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232、危机重重(06)

232、危机重重(06)


                天很黑,没有月亮,只有漫天的星斗,因为缺乏夜视设备两人走的很小心,为了照顾本艾伦幽灵故意放慢了度,显然本艾伦现了这一点,他打手语告诉幽灵必要太过顾及自己,他能跟上,幽灵只是点了点头,但度并没有任何变化。w? 本艾伦摇了摇头,看来这小子还真把自己当老家伙对待。

前面是一大片雷区,两人观察之后沿着叛军巡逻队的路线轻松通过,经过一个白天的观察,幽灵已经完全掌握这一带的任何细节,包括巡逻队的巡逻间隔、暗哨所处位置、雷区面积等已经被他观察的清清楚楚。

穿过雷区前面是一片树林,叛军在这里布置了大量的暗哨,幽灵走走停停,用了二十几分钟就安全的穿过了暗哨的封锁区,就他们准备继续前进的时候身后的林子中灯光一闪,一对车辆由远而近,疾驶着直奔远处营地的大门。

在车辆经过的一瞬间,本艾伦和幽灵同时现车里坐着几个白人,在这个非洲国家特别是战乱地区白人并不多见,只有一些和叛军或者政府军有合作的白人才敢进来捞金。

幽灵看了看本艾伦,后者摇了摇头,看来他也不清楚这些人来这里的目的。

两人继续前进,穿过树林前方不远处就是营地的外墙了,准确的说应该是双重的铁丝网和木质的围墙,简陋的不能在简陋了,从这一点上也反映出叛军装备有多么的落后。

幽灵蹲在地上仔细观察了一阵指着他们和外墙中间的草丛告诉本艾伦哪些地方有敌人的暗哨,然后带着他左转右转足足走了半小时才到了营地外墙的下面。

本艾伦搞不太清幽灵究竟是怎么走过这片草地的,但他唯一清楚的是他们已经绕过了敌人所有的防御。

幽灵让本艾伦等在外面,自己先钻过铁丝网爬上了木质的外墙,又过了十分钟,就在本艾伦已经等得不耐烦的时候幽灵终于出信号让他跟上。

穿过铁丝网,翻墙,这些本艾伦做起来还不算费力,幽灵正在里面的草丛里等他,见他下来之后他指着草丛打手语道:“雷区,跟着我的脚印走。”

二十几米外是一排排的木制营房,只有靠近营地中间位置的一片区域才有灯光。

本艾伦点了点头,两人一前一后的向营房摸去,让他们意外的是营房里没有人,只是装满了杂物,破旧的帐篷、军装以及一些轮胎和车辆零部件。

幽灵左右看了看让本艾伦等一下,然后又独自离开了,时间不长他带了一套叛军的军装回来让本艾伦换上,他自己已经穿了一套在身上,虽然这身衣服不能保证他们在任何地方大摇大摆的出入,但至少能在他们被叛军现的时候不会直接被打成筛子。

两人沿着一侧的营房往里走,很快他们就现这个营地里的人远比他们预计的要少很多,很多营房都是空的,他们甚至连一个可以下手的敌人都没找到。

避开巡逻队两人很快接近了叛军的仓库,这里站岗的敌人倒是不少,幽灵四处看了看用手语本艾伦:“去营部还是抓个活口就走。?.”本艾伦思索了一下还是决定去营部,如果可以把这里的头头在抓走更划算,只是这个难度要不抓个小兵高得多。确定了目标之后在躲避巡逻哨的时候幽灵钻进了军火库,顺手牵羊的偷了几件武器出来,可是这些叛军太穷了,根本就没什么像样的东西,幽灵只从里面带出一把半新的92f和一直m19111。

叛军的营部是一栋独立的营房,把守的很严,附近还都架着探照灯,两人转到营房的后面靠在木质的墙壁上听着里面的动静。

里面很热闹,本艾伦趴在墙壁的缝隙上向里张望,现屋里人不少,三个百人和两名黑人正在交谈。

只听一名黑人说道:“可以,但必须给我们更多的优惠。”“细节问题可以在商量,今天我们先确定合作的初步框架。”一个年轻的白人慢声细语的说道。“我们不缺钻石,总统同意的价格我无权改变,但我们希望以这样的价格换取更多的东西。”黑人拿起桌上崭新的的m16继续说道,“我想你们比任何人都清楚在这里k更受欢迎。”

从谈话内容上不难判断这些白人是军火商,他们是来做生意的,这种战乱国家里正是军火商的天堂,他们伪造文件、贿赂官员、建立空壳公司、买通边境守军,将大批武器源源不断的运入战乱地区,给军阀、叛军甚至政府军提供大批的武器弹药来互相屠杀,而他们用这样的武器换取高价钻石出去抛售,这就是著名的血钻。对军火商来说,只要你付得起钱,他能给他你提供这世界上的任何武器。“这些m16是赠品,送给你们试用,如果喜欢随时可以订货,这次我们只带来了十支。”白人取出一个银色的金属箱放在桌上,“这是见面礼。”

黑人打开箱子,一支金色的沙漠之鹰露了出来。

“虽然不是纯金的,但的确独一无二。”白人很直接的说道,“我们的目的是订货量增加百分之二十,而价格却不便。”

黑人把玩而这沙漠之鹰思索了片刻:“增加百分之二十有点难度,在价格上你们必须让步,我们的总统大人已经拟定好了价格,如果价格不使我没法交代。”

白人看来坐在一边的另外两名白人,那两个人对视了一下然后其中一个年纪小长开口道:“价格不能变,但我们可以多给一些赠品,让你在总统大人面前有所交代。”

“那就要看你们赠品的价值和数量了。”黑人举着手里的沙漠之鹰,“显然这东西算不得赠品,顶多算个礼物。”

“当然,只要打成协议,赠品的事情我们可以谈一下细节。”白人取出一瓶威士忌,“边喝边聊?”

几个人继续谈起了交易的细节,就在本艾伦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突然在一名军火商背后的墙壁上现了点东西,木质的墙上杂乱无章的刻着很多符号,如同有人闲着无聊用手指甲随意刻出来的痕迹一样。

本艾伦一愣,他马上又仔细看了看,下你很多符号都被挡住了,只露出一小部分,他叫来幽灵,让他看了看,幽灵完全奠定了她,没错,这是弯刀的特殊符号,但是因为很大一部分被挡住了,所以看不出刻的到底是什么。??. `

这种符号是“黑血”内部的联络暗骂,大多用于遇到危险来不及出警告的时候,或者紧急撤离无法通知其他人的时候,用于标明自己的去向或者遇到的危险以及一些简单的情报等基本信息。

弯刀来过这里,本艾伦深吸了一口气,这次进入这个营地总算是没白来。

现在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等机会进去看看那弯刀到底留下了什么样的线索。

屋里的人谈论的很激烈,对这些两人已经不感兴趣,他们找了相对安全的地方一边监视营部的动静一边休息。

直到深夜里面的人才离开,两人立即分头行动,幽灵负责跟踪那个头目,而本艾伦设法进入营房查看弯刀留下的痕迹。

营房正面有固定哨把守,侧面有巡逻哨持枪走动,本艾伦耐着性子等了一段时间终于得到了机会,趁着哨兵点烟的空当他从暗处跑出来躲到了营部后面的黑暗中。

等哨兵二次转身向前走的时候他又出来沿着墙角来到窗下直接翻了进去,因为外面探照灯比较亮的缘故,屋里并不算黑,本艾伦小心的摸到墙边,仔细看上面的痕迹……

痕迹刻的和很仓促,也很凌乱,很多符号距离都比较远,很想小孩子刻的,内容很简单:我们全部被俘、这是个圈套,危险,勿近,弯刀。

日期是正是弯刀他们消失的那天,也就是说他们曾经被带到这里,进入过这个房间,所以才给了弯刀这个留下痕迹的机会,从凌乱的痕迹上看当时他很仓促,或者是背对着墙壁,所以才导致了较为混乱的符号。

既然是被俘那么他们活着的可能性就很大,也就是说这个营地里肯定有人知道他们的去向,最有可能知道详情的就是那名军官……

“幽灵,抓活的的,我们要知道更多消息。”本艾伦有些激动。

“明天这里的人看不到他肯定会引起警觉,这不是个好办法。”幽灵低声回复道。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们现在迫切需要知道弯刀他们的下落。”本艾伦一边回答一边翻找桌上的文件,希望可以现一些有价值的线索。

“好,我知道了,他们在吃东西,会儿在那些空闲的仓库里汇合。”

“收到。”本艾伦仔细看了看这些文件,现对他们的价值不大,并没有任何与弯刀他们有关的情报,这未免让他有点失望。

抽屉里放着一些毒品、钻石和那把沙漠之鹰,没什么有用的东西。

本艾伦找了一根铅笔和一张白纸将墙上的富豪都拓印下来揣进怀里,然后才小心的离开营部直奔和幽灵约定的地点。

在一间相对比较僻静的杂物仓库里本艾伦腾出了一块空地,这就是他准备动手审讯俘虏的地方,就在这个防卫森严的敌营里……

“幽灵,我到了,位置632。”本艾伦摁着对讲机低声说道。

“收到。”幽灵简单的回答。

对面的屋子里黑人军官正陪着几名白人吃饭,看得出他们已经达成了一致,在这个地方没什么好东西吃,只有一些粗制的烤肉和野味,酒是白人军火商带来的,所以他们基本上只是喝酒,几乎没吃一口这里的东西。

幽灵离着物资的距离并不远,所以大致能听到他们的对话。

“合作愉快。”黑人军官举着酒杯,“职责所在不能赔你们畅饮,很抱歉。”

“上校客气……”

一个营地里居然有个上校,这让幽灵有些意外,不过仔细一想也就明白了,在叛军中的军职基本上都是以战果为今生表针的,另外还有一个途径就是头领的亲信,除了这两个途径之外基本上没有别的方法。

从这个黑人军官能和军火商洽谈武器交易这件事上看,他十有是米洛斯迪尔的嫡系。

几个白人军火商很客套,除了频频举杯之外从没有动过桌上的东西,黑人军官也不相求,喝到一半黑人军官叫来了几个黑人姑娘,这些姑娘很年轻,最多十六七岁,从她们受到的待遇来看应该是从外面抢来的。

这一餐吃了足有一个多小时,几个人都喝的醉醺醺的,最后黑人军官命人将军火商和几个姑娘送到客房,这次军火商们倒是没有拒绝。

黑人军官醉醺醺的带着一名随从往回走,从方向上看他好像是要去营部,幽灵躲在暗处远远的跟着,进了营房军官回退了随从,独自一个人坐在桌子后面拿出那支沙漠之鹰,只见他退出弹夹取出里面的子弹,幽灵这才现原来里面的子弹全都是金的。一共七个子弹形状的小金块。

坦普亚盛产钻石,但是这个国家却是个黄金缺乏国,这名军官最大的爱好就是收藏黄金制品,虽然他并不缺钱,他拥有的财富数量远一般人的想像,但这是他独有的爱好,不能用价值来衡量。所以军火商在得知了在一个消息之后特意制造了这把枪,并答应他会分几步次将一支纯金的沙漠之鹰送给他。

黑人军官感觉很舒服,喝完酒之后飘乎乎的,他将沙漠之鹰揣进怀里晃晃悠悠地向自己的营房走去,他是这里的头儿,住所当然要比别人高级,所以他的营房是普通营房两倍大,这种什么都没有的战乱时代他唯一能享受的估计就是居住面积的优越性了。

营房离住所还有一段距离,黑人军官哼哼着小调往回走,在转过一排营房的时候他总觉得后脑一阵剧痛,接着眼前黑然后就失去了知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从昏迷中醒来,他睁开眼睛,附近很黑,接着他现自己的嘴被封住,手脚被捆绑,整个人被仍在地上,脸贴在地上,很多尘土被吸进了鼻腔,但因为嘴被封着所以咳不出来也无法打喷嚏,所以呛得他涕泪横流。

“醒了。”突然黑暗中有人低声说道。

黑人军官抬起头,努力寻找了半天才在黑暗中现了一个人影,那人坐在那里注视着自己,光线太暗了看不清那人的长相。

本艾伦站起身拔出手枪对着军官的两条大腿个开了一枪,黑人军官直接疼得晕死过去,本艾伦抬起脚踩在他的伤口上用力碾压,军官很快清醒了过来。

本艾伦不说话,而是又对着他开了两枪,这两枪直接将他的耳朵打没。

黑人军官只能痛苦的在地上闷哼,他甚至连打滚都不能,因为本艾伦一直踩着他的大腿。

本艾伦之所以出手如此的狠辣,连问都不问直接下手,主要原因就是他耐性也没时间,他要直达目的,他要让对方知道,说和不说都是要死的,只是受刑多少不同罢了。

“我知道你会说英语,所以你先给我挺好了,我需要你回答一些问题,如果你愿意合作就点点头。”本艾伦瞪着黑人军官。

军官猛点头,看得出他已经经受不住这种折磨。

本艾伦把军官嘴上的胶带撕开一半用枪顶着他的嘴:“别耍花样。”

他现在用的是幽灵用自制消音器处理过的马卡洛夫手枪,所以在黑暗中手枪看上去特别的大,样子很吓人。

“姓名,职务。”本艾伦低声问。

“兰姆,象山补给站负责人,上校。”军官含混的说道,他的脑门上全都是汗,腿上和耳朵的剧痛让他几乎无法忍受。

“这里有多少人?”

“驻军一个营,但实际兵力数量不足三百人,因为一直以来兵力都不足,所以很多建制都是名字大人数小。”

“嗯。”本艾伦点了点头,“前两天抓的那些外国人是什么身份?在哪?”

“外国人?”兰姆一愣,“你说的是那几个雇佣兵?”

听他这么一说本艾伦心里一喜,可算是对上了:“他们是什么人?在哪?”本艾伦问。

“是总统卫队亲自进行的围捕,具体的不太清楚,我只从总统卫队的数人那里听说那些人是雇佣兵,据说他们试图行刺我们的总统大人……”

“他们现在在哪?”本艾伦继续问。

“在大本营,由总统卫队负责审讯和看管,应该还活着,在弄清他们的身份之前总统是不会杀掉他们的。”兰姆很合作。“你们的总统是怎么知道他们要行刺他的?”兰姆摇了摇头:“这个我不知道,只是听总统卫队的人说总统得到了这方面的消息,所以才有了那次为围捕行动,据说很成功,总统卫队没有出现任何伤亡就俘虏了那些雇佣兵。”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