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34、孤军深入(02)

234、孤军深入(02)


                “嗨……”幽灵拍着重拳的肩膀,“要不你留下吧,省得有人担心。? ?w?”

“滚开,这没你事儿。”玛丽推开幽灵抱住重拳直接献吻。重拳只是对幽灵挥了挥手让他走开,因为他的嘴正忙着。“!”幽灵走到一边对本艾伦说道,“不是我多嘴,让他留下是不错的选择。”

“在黑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去留的权利,我不会强迫任何人干自己不愿意干的事儿。”本艾伦看着缠绵在一起的重拳和玛丽,“他们有自己的选择,也有自己的自由。”

“照顾好自己……”重拳推开玛丽,“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不希望看见你变得憔悴。”

“这句话应该我说。”玛丽摸着重拳的脸,“照顾好自己。”

“去买一栋庄园吧,了结了这件事我就去找你。”重拳低声说道。

“真的?”玛丽颇为意外的看着重拳,她从没想过重拳会突然给出这种承诺。

“当然,这可不是开玩笑。”重拳摸着她的脸,“我是认真的,了结了这里的事情,我们去过二人世界。”

“好!”玛丽一脸温柔地看着他,“我等你,不过得等这件事了解之后,我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当逃兵。”

重拳叹了口气,他最初的目的就是让玛丽脱离这次危险的行动,但从玛丽的态度上看,她恐怕不愿意在“黑血”最困难的时候选择退出。

“放心吧小子,我们会好好照顾她。”本艾伦拍了拍重拳的肩膀,“只要你愿意,随时都可以退出,没人会怪你。”

“对不起长官,我没打算退出。”重拳摇了摇头,“我不会在这个时候离开黑血。”

“好样的。”本艾伦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可以放心,我们会照顾好玛丽。”

“我可不需要照顾。”玛丽走到平子身边,“我们有能力照顾自己。”

重拳趴在本艾伦耳边低声说道,“不要再让玛丽回来,这是我唯一的请求。”

本艾伦没有任何表情的点了点头:“好吧,我尽力,但别忘了,在黑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

“谢谢长官。”重拳提着枪走到狮鹫和幽灵身边,“可以出了。”

“想好了?”狮鹫问。

“这有什么好想的。”重拳对狮鹫和幽灵摆头,“走。”

“队长,我们走了。”狮鹫冲本艾伦点了点头。

“注意请安。”

三人很快消失在不远处的树林里,玛丽看着他们消失的背影无声地叹了口气。

本艾伦转回身对其他人道:“我们走。”

“去哪?”山狼问。

“还不知道,先找个能打电话的地方。?. ?`”本艾伦无奈的说道,“在这个国家,打电话都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狮鹫、幽灵、重拳三人继续往米洛斯迪尔的大本营进,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在补给站里,一个黑人军官正蹲在地上仔细检查者兰姆已经被炸得支离破碎的尸体。

过了许久他站起身对不远处的一名白人说道:“他在被炸碎之前就已经死了,死因是失血过多。”白人继续把玩儿着那支已经被炸得变了形的金色沙漠之鹰:“还有其他现吗?”“左腿的腿骨是被打断的,而不是被炸断的,子弹直接命中腿骨的结果,另外肌肉上有弹孔,这和弹片形成的创口完全不同,是手枪近距离射击造成的,9mm口径。”黑人规矩的站在一边低声说道。

“也就是说他并不是喝酒自己闯进雷区的。”白人还是不抬头。

“是的,另外这里距离他的营房非常的远,不是巡逻的时间,也不是的时间,所以没有任何理由或者动机到这边来。”黑人看着四周继续说道,“我已经让他们搜索这附近,希望能现一些有价值的东西。”

“嗯。”白人点了点头,“帕斯,你长进了很多,越来越专业。”

“谢谢教官。”黑人很谦逊的说道。

“这次我们来就是为了查清是否有敌人在附近活动,看来我们来的很是时候,总统得到的消息很准确。”白人将沙漠之鹰丢在地上,“放了那几个军火商,这件事和他们没关系,另外送他们去见总统,这次的军火采购至关重要,我们必须保证能顺利进行。”

“是。”帕斯点了点头,“还有什么吩咐?”

“把我们的人编附近入营地的防御力量,排级以上所有职务都由我们的人接手。”

“这次我们只有十几个人,恐怕控制不了那么多人!”

白人无所谓的摇了摇头:“没关系,其实我们这十几个人对付入侵者已经足够了,敌人最多不过十个,这里的士兵只是起辅助作用。”

“是,我这就去办。”帕斯点了点头。

白人看着远处被地雷炸得支离破碎的兰姆自言自语地说道:“本艾伦,你们的末日到了。”

……

“情况好像不太妙。”幽灵通过单兵电台低声说道。

“怎么了?”重拳问。

“巡逻队增加了一倍,他们好像是在找什么,难道我们暴露了?”幽灵通过望远镜看着远处的巡逻队说道。

“我们刚回来他们就现问题?这不可能,再说这路程还没到三分之一,他们的搜索范围不可能这么大,问题不在我们。”

“不一定,总觉得不太对劲。”幽灵看了看地图,“我们的位置不到之前深入的三分之一,这里非常接近叛军和政府军的交火线,叛军会严防死守,但之前的确没有这么多巡逻队,他们的这地也没这么多人,所以我们要先观察一下在决定是否通过。”

“那就先不动。”狮鹫低声道,“情况没摸清之前不要轻举妄动,我们这次要深入叛军控制区,必须谨慎,盲目行动会出乱子的,先观察情况,天快亮了,我们等到晚上在行动,用一整天观察敌情。? ? ?.”

“也好。”重拳点了点头,“谨慎点没错。”

“既然你们都同意,那我反对也没用。”幽灵耸了耸肩,“好吧,我去找宿营地,这里还算安全,我们能好好休息一下。”

“叛军不会轻易越过防线行动,这边他们很少来,我只是奇怪他们为什么突然增加了人手?如果不是因为我们暴露了行踪的话……难道是政府军要动进攻了?”重拳一边在地图上做着标记一边说道。

“应该不会。”狮鹫摇了摇头,“最近政府军没有大规模调动的迹象,他们在前线的那点军队防御虽然绰绰有余,但动进攻却有些力不从心,你别指望政府军能以多胜少,从政府军防线经过的时候我现他们武器弹药严重不足,所以他们不会轻易开战的。”

“一群废柴。”重拳摇了摇头,“叛军这种漏洞百出的防线居然都搞不定,我真不懂政府军到底是干什么吃的。”

“政府军不一定是正规军,这个国家的军人大多都是抱着扛枪吃粮的念头参军的,相当一部分都不识字,顶多算是拿着枪的农民,你别指望他们有多强横的战斗力。”

“那倒是,这种常年战乱的国家有多少人能有机会完成学业?”重拳抬起头,“我倒是很有兴趣见识一下他们的总统卫队,据说是外籍教官训练出来的。”

“干他娘的外籍教官。”幽灵在耳机里说道,“有好老师还得有好学生,这玩意儿是相互的,你不能指望有好老师就能教出好学生。”

“你这话说的有点偏激了!”狮鹫不太同意他的看法。

“算了,争论这个没用,我在三点钟方向的山脊后面,你们过来,这里的环境不错,视野开阔同时适合过夜。”

“我们马上过来。”重拳站起身看了看四周,“走。”

两人一前一后的赶往幽灵的所在位置,到了之后才现这个地方真的很不错,几乎可以俯视整条叛军的防线。

“地方不错,今晚观察一下叛军的动向,希望不是冲着我们来的。”重拳坐在山脊上,“这可能是我们进入叛军控制区过的最安生的一个晚上。”

“没那么夸张,进入叛军控制区之后只要我们不暴露行踪睡大觉还是不存在任何难度的。”幽灵调试了一下夜视望远镜开始盯着叛军的动向。

当晚他们仔细观察了叛军的动向,叛军的确增加了人手,为了保险他们第二天晚上并没有出,而是换了个地方继续观察叛军。

直到第二天叛军的活动不再那么频繁之后他们才出,三人很轻松的越过了叛军的防线,这次明天是有目的性的前进,不需要搜索军营,只要一路探查寻找安全路线,给后续部队留下线索。

一天后他们已经返回道补给站的外围,这里是前往大本营的毕竟之路,补给站的情况依然如初,没什么太大变化。

“死了个官没引起他们的警觉!”重拳蹲在树上观察补给站方向的情况。

“估计是没弄清死因。”幽灵在地图上做着标记,他选择了几条备用路线,但没一条好走的。

“你别把我们都当猴子。”狮鹫扫了他的地图一眼,“你能通过的地方未必我们也能通过。”

“我已经在我的基础上降低了难度。”幽灵抬起头有些迷茫的看着狮鹫,“难道这也算有难度吗?”

“你觉得我和重拳翻过这两条悬崖的可能性有多大?”狮鹫指着地图事多。

“有我在当然不是问题,我会先上去然后给你们放绳子。”幽灵耸了耸肩,“所以你们会很轻松。”

“希望你的选择是对待。”狮鹫摇了摇头。

“当然,这可是最顺的路。”幽灵指着地图,“这里敌人不会留太多人把守。”

“我们过去之后谁给兽人他们放绳子?难道你要把绳索留在悬崖上?”狮鹫反问。

“这……”幽灵皱了皱眉,的确,留下绳子是个不明智的做法,如果被敌人现了会很麻烦。

“所以,你要照顾所有人,并不是只有我们两个。”狮鹫拍了拍他的肩膀,“除非你能想到更好的办法解决绳索的问题。”

“让我想像。”幽灵摸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翻过山崖是我们唯一的选择,不同是走哪条路,所有能通过的地方肯定都有政府军把守,显然难度非同一般。”狮鹫敲了敲迈克,“重拳,换岗。”

重拳从树上溜下来,“附近没有叛军活动。”

“嗯,知道了。”狮鹫转身钻进了林子。

“我们先去悬崖下面看看,再根据实际情况决定。”重拳指着地图道,“这里的悬崖应该不会太光,叛军肯定在崖顶设有守军,我们必须小心。”

“肯定会有人,只是多少的问题。”幽灵思索这说道,“我们上去没有问题,只是这绳子该怎么处理呢?”

“晚上我们去看看再说。”重拳坐下取出一块巧克力塞进嘴里。

“不用晚上,会儿我们就过去看看。”幽灵看了看表,“如果动作够快我们能在两个小时之后到达第一个悬崖。”

重拳点了头然后按着通话器低声道:“狮鹫,我们需要你的建议。”

“半小时后出。”狮鹫淡淡地说道。

“好。”幽灵大喜。

“后面的路就是我们没有走过的了,必须谨慎起来。”狮鹫强调道。

“放心,有我在你们不会有危险的。”幽灵满不在乎的说道。

“我相信你,但希望你不要大意。”

“肯定不会,我不会拿别人的命开玩笑。”幽灵很严肃的说道,“如果是我自己现在应该已经在崖顶甚至更靠近大本营的地方。”

“别说的好像我们拖了你的后腿一样。”重拳白了他一眼。

“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幽灵看着他,“我是说我自己行动会毫无顾忌,但和你们在一起就不同了,这是团队行动,不是我的单独表演。”

半小时后三人继续上路,越往里走林子越密,满地的杂草和枯叶,踩上去软软的,幽灵继续走在前面,度很慢,并不是为了招呼后面的两个人,而是他感觉到空气中仿佛多了一丝异样。

最终他还是停了下来,以为他已经找不到那种安全感,他弹腿跪在地上观察着四周。

狮鹫和重拳分别守在不远处,他们没有打扰幽灵,只是静静观察着附近的情况。

过了足足三分钟幽灵打手语告诉他:“等在这里。”然后独自一个人向前摸去。

五分钟幽灵来消息:“我在你们的九点钟方向,距离三百。”

狮鹫和重拳寻踪跟上,现幽灵正蹲在一片灌木丛里。

“这里有人打过埋伏。”幽灵拨开灌木丛指着一片已经被压倒的野草道,“离开的时间不会太长,他很可能就在附近。”

“只有一个人?”重拳看着痕迹皱了皱眉。

“对,只有一个人,另外我还找到了半枚军靴印。”狮鹫指着另一方向,“距离一百,是一种我不认识的鞋印儿。”

“会是什么人在这一带活动?叛军不可能单独行动,从潜伏留下痕迹和针对的方向来看和大本营的方向正好相反,也就是说他们并不是要前往大本营,那就奇怪了,既然不是叛军的巡逻队,那又该是谁呢?”

“可能是叛军派出的潜伏哨不过,叛军的潜伏哨应该没有这种水平……”狮鹫抬起头看着四周,“或者是传说中抓走弯刀他们的总统卫队!”

“总统卫队?他们没事儿跑出来干什么?”重拳皱了皱眉,“难道我们的行踪又暴露了?”

“应该没有,否则叛军不会这么安静,有可能是盘踞在防御可能出现在这里的我们。”

“什么叫可能出现在这里的我们?”重拳和幽灵都不太理解狮鹫的意思。

“叛军可能得到我们会来的消息,也有可能推测出我们会来,但这只能是叛军高层才会有的判断。”狮鹫叹了口气,“看来此行并非我们想像中的那么单纯。”

“你的意思是说叛军可能预见到我的出现?或者有人给他们通风报信?”重拳眯着眼睛说道。

“是的,这两种可能都有。”狮鹫点了点头。

“你这是在间接的说有内奸泄露了我们的行踪,毕竟这次行动只有我们内部这些人知道,连马丁都还不清楚,我们也抛弃了原有的联系方式,所以被监视的可能性并不大,唯一能泄露我们行踪的只有内部这几个人。”幽灵站起身扫了一眼四周,“这里不安全,我们尽快离开。”

狮鹫的一番话让所有人心里都有蒙上了层阴影,内奸,这个词儿谁都不想听到,想遍了所有人也没能得出一个哪怕是值得怀疑的对象,如果这是在平时说重拳会觉得太扯了,但经历了从卢森堡到现在的所有事情之后他现很多事情他不得不信。到达悬崖这段路上他们联系现了几处敌人曾经停留过的痕迹。“根据几次现推断,这一带活动的敌人至少有一只小队。”幽灵抬头看着悬崖,“所以我们只能天黑之后在行动。”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