察手还细心的抹除了他们留下的痕迹。

“真的很墨守成规。”重拳摇了摇头,“抹除痕迹居然要跑出去老远找枯草,却不知道身边的细灌木叶有同样的效果。”

“应该是在担心灌木上出现新的断口形成心的痕迹。”幽灵从藏身处出来。

“这种灌木是鹿类动物的食物,只要处理的好完全可以伪装成被啃食的痕迹。”重拳摇了摇头,“或许是他们对自己的伪装能力没有任何信心,所以才会弄得这么麻烦。”说他他蹲下仔细观察敌人没有扫干净的鞋印,“还记得这鞋印吗?和我们之前见过的一模一样。”

“嗯,之前遇到的也是他们;你不能用一个成熟作战人员的眼光来看待新人,你入行多少年了?他们呢?接受特种训练多久?不是一个级别上的,当然不能相提并论。”幽灵蹲下仔细看了看敌人曾经藏身的灌木丛,“不错,居然还布设了诡雷。”

“还是墨守成规的打法!”重拳摇了摇头。

“做他太粗糙了,我来帮个忙。”说着幽灵身手就去对叛军设下的诡雷进行改造。

“幽灵,不要节外生枝。”狮鹫从林子里出来见幽灵又开始干一些不靠谱的事儿就皱起了眉头。

“放心,这一点我懂,他们会回来查看诡雷,所以我要帮他们做得好一点,让他们变成被自己炸死的笨蛋。”幽灵在诡雷的下面又加了引爆机关,“我保证没人会注意点这个细节,也没人会认出这个诡雷做过手脚。”

“话别说的太大。”重拳对幽灵的话很不感冒。

“当然不是。”幽灵站起身,“因为见识过这种诡雷的人都被炸死了。”

“行了,上崖。”重拳踢了他屁股一脚,“别在这浪费时间,你在前面,我断后,注意崖顶可能有叛军的潜伏哨。”

“放心。”幽灵揉着屁股看了看悬崖,“这就和走自己家后门一样轻松。”说着他背好步枪把这岩石的缝隙开始向上攀爬,灵巧的像一只猴子,悬崖上长满了植被,幽灵的身影在上面时隐时现,天已经黑了下来,很快幽灵就不见了踪影。

“妈的,这身手……”重拳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别光顾着看戏,注意身后。 ? ? ?说 . `”狮鹫提醒重拳。

“知道了。”重拳转回身端起枪单腿跪在地上观察着附近的情况。

狮鹫见幽灵已经攀上了崖顶也开始向上攀爬,重拳现其实他的度并不比幽灵慢多少,看来是幽灵在“黑血”的名气太盛,将很多人都压在了下面。

“上来吧,这里安全。”幽灵在耳机里低声说道。

“收到。”重拳谨慎的扫视了一下附近的树林,确认没有任何危险之后才背好枪,迅向崖顶攀去。

其实这个小悬崖比预想的要好攀登的多,到处都是岩石的缝隙,很容易固定住身体,重拳没费什么起来就爬了一大半,就在他准备继续向上攀登的是耳机里突然传来了狮鹫的声音:“有叛军靠近,隐蔽。”

重拳一愣,他没想到叛军会在这个时候出现,这也太是时候了,这中状态往哪里隐蔽?他左右看了看,迅向一侧长着野草和矮树方向移动,然后伏在矮树旁边一动不动,其实这点灌木和草根本就挡不住他的身体,他只能期盼天色太黑叛军看不清这边的情况了。

“别动,他们没有夜视设备,看不见你!”狮鹫伏在悬崖上轻轻的拉动枪栓,将枪口对准下面的叛军。

“不动?说的轻巧,现在两条腿和屁股还在外面。”重拳一动不动的趴在悬崖上,他侧着头,能看见下面的丛林,但看不见叛军的影子,他将腿提起来一条腿慢慢的卡在那株小树上,让身体大部分都隐藏在树荫的下面。

“六个敌人,是一支巡逻队。”狮鹫调整了一下枪口,“他们在靠近悬崖的底部。”

重拳终于看见了手电光,很亮,也很近……

狮鹫向前爬行到悬崖的边上,几乎将上半身探出悬崖……

叛军开始往崖壁上打手电,一边照还一边叽里咕噜的交谈着什么,虽然听不懂,但从他们交谈的语气中判断重拳并没现什么危险。

重拳一动不动的趴在岩壁上,他现在的位置离地面不到二十米,太近了,几次手电光都从他背上扫过去,他甚至都觉得自己已经被敌人现了,很快就会有子弹扫过来,他几乎有一种什么也不顾直接逃命的想法,但想像中的子弹没有光顾,叛军继续在附近照个不停,这种感觉非常的不好,随时都有可能被人现,而自己却又毫无办法。他想像自己是一块石头,迫使自己忍住乱动的念头,从叛军的表现上看应该是没被现什么,但这些该死的叛军居然不离开,而是不停的照着岩壁在那聊个没完,手电光的就停留在他旁边不远处,他的位置正好在光圈的边缘地带,虽然没正对着他,但只要他一动就马上会被现。“,他们在干什么?”重拳在心里骂道,他的手已经开始麻,他现在的姿势虽然将自己大部分都藏了起来,但非常的不舒服,他真怕时间太久了自己会因为手足麻木而直接掉下去,那样不用叛军动手自己也得被摔死。

就在这个时候他看见一只蝎子从岩壁的缝隙里爬了出来,黑褐色的蝎子足有五厘米长,最要命的是蝎子所在的位置就在他的左手边上,显然这只蝎子对重拳的手颇为感兴趣,不断的在附近转来转去,仿佛想高清自己面对的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重拳也不理它,自己的战术手套可没那么容易被刺穿,高高翘起的蝎尾巴仿佛随时要起进攻,蝎子得寸进尺的爬上了他手臂,然后沿着他的隔壁慢慢的向上爬,最后居然停在了他的肩膀上,对着他的脸不断的挥舞着蝎鳌,显然它还不确定自己面对的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东西。

重拳可不想被这东西在脸上来一下,就算它毒不致命,但让他满脸肿大头晕眼花一两天还是不划算的,可是要命的是现在他根本就不能动,下面的叛军可是能直接要他命的,所以和丢了性命相比他宁愿被蝎子蜇一下。

一人一蝎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对方,一个面无表情一个张牙舞爪。

叛军还在下面不断的打着手电往上照,重拳有些郁闷,这到底有什么东西?

“快点走,快点走……”重拳不断的在心里默念着,他期盼叛军赶紧离开,更期盼蝎子快当滚蛋。

就这个时候重拳听到一声清晰的闷响,距离不算太远,就在身后的林子里,叛军的手电光一下就消失了,紧跟着是一阵连续的拉枪栓声和脚步声。

“快上来。”狮鹫在耳机里地上说道。

重拳总算是松了口气,他歪着嘴巴猛地吹了口气,蝎子猝不及防的翻着筋斗掉了下去,他立即张开手脚向上爬,一口气爬到崖顶悬着的心才算放下。

“刚才是什么东西?”重拳回头看着悬崖下丛林里时隐时现的手电光问狮鹫。

“我扔了快石头。”狮鹫走到他身后从他的背囊上抓住那只蝎子随手丢下悬崖,原来蝎子并没有掉下去,而是挂在了他的背囊上。

“不错的办法。”重拳深吸了一口气,平缓内心。

“走。”狮鹫提着枪转身钻进了林子。

幽灵已经将这一带的情况摸清:“还算干净,不过这里叛军留下的巡逻痕迹比下面要多。”

“越是接近大本营防御就越森严。”狮鹫蹲在地上看着地上的脚印,“他们已经开始不隐藏自己的印记了。”

“也就是说总统卫队的巡逻在这里已经常态化。”重拳摸着下巴说道。

“总统卫队总共也没多少人,他们只能抽调小部分人马参与防御,主力应该都在大本营才对。”幽灵在单兵电台里插话道。

“对,这里巡逻的主力还是以叛军的普通巡逻队为主。”狮鹫点了点头,“但最不好对付的还是这些潜伏在暗处的总统卫队,我们必须小心,一旦暴露行踪我们的后续行动将前功尽弃。”“当然清楚。”重拳在后面留下一些不规则的痕迹,这是为了给本艾伦他们指路。“走。”狮鹫将s19sd狙击步枪背在背上,手里提着装了消音器的mp7冲锋枪前进,这种丛林推进,狙击步枪几乎派不上什么用场。当晚他们向前推进了十五公里,度已经很快,期间遇到了一支巡逻队,这里的巡逻队规模要比之前遇到的大得多,每支队伍都有三十人上下,配备的武器也比较齐全,从k47到rpg单兵火箭弹射器、便携式迫击炮,可以说是应有尽有,他们甚至还在其中一支叛军巡逻队中现了火焰喷射器。

天亮的时候他们已经进入密林地区,他们要在这里做短暂的休息。

幽灵喝光水壶里的水:“没水了,需要找到新的水源。”

“下点雨就好了。”重拳透过树冠的缝隙看着半阴的天空低声说道。

“我们已经完成前往叛军大本营三分之一的路程,后面会更加的困难。”幽灵在地图上找到自己的位置,“希望兽人他们一切顺利。”

“下一个悬崖还有多远?”重拳靠在树上问。

“今晚就能到,有什么问题吗?”幽灵头也不抬的问道。

“没有。”重拳伸展了一下腿脚,“我睡一会儿,一个小时后叫醒我。”

“好的。”幽灵收起地图,“把水壶给我,我在附近转转,看看有没有水源!”

“注意安全。”重拳将水壶抛给他。

“放心吧,我不会走太远。”幽灵转身进了林子。

重拳钻到灌木丛下面,走了一晚上的确有些累了,没多久他就进入了梦乡。

半个小时后幽灵返回,带会了充足的清水,重拳睁开眼睛扫了他一眼之后继续睡觉。

三人轮番休息,直到下午两点多才继续前进,他们走了一段之后现叛军的巡逻队居然越来越少了,这未免有点不正常,按理说接近叛军的大本营防御应该更加森严才对,这是个什么情况?

直到一个小时后他们才现了问题的所在,前方出现了大片的雷区。

“,这密度,赶上阿富汗了。”幽灵一阵头疼,面积太大了,横向纵向都看不到头。

“米洛斯迪尔居然有雷区把自己围起来,怪不得巡逻队越来越少,原来有这东西。”重拳蹲下仔细观察横七竖八的雷场,“各种型号,各个年代,各个国家,日,这是地雷展览馆吗?”

“密度太大了。”幽灵皱着眉说道,“先看看能不能绕过去。”

“可能性不大。”狮鹫皱着眉说道,“既然连巡逻哨都减少了,那说明他们对雷场有足够的信心,所以这应该是个相当大的雷场,绕过去的可能性非常小。”“那也得找个相对窄一点的地方通过。”幽灵对照了一下地图指着北方,“我去那边。”三人分头行动,寻找雷场的边缘,让人没想到的是重拳还真现了雷区的边缘,那是一条公路,一路向前延伸,路上哨卡里至少驻扎着一个连的叛军……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